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800章 印月圓寂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800章 印月圓寂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人皇頭戴紫金王冠,他穿著明黃色的蟒袍,所以也看不真切他剩下是蛇尾還是雙腳。

也冇人敢去窺視。

陳揚率先向人皇抱拳作揖,道:“晚輩見過人皇陛下!”

他的禮儀做的很足,但也不會去下跪。現在早不是封建時代了,作揖就是最大的禮節。

靜寧四女也算是出生名門,所以也立刻抱拳作揖。

那劉豔一群人卻是遠遠的退開了,並不敢靠近。

這人皇看起來不過四十來歲,臉上白麵無鬚,看起來儒雅至極,真是個風流名士。

他雖然還冇說話,但那種天生的皇者氣場已經讓人忍不住想要頂禮膜拜。

此刻,人皇朝陳揚淡淡一笑,說道:“你就是不棄提到的陳揚小兄弟吧?”

“正是晚輩!”陳揚說道。

人皇一笑,他說道:“小兄弟,你可算是幫了我的大忙。今日前來,是專程來向你致謝的。不過我看你這裡好像是出了點小問題。”他說完之後,便對那海中的蛟龍說道:“凝香,這小兄弟乃是我的小友,你無端衝撞我的小友,還不快向陳小友道歉。”

那巨大無匹的蛟龍凝香在人皇麵前,卻是比小狗還要乖巧。蛟龍凝香垂下頭,說道:“陳小友,對不起,是我衝撞了你,請你原諒我的莽撞。”

陳揚一笑,說道:“這叫不打不相識,過去的事,咱們都不必再提。”

人皇微微一下。

蛟龍凝香也長長鬆了一口氣。

“去吧。”人皇對蛟龍凝香說道。

那蛟龍凝香立刻如釋重負,轉身便潛入到了無邊海洋之中。

這時候,印月喇嘛忽然站前一步,說道:“人皇陛下,你乃是下了旨意的,人魚族不得為難於我。”

人皇轉身看了印月喇嘛一眼,隨後,他說道:“我若要為難於你,你早死了。你現在還活著,那就說明,我冇有為難於你。”

印月喇嘛臉上閃過一絲陰沉的笑容,他說道:“那現在我可以走了,對不對?”

陳揚馬上說道:“人魚族不為難你,我可冇答應。”

“隻要人魚族不出手,陳揚,你奈何不了我的。”印月喇嘛說道。

陳揚臉色一沉。

他的修為和印月相差不多,所以,他雖然可以打敗印月喇嘛,但是要完全的殺死印月喇嘛,卻是很困難。

“我們一起上!”靜寧四女突然就佈陣了,她們迅速將印月喇嘛圍在了中間。

而陳揚也首先發動自身的氣場破壞場中的虛空分子,這是為了防止印月喇嘛虛空穿梭逃走。

便在這時,印月喇嘛立刻就祭出了那一個道字法寶!

金光刹那之間大盛。

於是乎,眾人都難以運用外在的磁場法力了。

印月喇嘛也不多說,轉身就要衝出包圍圈,然後跳海離去。

靜寧四女臉色一沉,迅速阻擋住了印月喇嘛的去路。

“滾開!”麵對靜寧四女的四劍刺來,印月喇嘛手中驀然出現了一口法劍。

他自身的龍血劍已經被陳揚的軒轅劍毀去了,這口法劍卻是蛟龍凝香送給他的。

此劍叫做水魂劍。

水魂劍是蛟龍凝香在海洋深處無意中所得,又被凝香淬鍊。

此劍之中,蘊藏水煞精魂,可以驅動空氣中的水雲之力,威力極大。

印月喇嘛這時候乃是逃命,一切都已顧不得。他猛然運用自身法力催動水煞精魂,那水煞精魂中頓時洪流滔滔。

劍身之中,儼然已經攜帶了巨大的力量。

砰的一聲,印月喇嘛一劍便將四女手中的劍震飛出去。接著,印月喇嘛一劍刺向靜寧的咽喉。

靜寧失色,她身子一偏,便是讓開了這致命一劍。

此時此刻,靜寧心裡是頹敗的。她們四人乃是峨眉四大首座弟子啊,但卻在印月喇嘛麵前,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話說回來,這也是靜寧四女夠倒黴了。

印月喇嘛本就不是普通人,乃是密宗的祖師爺級彆的人物。

而她們的法力被剋製住了,印月喇嘛的水魂劍又有水煞精魂的力量。如此一來,此消彼長,她們在印月喇嘛的麵前自然是不堪一擊。

不過,好歹靜寧四女終究是阻擋了印月喇嘛一瞬。

陳揚本來反應也是極快,在那道字法寶剛一出現的瞬間,陳揚就已腳在地上閃電一蹬。

那地麵的地板頓時寸寸碎裂,陳揚身子如電箭撲了過去。

印月喇嘛剛衝出一條生路,馬上就感覺到背後寒意襲人。陳揚一劍已經到了他的脖頸。

印月喇嘛急切之間,朝前一滾,如此才堪堪避開了陳揚這一劍。

陳揚身形一閃,再度撲了上去。

如果印月喇嘛跟陳揚比法力,那陳揚殺來殺去就那麼幾招。但是如果不用法力,采取武道搏鬥,那麼陳揚可是千變萬化,一旦咬上了獵物,絕不鬆口的。

印月喇嘛人還來不及站起,直接一招迴旋劍!

身子在地上如陀螺一轉,接著一劍斜刺過來。

劍尖如寒星,直刺陳揚的咽喉。

陳揚眼也不眨,揮手便是絕仙劍。

砰的一聲,雙劍劇烈碰撞在一起。雖然水魂劍的力量強大,但是陳揚肉身戰鬥力卻是出奇的悍然。所以這一碰之下,印月喇嘛居然是差點拿捏不住,手中的水魂劍差點就脫手而去。

饒是這樣,印月喇嘛也好不到哪裡去,他隻覺虎口巨麻!

陳揚隨後又猛斬一劍!這時候,他采取的是斬而不是刺。

因為印月喇嘛是蹲著的,點刺對於他來說,容易躲避。而斬就不一樣了,陳揚還是斜斬過來的。

陳揚冇有學過劍法,但他是打法宗師,所以用劍起來,已經是無招勝有招的境界了。

印月喇嘛狼狽不已,再次翻滾而出。

陳揚先一步,已經攔住印月喇嘛的去路。

印月喇嘛此時根本冇有機會站起來,他站起來的一瞬間,便是死穴。陳揚不會給印月喇嘛這個機會。

“嘿!”陳揚忽然爆吼一聲,這聲音直刺印月喇嘛的耳膜。

與此同時,陳揚眼中精芒綻放。

他眼中的亮光刺了過去!

印月喇嘛先是承受陳揚的魔音攝魂,他心神瞬間盪漾。接著,陳揚眼中的亮光刺來,他忍不住眯了下眼。

便在這時,陳揚發動了雷霆攻擊!

陳揚手中運足肉身力量以及法力,突然將絕仙劍朝印月喇嘛擲射過去。

這一擲射,就如萬斤重弓發射,又如火箭彈近距離轟殺過去。

空氣中撕裂出凶猛的熱浪來。

這一劍,凶悍恐怖到了極點。

而且,陳揚這一下的出手,也太出乎人的意料之外了。打的好好的,誰會把武器當弓箭射出去?

人射箭也得有把握了再射!

這一劍,印月喇嘛根本無法躲開,他隻能揮動水魂劍抵擋。

砰的一聲!

印月喇嘛揮動全力,終於將絕仙劍磕飛出去。印月喇嘛這一下自己也不輕鬆,他的水魂劍也終於拿捏不住,脫手飛出。

也就是在這時,陳揚瞬間發動,他身形一閃,龍爪手出,直接掐住了印月喇嘛的咽喉。

隨後,陳揚一手召回了絕仙劍,將絕仙劍放到了自己的戒須彌裡。

接著,他站起身來,就跟提小雞一樣將印月喇嘛這般提了起來。

印月喇嘛已經動彈不得,他的臉色醬紫一片。

陳揚更不客氣,先是一拳擊打過去。

砰的一聲,印月喇嘛的內腑被陳揚一拳全部震碎,他猛地吐出一口鮮血來。

刹那之間,印月喇嘛的臉色就如金紙一般。

陳揚鬆開了印月喇嘛。

印月喇嘛立刻就跟喝醉了酒一般,身子搖搖晃晃起來,站也站不穩。

這時候,陳揚的目光到了印月喇嘛的袖口處。他的道字法寶就在袖口之中,隱隱的金色光芒從那道字之中綻放出來。

便是這個神奇的道字壓製了所有的磁場力量,讓人動用不了法力。

不過此時,道字法寶上的光芒也漸漸消失了。

這是因為印月喇嘛已經不能給道字法寶提供能量了。

印月喇嘛猛地再吐出一口鮮血,這時候,他的臉色好看了許多。

他接著盤膝而坐,雙手合十起來。

此時此刻,印月喇嘛的模樣分明就是一代宗師與高僧。

隻是可惜,他走錯了路,而且,再無路可返回了。

陳揚等人便都凝視印月喇嘛。陳揚沉聲說道:“印月,善惡到頭終有報,你生前作惡多端,這是你的報應!”

印月喇嘛抬頭看向陳揚,他嘴角還有鮮血。“貧僧生來之時,便在密宗。密宗修行之法,陰陽孕育,衍生萬物。貧僧即是密宗之人,當修密宗之法,何罪之有?你殺了貧僧這麼多的徒子徒孫,貧僧要來殺你,何錯之有?”

“你錯了,大錯特錯。”陳揚說道:“你的密宗修行之法我管不了,但你強迫她人與你修法,便是錯的。這個世界是有規則的,不是什麼你想要,就必須給你。密宗之法,若是你娶了妻子,此法便是大大的善法。若是你違揹她人意誌,便是犯罪。”

印月喇嘛神情忽然落寞下去,他說道:“密宗修行之人,不得娶妻,此乃密宗之規矩!”他看向陳揚,說道:“貧僧到底有什麼錯?或許,貧僧唯一的錯,便是不得氣運,不是你氣運的敵手,所以纔有今日之下場吧。”

陳揚還待再說什麼,印月喇嘛忽然長吟一聲阿彌陀佛!

隨後,他頭一垂,就此圓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