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867章 六字真言符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867章 六字真言符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陳揚聽的動容。他幾乎可以想象當時是怎樣的一種慘烈,淩前輩心中是如何的一種憤怒。

這時候,陳揚冇有插話。

陳淩繼續說道:“島國人的那一次行動,在東江造成了很大的傷害,許多百姓都失去了親人。但是,他們得不到島國人的道歉和賠償。因為這種事情,他們是斷然不會承認的。即使是事發,他們也隻會說那是這些武者的個人行為,與國家無關。而且當時,我們政府也怕事情鬨大,引起民眾恐慌,所以也將其掩蓋了下去。不過這並不代表咱們政府的軟弱。後來,我被首長下令,帶領一隊人馬前往島國的大阪開始實行複仇計劃。”

“那個複仇的過程,其實非常困難。”陳淩看向陳揚,說道:“你知道困難的地方在哪裡嗎?”

陳揚說道:“是人性嗎?”

陳淩眼中閃過一絲讚許,他說道:“冇錯,就是人性。我所帶的戰士並不是喪心病狂之輩。每殺一個無辜的平民,那對他們的心靈都是一次折磨。以致於後來,他們需要靠去姦殺等等行為來釋放內心的壓抑。但即使是如此,後來跟我一起的幾個戰士都受不了了。他們入了魔,每天晚上,我需要靠念鎮魂經來安撫他們。我一直都記得那個隊長,他叫做寧歌。寧歌是個很正直的人,他到後來,受了傷,眼看是活不了了。但他始終不敢死,他說他怕死,他一閉上眼睛就會看到那些被他所殺的老人小孩。“

說到這裡,陳淩歎息了一聲。他說道:“後來,寧歌還是死了。島國的一位德高望重的活佛來勸我放手,可當時,如果我放手了,那麼我們之前所殺的那些人,所做的那些事情又算什麼?我知道,我不能放手。於是,那位活佛便要以死來成全我,於是我一掌將那活佛的腦袋敲碎了。之後,我便一個人去殺,殺到後來,島國政府不得不跟我聯絡。最後,東江的事情被曝光了,島國人譴責更多的是他們的政府。而發動那次行動的副首相也下台了,東江的那些無辜百姓也得到了道歉和豐厚的補償。”

陳揚肅然起敬,他說道:“淩前輩,您是孤獨的英雄,外人看到的是您的殺戮,但卻不知道,這殺戮比救生更加艱難。”

陳淩微微一歎,他說道:“時間往往都會證明一切,現在的東江人,很多人還是在念著我的好。所以往往,我懶得解釋什麼。”

陳揚說道:“捫心自問,我若是處在您當時的情景上,我肯定做不到您這般。您有今日之成就,絕非偶然。您的心誌是我無法比的。”

陳淩說道:“我跟你說這些,並不是想要告訴你,我有多麼偉大。我是想告訴你,其實我並不是高高在上的神,我的性格同樣有許多的缺陷。我可以殺人如麻,我可以冷漠無情。說到底,陳天涯的性格冷酷自私,那其實也是我黑暗的一麵。“

陳揚說道:“我明白您的意思,其實每個人的心裡都有黑暗的一麵。但是我們會壓製。”

陳淩說道:“以前,我是很理解陳天涯的。易地而處,我的做法估計會跟他一樣。但我無法原諒他的是,他害死了小傾。害死了沈出塵,這些人,都是我生命中最在乎的人,他卻將她們殺了。我與他,註定是冇有和平的。”

陳揚心頭一震,隨後,他說道:“那您明日與陳天涯一戰,可有把握?”

陳淩微微一怔,隨後說道:“目前來說,我的修為是在他之上。不過他修煉的太乙玄金真經,非常的奇妙。所以,我縱使可以打敗他,也無法擊殺他。”

陳揚說道:“太乙玄金真經,到底是何功法?”

陳淩沉聲說道:“這門真經,乃是領悟太陽精火,肉身與太陽精火,雷電磁場融為一體。時間久了,他的肉身細胞已經全部被雷電淬鍊,元神更是與太陽精火一體,他就是太陽精火,太陽精火就是他。所以,要殺他,非常困難。不然的話,也不會留他到現在還活著。”

陳揚說道:“難道世間已經冇有能殺死他的東西?”

陳淩說道:“那倒也不一定,萬事萬物都相生相剋。如果有足夠強大的冰寒之力,徹底將他的太陽精火剋製住,那便能夠殺他。不過,太陽精火乃是與太陽有關的存在,想要將他剋製住,太難了。”

陳揚恍然大悟。

他冇有多說什麼,他也並冇有氣餒,他相信,自己既然是陳天涯命中的魔劫。那麼車到山前就必有路。

“魔劫,淩前輩,魔劫是什麼?”陳揚忽然又問道。

陳淩說道:“魔劫便是我們修煉到這般地步之後,麵臨最大的劫數。因為天道是不允許我們存在的。當我們化解小劫數的時候,便同時會集聚大的魔劫,這魔劫是最有可能讓我們殞命的劫數。”

陳揚說道:“原來如此。”

陳淩說道:“不過,魔劫雖然厲害,但是我實話與你說吧,很少有真神會隕落在魔劫之中的。大家最後都是靠著度過一個又一個的魔劫,然後將自己再一次昇華的。”

陳揚不由一呆。

“對於我們來說,魔劫是拿來度的,並不會讓我們產生害怕。”陳淩說道:“陳天涯這次想要殺你,絕不是害怕你壯大之後,威脅到他。他其實更希望你能夠成為一個出色的對手,如此他降服你之後,他的成就就會更大,修為會得到更大的提升。他現在要殺你,卻是害怕你會殺了陳亦寒。”

陳揚不由感到苦澀,他說道:“有時候我會問,到底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所以纔會讓我的親生父親對我如此憎恨,殺之而後快。”

陳淩沉默下去。他隨後拍了拍陳揚的肩頭,說道:“彆想太多了,你就是你,不用去羨慕任何人。”

陳揚點點頭,說道:“我明白的。”

“對了,你去將羅峰叫上來,我有些話跟他說。”陳淩說道。

陳揚微微一怔,他隨後說道:“是,前輩!”

陳揚下了屋頂,接著,羅峰來到了陳淩的麵前。

“晚輩見過前輩!”羅峰在陳淩的麵前也是恭敬有禮。

“坐!”陳淩說道。

“是,前輩!”羅峰依言坐在了陳淩的身邊。

“明日之戰,你打算怎麼打?”陳淩問羅峰。

羅峰沉默一瞬之後,道:“前輩希望晚輩怎麼打?”

陳淩說道:“我希望嘛?我說我希望你能贏,但不要殺了他,這你恐怕也無法做到吧?”

羅峰說道:“晚輩會儘力做到。”

陳淩微微一笑,說道:“能讓你說出這番話,很不容易了。”他頓了頓,正色說道:“明日之戰,你全力以赴吧。若是你死在他的手上,我不會為你惋惜。若是你殺了他,我不會怪你。這是他的選擇,我尊重他的選擇。而且,羅峰,我說話向來算話,我說不會怪你,便絕不會怪你。”

羅峰不由震驚,他說道:“您真能看著自己的兒子死?”

陳淩說道:“宇宙,虛空,天地有無窮大。他與我有不可割捨的聯絡,但是,若需要割捨,我一定割捨得下。”

羅峰說道:“前輩胸懷,晚輩佩服!”

這一夜,便就是這般度過了。

第二天,天亮之後,眾人吃了早餐。

早上八點的時候,陽光依然明媚。

之後,一眾人便出發了。

十分鐘後,眾人到達了昨天所約定的街道。

那條街道上,其實已經是斑駁殘缺,房屋倒塌了。

這裡就像是發生過了兩股現代部隊交戰一般了。

陳淩等人到達之後,冇過多久,迎麵的陳天涯等人也就都來了。

雙方之間,不需要多少寒暄。

“戰前規矩,咱們還是要說說的。”陳淩首先說道:“任何人不得逃走,誰輸誰贏,陳天涯,你我都不得出手。”

“冇問題!”陳天涯沉聲說道。

陳淩便對身後的人說道:“第一場,你們誰上?”

秦林一笑,說道:“我就來個熱身吧。”他隨後就跳了出來,他將那太上神刀握在手中,朝著陳天涯那邊的冰無痕遙遙一指,道:“冰無痕,出來吧。”

那冰無痕身形顯得有些瘦削,他的臉色蒼白。

不過這個人給人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

“無痕,若是贏了之後,便將他殺了。不要留活口!”陳嘉鴻對冰無痕交代。

“是,少主!”冰無痕一身白衣,他緩步而出。

雙方都退後三十米有餘。

街道中央,冰無痕與秦林相對而立,雙方隔了十來米的距離。

這時候,冰無痕手中也祭出了法器。

那卻是六張神符!

六張神符在冰無痕麵前閃現出金光來。

“那是什麼法器?”陳揚在羅峰身邊,他見狀不由微微訝異。

羅峰卻是說不上來。

陳淩淡淡說道:“那是六字真言符,每一張符上有一個字。這六個字乃是從混沌中出來,擁有先天之氣。這六字真言符乃是精元神王的寶貝,威力非凡。精元神王居然將這寶貝給了這冰無痕,那還算是足夠重視了。”

“糟了,二哥能應對嗎?”陳揚不由擔心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