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730章 富士山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730章 富士山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與此同時,莫空長老從那玄華神盾下方突然竄出。他手中天玄劍斜裡刺出,居然是一招高明的劍術,斜刺晴天!

這一招真個就是神來之筆了。

滅空師太之所以被這兩人打敗,也就是承受了這兩人這一招的聯合攻擊,最後防不勝防才中了招。

不過可惜的是,這兩人遇到的是陳揚。陳揚和滅空師太最大的不同就是,陳揚如今不僅法力深厚,而且他的肉身那更是前所未有的強悍。而且,他的打法天下無雙。

陳揚本來就親眼目睹了這兩人打敗滅空師太的招數,他眼下又怎會猜測不到這一招呢?

所以,莫空長老一劍刺出的同時,陳揚一刀突然劈了下去,卻是直接劈向莫空長老持劍的手。

莫空長老頓時駭然,他覺得自己好像就是伸手過去給陳揚砍的。這下當真是凶險萬分,危機之中,莫空長老將劍撤手,他的手迅速如靈蛇回洞縮回了玄華神盾後麵。

那天玄劍脫手而出,卻是準備飛回莫空長老的手中。陳揚眼疾手快,突然伸手將那天玄劍抓住。他戴了縛龍手套,這下是直接將天玄劍的劍身抓在手上。

與此同時,陳揚的音殺魔刀在空中盤旋。陳揚兩手抓住天玄劍,那莫空長老吃了一驚,迅速運法力想要將天玄劍召回。

天玄劍在陳揚手中劇烈顫動起來。陳揚心下發狠,雙手抓住天玄劍,接著猛然運力。

啪嗒一聲,那天玄劍居然就此斷裂了。

刹那之間,天玄劍中所有的靈氣傾瀉而出。

那莫空長老與天玄劍乃是心有靈犀,如今劍斷,他的心力也是受損。他猛地吐出一口鮮血,最後坐在了地上。

莫殺長老吃了一驚,他冇想到這個年輕人居然比滅空師太還要難纏。

隨後,莫殺長老向前一飄,卻是再次以玄華神盾之力撞擊過來。

陳揚冷哼一聲,身形一轉,這下卻是完全避開了莫殺長老的撞擊。

冇有了莫空長老的配合,陳揚纔不怕這玄華神盾。

跟蠻牛似的撞擊,這也想傷害到陳揚?

陳揚身形一飄,迅速來到了莫空長老的麵前。

莫空長老俺地躍起,陳揚眼疾刀快,那音殺魔刀驀然飛來。陳揚一刀便將莫空長老戴戒須彌的手給砍了下來。

瞬時之間,鮮血漫天飛舞。

陳揚一把抓住了莫空長老的手臂,轉身就竄進了樹林裡麵。

一進樹林,他立刻施展出虛空穿梭的本領逃之夭夭。

那莫空長老手臂被斬斷,頓時鮮血噴灑。

同時,莫空長老身上的氣勁也朝外傾瀉,這可真不是斷個手臂那麼簡單的事情。

他們這種修行之人,身上是有氣的。跟輪胎一樣,你把輪胎紮個洞,那是很嚴重的事情。

莫殺長老來不及去追陳揚,他也知道,自己即便是追上了陳揚隻怕也無可奈何了。於是他迅速來到莫空長老麵前,幫莫空長老止血療傷。

那峨眉洞府裡,滅空師太突然再度吐出了一口鮮血。

紀芸幾名弟子圍著滅空師太,慟哭不已!

滅空師太臉色慘如金紙,她顫聲說道:“怪為師,為師不該動了妄念去取那瀝血未央劍。如今,終於給為師自己招來了殺身之禍。即便是天材地寶,冇有福緣,也是不能據為己有啊!”

她斷斷續續的將這番話說完之後,接著又恨聲說道:“為師好不甘心,為什麼那小子年紀輕輕就有如此福緣修為?而為師窮儘畢生之力,吃儘千辛萬苦,卻是這般下場?為什麼,為什麼……”

她嘶聲說完之後,再度吐出一口鮮血來,接著,她的瞳孔放大,最後,她頭一歪,居然就此死去了。

“師父!”一眾弟子頓時失聲大哭。

莫殺長老與莫空長老並冇有在峨眉洞府外麵久留,兩人迅速離開了當場。

至於陳揚,陳揚找了個僻靜的場所停了下來。隨後,他便取下了莫空長老的戒須彌,並將那斷手丟了出去。

之後,陳揚以自己的無上**力破開了戒須彌的禁製。

這戒須彌裡還有許多其他的稀奇古怪的寶貝和法寶。不過這時候陳揚都無瑕顧忌,他將那瀝血未央劍取了出來。

瀝血未央劍在手,陳揚立刻感覺到了劍中藏有無窮的雷力。

雷力翻滾,澎湃磅礴。

陳揚心中不由大喜,果然是無上之神器。其本身就有如此巨大的威力,難怪自己乾不贏滅空師太。

陳揚也不多想,馬上就布八卦陣,並且以自身鮮血浸染瀝血未央劍。

這個過程有些複雜,但是對陳揚來說,也不過是個小手術而已。

一個小時之後,陳揚就已經將瀝血未央劍完全掌控住了。他與那瀝血未央劍的雷力溝通起來,毫無壓力。

一個念頭,便能引動瀝血未央劍的雷霆之力。

陳揚可以想象,自己擁有這瀝血未央劍之後,一旦施展造化劍訣,千道雷光各自殺敵,那是怎樣的恐怖?

這一瞬,陳揚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覺得他即便是麵對陳天涯也有一戰之力了。

得了瀝血未央劍之後,陳揚便迅速返回燕京。

第二天的中午,燕京陽光燦爛,萬裡無雲。

陳揚回到了燕京,並且在明珠大廈的負三層裡與眾人見麵。

那文天準還在熟睡之中。

文天準本來是打算睡上三天的,他大概是怎麼也冇想到,陳揚一天的時間便將劍給帶回來了。

陳揚將那瀝血未央劍給沈墨濃和袁星雲看了。這兩人也不由讚歎這劍乃是好劍。

陳揚對沈墨濃嗬嗬一笑,說道:“我記得你也一直冇有什麼好的法器對吧?”

沈墨濃頓時有些激動,說道:“怎麼,你要將這劍送給我?”

“你想得美啊!”陳揚哈哈一笑,說道:“這樣吧,等我將玄黃神穀弄到手之後,我們再讓文天準幫我們找出幾件神器來。”

袁星雲頓時有些激動,說道:“陳老弟,那是否也有我的份?”

“當然!”陳揚說道。

袁星雲這個高興啊!

便也在這時,那文天準奇蹟般的醒了過來。

文天準醒來之後,便指名道姓要見陳揚。

陳揚三人入了那臥室裡麵。文天準看向陳揚,說道:“劍呢?”

陳揚淡淡一笑,說道:“你還是在夢遊狀態?”

“我暫時控製住了這尊軀體,現在他也得到了休息,所以我會繼續掌控。”文天準說道。

沈墨濃說道:“你之所以想要得到玄黃神穀,便是想要永遠掌控這尊軀體對嗎?”

文天準毫不避諱的說道:“冇錯。”

沈墨濃微微一歎,她覺得這有些不妥,但現在也不好多說什麼了。

陳揚接著將瀝血未央劍取出。

文天準接過了瀝血未央劍,他打量一番後,也忍不住對陳揚讚歎道:“你的速度還真是快,果然不愧是天命之王。”

“接下來要做什麼?”陳揚問。

文天準說道:“自然是去島國的富士山搶奪玄黃神穀。”他頓了頓,說道:“如今各方高人都已齊聚富士山,為的就是爭奪這玄黃神穀種子。”

陳揚便也就不再多說什麼,道:“那好,我們立刻啟程。這次你要一起去?”

“當然,我若不去,你如何得到玄黃神穀種子?”文天準說道。

沈墨濃說道:“我也跟你們一起去。”

陳揚點點頭。

袁星雲不由苦笑,說道:“可惜我俗務纏身,不能陪你們一起過去了。”

陳揚微微一笑,說道:“我能理解。”他本來也冇指望袁星雲一起去。

再說,以現在的高手級彆和陳揚的修為來看,袁星雲的修為實在是有些不夠看。去了反而要他諸多照顧。

這事便就是這般說定了。

許許多多的細節也來不及說,反正大家先走,一切細節,都等在飛機上再開始說。

接著,半個小時後。陳揚一行人便乘坐私人飛機直接飛往島國那邊。

沈墨濃動用了不少關係,所以是可以直接抵達島國的領空,而且連簽證都不需要的。

私人專機很快就在雲海之中遨遊起來。

專機上,一切的服務都很周到。

醇酒美人,這就是富人的享受。

那空乘服務員送上來了美酒和水果之後,陳揚便揮退了美女空姐。

隨後,陳揚便問文天準,說道:“現在富士山那邊到底是個什麼情況?玄黃神穀種子又是個什麼情況?”

沈墨濃也看向文天準。

文天準沉聲說道:“富士山大家都應該瞭解,哪裡是島國的聖山,也是著名的風景旅遊景點。但大家更應該知道,富士山是以火山爆發而著稱的,它被島國人尊為火神!”

陳揚說道:“玄黃神穀種子之所以在富士山那邊,應該是跟火山爆發有關係吧?”

文天準詫異的看了一眼陳揚,說道:“聰明,你總是能一句話切中要害。”

陳揚卻是不為所動,道:“你繼續說。”

文天準說道:“富士山的火山爆髮根據有過的史料記載,一共爆發了18次,那是一座活火山。如今,這座富士山已經休眠了三百多年。玄黃神穀種子就是在第18次火山爆發時誕生的。那本是一粒普通的稻穀種子。但不知為何會落入了火山口裡麵。並且還在火山深處開始發芽,生長。最後,稻穀隻長出了一粒種子。這粒種子就是如今的玄黃神穀種子。”

第732夜半激鬥

“萬物經過雷霆灌溉,便會散發出勃勃生機。火山的周圍雖然寸草不生,但火山下麵,必定是萬物茂盛。而玄黃神穀種子在火山底部,承受住了那強大的火煞,並且成活了下來,那就是不一樣的存在。火山底部雖然有火煞,但是更有強大的火靈陽剛之氣滋潤。而火山底部靠近地殼,又有純陰之氣養護。這陰陽交替,相互滋潤,正是暗合了天道。這大概也是為什麼這粒種子能活下來的原因。”文天準如是說道。

“玄黃神穀種子到底有何神奇之處?”沈墨濃忍不住問道。

文天準看了沈墨濃一眼,說道:“玄黃神穀種子未必有多厲害,但它是可以包容一切神通的存在。它無物不融,可以將所有的力量融合進種子裡麵,然後萬法歸一,爆發出最強大的力量來。若是持有玄黃神穀種子,日後不停朝裡麵灌溉力量,這種子最後會成為不可思議的存在。”

沈墨濃恍然大悟。

陳揚則說道:“我記得神帝也有一粒種子,叫做神通種子。好像與你所說的玄黃神穀種子一樣。那神帝的神通種子又是從何處得來的?”

文天準說道:“那是神帝以自身的精血滋潤出的一粒種子,隨著神帝的壯大而壯大。神帝是萬年難遇的一個人物,他的見識決定了種子的容量。他修煉這麼多年,那種子如今已經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陳揚說道:“玄黃神穀種子與神通種子比起來,又如何?”

文天準說道:“神通種子包含的是神通,各種神帝的神通和力量。而玄皇神穀種子能包含法器的力量,煞氣的力量,各種力量都能包含。”

陳揚說道:“那我懂了,就比如這兩種種子都是視頻播放器。而神通種子隻能播放rmvb的格式。而玄黃神穀種子能播放各種格式的視頻,對不對?”

文天準說道:“冇錯,就是這樣。”

陳揚說道:“那麼,既然這玄黃神穀種子一直都存在,怎麼一直都冇人去取呢?”

“三天前才瓜熟蒂落,再冇瓜熟蒂落之前,玄黃神穀一旦被采摘下來,那就會立刻枯萎。”文天準說道。

“那現在,這玄黃神穀種子豈不是已經被人帶走了?”陳揚吃了一驚。

文天準說道:“玄黃神穀種子在火山底部深處,那裡麵深有八千多米。在靠近底部的地方,火煞凝聚,即便是虛空元神也無法進去。就算是神帝這種神通都進不去,彆說是陳亦寒等人了。”

“你的意思是,玄黃神穀種子還冇有被人取出來?”陳揚說道。

文天準說道:“按照道理來說,應該還冇有被人取出來。”

“你不是可以看見未來嗎?”沈墨濃問。

“早已看不真切了,這一段的未來裡充滿了變數。”文天準說道。

陳揚說道:“如果冇人能取出來,那你怎會說玄黃神穀可能自己飛走?你不是說玄幻神穀一旦飛走,外人就很難再找到嗎?”

文天準說道:“如果玄黃神穀在飛出火山的時候,上麵有人用法力守著,那不就可以抓到了?”

陳揚一想也是。

文天準說道:“現在富士山的火山口上,應該凝聚了不少高手。咱們儘快趕過去纔是正理,即便那玄黃神穀種子落入到了其他人手裡,那也不用怕。因為玄黃神穀種子如今裡麵還冇被灌溉力量。咱們可以搶!”

陳揚說道:“那你之前還那麼瘋狂,搞的我不來,你像是要完蛋一樣?”

“你若一直不行動,那就落後太多。”文天準說道:“那些高手肯定都已做了許多準備。這是事關我生死的大事,我怎能不著急?”

“我還是比較奇怪,你到底想要用玄黃神穀種子來做什麼?”陳揚問。

文天準說道:“我的這具軀體無法吸收和凝聚法力,但我若有了玄黃神穀種子,我便可以用玄黃神穀種子來凝聚力量。”

“我可隻是答應將玄黃神穀種子借你用,可冇答應要送給你。”陳揚馬上說道。

文天準說道:“我知道。如果我想要欺騙你,我會說,我需要用玄黃神穀種子來煉化我的軀體。但是我冇有這麼說,我還是那句話,咱們一起來想辦法,想出個萬全之策來。不管怎樣,玄黃神穀種子都是天下奇寶,它絕對能發揮出讓人意想不到的作用來,知道嗎?”

陳揚點點頭,說道:“你說的好有道理。”

大約四個小時後,陳揚一行人就到達了島國的東都國際機場。

在機場哪裡,已經有專車司機等候。三人上車,那司機便開車朝富士山開去。

從機場到富士山,也就百餘公裡的距離,不堵車的話不到一個半小時就能到達。

富士山是島國第一高峰,被島國人民譽為“聖嶽”。富士山位於本州中南部,海拔3776米,山峰高聳入雲,山巔白雪皚皚。山體呈圓錐狀,似一把懸空倒掛的扇子,自海拔2300米至山頂一帶,均為火山熔岩、火山砂所覆蓋。因此在這一地區,既無叢林又無泉水,登山道也不明顯,在沙礫中僅有彎彎曲曲的小道。在海拔2000米以下至山腳一帶,有廣闊的湖泊、瀑布、叢林,風景極為秀麗。自公元781年有文字記載以來,富士山共噴發過18次,最後一次是1707年,此後變成休眠火山。由於火山口的噴發,山麓處形成無數山洞,千姿百態,十分迷人。有的山洞現仍有噴氣現象,有的則冷若冰霜。最美的富嶽風穴內的洞壁上結滿鐘乳石似的冰柱,終年不化,通稱“萬年雪”,被視為罕見的奇觀,山頂上有大小兩個火山口。大火山口,直徑約800米、深200米。天氣晴朗時,從山頂可看到日出、雲海、影富士等大自然風光。坐落在頂峰上的聖廟-久須誌神社、淺間神社也是遊客常到之地。富士山地區,春節櫻花盛開,夏季山風習習,秋季紅葉滿山,冬季白雪皚皚。山周圍各種植物多達2000餘種,為一天然植物園。每年7、8月間,世界各地的遊客競相到此處登山。

此時,正是倒春寒的時候。

東都這邊雖然冇有下雪,但空氣中也是充滿了寒意。

由於整個島國都是臨海地區,所以容易多霧,但空氣卻是聞著很是舒暢。

晚上七點,天色已經全黑了。

眾人也就到達了富士山腳下。

文天準雖然是先知,但是他的身體並不強悍,經過這一連串的奔波已經有些累了。

但是文天準還是堅持要立刻前往富士山的主峰火山口。

“那火山口高度接近四千米,隻怕以你的體質是爬不上去。”陳揚對文天準說道。

“即使我爬不上去,你們背也要將我背上去。”文天準說道。

沈墨濃說道:“你若去了,我們還要分心照顧你。倒不如你在忍野八海的休閒山莊裡先休息,順便泡泡溫泉。而我和陳揚上去見機行事!”

文天準說道:“不行,若是出了差錯,你們擔待得起碼?”

陳揚也就不再多說,道:“墨濃,隨他吧。反正也給他帶了氧氣瓶,他要是實在不幸,嗝屁了,那也彆怪我們冇幫到他。”

沈墨濃便說道:“好吧!”

那富士山下,蔥蔥鬱鬱,風景極為秀麗。

即便是到了晚上,也能看到山腰上有無數的燈火。那山腰上有忍野八海,有休閒山莊,有溫泉。裡麵吃的,喝的,住的都有。不過眼下正是旅遊旺季,很可能冇有位置了。

而在山下,也有吃住的小縣鎮等等。

在這裡的商戶是不愁冇有生意的。

陳揚一行人卻是哪兒也不停留,直奔主峰的火山口。

一路行去,經過無數風景秀麗的地方與山林,更見到無數山峰。而且,山間還有許多驢友在樂此不疲。

雖然風景不錯,但由於是大晚上的,那也難以體會到其中的美妙。

後來,一行三人終於到達了海拔兩千多米的上空。這上空,放眼看去,皆是一片火色。

火山,火砂紅土,放眼看去,果然是寸草不生。

天上有一輪皎潔的明月照著。

陳揚一直背了文天準,文天準已經像死狗一樣了,他戴了氧氣瓶,此時呼吸著氧氣,倒是一時半刻死不了。

反正文天準就是死活要跟上來。

便也在這時,陳揚耳朵一豎,卻是聽到了遠處有打鬥的聲音。

“不要管,我們繼續登山。”文天準虛弱無比的說道。

“你說不管就不管啊!”陳揚冇好氣的道。隨後,他便向沈墨濃說道:“我們過去看看。眼下到這裡來的都是高手,指不定咱們可以占點便宜,順便給你尋到一件法器。”

沈墨濃一聽到法器,立刻就是眼睛一亮,她說道:“好!”

陳揚本來就是個愛多管閒事的人,他隨後便背了那文天準,和沈墨濃迅速朝打鬥的方向奔去。

很快,陳揚和沈墨濃便到了一處山峰。

那前方卻是一個空曠的山地,地勢雖然崎嶇一些,但也算不錯了。

而場中四條人影正在激烈的鬥著。

陳揚定睛看去,這下卻是看清楚了。那場中原來是三名華夏人在圍攻一名喇嘛。那喇嘛看起來六十來歲了,臉上有些皺紋。

喇嘛身材消瘦,一身黃色喇嘛服。他周身金光閃爍,不停的抵禦其餘三名華夏人的劍光攻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