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930章 散花樓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930章 散花樓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蘇嫣然不由一笑,說道:“陳公子,我們也還有很大的運轉成本的。天池閣家大業大,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

陳揚說道:“哎,我倒是知道,我那一百枚神丹給你們的利潤就不知道能夠維持多少年了。蘇小姐,你這商人逐利的性子,可也不能太明顯了哦。”

蘇嫣然掩嘴輕笑,她說道:“這樣好吧,我將底線告訴你,我們可以給你五百枚歸元丹,多了就真不行了。當然,日後我們如果還找你繼續做這個業務,我們會另外算賬。”

陳揚也就乾脆的說道:“好,成交。”

蘇嫣然說道:“陳公子,你還真不算是笨蛋。”

陳揚摸了摸鼻子,有些古怪的說道:“這就是做老實人的壞處,大便宜給你們占了,你們心裡還要覺得我傻。”

蘇嫣然笑道:“陳公子可千萬彆這麼想。”

陳揚一笑,他纔不在乎這些呢。已經做了決定的事情,是賺是虧都不用多想,再多想就是添堵。

當天,蘇嫣然便找來了十枚戒須彌給陳揚。

陳揚將蘇嫣然請了出去,說道:“此事隱秘,我不希望外人知道。也希望你們不要泄露出我的個人情況給其他人。“

蘇嫣然說道:“這個陳公子儘情放心,這是獨家的商業機密,我們自然不會泄露。”

隨後,蘇嫣然便離開了。

陳揚輕車熟路,一次將十枚戒須彌都放進了玄黃神穀種子裡麵。隻一個小時便將那十枚戒須彌全部改造成功。隨後,陳揚叫來蘇嫣然,便將十枚戒須彌交還給蘇嫣然。

蘇嫣然一一檢查一番,隨後便是歡喜稱奇。她忍不住興奮的說道:“陳公子,你真是個妙人,身上有太多神奇的存在了。”

陳揚嗬嗬一笑,他說道:“好說好說。”

蘇嫣然馬上也就將五百枚歸元丹給了陳揚。

陳揚便說道:“咱們也算是銀貨兩訖了,那我就要告辭了。”

蘇嫣然忙說道:“陳公子,何必急著走呢。”

陳揚一笑,說道:“咱們是做生意,生意做完了,總不能還談感情吧?”

蘇嫣然微微一笑,說道:“那也不是不能談的,對不對?”

陳揚說道:“怎麼說?”

蘇嫣然說道:“陳公子,我希望我們天池閣能夠跟你成為長期的朋友。我們天池閣在大康帝國和大順帝國擁有分支無數。我這裡給你一張手牌。”

她說完便拿出了一張黑色的手牌。

“我靠,黑卡啊!”陳揚暗想。

他覺得好笑,不管是在古代還是在現代,這種vip卡早已經用不同的方式存在了。

陳揚接過手牌,便見上麵有天池二字。

“這手牌有什麼用處?”陳揚問。

蘇嫣然一笑,說道:“用處可大了。這手牌可以在我們天池閣的錢莊裡一次性提取一萬兩黃金。每年都可提取一次,不用償還。而且也可大筆借貸,不收利息,隻要在規定的期限內還便可以了。另外,持這手牌,可以找天池閣打探訊息。我們天池閣的情報網絡,那是大康朝和大順朝都要仰仗的。”

陳揚立刻就覺察出了這手牌之珍貴,他笑著說道:“這種手牌,天池閣應該不會隨便發放吧?”

“那是當然,這手牌一共就三十張,我有一張。我也隻有權限發出去一張,現在就發給陳公子你了。”蘇嫣然說道。

陳揚說道:“那我可真要多謝蘇小姐你的抬愛了。”

“陳公子客氣。”蘇嫣然笑著說道。

陳揚說道:“那現在我是應該走了。”

蘇嫣然說道:“陳公子,你這可就太不厚道了。我給你送了這麼一份重禮,你好歹該請我吃頓飯。”

陳揚一笑,說道:“不是,我主要是怕你們把我給殺人滅口了嘍。”

蘇嫣然格格一笑,說道:“陳公子,你真是個風趣的人。我們要殺你滅口,早就催你離開了。誰會在自己家殺人呢?天池閣做這麼大的生意,若是圖眼前的蠅頭小利,那還能發展長遠嗎?”

陳揚哈哈一笑,說道:“說笑而已。”

蘇嫣然說道:“這樣吧,陳公子,晚上我在散花樓裡有個宴會,要不你也一起來參加吧。”她頓了頓,說道:“當然,你若是執意要走,那我就不留你了。”

陳揚說道:“既然蘇小姐盛意相請,我怎麼還能拒人於千裡之外呢。”

“那陳公子是答應了咯?”蘇嫣然笑。

陳揚說道:“嗯。”

蘇嫣然走後,陳揚就喊巴圖出來。他給巴圖吃了一枚歸元丹。

巴圖吃了之後,很是開心。陳揚記得在陰麵世界的時候,那一頭慘死的仙鶴也是很喜歡吃這樣的丹藥的。

巴圖連吃了三枚,三枚之後,他整個鶴滿足到了極點。隨後就直接回戒須彌睡覺了。

陳揚微微鬆了一口氣,起碼短暫的時間內,陳揚不用擔心巴圖吃什麼了。

馬伯羽在隨後來找陳揚,他的意思是,交易已經完成了,是不是可以離開了。馬伯羽盛情邀請陳揚去他家裡小住幾日。

這當然是馬伯羽的一種客套,事實上,馬伯羽得了這麼多的錢,早想離開陳揚,然後回家儘情宣泄歡喜之情了。可他不敢這麼做,怕陳揚一生氣就把錢拿回去了。

陳揚自是冇時間和馬伯羽來家長裡短,他一笑,說道:“馬兄先回去吧,我在這邊還有事情要處理。等處理完了,我還要去更遠的地方。短時間裡,我是冇辦法陪馬兄你了。”

馬伯羽心中暗喜,麵上卻是裝出難過的樣子。“這樣啊,那這……哎!”

馬伯羽長籲短歎之後,又說道:“那陳兄,你要是有空,一定要到我家裡多盤桓幾日。”

陳揚一笑,說道:“一定!”

於是這般,陳揚送走了馬伯羽。

陳揚都可以想象,馬伯羽在離開之後,會是怎樣的欣喜若狂。他其實挺羨慕馬伯羽這種人的,幸福可以是如此簡單的一件事情。

晚上時候,任九找陳揚。

“陳公子,蘇小姐早已經去了散花樓。老朽來送您前去散花樓。”任九如是說。

陳揚點點頭,說道:“好!”

任九說道:“對了,陳公子,蘇小姐讓老朽給您準備了一套衣服,您看要不要換上?”

陳揚知道人靠衣裝,佛靠金裝的道理。自己的衣服還是在雲天宗的,所以換一下還是好的。於是陳揚說道:“好!”

他心裡還想到了一個問題,他不知道雲天宗的人還會不會繼續追殺自己。

這件事,淩雲峰已經出麵阻止。還有,自己和華天英達成了賭約,應該說雙方會有一個默契。他們應該會將這個事情淡化下去吧?隻要自己不出現在雲天宗?

陳揚暗暗的想著。

而且,這個事情,他們肯定是不想去驚動至尊的。

陳揚心裡有隱隱的擔憂,但是他也不想改變身份等等。眼下到了此時此地,早已脫離了雲天宗的可監視範圍。自己若遇危機,也是一份機遇。華天英是不會再來了,那些老祖們也不好意思前來大動乾戈。

遇上其他的人,自己就算打不過,逃跑總是有些機會的。

陳揚覺得自己需要有這樣的一份警惕來提醒自己,必須要努力,再努力。

換好衣服後,陳揚便是一身華服,器宇軒昂。

他的頭髮也長了起來。

照照銅鏡,陳揚恍惚了一瞬,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古代人還是現代人了。

他覺得自己正在漸漸開始融入到這天洲之中。

天池閣外麵備了馬車,陳揚坐上了豪華的馬車。

任九並冇有上車,車上有一名小廝陪伴左右。而馬伕另有其人。那小廝是坐在外麵,並不進來。

陳揚瞭解到,這小廝叫做喜子。

散花樓並不在湖麵上,而是在迎喜街上。

迎喜街上,有許許多多的花樓。但是散花樓卻是一家獨大,冇辦法,天池閣的人力,財力太強大了。

這是先天的優勢。

馬車進入迎喜街,陳揚便感受到了那種煙花場所獨有的氣氛。兩邊的樓上,姑娘們搔首弄姿,吸引顧客。

那種搔首弄姿的,大多是一些小花樓。而大的花樓卻是規範多了,門前的設施等等,也是儘顯高貴。

這是街邊店和專業店的區彆。

馬車終於在散花樓前停下了。散花樓的門麵有八個,八方來財。

門前花團錦簇,那散花樓三個大字龍飛鳳舞,一看就是高人手筆。光是看散花樓這三個字,便知道這裡麵的檔次差不了。

金絲線的地毯快鋪到了街麵上。

專業的貴公在外接客,他們絕不會去街麵上拉客。

陳揚與喜子下了馬車,喜子引著陳揚入散花樓。

到門前時,喜子拿出了一張手牌,貴公馬上客氣的放行。

入門之後,便是一個偌大的客廳。那客廳裡鶯鶯燕燕,許多漂亮的姑娘穿著裙子,並不露點。他們陪著客人行酒令,喝花酒。

這裡是有些小錢的客人。若是喜歡,喝酒過後,便可以到後麵的房間裡共度良宵等等。

想來在這大康王朝還是有些好處,因為這裡的風月場所是正規經營。不會被警察查房,客人來了也不必提心吊膽。

隨後,又有老鴇前來。喜子便拿出了手牌,說道:“這位陳公子是小姐的貴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