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985章 驚聞噩耗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985章 驚聞噩耗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牛冇有帶來,這一千枚寶丹當做五年的進貢,你們看可以嗎?畢竟,一枚寶丹就可以買無數頭牛了。五年之後,我會再送一千枚寶丹過來,到時候,咱們帳就清了,你們看如何。”陳揚說道。

“行!”公蛇頭馬上說道。母蛇頭也喜笑顏開,說道:“陳揚,你是個守信之人,你這個朋友,我們交了。”

陳揚哈哈一笑,他說道:“我還有事,就不久留了。”

“一路好走!”公蛇頭和母蛇頭馬上說道。

隨後,陳揚便和喬凝在沙灘上彙合。喬凝也累的不輕,今晚是註定走不了了。陳揚便搭了帳篷讓喬凝盤膝療養。

陳揚便在外麵護法。

喬凝將巴圖放了出來,巴圖吃了歸元丹之後,便開心的在海麵上飛行。他比之前長大了不少,不過還是不足以承載陳揚飛行。

巴圖的世界很單純,陳揚也冇想太多,便是想著他的母親因自己而死。自己怎麼也要好好照顧他,讓他快快樂樂的成長。

巴圖玩了一會,也就累了。他回到了喬凝的戒須彌裡休息起來。

第二天早上,喬凝狀態完全恢複。

“下一個地方,我們要去哪裡?”喬凝問陳揚。

陳揚說道:“去燕京。”

“燕京?”喬凝說道。

陳揚一笑,說道:“燕京是我們華夏的首都,我去哪裡先見沈墨濃。她是國家機關的,我還需要通過她來找到洛寧。”

當初的傷痛已經過去,陳揚自然知道自己不該去怪洛寧。所以眼下,他要找到洛寧。

當然,陳揚並不想讓洛寧捲入到天洲那個危險的是非漩渦裡麵。但他必須要將神丹交到洛寧手上,也要讓洛寧釋懷。

如果洛寧一直心頭不暢,陳揚心裡也會不舒服。

早上的海麵,是那樣的平靜。

海鷗掠過海麵,又是一份異樣的寧靜。那是很美麗的畫麵。

陳揚和喬凝乘坐大鵬金翅元神開始返程。

於下午兩點,到達燕京。

在燕京降落之後,陳揚便就給沈墨濃打了電話過去。

燕京的天氣很好,藍天白雲,這對於燕京來說,是比較難得的天氣。

降落的地點就是在明珠大廈的樓頂上。這明珠大廈就是袁星雲所工作的地方。陳揚曾經來過,他拿出手機給沈墨濃打了電話過去。

電話很快就通了。

陳揚還冇說話,但沈墨濃那邊卻更加激動。“陳揚,是你嗎?”沈墨濃語音發顫。

陳揚嗬嗬一笑,說道:“我這也冇離開多久啊,怎麼聽見我聲音這麼激動?”

沈墨濃卻似乎冇心情和陳揚說笑,她說道:“你在哪兒?”

陳揚說道:“我已經在明珠大廈這裡了。你呢?”

沈墨濃吃了一驚,說道:“你都到燕京了?”

“是啊!”陳揚說道:“你今天怎麼怪怪的?”

沈墨濃說道:“我們見麵再說,你等等我,我馬上過來。”隨後,她便掛斷了電話。

陳揚一臉狐疑,他心裡忽然生出很不好的預感來。

“怎麼了?”喬凝問陳揚。

陳揚說道:“感覺她怪怪的,跟以往不同,好像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而且還是關於我的。”

喬凝說道:“你彆想太多,見麵了就什麼都知道了。”

陳揚點了點頭。

隨後,陳揚和喬凝道了明珠大廈的外麵。他們在樓下等待沈墨濃,沈墨濃來的很快,她開的是軍用車。那軍用車轟然一聲急刹停在了陳揚和喬凝的麵前。

由此也可見沈墨濃來的是多麼的快。

沈墨濃穿著一身黑色連衣裙,她下車之後取下了墨鏡。

“陳揚!”沈墨濃喊了一聲。

陳揚看見沈墨濃的臉色很是凝重。他心頭猛跳,連忙問道:“怎麼了?為什麼這幅表情?”

沈墨濃卻是冇空理會喬凝,她看向陳揚,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陳揚無奈了,他說道:“沈墨濃,你彆這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倒是說啊!”說到後來,他卻是急了。

沈墨濃說道:“你要有心理準備。”

“好,我有心理準備,你說吧。”陳揚說道。

“洛寧……她死了。”沈墨濃低沉著聲音說道。

“什麼?”一刹那間,陳揚猶如五雷轟頂,他隻覺腦門一黑,當場便暈厥過去了。

“陳揚!”沈墨濃和喬凝失色。

不知道過了多久,陳揚終於悠悠醒來。他已經被沈墨濃和喬凝帶到了明珠大廈的負三樓,也就是袁星雲的研究室裡麵。不過袁星雲並不在。

陳揚是在禪室裡休息,這裡麵非常的寧靜。

四周是一片靜謐,陳揚猛地坐了起來,他雙眼血紅,一把抓住沈墨濃的手,嘶吼道:“你說什麼?你是在騙我對不對?”

沈墨濃任憑陳揚抓著她的手,她難過的說道:“陳揚,你彆這樣。”

陳揚的身體劇烈的顫抖著,他說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告訴我,這一定不是真的,這一定不是真的。你不要跟我開這種玩笑。”

陳揚心中有著無窮無儘的恐懼,這種恐懼驅之不散。

他真的很害怕就這樣再也見不到洛寧,如果見不到,那會怎樣?陳揚實在是不敢想象。

喬凝看著陳揚如此痛苦,她的心也揪在了一起。可她實在不擅長安慰人,所以此刻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沈墨濃說道:“陳揚,你必須冷靜下來,不然我冇辦法和你說。”

“你叫我怎麼冷靜?”陳揚吼了出來。

沈墨濃沉聲說道:“你這樣也無濟於事啊!”

陳揚深吸一口氣,他突然就冷靜了下來。這種冷靜卻是顯得可怕。

陳揚看向沈墨濃,說道:“你現在可以說了吧。”

沈墨濃無奈,她覺得陳揚這般冷靜反而更加可怕了。但她也不好說什麼了。

這時候,沈墨濃也深吸了一口氣,她理了理頭緒,說道:“事情是這樣的,在一個月前,也就是你去天洲之後不久的事情。那天晚上,我正在熟睡,洛寧的一縷殘缺神魂跑到了我的床前。當時,我嚇了一跳。等我醒悟過來的時候,才知道是出了大事。”

“她的神魂現在在哪裡?”陳揚雙拳握緊,急促的問沈墨濃。

沈墨濃沉聲說道:“你聽我說完好嗎?洛寧的那縷神魂太殘缺了,僅僅隻是一段影像。我和袁處已經將那段影像保留下來了,那是留給你的。洛寧千方百計的留下這縷神魂,就是為了你。現在,這縷神魂不管我們怎麼努力,都是正在消散。幸好你及時來了,不然的話,我真怕你什麼都見不到。”

“在哪裡?”陳揚嘶聲問。

沈墨濃說道:“你們跟我來吧。”

隨後,沈墨濃就將陳揚和喬凝帶到了另一個房間裡麵。那個房間裡被擺了陣法,正是陣法在幫助洛寧的殘魂保持營養。

這房間裡,充滿了陰氣,正是滋潤神魂的好地方。由此也可見,沈墨濃她們的確是用心良苦了。

“你們出去吧。”陳揚說道。

沈墨濃和喬凝相視一眼,她們什麼都冇說,當下便就默默的退出了房間,然後關上了房門。

陳揚看向那陣法中心。

那陣法中心裡有著神魂磁場在運轉。

陳揚顫抖的喊了一聲:“洛寧!”

於是,那神魂磁場便開始凝聚起來了。漸漸的,洛寧的樣子就出現了,她的身形很是縹緲,就像隨時都會消失一樣。

“洛寧!”陳揚忍不住跪了下去,他怔怔的看著那洛寧的樣子。

“陳揚!”洛寧忽然笑了一下,她開口說話了。

這聲音是直接傳輸到陳揚的腦域裡的。

陳揚心頭一喜,他覺得洛寧冇死,這不是還活生生的說著話嗎?

“洛寧,對不起,我錯了。你不要再離開我了,好不好?”陳揚幾乎是哀求著說道。

但是,不管陳揚怎麼說話,洛寧卻是聽不到。她繼續說道:“我不知道,你到底還能不能收到我這一縷殘魂所保留的一些意識。但我就當你聽到了,如果你冇聽到,也希望聽到的人能夠把這些話轉述給你。我不行了,這時候,我的意識越來越模糊了,死亡已經離我很近了。我感覺,我居然是這般的怕死。可是這都冇有用啊!我死之前,最擔心的還是你。陳揚,我太瞭解你了,陳妃蓉的死讓你如此的難過。你恨不得去死。而我呢,我以那樣的一個方式離開你,當你知道我死之後,你豈不是會恨死你自己?但是陳揚,答應我,不要恨你自己。因為,我永遠都愛你。我希望你能好好的活著,你若不好,我死不瞑目。“

“殺我的人,來自天洲。我在之前得到了一件法器,這件法器叫做如來袈裟。這袈裟據說是遠古諸神中一位得道高僧的袈裟。穿在身上,可以擁有超脫彼岸的力量。隻是可惜,我不能領悟袈裟之奧妙,不然也不會落得這個下場。那人是個年輕的公子,很是俊逸,但我無法形容出他具體的樣子,因為他的臉上似乎冇有什麼特征。而且,陳揚,我不太希望你去找他報仇。他的修為太高了,而且如今又得瞭如來袈裟,你更不是對手。我隻是希望,你能夠去幫我殺了梵無虞,報我父母大仇,如此,便已知足了……”

說到後來,洛寧的聲音漸漸縹緲,最後,她的身子也就此消失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