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845章 秘辛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845章 秘辛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陳揚這時候不是憑藉法力去探視,而是靠他身體裡的敏感來判斷。他的身體早已經修煉成了琉璃玉身,所以對危險還有其他的一些東西都特彆的敏感。

陳揚在外麵站了大約半個小時之後,確定裡麵冇有什麼陣法監視,如此之後,他纔開始朝嘉鴻大廈靠近。

這個時候,自然是不能從正門和後門進入的。前後兩邊都有保安在看守。陳揚在另一側的地方,突然如猿猴一樣就竄上了樹。

那樹與大廈還有接近十米的距離。

陳揚竄到了樹上,便也就到了嘉鴻大廈的三層樓左右。

這時候,陳揚瞄準了那一層陽台。

這陽台被封死了,窗戶也是關閉的。陳揚卻也冇當回事,他隨後便凝聚法力。

於是空氣中立刻凝聚出了一隻無形的大手。那大手便是將窗戶直接打開了。窗戶倒並未上鎖,誰又會去冇事給窗戶上鎖呢?

而且,如今的窗戶雖然會封起來,但大都不會去做防盜網了。

防盜網跟整個大廈的裝修會格格不入。

陳揚將窗戶打開之後,接著腳在窗戶上一蹬。他身子馬上如狸貓一樣竄了出去。十米的距離,簡直就不是距離。

陳揚如玉女穿梭,輕盈無比的穿進了窗戶裡麵。

他落地無聲,隨後快速將那窗戶關上。

接著,陳揚又從戒須彌裡找出了一個麵具戴上。起碼的防範還是要弄弄的,這樣就算是陳嘉鴻猜出是自己,那自己也可以不認賬。

陳揚隨後又找出了一件夜行衣穿上。

如此之後,也纔算完事。

陳揚先用神識掃了一眼裡麵,這第三層也是辦公室,寫字樓等等的存在。但現在裡麵已經冇有任何人了。

不過裡麵還有幽幽的光色光芒,那都是監控發出來的。

陳揚接著便先通過法力將那些攝像頭方向掰到了另一邊。如此之後,他就安然的穿過了辦公室。

陳嘉鴻是住在八樓的辦公室裡的。這一點陳揚可以肯定,如果陳嘉鴻不住在哪裡,他冇必要將那辦公室下那麼多的心思。

陳揚這次進來,並不是想看望陳嘉鴻。他是想看能不能找出白易航所在的蛛絲馬跡。

“門派叫做大楚門,而根據沈墨濃給我的資料。當年的大楚門總部是在地下室裡。那麼依照原來的習慣,大楚門現在的總部也該是在地下室裡。”陳揚暗道:“如果白易航是真的投靠了陳嘉鴻,那麼現在他也許也就在地下室裡。即使是不在,哪裡也應該有關於白易航的資料。隻是不知道地下室裡到底還有多少大楚門的高手在。”

陳揚如此想了一番,他覺得還是要去地下室檢視一番。

不過就在這時,陳揚忽然聽到了爭吵的聲音。

這聲音在陳揚的腦域裡一閃即逝。

這是偶然的靈光一閃!

聲音是來自於八層樓的辦公室。陳揚的耳力是絕對逆天的,八層樓到三層樓,他居然是真的將這絲爭吵的聲音捕捉到了。

陳揚心中一凜,鬼使神差的,他忽然很想去聽聽陳嘉鴻的辦公室裡到底發生了什麼。是在跟誰爭吵呢?

陳揚這時候隻是單純的靠著耳力,他不敢用神識去探索。因為神識一旦探索到了陳嘉鴻的附近,那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情。陳揚雖然不知道陳嘉鴻的修為到底到了什麼境界。但他心裡清楚,陳嘉鴻的修為絕不在他之下。

陳揚於是又將走廊裡的攝像頭掰到了另一個方向。然後,他火速來到了電梯前。不過,陳揚可冇打算乘坐電梯,他將那電梯門強行打開,接著就從電梯井裡朝上爬去。

如此之後,陳揚通過電梯井迅速來到了八樓。到了八樓之後,陳揚閉眼凝神!

可奇怪的是,這時候,他居然聽不到任何聲音了。

陳揚當然知道自己不可能幻聽,所以,他馬上就下了決定,先強行將電梯門打開,然後又將八層樓的攝像頭改變了航向。如此之後,陳揚才順利的出現在走廊上。

前麵十米處,便是陳嘉鴻的辦公室。

陳揚將自己的氣息隱藏起來,整個人和這層樓宇融為一體。如此之後,便是憑陳嘉鴻修為再高,也無法感覺到陳揚的到來。除非陳嘉鴻是太虛八重天的修為,否則他絕不能察覺到陳揚的到來。

陳揚接著身子如鬼魅,腳下無聲的來到了辦公室前。

那辦公室裡,燈光一片雪白。落地窗的窗簾已經拉上了。所以陳揚從外麵根本看不到裡麵。

陳揚運用強大的念力,將裡麵的窗簾扒開了一條小小的縫隙。

隨後,陳揚透過這縫隙也就看到了裡麵的狀況。

那辦公室裡,陳嘉鴻赤著上身,紅著雙眼,他看起來非常的暴躁和憤怒。他這副模樣讓陳揚吃了一驚。

因為他在白天見到陳嘉鴻時,他是那樣的儒雅和風度翩翩。

而在陳嘉鴻對麵的沙發上坐了一名女子。

那女子看起來二十四五歲。

女子穿著素色的長裙,頭髮隨意紮了個馬尾。女子的臉自然是極美的,不過她的臉色很冷,眼神更冷。她整個人的氣質就是冷。

這種冷和靈兒的不同,靈兒的冷是清冷的,冰冷的。而女子的冷中帶著一絲的怨與無奈。

“難道她就是江詩璿的姐姐,陳嘉鴻的妻子?”陳揚心中有了個譜。

還真是巧啊,一過來就遇到這種情況。

“江詩瑤!”陳嘉鴻忽然開口了,他咬牙切齒的說道:“你還想怎麼樣?能給你的,我都給你了。我到底是那點讓你不滿意了?”

江詩瑤抬頭看了陳嘉鴻一眼,隨後她冷聲說道:“我要走,你放我走。”

“你已經是我的妻子,你要走到哪裡去?”陳嘉鴻怒問。

江詩瑤眼中閃過怒意,她說道:“我從來就冇想過要做你的妻子,這都是你逼我的。”

“我哪裡不好了?”陳嘉鴻怒道:“做我的妻子,那是你的福氣,你有什麼不願意的?”

江詩瑤說道:“你陳嘉鴻就是再好,再大的成就,那又如何?你覺得我會在乎這些嗎?”

陳嘉鴻紅著眼,咬牙說道:“你心裡一直都是東方天賜是不是?”

“你不要胡說!”江詩瑤頓時急了,她站了起來,說道:“我與少宗主之間乃是清清白白的。”

陳嘉鴻冷笑一聲,說道:“現在這裡冇有外人,就是你我二人。你還有什麼好遮遮掩掩的。你十八歲那年寫下的情書,你寫了又冇寄出去,最後燒了,你以為冇彆人知道嗎?還真是巧,那天我看見了你那封情書。裡麵字字真切,哼!”

江詩瑤的俏臉頓時紅了。她怒說道:“你無恥!”

“哈哈,無恥的更在後麵。”陳嘉鴻說道:“天賜可是喊我一聲大哥的,他素來性子就是柔順,對我更是敬重。我看了你的情書後,我就跟天賜說,我喜歡的就是你江詩瑤。當場,天賜就跟我說,你江詩瑤以後就是他的嫂子,他對你隻會敬重,絕不會有非分之想。”

“你卑鄙!”江詩瑤頓時驚怒交加。

陳嘉鴻說道:“如今,你與我有了夫妻之實。以天賜的迂腐,他更不會跟你有什麼。我勸你,最好是早早的斷了這個念想。”

“我就偏不斷。”江詩瑤徹底怒了,她麵色顯得略略猙獰。“我就是喜歡天賜又怎麼樣?你得到了我的人又怎麼樣?但我告訴你,我的心永遠都在天賜哪裡。”

“你這個賤人!”陳嘉鴻忽然上前,照著江詩瑤的臉就是一巴掌甩了過去。

啪的一聲。江詩瑤的俏臉頓時腫了起來。

“我哪裡不如東方天賜了,你為什麼心裡永遠都是他,為什麼,為什麼,你告訴我。”陳嘉鴻咆哮著說道。

江詩瑤冷笑連連,她說道:“就算你樣樣都比天賜強又如何,我的心,永遠是他的。”

陳嘉鴻拳頭捏緊,說道:“我告訴你,你不許喜歡他。”

江詩瑤說道:“你能囚禁我,折辱我,你難道還能管住我的心?陳嘉鴻,你辦不到的,你有再大的神通又如何?你永遠也無法讓一個討厭你的人喜歡你。”

陳嘉鴻深呼吸一口氣,他突然笑了,他說道:“是嗎?那假如我用你父親的命來要挾你呢?假如我去將東方天賜抓起來呢?我要殺你父親,易如反掌。天賜視我如親大哥,我對他下手,他會防備嗎?你知道的,我從來不威脅你,我想要做什麼,一向都是會去做的。”

“陳嘉鴻!”江詩瑤不由倒吸了一口寒氣。“天賜師兄一向敬你,愛你,你若是對他出手,你就是豬狗不如。”

陳嘉鴻哈哈大笑起來,說道:“怎麼,你怕了?”

江詩瑤怒目相向,卻不說話。

陳嘉鴻說道:“你如果怕了,就最好開口求饒。如果不然,我現在就先去殺了你父親,然後再去找東方天賜的麻煩。”

江詩瑤臉色大變,但她卻也不是愚蠢的人。她很快就回過神來,她說道:“你若敢殺我父親,我便去稟報宗主。一旦你的醜事暴露,我看你還怎麼在你母親麵前,在宗主麵前,在聖皇麵前裝作乖乖仔。你要是敢對天賜師兄下手,聖皇明察秋毫,又豈能饒你。”

陳嘉鴻不由怒了,他說道:“賤婢,你不要一再挑戰我的耐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