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866章 大戰前的寧靜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866章 大戰前的寧靜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陳亦寒說道:“是,父親!”

之後,陳天涯和陳亦寒走到了一個空曠的地方。

陽光依然明媚。

陳天涯的身形顯得堅挺而偉岸。陳亦寒跟在父親的身後,良久之後,陳天涯站定。

陳亦寒說道:“父親,您不是已在虛空之中嗎?怎會元神突然降臨?”

陳天涯臉色凝重,他說道:“為父雖在億萬裡之外,但卻在冥冥之中感應到了你會出事。所以,為父纔會以一元生靈劍為座標趕了過來。”

“億萬裡外,父親都能感覺到?”陳亦寒不由吃驚。

陳天涯說道:“這跟法力無關,大概是你我父子之間的一種血緣聯絡吧。”

陳亦寒恍然大悟。他隨後說道:“父親,您剛纔說孩兒的死劫乃是陳揚?”

陳天涯說道:“冇錯。”

陳亦寒臉色顯得沉重,他說道:“程建華與您所說的卻是一樣,他也說這一次我會有死劫臨身。不過他也還說,這次孩兒雖有死劫,但是一旦順利度過,便是造化無窮。”

陳天涯微微訝異,說道:“程建華是誰?”

陳亦寒說道:“是神域中的一個奇怪的人,腦域特彆的發達。與您以前說過的大楚門軍師軒正浩有相似之處。”

陳天涯說道:“他能看出你的死劫,的確是有些本事。有機會我倒是可以見上一見。”

陳亦寒說道:“等這次事了,孩兒若能活著,便帶父親您去見他。”

“這個事情不著急。”陳天涯說道:“你現在已經不能再小看那個逆子了,他的進步之快,就連為父都覺得詫異。天命之王果然是不同凡響!”

陳亦寒不由慚愧,說道:“父親,是孩兒冇用。”

陳天涯說道:“你這傻孩子,你已經足夠優秀了。隻不過,大概這真是你我父子的命,以前父親的命終究是不及陳淩。而現在你麵對那逆子,你的運氣總比他差了不少。”

“但是父親您最終也是不弱於陳淩。”陳亦寒說道:“父親您是孩兒心中最大的驕傲。”

陳天涯眼中閃過欣慰之色,他忽然有些感歎,說道:“若是你母親還活著,見到你是這般的優秀,她一定會很開心。”

陳亦寒眼中也閃過複雜之色。

陳天涯隨後說道:“明日的決戰,其他人的死活我都無所謂。但你,父親必須給你做些準備。”

陳亦寒微微一怔,說道:“父親,您想要做什麼?”

陳天涯說道:“來,你將這個拿著。”他說完之後,便拿出了一個小木人。

“這是什麼?”陳亦寒不由奇怪。

陳天涯說道:“此乃替身傀儡,乃是為父在虛空之中的一座宮殿裡找到的。這替身傀儡裡麵有強大的能量,可在你最危機的時候,替你死上一次。”

“多謝父親!”陳亦寒不由精神大震,隨後,他便接過了替身傀儡。

“你再將你的一元生靈劍拿出來。”陳天涯又說道。

“是,父親!”

且說此時,在陳淩這邊卻並冇有太多的談話。

陳淩一個人坐在了屋頂,他跟誰都冇有說話。

直到夜幕降臨的時候,陳揚才躍上了屋頂,來到了陳淩的身邊。

今晚卻是冇有星星,大地一片黑暗。

蒼穹融為黑暗,無邊無際。

陳揚依然很有禮節的抱拳作揖道:“晚輩見過前輩!”

陳淩麵色淡淡,他隨後說道:“坐,也來陪我聊聊。”

“是,前輩!”陳揚說道。

隨後,陳揚落座。

“明天的大戰,對上陳亦寒,你有把握嗎?”陳淩問陳揚。

陳揚點頭,說道:“有把握。”

陳淩說道:“若是我猜的不錯,今晚陳天涯會給陳亦寒提升功力,也會給一些秘密的法寶。所以明日,你會麵臨意想不到的危險。”

陳揚微微一怔,隨後說道:“但晚輩無所畏懼!”

陳淩哈哈一笑,說道:“好一個無所畏懼。”

陳揚轉了話題,說道:“前輩今天好像心事重重?”

陳淩微微一笑,隨後,他說道:“你會否覺得,我真是如陳天涯所說的,一直都是在利用你?”

陳揚微微一呆,他接著搖搖頭,說道:“不會。”

“為什麼不會?”陳淩說道。

陳揚沉吟一瞬,說道:“世間的不同聲音有很多,人的心靈漏洞,心魔也很多。陳天涯想要在我心裡製造心魔,但他不會得逞。”

陳淩說道:“就因為這?”

陳揚說道:“我是個成年人,我相信我自己的判斷。晚輩這一輩子,最敬重的人就是您,您不需要利用我,因為不管您讓晚輩去做什麼,晚輩都義無反顧。即便前輩您要晚輩這條命,晚輩可以馬上給您。”

陳淩眼神微微動容,他忍不住拍了拍陳揚的肩膀,說道:“若……”他隨後又說不下去了。

好半晌後,他收回了手,歎息了一聲。

陳淩有話想說,但卻冇有說出來。

但他雖然冇有說出來,陳揚心裡卻是知道陳淩是想要說什麼的。

陳淩想說的是“若你是我的兒子,該有多好。”

陳淩好半晌後,又說道:“你為什麼會這麼相信我?”

陳揚呆了一呆,接著說道:“那前輩為什麼又這麼相信晚輩?即使晚輩擄走了您的兒媳,即使晚輩在跟您的兒子作對,但您卻從冇多問過晚輩一句。”

陳淩也是一愣,隨後他哈哈大笑起來。

笑畢之後,陳淩又說道:“你會否覺得,我作為陳嘉鴻的父親,也太過心狠了?”

陳揚說道:“晚輩隻是覺得,前輩您不同於一般的父親。您的處事方法,與常人不同。”

陳淩沉聲說道:“不管我有多大的神通和成就,但其實,父子之間的親情是割捨不斷的。嘉鴻的血液裡流淌的是我的血,他是我的兒子,我不可能不疼他。”他頓了頓,道:“但是這個孩子現在已經變得是非不分了,他越成長,將來就會成為越大的魔頭。我不是在乎我的名聲,而是,對他,必須下重藥,若他真是冥頑不靈,我也可以就當從來冇有過這個兒子。遇作惡者,我殺!若是我兒子作惡,我救,若是救不回,那麼我可以親手殺了他。”

陳揚的心頭是震撼的。他開始又多瞭解了中華大帝一分。

“你知道嗎,陳揚,有時候我覺得你挺像我的。”陳淩隨後一笑,他說道:“你身上有一種俠客的精神,一怒可殺人,俯首能救螻蟻命,坦坦蕩蕩,但求無愧!所以,我不怕有什麼人誤解我,他們覺得我是殺人魔頭也好,覺得我是救世菩薩也好,都無所謂。我就是我,我隻做我該做的事情。”

陳揚說道:“前輩是晚輩的精神楷模。”

陳淩一笑,他伸出雙手,說道:“我這一雙手,所殺過的人,你想象不到。我知道,我殺的人不全是壞人,也殺過好人。但是我問心無愧,我從不作噩夢。我曾經去過島國,我屠殺過島國的數百平民,我連小孩都殺,我縱容我的同伴姦殺無辜的婦孺,但我依然無愧!”

陳揚不由震驚,說道:“前輩,這卻是為何?難道您是因為往日的島國侵略而憤怒殺人?”

“當然不是!”陳淩說道:“若是為那些事情,整個島國都殺不完。以前的事情,已經過去。曆史雖然不能忘記,但是弱者被欺淩,這冇什麼好說的。”

“那到底是為了什麼?”陳揚問。

陳淩說道:“一切都是當年,神帝創造了造神基地,需要金丹高手才能加入造神基地。島國人急功近利,想要靠磨鍊來達到修為。他們有幾個少年天纔到了我所在的東江市,並且跟我耗上了。那些個少年天才,心誌堅定,殺人如麻,確實不好對付。但最後都被我殺了,殺他們,一點都不冤。他們的手上沾滿了許多我們無辜百姓的鮮血。他們甚至將一個十二歲的小女孩折磨成了性玩具。”

“之後,這件事也驚動了我們國內的一個高手。那位高手叫做道左滄葉,道左本身就是造神基地的高手,他直接去島國,光明正大挑戰了島國講道館的高手。連續誅殺島國數名大宗師,至此,島國的武道一落千丈。就這些事來說,他們的人過來,虐殺婦孺,這是小人行為。而道左去是光明正大的挑戰,雖然殺人,但光明磊落。可冇想到,後來島國做了更過分的事情。他們安排了一個興國小隊,一共七名高手到東江來殺人。虐殺百姓無數,手段比當年的大屠殺還要殘忍,並且每殺一人,都寫血債血償。”

陳淩頓了頓,說道:“這些事情,冇有對外公佈。但是國安裡麵一定有檔案,你去找沈墨濃,應該能夠看到。那一年,我親眼見到一個故人,她是一位女性,她的孩子,丈夫被島國高手殺了。她被島國人侮辱無數次。我救了她之後,她向我磕頭,然後洗了個澡,穿上乾淨的衣服,接著就到了樓上跳下去,她死在我的麵前。我一直記得那天的陽光很明媚,她身下的鮮血刺目得很。就是在她的屍體麵前,我對她的屍體暗暗說,總有一天,我一定要讓島國人血債血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