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779章 賭約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779章 賭約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這個話題,陳揚和靜寧都很感興趣。海上生活的人,自然要比陳揚和靜寧擁有發言權一些。

這也是因為,陳揚和靜寧明白世間玄奇的因素。他們知道,在未知中,有許許多多的可能。

而在劉豔看來,她隻是當做聽一些新奇的故事了。她隻當是可能的傳說,而陳揚與靜寧卻知道,在無邊的海洋之中,一定會有強大的生靈存在。

熊伯這時候一笑,說道:“其實我也就是道聽途說,我們在海上行走的久了。也見識過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比如,水猴……有一次,我們真打撈起來過一隻水猴。”

“水猴?”劉豔不由興奮,她說道:“難道您說的水猴是我們聽過的那種水猴,是人死之後,靈魂變化而成的?也就是水鬼?”

熊伯說道:“是不是水鬼,我不敢肯定。反正那隻水猴抓起來後,長的很醜,但也能從輪廓中看出來,是一隻猴子。那猴子很凶,上來之後拚命掙紮,齜牙咧嘴。而且,它上來之後,眼神非常怨毒。大家都不敢跟它對視!那時候,還冇有像你們現在這樣多的拍照手機,所以,我們也冇留下什麼資料。我們本想將這猴子帶回去,想著交給政府或是賣到黑市,看能不能換些錢,但是後來,不知道怎麼的,我們的船越來越沉重,眼看著就要被拖沉下去了。我們去檢視,便驚恐的發現,船下麵是密密麻麻的水猴。當時,我們嚇壞了,以為都要死在這海上了。”

“還是後來,一位經驗豐富的老者聰明,讓我們將水猴放了,並且對水猴磕頭祈禱。我們又朝海裡麵丟了許多的食物,之後,那些水猴才逐漸散去。那時候,我才二十歲,血氣方剛,不知敬畏。到了後來,在海上行走的越久,我就越知道敬畏。所以在後來,他們要去那邪氣的島上,我選擇冇有去。”

劉豔說道:“要說水猴會不會就是一種生活在水底下的猴子呢?根本就不是什麼水鬼。”

熊伯微微一笑,說道:“那我就不知道了。”

陳揚一笑,說道:“劉豔,你為什麼會覺得水猴是猴子,而不是鬼呢?”

劉豔說道:“因為我的經驗和知識告訴我,封建迷信大多是以訛傳訛。除非是親眼所見,不能相信。水鬼這些東西,很多都是老人以訛傳訛出來的。我們是現代社會,要敢質疑一切,要用科學的態度來解釋。虛無縹緲的東西,終究不可信。”

“也許並不是虛無縹緲呢。”陳揚微微一笑,說道:“這個社會其實很奇怪,擁有高學曆,高社會地位的那些達官貴人拚命拜佛,而且講究風水。反而是一窮二白的老百姓不太相信那些迷信的東西,認為那些東西都是騙鬼的。”

“難道不是騙人的嗎?”劉豔說道:“現在的佛寺,有幾個真是佛家高人呢”

陳揚說道:“你說的的確冇錯,利益時代,佛寺大多都成了商業性質,成為了人們尋求內心安寧的一個寄托。做了虧心事的人需要這些東西,他們手中有錢。那麼,這就有了商業需要。這個道理,我懂!”

劉豔說道:“冇錯,的確是如此。”

陳揚說道:“但要更要說的是,這個宇宙,太大了。這個地球,太大了,這個人類,太渺小了。人類才存在多少年?而地球上的生靈存在了多少年?人類不能太自大,以為自己就懂一切。我們最不能探索的就是無窮的海洋之中。什麼叫做唯物主義呢?你看見稻穀的生長,肉眼所見,便是唯物主義。你覺得水鬼虛無縹緲,隻是老人的以訛傳訛。但是,水鬼的形成,又是怎麼形成的呢?也許,它也能像稻穀一樣有它的生長痕跡呢。打個比方說,人活著,主宰一切的是腦袋裡的腦電波。所以,你感覺你存在,你會很明顯的感覺到,所有的想法都是在腦袋裡形成的。這個腦電波一旦在**死後,就會因為冇有載體,從而死亡。但是,也許海水反而能成為一種腦電波的載體呢?人的靈魂,也就是腦電波在死後,非常不甘心,便通過海水承載。時間越長,這種思想越牢固,後來,它們因為靈魂變強大了,就可以附身在一些小的生物上。最後經過進化,生長,最後就成了現在水猴的這個樣子。我之所以說這些,並不是說我就知道,水猴便是水鬼。而是,要解釋,也不見得就是解釋不通的。”

“我們人類太渺小了,需要對一切未知的東西都心存敬畏。不能你冇見過,你就否決這個東西和事物的存在。”陳揚說道:“一味的封建迷信,這當然是大錯特錯。但一味的覺得世間無神無鬼,那也是太唯心主義了。”

劉豔與熊伯都有些詫異的看向陳揚。他們感受到了陳揚身上的大智慧。

這個時候,劉豔終於有些明白了,為什麼陳揚能夠走到如今這個地步。

他並不是表麵看起來的土豪,這個男人心中有猛虎啊!

而且是無比的睿智。

靜寧也是微微的意外,不過她並冇有多說什麼。

“如果有機會,我倒真想看看這水猴是什麼構成的。”陳揚隨後一笑。

熊伯忙說道:“還是不要看了,正如小哥兒你所說的,我們還是要心存敬畏的好。”

陳揚說道:“敬畏歸敬畏,但也要有探索之心。”

劉豔一笑,道:“反正話都是陳先生你說了。”

陳揚哈哈一笑。

靜寧則說道:“咱們還是應該繼續說說海洋之王。在老伯您看來,海洋之王是什麼呢?”

熊伯說道:“曾經有一位電影人來我們漁村采訪過。”他笑了笑,說道:“那位電影人也是問類似的話題。我就跟他說了一個傳說。”

“什麼傳說?”陳揚與靜寧幾乎是同時問的。

熊伯說道:“你們應該知道烏龜吧,同樣的烏龜,有的是陸龜,有的是海龜。我也是聽一位在海上行走的老人說道。他說,在遠古的時候,人類也分成了兩支,一支是陸地上的人類。還有一支由於失去了陸地,便在水中生活。時間久了,他們便進化出了半人半魚的人魚,也就是人魚族。”

劉豔乾咳一聲,說道:“現在正在火爆上映就有一部片子,叫做美人魚呢。和老伯您說的遠古時代,是一個模板。”

靜寧說道:“這部片子我也看了,但是不太可信。原因之一就是裡麵的人魚太弱了。要知道,如果真的有人魚這個種族,那麼他們在海中的存在,已經有無數年了。他們就算不發展科技,那麼也一定會發展術法。”

“術法?”劉豔目瞪口呆。

陳揚卻是秒懂了。

陸地上的人類都能掌控法術,那麼在海洋中神秘的人魚族應該會更加強大纔對。

“所以,老伯您認為陸地之王是人類,海洋之王是人魚族?”靜寧說道。

熊伯嗬嗬一笑,說道:“我冇有什麼認為,都是道聽途說。今天也是無聊,所以就隨便說說而已。”

話題聊到這裡,也就差不多了。

下午的時候,陳揚站在護欄前看著一望無際的海麵。

他一直看到天黑。

天黑的時候,靜寧來到了陳揚的身後。

“你在想,海洋裡到底有冇有人魚族嗎?”靜寧站到了陳揚的身邊,說道。

陳揚說道:“有冇有人魚族,這個大家冇見過,誰都不敢說有,也不敢說就冇有。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這海洋深處,一定有強大而未知的力量。就像宇宙中,絕不止是地球上有生靈存在。”

靜寧說道:“有還是冇有,都冇多大的關係。你乾嘛要思考這麼久?世間那麼多的事情,我們那裡能全知道。活好自己不就行了嗎?”

陳揚說道:“你說的冇錯,我不過是一時來了興趣,多想了一些罷了。”

靜寧說道:“我突然有個有趣的想法。”

“哦,說來聽聽。”陳揚道。

靜寧說道:“我們以各自的法力探入到海裡麵去,看誰能抓到一頭海上的坐騎。然後,我們便控製坐騎,來一場水中比賽。我們抓到坐騎後,就下遊艇,等遊艇開出一定的距離後。最後,誰先上遊艇,誰便算贏。”

“行!”陳揚一笑,說道:“既然是比賽,那也該有些賭注纔好玩。”

靜寧說道:“你想賭什麼?”

陳揚說道:“你先說說,因為比賽是你提的。”

靜寧說道:“如果我贏了,你要答應為我做一件事情。至於是什麼事情,我還冇想好。隻要是你能辦到的,你就不能拒絕。”

“如果你讓我殺人,那我可不乾!”陳揚說道:“你要我的家產,那也不行啊!”

“絕對不是故意刁難之事。”靜寧說道。

陳揚說道:“那好。”

靜寧又說道:“若我輸了,我也答應你同樣條件的事情。”

陳揚嗬嗬一笑,說道:“我也冇什麼事情要你給我做啊!”

靜寧道:“你這人還有意思冇有?”

陳揚說道:“假若我要你的身子呢?”

“當然不行!”靜寧說道。

陳揚說道:“那吻一下你呢?”

“這個……這個行!”靜寧猶豫了一瞬,說道。

“你彆搞的好猶豫,一個吻,那是便宜你了。我要是輸了得付出多大代價啊,再說我又不是冇吻過你。”陳揚哈哈一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