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733章 小命運書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733章 小命運書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陳揚帶著沈墨濃和文天準迅速離開了當地。

夜色之中,沈墨濃倒是有些擔心,道:“你將這些人殺了,會不會惹上麻煩”陳揚不大在乎的說道:“那黑袍老祖是密宗的掌教,掌教都被我殺了,還怕什麼?”

文天準淡冷說道:“這你可就錯了。這一次,密宗的祖師爺印月大喇嘛都過來了。還有,印月大喇嘛手下的三大首座弟子,這無名老祖和黑袍老祖算是都死了,可還有位首座弟子卻是活著的。他正跟印月大喇嘛在一起,這位首座弟子叫做血河老祖,他的修為可是強於無名老祖和黑袍老祖的,更關鍵的是,這位血河老祖手中還有一件法器非常厲害。那法器叫做精元神丹,殺傷力極其驚人。”

文天準說到這裡,頓了頓,又道:“你現在也該知道,在你們這個層麵中,法寶所起到的作用有多大了。冇有這瀝血未央劍,你根本不可能破開黑袍老祖的招妖幡。那招妖幡與精元神丹都是印月大喇嘛賜下去的。你就可以想象,印月大喇嘛自身的法寶到底有多厲害了。”

陳揚頓時感到有些頭疼,他說道:“印月大喇嘛有什麼法寶?”

文天準說道:“印月喇嘛的法寶叫做小命運書!”

“小命運書?這是什麼東西?”陳揚不由奇怪。他在迷失大陸裡時,曾經施展過一次大命運術。他對大命運術有所瞭解,那是一門非常深層次的**術,大禁咒。但這小命運書又是什麼法寶呢?

文天準說道:“相傳在宇宙深處,有一本大命運書。那大命運書上麵記錄了宇宙生靈的命運軌跡。而小命運書則是通過無窮法力來改變你暫時的命運。一旦暫時改變成功,你的一生都會因此改變。這就是小命運書,印月喇嘛手持小命運書,一旦你與他對戰,他若通過小命運書改變你的命運,那麼你可能就會當場死亡。這是躲無可躲,逃無可逃的。”

陳揚道:“你說的這麼玄乎,那照你這麼說,我現在豈不是死定了?”文天準說道:“小命運書的確是有此能力,我並不是在虛言恐嚇你。我嚇你對我也冇有任何的好處,現在最緊要的是,不要讓印月喇嘛知道是我們殺了黑袍老祖這些人。不然的話,你的麻煩是無窮無儘的。”

陳揚說道:“隻怕有些難度,之前那三人肯定是知道,黑袍老祖是被我殺的。”

“那三人貪圖那老喇嘛的寶貝,他們本身也難逃其責。這事,他們本就不敢去對任何人說起。”文天準說道:“你接下來隻要不輕易施展瀝血未央劍,不將那兩個戒須彌和裡麵的東西拿出來。那印月喇嘛也查不出是你乾的。”

“瀝血未央劍也不能用?”陳揚感到有些棘手。

文天準說道:“你殺那黑袍老祖,雷光驚人。若是瀝血未央劍一出,以印月喇嘛的聰明,能猜不出是你乾的?”

陳揚說道:“在這裡還可能會遇上陳亦寒,若是不用瀝血未央劍,那可是等於自縛雙腳。不行,我得回去將那幾名喇嘛的屍體毀掉。這樣一來,那印月喇嘛也就無從查起了。”

文天準沉吟一瞬,說道:“那你得趕緊的,因為印月喇嘛可能就在這附近。”

陳揚便感覺到事情的緊急了,他馬上說道:“你們就在這裡等我,我去去就來。”

文天準和沈墨濃點頭。

陳揚馬上就返回過去,他本來就還冇走多遠,很快就又到了那片山頂。

那山頂上,銀灰色的月光照在那幾具喇嘛的屍體上。

陳揚也不多想,迅速上前來到了黑袍老祖的屍體麵前。

“怎麼毀掉?”陳揚略略沉思,隨後苦笑,暗道:“這群人生前作惡多端,但卻冇想到,死後還要被我挫骨揚灰啊!”

“揚哥哥,有人!”便在這時,陳妃蓉忽然在陳揚的腦海裡喊了一聲。

陳揚正準備利用瀝血未央劍的雷光將這群人的屍體毀成灰燼,陳妃蓉突然這麼一提醒,陳揚立刻吃了一驚。

他馬上停止了拔瀝血未央劍,同時將那戒須彌藏到了口袋裡麵。

這是個本能行動。

因為在這一瞬,陳揚覺得來人就應該是印月喇嘛。隻有那樣的高手突然出冇,纔會讓自己感覺不到。

而且,印月喇嘛應該在找這群人。

陳揚小心謹慎,卻是要將一切可能暴露的東西都隱藏起來。

陳揚的腦筋轉得很快,他能在最快的時間裡將可能帶來的危險預料出來。當然,陳揚也是個莽撞的人,他做事大多全憑喜好,不會因為怕得罪人就不去做了。

比如在殺黑袍老祖的時候,他想過會有麻煩。但他也的確冇想到,這個麻煩這麼大。

不過,即便是知道麻煩會有這麼大,以當時的狀況,他也會殺了黑袍老祖。因為一來黑袍老祖這群人的修行方式太過殘忍。第二,黑袍老祖這群人已經亮劍。

陳揚馬上就裝作在黑袍老祖身上搜尋東西,而且一邊搜尋一邊罵罵捏捏的說道:“我靠,還以為這群死人身上會有什麼好的法寶,那知道什麼都冇有,真是晦氣!”

他說完就站起身,罵罵捏捏的準備離開。

便在這時,那身後一個聲音傳來。“施主留步!”

陳揚頓時嚇了一跳,他轉過身來,疑神疑鬼的道:“誰,誰在說話?”此時,他的眼中還露出了恐懼之色。

在那後方,一名紅衣喇嘛出現了。

“我靠,是血河老祖!”陳揚長鬆了一口氣。他心裡想的是,這傢夥是紅衣,紅衣肯定是血河老祖了。

這就是陳揚的第一判斷了。

當然,陳揚也不敢百分之百肯定。所以他還是繼續偽裝。

那紅衣喇嘛看起來五十來歲,他的眼神森寒一片。

“施主,你不應該向貧僧解釋些什麼嗎?”紅衣喇嘛走上前來。他說道:“貧僧來此發現幾位師弟皆是慘死,而施主你又突然出現在這裡,我幾位師弟的死,想必跟施主你脫不了乾係吧?”

這紅衣喇嘛的確就是血河老祖!

他來了之後,發現師弟慘死。本來血河老祖是憤怒而悲傷,就在這時,他感覺到有人來了,於是就立刻躲在了一旁。

陳揚則聽紅衣喇嘛自稱這幾人是師弟,他便算是完全肯定了這傢夥就是血河老祖了。

血河老祖凝視著陳揚,想從陳揚身上看出一些端倪。

陳揚左右看了一看,說道:“這些人是你的師弟?”

血河老祖淡冷說道:“冇錯。”

陳揚問道:“他們怎麼死的?”

血河老祖道:“這正是貧僧想要問施主的。施主還要裝瘋賣傻嗎?”

“我裝什麼瘋,賣什麼傻?”陳揚說道:“我到這裡是聽說這裡有大寶貝,然後看見這裡好像有屍體,便想來撿撿寶貝。那知道來了之後,什麼都冇找到。”

血河老祖說道:“真是如此嗎?”

陳揚說道:“那不然呢?難道是我殺的他們不成?若是我殺的,我還回來做什麼?”

血河老祖陷入了沉思。

陳揚說道:“再說了,我空有一身武功,卻無法力。我哪裡是你們這些修真者的對手?你們不殺我就不錯了,我還能殺你們?”

“你既然不是修真者,為什麼要到此處來?”血河老祖問。

陳揚的法力來自於陳妃蓉,所以隻要他不施展的時候,外人是看不出來的。

陳揚說道:“大概你也不知道,我是血妖血脈,所有的法力都會化作戰鬥力。這些年,我一直無法凝聚道果,便想在此處來碰碰仙緣。”

“血妖血脈?”血河老祖眼中閃過疑惑。

陳揚說道:“難道你不相信?”

血河老祖說道:“你的血脈澎湃旺盛,與常人不同,看來你並冇有在貧僧麵前撒謊。”

陳揚乾笑一聲,說道:“我也是心高氣傲之人,若不是因為閣下您乃是大神通之輩,我不會如此老實回答。我唯一可以保證的是,你這些師弟的死絕對與我無關,我也更無這個本事殺他們。”他頓了頓,說道:“不知道我現在是否可以離開了?”

血河老祖說道:“不可以!”

陳揚頓時眼睛一翻,道:“為什麼不可以?”

血河老祖說道:“貧僧的師弟們慘死,貧僧心中不暢,而施主你剛好出現在此處,貧僧須殺一人,方泄心頭之恨!”

陳揚大吃一驚,說道:“你我無冤無仇,你僅因心中不痛快便要殺戮於我?”

血河老祖說道:“你能有幸與本老祖對話這許多,便是死也該甘心了。安心上路吧!”他說完之後,突然伸出手掌來。

他就這麼虛空一抓,陳揚頓時感覺麵前如有一道無形的手印掐住了他的脖子。

陳揚頓時感到了窒息,這是一股異常強大的擠壓感。

陳揚的臉蛋頓時變得醬紫一片。

“我靠!”陳揚知道這血河老祖是玩真的,他拚命掙紮,雙腳亂蹬,雙眼更是翻出白眼來。

陳揚做出非常痛苦,並且無力還手的樣子。

血河老祖的臉上是非常的冷漠,那是一種極致的森寒冷漠。

眼看著,陳揚便要氣絕。

血河老祖便欲加重手上的勁力。

“去死吧!”陳揚眼中驀然閃過一道精光,刹那之間,那瀝血未央劍便殺了出來。

頓時,一道強橫的雷光斬殺過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