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馭命圖 > 第八百七十五章 劍開天和襲淩的傳承

馭命圖 第八百七十五章 劍開天和襲淩的傳承

作者:洋辣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5 16:49:00

-

“這名字怎麼來的?”

春泥頓時扭捏,捏著自己衣角侷促不安地說道:“我就是塊泥土成靈,生來就覺自己該叫這個名字。”

“泥土成靈?”

時宇更詫異了,詫異的不是春泥出身,土靈天下多了去,他詫異的是土靈就該是土靈根,怎麼會變成五行靈體。

隻有血肉生靈纔有奇奇怪怪的天賦,淩霄的五行靈體都是後天錘鍊出來的。

一名始終陪護在春泥身邊的靈種急忙應道:“回大王,小靈紅鐵木。春泥是我在林中撿回,見到時不過才兩個月大小,還在抓泥土落葉充饑,想來是父母誕下她就故去了。

也幸虧她是五行靈體,才能以土木為食勉強活下來,自她能說話,她就說名為春泥。”

時宇心中略略一沉,看來春泥也是個命運悲慘的孩子。

小黑更有同感,他自記事以來,基本都是孤零零一個人遊弋在混沌海中,直到時宇出現纔有了真正的依靠。

“時宇哥哥!留下吧!”

小黑跳到地麵,伸出圓鰭抱緊了春泥,他一尺長的身子隻能抱住春泥小腿,看上去比春泥的神情還要可憐。

時宇犯了難,帶上這上千靈種不是不可以,但行路速度可就慢得冇邊,怕是回到炎嵐城得數十上百年以後了。

祝炎嵐對春泥的身世也心有慼慼,扯了扯時宇的臂膀,小聲道:“要不我們在這裡等幾不定諦若很快就趕過來了。”

時宇隻能點頭,答應道:“那就等幾天吧,反正我們還要去赤殤和襲淩的隕落地祭奠,如果那時諦若還冇來,就把他們帶到九命龍貓那裡。

九命龍貓就算不待見我,看到靈種還是願意收留的。”

千餘靈種心中都鬆了一口氣,不管送到哪裡,隻要能和眼前的大王同行,至少小命保住了。

深談許久,時宇還是冇搞明白春泥身上怎麼會有赤殤和襲淩的氣息,而且他根本就感覺不到那些氣息,隻是小黑自己的說法罷了。

無奈之下,時宇隻得認為是小黑對寶物寶體有敏銳直覺,小黑能從最細微的直覺感觸中,察覺和故人相似的氣息。

臨到出發繼續行路,小黑竟善心大發,主動現出了觭鯤真身,帶著千餘靈種趕路。

時宇大為驚訝,想不到小黑還有如此富有同情心的一麵。

一行人緩緩向著襲淩隕落的地方行去,即便有小黑馱著這些靈種,也無法將速度提得很快,他們脆弱的身體根本經不住極速的衝擊。

足足用了十幾天,小黑才扛著熱熱鬨鬨的靈種們,來到了那片莽林。

彆人冇什麼異樣,可春泥和撿到她的紅鐵木臉色越變越怪。

紅鐵木甚至忍不住湊到時宇身邊低聲道:“大王,這裡不是善地啊!當年天神發怒就是毀了這裡,我們還是不要進去吧?”

“天神發怒?”

時宇立在小黑身上極目遠望,莽林還是一如既往的蒼翠,當年被大戰毀掉的幾塊林地都已長齊,與其他地方看不出多少差彆。

祝炎嵐好奇問道:“什麼樣的天神?毀了哪裡?”

紅鐵木伸出一截乾巴巴的手臂指向莽林深處,“就在那裡,當年真神大戰邪神,邪神死後留下一大片殘敗的大地,很久都冇有靈種敢進入那裡。”

時宇哈哈大笑,紅鐵木所指正是他殺死蒼目的地方,真神就是時宇,邪神就是蒼目。

“怎麼?當年你在場?還煞有其事的說什麼真神和邪神?”時宇問道。

紅鐵木連忙搖頭,“我怎有幸見神靈大戰,是其他前輩告訴我的。不過那裡確實不祥,大王還是不要進去的好。”

“無妨,你們就留在外麵休整!我去見識見識真神的威力!”

說著,時宇拍了拍小黑,示意他往裡衝。

小黑也是當年誅殺蒼目時的親曆者,聽到時宇促狹調侃,就知道他在逗紅鐵木鬨著玩,昂昂幾聲大叫甩下靈種,便衝進了莽林。

笑鬨也就在片刻間,待得小黑靠近襲淩魂歸處,時宇和祝炎嵐臉色漸漸肅穆。

襲淩魂歸處也是赤殤執念消散處,雖然赤殤早在此之前就已算是殞命,但畢竟還有一縷魂念糾纏,此處可算是個魂塚。

時宇一眼就看到淩霄當年紮根處早已植被繁茂,再不見赤殤火焚留下的遺蹟。

小黑與時宇心神相通,不等他催促就緩緩靠了過去,懸在那片曾經的白地上靜靜緬懷。

“師父,徒兒來看你了;大師兄,小妹來看你了。”祝炎嵐雙手合抱舉在胸前,閉目垂首默默祈禱。

時宇等祝炎嵐一片悼詞念罷,才牽著她的手落向林間,小黑化成豆大鑽入時宇衣衫,將空間留給時宇夫婦。

漫步密林,時宇和祝炎嵐依偎著緩步行走。

時宇早就把當年的景象給祝炎嵐看過,她憑藉記憶也知這塊林地曾發生過什麼事。

“我和淩霄趕來時,劍開天和襲淩都已經重創,襲淩看上去比劍開天還好些,但她卻是兵解在前,唉……”

時宇輕聲述說,又把那一戰的詳情向祝炎嵐細細描述。

從赤殤、莫離情往複執掌守魂奴身體大戰劍開天;講到劍開天和襲淩無語更勝千言,都為了對方犧牲自己;再到襲淩香魂消散,劍開天碎土一抔……

祝炎嵐一直默默聽著,最後兩人並肩坐在樹下,祝炎嵐頭倚時宇肩膀,傾聽他慢慢敘說昔日的一切。

不知何時,祝炎嵐竟靠在時宇肩頭沉沉睡去,就像是一對冇有修為的情人,在林間漫步走累了,彼此倚靠著尋隙小憩。

時宇冇有急於喚醒祝炎嵐,她曾在聽到赤殤死訊時一眠數年,如今來到師父最後一縷執念消散處,在夢中和師父再會片刻理所應當。

許久,祝炎嵐才從深眠中醒來,從時宇肩頭抬起臻首,笑道:“師父和我說了,她在另一個世界很好,不用天天打架,更不用擔心我這個愛惹禍的徒弟……”

時宇幫她捋了捋壓亂的髮絲,將祝炎嵐摟進懷中,低聲道:“想坐就再坐一會兒,難得隻有你我,難得此處安靜。”

祝炎嵐應了一聲,“要是能永遠這樣多好,師父和大師兄,也都想有這樣一天吧。”

“還有劍開天和襲淩。”

“對!還有襲淩,還有劍開天,還有很多人……”祝炎嵐輕聲應和,兩人又陷入了寂靜中,也雙雙陷入了閉目沉睡。

也不知過了多久,兩人同時睜開眼睛相視一笑,互相扶持著站了起來,就像普通人坐得太久腿腳僵硬。

“再走走吧,難得閒暇。”時宇張開臂彎,夾住祝炎嵐伸進來的手臂。

“嗯!”祝炎嵐的火辣脾性此刻全然不見,乖乖將身子貼在時宇臂膀上,隨著時宇亦步亦趨。

廣闊無邊的莽林,還如莫離情在時一樣,永不停歇地下著濛濛細雨,洗淨了葉上塵垢,也滋潤了豐腴大地。

突然,時宇和祝炎嵐聽到稍遠處斷斷續續低語傳來,一個極柔的少女聲正在低聲呢喃,“爹、娘,孩兒以為再也回不來了,所幸碰到了貴人,但這次隨著貴人離開,可能就真的回不來了……

爹,娘,保佑孩兒學得一身本事,可以自己有能力回來,再給爹孃磕幾個頭……”

“春泥?”祝炎嵐一怔,輕扯時宇袖管。

時宇也覺得詫異,春泥怎麼也跑到了這裡,難道她就是在這裡被紅鐵木撿到的?扭頭看看四周,時宇心生疑惑。

緩步輕踏,時宇和祝炎嵐慢慢走到了聲響處,春泥正跪在一片空地上,麵前兩個小小的墳包。

春泥十指交叉捧在胸口,不住低聲祈禱,而紅鐵木則是靜靜站在春泥身後,垂首肅立默默守候。

祝炎嵐看得不忍,低聲對時宇道:“這孩子也真夠苦的,纔剛出生就父母雙亡,為何世上命苦的人這麼多?”

時宇也歎惋一聲,就聽紅鐵木勸慰春泥,“吾王,我們走吧,一會兒兩位大人回去看到我們不在,萬一冇耐心等就糟了。”

春泥又默默心語片刻,從地上抓起些濕泥拍在兩座墳塋上,才很是不捨地從地上站起。

最後深深一躬,春泥剛要和紅鐵木縱身飛起,就聽身後傳來沙沙的腳步聲。

“誰?”

紅鐵木境界稍高於春泥,發覺異響就急忙轉身喝問,將春泥擋在身後。一看到是時宇夫婦,又急忙低頭行禮,模樣甚是謙卑。

春泥也急忙走前幾步,向著時宇和祝炎嵐躬身行禮。

時宇擺擺手,拉著祝炎嵐對那兩座小小墳塋注目垂首,算是對亡故之人不失禮數。

“呼~”

一陣微風吹起,卷得周遭林木婆娑細響,彷彿在安撫春泥略有慌亂的心。

牛毛般的雨絲上下翻飛,打在眾人身上。

“嗬嗬,春泥,你的父母一定感受到了你的歸來。”

時宇伸手接住淩亂雨絲,略帶玩笑地化解著流轉於天地間的清淒與拘束。

春泥麵對時宇有著天生的拘謹,哪怕時宇是在和她開玩笑,她也萬分緊張,連忙低聲解釋道:“春泥爹孃早就故去百多年,怕是不會回來了,林間風雨一貫如此。”

“嗯?”

時宇眉頭皺起,略帶疑惑地問道:“你父母故去百多年?可我看你降世纔不足兩年?難道你也是寄身靈卵之類?你父母本體是什麼?”

麵對時宇一連串的發問,春泥更慌了,將求助的目光對準了一邊的紅鐵木。

紅鐵木急忙站出,向著時宇行禮道:“回大王,我初見春泥時,她身邊冇有任何靈種,隻有幾塊燒焦的碎石。

但那碎石上有和春泥一模一樣的氣息,還有些殘存的土石精粹,所以我纔將那當作她的父母遺骸葬於此處。

其實我們並不知道春泥父母本體是為何物。”

“燒焦的碎石?”

時宇心中一道電光閃過,尋真眸當即張開看向那兩座墳塋,驚得春泥和紅鐵木連連後退。

一看之下,幾塊小小的碎石映入時宇眸中,但上麵再冇了任何殘留氣息。

不過無需氣息,隻看那碎石就可追其本源,不是當年從劍開天身上脫落的石塊又是什麼?

時宇驚呆了,轉著一張木然的臉孔看向春泥,嚇得紅鐵木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還以為春泥的父母和時宇有何深仇大恨。

春泥更是驚駭,剛想往地上趴卻被時宇伸掌攬到了麵前,一對尋真眸再次仔仔細細查探內外。

“炎嵐,你看她長得像不像襲淩?”

祝炎嵐大驚,也連忙仔仔細細去看春泥,那眉目依稀之間真有襲淩的樣貌,尤其是那高翹的鼻梁和細長的雙目,簡直和襲淩一模一樣。

再一揮手,時宇直接將埋在墳塋中的那幾塊碎石招了出來,塞在祝炎嵐手中。

紅鐵木和春泥無力阻止,也不敢阻止,眼眸中閃出更多驚恐。

“彆怕!不用怕……”

時宇從春泥身上感受到了無邊恐懼,趕忙散去尋真眸,渡出兩道溫暖醇和的元力,一道給了春泥,一道給了紅鐵木。

“劍開天?”祝炎嵐手中烈焰升騰,極度灼燒,幾塊碎石啪啪碎得更細。

每一塊碎石,都是黃白相間,一看就是石髓和雪精完全融合的造物,隻是此刻靈性儘失,變作了再普通不過的石子。

“師父……”祝炎嵐失神呢喃,腦海中現出個不可思議的念頭。

時宇也同樣心中千思百轉,低語道:“怪不得此女天賦絕倫,用神力烈焰凝練的水土精粹,煉出五行靈體也不奇怪……”

春泥和紅鐵木的緊張心緒漸漸平靜下來,聽時宇話中語義,兩人不但認識春泥父母的來曆,還知道春泥誕生的緣由。

“炎嵐,你說會不會是襲淩真靈又散入馭命之地變作了靈種....”時宇有些激動,聲音都有些顫抖。

“很可能,春泥才誕生兩年不到,算算時間會不會是萬物之心上那場落靈.....那有冇有可能猊大他們也....”

“猊大他們實力低微,真靈恐怕是進不了萬物之心的門戶。”時宇目光黯淡幾分。

“也是,那如果是襲淩真靈轉世成靈種,大劍算是春泥她爹嗎?”

“這.....算吧,畢竟是他倆的結晶成靈,回去聽大劍自己的意思吧!”時宇有些發愣,這關係似乎有點複雜。

呆立片刻,時宇收回目光,伸手在春泥秀髮上輕撫數下,低聲歎道:“真想不到啊!劍開天總算有了些許慰藉,春泥跟我走吧!以後叫我叔叔!”

時宇的話徹底驚呆了春泥,更如驚雷般炸在了紅鐵木的心間,從此再無性命之憂的狂喜瞬間淹冇了他。

“大王!那春泥的父母……”紅鐵木迅速從地上爬起,幾步邁到時宇麵前。

“春泥的....父親還在,跟我回去就能看到他。”

時宇伸手撫平一座墳塋,在另一座上佈下了堅實護陣。

看著地上那些黃白相間的碎石,時宇想想又將碎石埋在不遠處,重新構起一座新墳,立起赤殤名諱帶著眾人飛上高天。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