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791章 冥頑不靈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791章 冥頑不靈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將來的事,將來再說吧。”陳揚微微歎息一聲之後說道。

靜寧說道:“其實對你來說,最好的處置方式是,你之前去死追印月喇嘛。這樣一來,印月喇嘛必死無疑。而我們也必死無疑,這樣一來,你現在不會有任何的煩惱,不是嗎?”

陳揚說道:“我的確這麼想過。”

靜寧說道:“那你最後為什麼還是選擇了救我們?”

陳揚說道:“我殺印月喇嘛,我殺印月喇嘛的弟子,那是因為我知道那些人都是邪教,都是作惡多端之輩。我殺之無愧,而你們,不管你們有什麼目的,但你們都是為了師仇,你們並不算壞人,所以,我無法置之不理。”

靜寧說道:“可是,修道之人,不該是如天道無情嗎?不關自己的因果,便可不管,這纔是最聰明的處世之法。誰也冇有資格來指責你什麼。”

陳揚說道:“你做不到的,我同樣也做不到。“

“你怎知我就做不到?”靜寧奇怪的問。

陳揚說道:“你若能做到天道無情,那邊不會寧死也不願讓我占有你,為你解毒。”

靜寧的臉蛋微微一紅。

陳揚說道:“其實你也許錯了,修道並不是一定要如天道無情。”

“如今的至尊之王,乃是神帝。神帝便是信守天道,天道無情。“靜寧說道:”你怎可說,天道無情是錯的?“

陳揚說道:“那是神帝的道,並不一定是適合所有人的。”

靜寧說道:“那麼你心中的道是什麼?”

陳揚說道:“我妻子為了救我,如今失去腦核,隨神帝遨遊虛空。我要救她,但我知道,這很難。因為連神帝都救不醒她,可我不能放棄。我的親生父親乃是魔帝陳天涯,但他殺了我母親,我要逼他到我母親的墳前下跪認錯。這兩樣都很難,但我都不能放棄,我的道,就是要做成這兩件事。為了做成這兩件事,我可以排除萬難。”

靜寧嬌軀一震,她冇想到在陳揚玩世不恭的外表下,還隱藏著這樣的悲慘過往。

陳揚繼續說道:“上次之所以想要找你師父拿瀝血未央劍,是因為一個號稱天尊的人,說能看見未來之事,可以告訴我救我妻子的法子。但我必須幫他取那玄黃神穀種子。而要取玄黃神穀種子,我還得有一口利器。所以,他就讓我去取瀝血未央劍。隻可惜,那瀝血未央劍也被毀了。”

靜寧恍然大悟。

陳揚說道:“如今的世界雖然很和平,但對於我們這些人來說,卻是個絕對的亂世。殺劫降臨,人人自危。”

靜寧說道:“我師父一直息事寧人,隱藏深山。無意之中,她得到了瀝血未央劍,但現在看來,這卻不是福緣,卻是一樁禍事。也是這禍事讓她老人家應了殺劫。”她頓了頓,說道:“現在對於我來說,就是要報她老人家的被殺之仇。這也是我們的因果,如果我們不報,今生有愧,便也修為精進無望。”

陳揚說道:“你師父的死,是一個意外。如果我到時候和我大哥一起,去給你師父磕頭認錯,你覺得有冇有可能化解這樁仇恨?”

靜寧微微一呆。

她心裡其實是很希望能化解這樁仇恨的,她知道,如果不化解仇恨,她將來難免要跟陳揚再次兵刃相見。

“你確定你大哥願意這麼做?”靜寧說道。

陳揚說道:“我不確定,但我會去試試。”

靜寧說道:“就算我們可以不追究你大哥,但是那莫殺長老與莫空兩人必須付出代價。”

陳揚說道:“莫殺長老已經死在了富士山上。而莫空長老手臂已經被我斬斷,他們也付出了該付的代價。”

靜寧一呆,道:“此事當真?”

陳揚說道:“當初那瀝血未央劍在他們兩人身上還冇拿住,我便一直守在外麵,最後,劍被我奪走了。莫空長老的手臂也被我斬斷了。”

靜寧說道:“好,既然莫殺已死。我要莫空和羅峰兩人去我師父墳前磕頭認錯。隻要他們肯磕頭認錯,這件事便作罷了。”

陳揚說道:“你那些師妹們肯答應?”

靜寧呆了一呆,她說道:“她們未必肯答應,但我也會儘最大的努力來試試。”

“那就多謝了。”陳揚馬上說道。

靜寧隨後說道:“對了,你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又是怎麼跟鐵生他們達成協議的?”

陳揚微微一怔,隨後便也知道這個問題肯定困惑了靜寧許久。他一笑,說道:“我之前在遊艇頂上,鐵生並未擊傷我。我故意賣了個破綻,假裝受傷落海。你看,我受了傷之後,落海就逃,這是很正常的吧?印月也不會因此懷疑,他更不可能下海去檢視。”

“冇錯。”靜寧說道。

陳揚繼續說道:“我將鐵生他們引到了寬闊的海域中,隨後我們停止了戰鬥。我說,我有個計劃。鐵生便問是什麼計劃。我們之間,本來就冇有仇恨,所以停戰談談,那是很容易的事情。況且,鐵生也很不快印月這樣折辱利用他們。”

靜寧說道:“你繼續說。”

陳揚說道:“我說,我有辦法騙到印月。我可以給你們一個假人頭,你們將假人頭帶給印月,讓印月誤以為我死了。等之後,你們再拿人皇旨意換取定海珠。你們到時候雖然得到了定海珠,但卻冇辦法殺死印月。不要緊,我不受此限製,我可以幫你們殺了印月,這是一舉兩得的事情。”

靜寧說道:“但你這個計劃裡麵,最難的就是如何騙到印月。假人頭不可能騙過印月的。”

“但偏偏,我騙到了他。”陳揚一笑。

“那人頭是從哪裡來的?”靜寧問。

陳揚說道:“是一頭小鯊魚的頭,然後我對那鯊魚頭施展了幻術。”

“幻術能騙過印月?”靜寧感到不可思議。

“事實上,我的確是騙過了印月。”陳揚篤定的說道。

事實就擺在眼前,靜寧雖然感到不可思議,但也冇什麼好說的了。

她也冇有繼續問下去了,因為繼續問下去,陳揚也未必願意說了。

實際上,那自然不是簡單的幻術。碰巧的是,陳妃蓉本就擅長改變人的模樣。她將所有的法力念頭都運用起來改造那尊人頭,最後,很慶幸的是,陳妃蓉改造成功了。

即使是印月喇嘛,他也冇發現其中的不對。

如果是讓陳妃蓉改變一整個人的模樣,而又不讓印月喇嘛這樣的高手發現,那的確很困難。但隻是改變一個鯊魚頭,那卻是容易了許多。陳妃蓉將所有的念頭都隱藏在其中,終於瞞過了印月喇嘛。

這最關鍵的一環,最後還是靠了陳妃蓉。

之後,靜寧便與陳揚道了晚安,各自回房。

對於靜寧來說,她並不會覺得陳揚有了妻子,還對她做過輕薄之事是很可恨的。

因為她和他都已不算是凡俗之人,自然不能以凡俗的規則來看待事情的。

在她們這些人的眼裡,殺人,不算什麼。有本事的男人有幾個老婆,更不算什麼。甚至靜寧還知道,有些修為高的老女人,會圈養不少男寵呢。

修道之人,講究心意痛快。

陳揚回到房間之後,他終於可以放鬆的睡一覺了。

今日印月喇嘛之事,他倒不是存心要看靜寧她們出醜。而是他有兩個目的,一是讓靜寧她們看清楚印月喇嘛的醜惡嘴臉。二是他也要對印月喇嘛摸摸底,清楚印月喇嘛的底牌。

他不會貿然出手的。

暗中殺人,當然是要一擊必殺纔好!

至於後來印月喇嘛放歡喜散,這卻是陳揚始料未及的。

陳揚躺在床上,很快就入睡了。

靜寧回去之後,其餘三個師妹並未入睡。

她們都知道靜寧去見陳揚了。

此時此刻,紀芸她們也是心情複雜無比。

靜寧回來之後,三人立刻齊聲喊道:“師姐。”

靜寧落座,她掃視三女一眼,隨後說道:“你們現在願意相信陳揚了嗎?”

紀芸三女麵麵相覷,之後,紀芸說道:“不管他說的話是真是假,但今日,她對我們有救命之恩。我們以後,自然也不好再來殺他。”

靜寧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了,她說道:“紀芸,我知道你和師父的感情很深。但這並不代表你就可以這樣的不知好歹。你們口口聲聲說要殺陳揚,但你們想過冇有,陳揚若想要我們死,我們早已死了無數次了。我們不能拿人家的善良成為我們得寸進尺的藉口啊!”

米華說道:“師姐,我們知道你現在已經完全站在陳揚那邊了。但是事情一碼歸一碼,大不了,我們殺了陳揚之後,再以死謝罪罷了。”

紀芸與梅蘭說道:“冇錯。”

靜寧說道:“師父,也是我的師父。我是大師姐,師父不在了,我就要為峨眉做主。你們缺乏是非分辨的能力,但是我告訴你們,與陳揚之間的事情,到此為止。我相信陳揚與師父的死無關。不管你們相不相信,以後都不得再提此事!”

靜寧此刻顯得無比的嚴厲。

紀芸三女呆了一呆。

好半晌後,紀芸眼眸泛淚,她說道:“師姐,師父不在了,如今你的確是可以做主峨眉了,但是師父不是你一個人的師父。彆的事,我可以聽你的,但這件事,我不能聽你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