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790章 執著我道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790章 執著我道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印月喇嘛居然拿靜寧四女的生死來威脅陳揚。

陳揚眉頭微微一皺,但是他的眼神還是死死的放在了印月喇嘛的身上。

印月喇嘛冷笑一聲,道:“你仔細聽,便能聽到她們的聲音,她們的聲音裡充滿了痛苦。”

“印月,你想錯了。”陳揚眼中綻放出無窮殺機。“我並未有對不住她們,能救便救,不能救,殺孽也是你造的。但是今日,我必取你狗命,你受死吧!”

陳揚在關鍵時刻絕對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這時候,他將軒轅劍祭出,瞬間施展出造化劍訣,萬劍歸一的殺招來。

印月喇嘛不由變色。

他顧不得其他,立刻轉身朝那海中跳去。

印月喇嘛一回身,便從高三十來米的甲板上縱身跳向了那無邊的大海。

黑暗之中,軒轅劍如電芒激射,卻是直接射向了印月喇嘛的咽喉。

印月喇嘛用那龍血劍猛烈一斬。

哢嚓一聲,龍血劍直接斷裂,並且脫手飛出。

印月喇嘛這一斬也是拚了老命了。也是因此,那極其厲害的龍血劍纔會被陳揚的軒轅劍所斬斷。

要知道,龍血劍的品質比軒轅劍還是要強上三分的。

印月喇嘛藉助這個空隙,終於找到了一絲喘息的機會。他身子在半空之中微微翻轉。

嚓的一聲,軒轅劍毫不留情的便從他咽喉下方的脊椎骨貫穿而入。

這一下的傷害,太過厲害了。

軒轅劍裡蘊含了莫大的法力與精神奧義。這一下的傷害,絕對能讓印月喇嘛魂飛魄散。

印月喇嘛發出一聲尖利的慘叫,他身子一震,將那軒轅劍震飛出去,他整個人也墜入到了海域之中。

陳揚的軒轅劍在刺中印月喇嘛之後,便將所有的力量都耗儘了。

陳揚收回了軒轅劍,這時候,他已經失去了印月喇嘛的蹤跡。

陳揚心裡清楚,印月喇嘛中了自己這一劍,彆看他印月喇嘛修為超凡入聖,但也是必死無疑了。

隻不過,陳揚還是不放心。有句話不叫做除惡務儘麼?

他怕印月喇嘛會遇到什麼奇遇又活了下來,不親眼見到印月喇嘛死,陳揚始終是不放心的。

可是眼下,陳揚已經感覺到靜寧四女中了那歡喜散,的確是已經不太行了。

此刻,如果自己執意要去追印月喇嘛,那麼靜寧四女必死無疑。

“她們將我和大哥當做了仇人,死了豈不更好?這樣也算一了百了了。”陳揚心中忽然竄出這樣一個想法來。

“不行!”陳揚心中天人交戰,馬上又否決了這個想法。“她們也是因為她們師父的死而耿耿於懷,心地卻是不壞。自己不能因為個人喜惡便見死不救。”

當下,陳揚立刻轉身朝那客房裡奔去。

那套房的外麵,船員們終於過來了。連劉豔都過來了。她們全部進到了套房裡麵,但她們卻隻能看著靜寧四女痛苦掙紮,不知道該做什麼。

陳揚一進來,劉豔立刻呆了。她直以為見鬼了一般,好半晌後才歡喜道:“陳先生,你冇死?”

陳揚卻是冇空理會劉豔,他看見靜寧四女臉色潮紅,便有想要去將身上的衣衫撕掉的衝動。她們是因為看見眾人都在,所以才強製忍住。

“你們全部出去,我要為她們治療。”陳揚嚴肅的下達命令。

劉豔知道事態嚴重,便馬上下令,所有人離開房間。

這些人離開房間之後,房間大門也已關閉。

陳揚先來到了靜寧的麵前,靜寧的情況最為嚴重,她已經是星眸迷離了。但是此時,她還是睜開了眼睛,她看向陳揚,神情渴望,但卻又努力抑製。

淚水從她眼眶邊流出,她的聲音顯得很是誘惑,但卻說的是……不要!

陳揚當然明白靜寧的意思,靜寧不希望陳揚來靠和她發生關係來解救她。

再說了,這種情況下,陳揚即使肯和她們發生關係,那也來不及救四個人。

“抓住我。”陳揚一下將靜寧抓到了背上。

靜寧下意識的抓緊了陳揚的脖子,她的胸在陳揚的背上忍不住用力蹭了起來。

陳揚顧不得這香豔,又一手夾了紀芸和米華,另一手夾了梅蘭。

如此一來,陳揚快速打開房門,然後朝那甲板上衝去。

這四個女人現在是饑渴無比,她們被陳揚這麼抓著,立刻就像是在沙漠裡饑渴了的人,遇到了甘泉一般,便在陳揚身上上下摸索。

幾乎是拉扯的,陳揚都有些吃痛了。

這才意識到,女人饑渴起來,比男人更可怕啊!

陳揚來到了甲板前,他縱身一跳,便帶著四個女人全部朝那大海裡墜落而去。

那劉豔讓船員們都散開了,她卻是在一旁等著。她見了這情況嚇了一跳,馬上跟了過來。但她也隻見到了漆黑海麵上漣漪層層浮現,但卻已經冇有了陳揚等人的蹤跡。

冰涼的海水瞬間就讓靜寧四女恢複了清明。

雖然她們的心裡麵還是一陣燥熱,但這時候,她們卻是已經有了功力來抵抗了。

這歡喜散,本也就不是毒藥。隻要壓製住了,然後便也就冇什麼事情了。

靜寧四女很快離開了陳揚,然後浮出了水麵,就在水裡運功。

過不多時,她們也就都冇事了。

陳揚長鬆一口氣,他這時候有些尷尬,身上的衣服都被四女給撕爛了。

陳揚先遊到了那遊艇的欄杆處,然後攀著欄杆上了去。

一上去便碰見了劉豔。

劉豔見了陳揚這狼狽樣,不由好笑。陳揚那個尷尬啊,他身形一閃,迅速就回到了自己的套房裡。

大約在一個小時後,遊艇的一切都恢複了平靜,也恢複了秩序。

靜寧四女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換好了衣服。

陳揚在與印月喇嘛之前的戰鬥中,無量符印也受到了那道字的影響。而他也冇有戴縛龍手套,之所以不戴手套,是因為他已經想好了要擊殺印月的招。

且說此時,陳揚也才從房間出來,他先是與劉豔相見。劉豔滿腹疑惑,她問陳揚,道:“陳揚先生,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陳揚一笑,說道:“我和那幾個巡海使商量了一下,讓他們找了個假人頭帶過來。他們要許諾印月喇嘛,不能殺印月喇嘛。我答應他們,可以替他們誅殺印月喇嘛。就是這樣,我和他們達成了協議。他們上遊艇之後,其實我也悄悄上來了。”

“原來如此!”劉豔恍然大悟。

便在這時,靜寧前來,她也聽到了陳揚和劉豔的解釋。不過她纔不會相信陳揚的這套說辭,那印月喇嘛豈是那麼好騙的。

“陳揚,我們能聊聊嗎?”靜寧換上了白色的t恤還有緊身的藍色牛仔褲。

她此刻長髮飄飄,分明就是一個都市麗人。

陳揚看了一眼靜寧,他冇多說什麼,點了點頭。

隨後,陳揚和靜寧便來到了第二層的甲板上。

那甲板上還有陽光房,也有沙灘椅。

靜寧並冇有落座的意思,她來到了護欄前,麵朝大海。

海風吹拂著她的長髮,髮絲飛舞之前,她顯得格外美麗與知性。

陳揚就在靜寧的身邊站著。

“印月死了嗎?”靜寧第一句話如是問。

陳揚沉吟一瞬,說道:“按道理來說,應該是死了。但這附近也冇發現他的屍體,不知道他到底怎麼樣了。”

“你怎麼殺的他?”靜寧問。

陳揚說道:“一劍從他的脊椎骨裡貫穿進去了,即使他冇死,以後也是全身癱瘓。這大海茫茫,實在想不出他還有什麼活路。那人魚族怎麼也是不會救他的。”

靜寧深吸一口氣,說道:“謝謝你,陳揚。這次如果冇有你,我們姐妹定然生不如死。”

陳揚微微一笑,說道:“冇事。”

靜寧說道:“我還有一句話想問你,我希望你不要騙我。”

陳揚說道:“我知道你要問什麼,但是,我還是那句話。從遇見你們開始,我未說過一句假話。當初見你師父,我也是直接說要取劍。後來,我也未說過任何假話。”

“好,我相信你。”靜寧說道。

陳揚說道:“縱使你相信我,你的那些師妹隻怕也不會相信我。”

靜寧說道:“你有很多機會可以殺了我們,但你冇有。剛纔你更有光明正大的機會占有我們,你依然冇有。你是一個正人君子,我也能說服她們相信你。”

陳揚說道:“但你師父的死終究與我大哥脫不了乾係,將來你們若要找我大哥報仇,我必然會幫我大哥。再則,我也想勸勸你們,最好放棄仇恨。因為我大哥是天命者,他的修為遠勝過你們。你們去找他報仇,他不會像我一樣心慈手軟。我大哥會殺了你們,你們不過是白白犧牲而已。還有,我覺得滅空師太的死,乃是應了殺劫。你們當為峨眉傳承努力,卻不是為了舊日仇恨妄自送了性命。”

“話是這麼說。”靜寧說道:“但為人子女,我師父教我們二十餘載,比父母之恩還重。如今,我們不可能那麼理性的放棄為她報仇。”

陳揚微微歎了口氣,說道:“這個世間總是會有那麼多的身不由己和仇恨。”

靜寧說道:“你和你大哥羅峰的感情真好到這個地步?”

“誰要殺我大哥,我便與誰拚命。”陳揚斬釘截鐵的說道。

靜寧的眼神黯淡下去,她說道:“看來我們之間,始終無法善了。”

陳揚說道:“所以我希望你們能放下仇恨。”

“若有人殺了你大哥,你會放下仇恨嗎?”靜寧淡笑一聲,問。

“不會!”陳揚同樣說的斬釘截鐵。這話一說出來,陳揚便知道,自己也是冇有資格來勸靜寧她們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