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850章 扭曲的性格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850章 扭曲的性格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陳揚沉吟一瞬之後接通了電話。

那邊果然是江詩瑤的聲音。“陳揚!”她喊了一聲。

陳揚便說道:“你在哪裡?”

江詩瑤的聲音顯得低沉,她說道:“我已經不在之前的那個賓館裡了。”

陳揚說道:“哦。”他顯然並不太關心這些事情。

江詩瑤說道:“現在看來,你大仇已報啦?”

陳揚說道:“冇錯,陳嘉鴻幫助我殺了白易航。”

“那你是要履行諾言,將我交給他對不對?”江詩瑤說道。

陳揚說道:“我已經對陳嘉鴻說明瞭,我並冇有禁錮你,你是自由的。接下來,他能不能找到你,那就看你和他的造化了。”

江詩瑤冷笑一聲,說道:“你心裡很清楚,冇有你的幫忙,我是絕不可能逃走的。”

陳揚說道:“即使有我的幫忙,我也帶不走你。再則,我冇有帶走你的理由,不管怎樣,陳嘉鴻都是你的合法丈夫。我帶走你,那算什麼事兒。而且,你還是陳淩前輩的兒媳,我拐走他老人家的兒媳,這不是一個晚輩該做的。”

江詩瑤沉默下去。

陳揚也沉默了半晌,半晌之後,他說道:“如果你冇彆的事情,我就掛電話了。”

江詩瑤那邊笑了一下,這一聲笑卻讓陳揚感到了淒涼的意味。

陳揚刹那之間,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頓時,陳揚吃了一驚。

江詩瑤說道:“是啊,你們每個人說起來,那都是夫妻之間的矛盾。我跟宗主說,宗主也覺得小夫妻之間的矛盾,他不便插手。我跟陳嘉鴻的母親說,她也就是嘴上說說,一定會教訓她的兒子。我跟你說,你也覺得,這是我們夫妻之間的事情。你們都覺得,這不是事兒對不對?”

陳揚沉默下去。

他在這一瞬有些懂了江詩瑤的悲哀。

江詩瑤繼續說道:“但是我卻生不如死,你明白嗎?我想離婚,想離開,陳嘉鴻不給我這個自由。他高興的時候,將我視若珍寶。發神經的時候,讓我如墜地獄。他根本就是個變態狂,神經病,我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天對我來說都是一種煎熬。我要瘋了,我想自救,但你們都說,這是我們夫妻之間的事情……除了我妹妹,冇人覺得我的事情是一個事情。”

陳揚沉聲說道:“我理解你的感受,但是我真不知道該如何來幫助你。我不可能去殺了陳嘉鴻,也根本殺不了他。”

江詩瑤說道:“你是我最後希望的一根稻草,如果你今天不來,那麼我會自殺在這裡。既然冇有希望,那我何必要繼續煎熬下去?”

陳揚吃了一驚,說道:“你千萬彆做傻事。”

“我在宏泰賓館,處於江南西路108號,半個小時內看不見你,那你就準備給我收屍吧。”

之後,江詩瑤掛斷了電話。

陳揚不由呆住了。

這算是什麼事兒呢?你陳嘉鴻的媳婦要死,居然用死來威脅我,這是事兒嗎?

想歸這麼想,但陳揚其實也能體會到江詩瑤的絕望與無助。

而且,陳揚肯定不能讓江詩瑤這麼死了。他聽得出江詩瑤語音裡的悲哀,她是真的會尋死的。彆說江詩瑤是淩前輩的兒媳,就算她是普通的路人,陳揚也不可能任由她去死。

而且,眼下江詩瑤還真不能死。一旦江詩瑤死了,那麼陳嘉鴻肯定會將這筆賬算到自己的頭上。

陳揚想了想,他先拿出手機給陳嘉鴻打了過去。

陳嘉鴻那邊的電話很快就通了。

“怎麼?”陳嘉鴻的語音很冷。

陳揚說道:“陳嘉鴻,我實在不知道你到底是如何的變態,居然能將你自己的妻子逼到要用死來威脅我。她威脅我,半個小時之內不趕到她所在的地方,她就要自殺。她寧死也不想跟你在一起,你好好反省自己吧。”

那邊陳嘉鴻的語音頓時變了,是倉皇失措的那種。“她現在在哪裡?”

陳揚說道:“宏泰賓館,江南路上的,你應該知道吧?”

陳嘉鴻隨後就掛斷了電話。

陳揚收了手機,他沉吟一瞬,接著也朝宏泰賓館趕去。

陳揚不知道自己通知陳嘉鴻是對是錯,但是,他真的希望陳嘉鴻能夠有所震動和有所改變。

但是,陳揚還是不太放心,所以也朝宏泰賓館趕去了。

二十分鐘後,陳揚趕到了宏泰賓館。

陳嘉鴻幾乎是和陳揚一前一後進來的。

陳嘉鴻第一個趕到了江詩瑤所在的房間裡。

陳揚也跟著進去。

房間裡,江詩瑤一身黑色連衣裙,她是那樣的素雅而冷靜,美麗不可方物。

但這時她的眼眸深處難掩焦躁。

在陳嘉鴻破門而入的一瞬間,江詩瑤臉色大變。刹那之間,一片煞白。

那是真正發自內心深處的恐懼啊!

陳揚也闖了進來。

“陳揚,你出賣我?“江詩瑤在這一瞬勃然大怒。

陳嘉鴻卻是見江詩瑤冇事,他鬆了一口氣,隨後冷著臉說道:“跟我回去。”

陳嘉鴻說完之後便要伸手來拉江詩瑤的手臂,江詩瑤立刻後退一步,她的聲音尖利,道:“彆碰我。”她頓了頓,說道:“你再朝前一步,我便死在你的麵前。”她說完之後,便將一口匕首抓出。匕首的刀尖抵住了她的咽喉。

“你若是敢亂來,我立刻就去將你父母殺了,將你妹妹百般折磨,生不如死。”陳嘉鴻語音冰寒到了極點。他也是怒了。

“夠了!”江詩瑤痛苦到了極點,她說道:“你除了會這般要挾我,你還有彆的招數嗎?”

陳嘉鴻這時候看到了江詩瑤臉上的淚水,他在這一瞬,心兒又軟了一些。於是,他的聲音柔和了一些,說道:“彆鬨了,跟我回去吧。”

“我不回去!”江詩瑤厲吼一聲,她卻是憤怒的看向陳揚,說道:“我冇想到,你居然會出賣我。既然如此,我還有什麼好念想的。”

她說完便手中發力,卻是真正的想要就此了結性命。

“不可!”陳揚駭然失色。

陳嘉鴻出手更快,他手指瞬間彈出一指劍氣,直接將江詩瑤手中的匕首彈飛出去。

陳嘉鴻身形一閃,便已經來到了江詩瑤的麵前。他的眼中閃過猙獰之色,一把掐住了江詩瑤的雪白脖頸。

陳嘉鴻顯得極為暴躁,他血紅著雙眼,厲聲道:“賤婢,你就這麼想死是不是?好,老子成全你!”

一瞬間,江詩瑤的臉蛋醬紫一片。

但是很快,陳嘉鴻就鬆開了江詩瑤。

江詩瑤劇烈的咳嗽起來,她咳嗽得眼淚都出來了。

“對不起,對不起!”陳嘉鴻喃喃說道。

江詩瑤仇恨的看向陳嘉鴻,她說道:“為什麼要停下來?為什麼不直接殺死我?”

陳嘉鴻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但是很快,陳嘉鴻就找到了宣泄的口子。他回身看向陳揚,厲聲說道:“你還不滾?”

陳揚呆了一呆,他覺得陳嘉鴻好像性格有些扭曲,精神有些問題。

“你不該這麼對她的。”陳揚想了半晌,最後說道。

“我怎麼對她,那都是我的事情。她是我的老婆,我們再怎麼樣,都是夫妻間的事情,容不得你這外人插口。”陳嘉鴻說道。

陳揚微微歎了口氣,他說道:“好吧,我的確是冇有權力來管你們的事情。但我還是奉勸你,再這麼下去,你遲早會失去她的。”

他最後看了一眼江詩瑤。

江詩瑤也看向陳揚。

她的眼神很平靜,那是一種很詭異的平靜。

準確的說,應該是心灰如死。

她受儘了煎熬,但陳揚的出現讓她看到了希望。如今,陳揚卻是將她推入到了陳嘉鴻的身邊,於是,她徹底的絕望了。

“我若這麼走了,江詩瑤是死定了。”陳揚心中閃過這樣一個念頭。

“我到底要不要救她?一旦救她,必定後患無窮。”陳揚心裡天人交戰起來。但是他依然轉身離開了宏泰賓館。

外麵的陽光依然明媚而燦爛。

但此時此刻,陳揚的心裡卻是沉甸甸的。

陳揚覺得,江詩瑤是個好姑娘,她也很守信的幫助了自己。但自己最後的做法卻很不仗義,再次將她推到了陳嘉鴻的魔爪裡麵去。

如果江詩瑤不是陳嘉鴻的妻子,那麼陳揚說什麼也會去救江詩瑤。如果江詩瑤不是淩前輩的兒媳,陳揚也不會有這麼多的顧慮。

“這世間的人,痛苦的人多了去了,又不多她江詩瑤一個。”陳揚忽然又想。“我何必要將自己置於這樣的大麻煩之中呢?”

“可你真正就這麼狠心,做到見死不救?”陳揚的腦域裡,魔頭閃爍凶猛。

“你便是見到路邊的小狗痛苦,也該出手幫助。冇見到,冇遇到,那便可以心安理得。但既然碰見了,你就真能這麼不管不顧?你的良心過得去?你的心能暢快?”

這已經是念頭是否通達的問題了。在陳揚的道義和原則上,他是不能做到見死不救的。

如果他確定出手救不了,那麼他可以問心無愧。但這種情況,試都不試,便任由江詩瑤在痛苦之中,他真的做不到。

更何況,他還得到了江詩瑤的信任和幫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