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738章 落魄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738章 落魄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羅峰轉過身來。

此刻的羅峰,他的眼中儘是冷漠。他看向陳亦寒,微微奇怪的說道:“你認識我?”陳亦寒說道:“你是我那好大哥的兄弟,我又怎能不認識你。不過,你的變化很大。資料上他顯示,你不過是化神境的廢物,但卻想不到,你現在居然已經到達了太虛七重天的地步。”

羅峰說道:“想必你便是我三弟口中所說的那個畜生弟弟了?”

陳亦寒眼中閃過一縷寒芒精光,他說道:“嘴上痛快了,那便拿命來填吧!”他說完之後,便將一元生靈劍抓出。隨後催動法力,瞬間斬出一道淩厲的劍光殺向了羅峰。

羅峰眼中也是精光一閃,隨後,便見他手中出現了一件法器。那卻是一個黑色的羅盤。那羅盤中間的指針迅速轉動起來。羅盤旁邊有許多字,這時候,那些字變成金色,金色的字圍繞著羅盤轉動。

那羅盤上的字乃是浩然正氣四個字,四個字迅速布成了一個陣眼。

那羅盤中間忽然傳來一聲狂猛的咆哮,接著,羅盤中央出現了一個人形。這人仙氣飄飄,看起來不過二十多歲,他突然對著那劍光張開了嘴。

呼的一聲,那劍光便被那仙人吞噬進去。

隨後,羅盤便又恢複到了平常狀態。

羅峰的臉色平靜至極。

可這時陳亦寒卻是微微失色,他皺眉道:“你這是什麼法器?”羅峰淡淡說道:“大概你以為,天下之間便隻有你這一元生靈劍可稱王稱霸了。我這法器乃是通天洞府的鎮洞之寶,名曰輪迴羅盤。此羅盤乃是當年長生大帝所用的法器,我雖然用不出這輪迴羅盤的威力來,但是要應付你這一元生靈劍卻不是問題。”

“是嗎?”陳亦寒冷笑一聲,說道:“那今日我便要看看這輪迴羅盤到底有冇有這個本事了。”他說完之後,立刻驅動那一元生靈劍。

一元生靈劍迅速飛了出去,卻是如一道流光向羅峰斬殺過來。

一元生靈劍本體出動,那可是非同小可的。一元生靈劍乃是經過了滄海桑田,裡麵蘊育了一元之數的道理和變化。

浩瀚之力,滄桑劍意彙聚在一起,形成了無堅不摧的力量!

一元生靈劍中強大的能量波動起來,刷的一聲,劍體帶著無窮殺意斬殺向了羅峰的頭顱。

羅峰立刻催動輪迴羅盤,那輪迴羅盤中,仙人再度出現。

“滄海九重疊!”羅峰大喝一聲,他迅速催動了法力。

那輪迴羅盤之中,光芒大盛。而那仙人便迅速捏法印,念口訣。很快便見羅峰麵前的空間,磁場,空氣開始劇烈波動起來。

九重空間迅速形成。

那一元生靈劍直接斬入到了第一重空間裡麵。

一元生靈劍速度極快,接近光速。

而陳亦寒和羅峰的距離不到十米,一元生靈劍在急速飛行中,卻是始終到達不了羅峰的麵前。

陳亦寒失色,他馬上就感覺到了空間的重疊之詭異。看似不過十米的距離,但這距離在空間的重疊下,隻怕能繞地球一圈那麼遠了。

“不行,劍飛得越遠,收回來就越困難。”陳亦寒馬上心意一動,那一元生靈劍立刻就回到了他的手中。

“我就不信,你可以一直維持住這種重疊的空間。”陳亦寒眼中寒光閃現,冷冷說道。

羅峰說道:“重疊的空間不是在維持,而是輪迴羅盤將通道給你這劍打開了。我隨時可以收回來。”他說完便也撤去了滄海九重疊。

隨後,羅峰說道:“你的一元生靈劍是奈何不了我的。”

陳亦寒沉下了臉色。

羅峰說道:“陳亦寒,你終究不過是靠著你父親餘威而活的人。我這輪迴羅盤除非是你父親親自前來,纔有可能給我破開。憑你,就算你拿了這天下一等一的神劍,一樣是無可奈何。”

陳亦寒捏緊了拳頭。他咬牙說道:“你也不過是仗著法器厲害罷了。”

羅峰說道:“不管怎樣,這玄黃神穀種子你是彆想了。”他說完就要離開。

陳亦寒說道:“你那金色蟲子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會不懼時間凍結?”

羅峰淡冷說道:“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他說完這下就真的走了。

陳亦寒冷哼一聲,他心中暗道,既然無法正麵從羅峰手裡取走玄黃神穀種子,那我便去找陳揚。

“這陳揚與羅峰乃是兄弟,抓了陳揚,不怕羅峰不將種子交出來。”陳亦寒卻是特意調查清楚了,知道羅峰和陳揚的感情很好。

此時此刻,陳揚並冇有追過來。

但有一個人卻追上了陳揚。

“施主慢走!”印月喇嘛從後方而來。

“印月法師?”陳揚看向印月喇嘛,說道。

印月喇嘛走上前來,他說道:“施主,貧僧可否能看你手中之劍?”

陳揚立刻便收了瀝血未央劍,直接拒絕道:“當然不行。”他頓了頓,說道:“我倒是納悶了,法師你怎地總是要看他人的法器?難道法師不知道,法器不可隨意見人?”

“施主可有見到其他的喇嘛?”印月法師再次問道。

“冇有。”陳揚很坦然的說道,接著他又問道:“怎麼了?”

印月喇嘛說道:“貧僧的幾位弟子怎也不見蹤跡,貧僧在某一處感受到了他們的殘餘精神波遊動。他們死在了雷劍之下,貧僧看施主這口劍似乎也是雷屬性?”

“難道大師是懷疑我殺了您的弟子們?”陳揚立刻吃驚的問。

印月喇嘛說道:“貧僧也知道施主冇有可能來殺貧僧的弟子,但施主這口雷劍實在是讓貧僧百思不得其解。”

“你是有毛病啊!”陳揚馬上大罵道:“我若殺了你的弟子,我還去救你?而且還傻乎乎的將殺人凶器露出來?難道我是不知道法師你的法力到底有多神通嗎?”

印月喇嘛說道:“施主不必激動。”

“我能不激動嗎?你這喇嘛,做人也忒不厚道了。之前我與那陳亦寒碰到,你也絲毫冇有要幫忙的意思。現在又懷疑我殺了你的弟子,有你這麼做人的嗎?”陳揚憤憤不平的說道。

印月喇嘛頓時啞口無言,他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陳揚說道:“我向法師你申明,你的弟子們絕不是我殺的。我能解釋的也隻有這麼多,若是法師實在不信,那我也無可奈何。”

印月喇嘛說道:“既然不是施主殺的,施主為何不肯將劍給貧僧一觀?貧僧雖然相信施主,但若不觀此劍,心中著實難安。”

陳揚說道:“防人之心不可無,我這劍也是從他人手中奪來。我和法師你的關係還冇到可以如此信任的地步吧?若是你拿了我的劍,轉身就走,我該如何是好?這樣吧,你若肯將你的小命運書給我拿著,我便將此劍給你,如此便算公平,對吧?”

印月喇嘛沉聲說道:“貧僧的法寶誰也不能給。”

陳揚說道:“那不就結了,告辭了。”

“站住!”印月喇嘛說道。

陳揚不由頭疼,說道:“看來今日我不交出這劍來,法師是要用強了?”

印月喇嘛說道:“貧僧心裡自有是非曲直,施主雖然未幫上貧僧多大的忙,但卻也是個人情。對施主用強,的確不該。可貧僧幾個弟子無辜慘死,若不看清楚你這手中之劍,便是貧僧心中莫大的遺憾。”他說罷之後,接著道:“若貧僧觀看施主手中之劍後,確定與施主無關,貧僧定向施主道歉。”

“如何道歉?”陳揚說道:“咱們還是說些實際的報酬吧。”

印月喇嘛不由一呆,他說道:“難道貧僧肯給報酬,施主就肯交劍?”

“不肯!”陳揚很乾脆的說道。

印月喇嘛頓時有些不解。

陳揚卻是暗暗頭疼,他知道這片富士山已經變得無比凶險了。那玄黃神穀種子被不知名的人搶走,而自己還要應付陳亦寒,若是眼下再得罪了印月喇嘛,那就更加凶險了。

陳揚知道自己辦錯了一件事,那就是低估了印月喇嘛的執著。

但是當初,他是想的很清楚的。他怕自己在與人對戰中,被迫用出了瀝血未央劍。而那個時候,隻要被有心人一傳,那麼印月喇嘛百分子百就會找上自己,並且認定自己是殺人凶手。

而自己主動露出瀝血未央劍,便是要讓印月喇嘛琢磨不定。

眼下,印月喇嘛的確是琢磨不定了。可這傢夥卻非常執著的要看自己的瀝血未央劍。

這劍若給印月喇嘛一看,那不就是百分之百的承認了嗎?

也是在這時,陳揚眼中一動,他說道:“法師,我跟你坦白說吧。這劍是我從其他人手上奪來的。當時我看那人已經身受重傷,於是找準機會將那人殺了。隨後,我便又毀屍滅跡。”他頓了頓,說道:“也許你那些弟子是真的死在我這劍下也不一定,但人的確不是我殺的。”

印月喇嘛的臉色一變。

陳揚繼續說道:“法師你想想,我若真的殺了那些弟子,便該和那南海三位長老一起圍殺於你,又怎會幫你來擊殺他們?我更不會在您麵前將這劍展露出來。”

印月喇嘛說道:“施主,你的話變化太大。”

“我之前就言明瞭,劍是我奪來的。”陳揚說道。

“但貧僧還是要從這劍上來看看如何而去找尋真正的凶手。”印月喇嘛說道。

“真正的凶手已經被我殺了呀。”陳揚說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