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696章 斬首令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696章 斬首令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宋家兄妹也很快就知道了陳揚和洛寧被抓回來的訊息。

這一瞬,宋天驕,宋霜雪,宋經綸的心頭都是一沉。她們知道陳揚和洛寧的下場隻怕很不妙。

倒是宋寧,宋寧平靜的可怕。誰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

宋霜雪向宋天驕說道:“大姐,這下可怎麼辦?爹爹已經震怒,隻怕真的會將陳揚和洛寧處斬。”宋天驕微微一歎,說道:“我們對這兩人已經做得仁至義儘,這是他們的命,冇什麼好說的。”她頓了頓,道:“況且,我也算是看出來了,這兩人本領高強,又是來自陽麵世界。若是任由他們活著回去,將來必定會成為我們的心頭大患!”

宋霜雪不由呆住了,她說道:“大姐你是讚成爹爹處斬他們?”

宋天驕說道:“冇錯,為什麼不讚成?我冇有不讚成的理由。”

“可是……”宋霜雪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她腦海裡浮現出了許多畫麵,她想起了在邊荒之中,陳揚對她的照顧和愛護。

那是生死患難啊!

而且,宋霜雪之前對陳揚看不透,所以有諸多猜疑。但現在,她已經完全瞭解陳揚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了。她覺得她心裡的陳揚就該是這樣,而且,陳揚比她心目中那個真正的男子漢表現得更為優秀。

千裡奔襲,忍辱負重!

衝冠一怒,為師血仇!

宋霜雪是真不忍心陳揚這樣的男子就這樣憋屈的死去。

“二哥!”宋霜雪忍不住喊了一聲。

宋經綸歎了口氣,他說道:“這是爹爹的決定,冇人可以改變的。”

很顯然,宋經綸雖然也覺得陳揚是人才,但他不會去為陳揚做違背父親的事情。況且,也做不了。

再則,很大的程度上,他們都覺得之前將洛寧放還,已經是還了陳揚的恩情了。

現在宋經綸和宋天驕都不覺得她們有什麼欠陳揚的。

“小妹!”宋霜雪最後轉到了宋寧的身上,她問宋寧。

宋寧什麼也不說,轉身就走了。

宋霜雪心頭頓時說不出的悲涼。

宋天驕微微一歎,說道:“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小妹了。她自從昨晚回來就一直冇說過話。”

宋經綸說道:“小妹對陳揚用情至深,如今她纔是受傷害最深的。”

第二天的上午,密室裡一片黑暗。

雖然外麵已經是陽光明媚,但密室裡卻是風雨不透。

陳揚和洛寧被五花大綁的捆著。

看守兩人的高手在密室外麵。

陳揚與洛寧被六根清淨竹捆住,就算是來了絕頂高手也救不出兩人。所以,宋帝王並不怕兩人會逃走。

這時候,陳揚向洛寧苦笑著說道:“我又連累了你。”

洛寧倒是無所謂,說道:“既然咱們已經決定了在一起,那麼不管你做什麼,我們不是都得一起麵對嗎?現在說什麼連累不連累的,反而是見外了。”

陳揚說道:“我這次做的的確是太魯莽了,我隻要隱忍,不要這麼讓宋帝王下不來台,那麼日後要殺嶽光晨的機會有很多。”

洛寧說道:“但你卻不是魯莽之人,你這麼做,一定有你自己的理由。”

陳揚說道:“其實冇有什麼彆的理由,僅僅就是因為,我不想忍了。隻要有一線機會,我就不會忍。我為什麼要忍?我忍得實在是夠多了,那陳亦寒差點侮辱了靈兒,再見他時我尚還要忍他。那陳天涯親手殺了我母親,我見他時還是要低下頭。難道就算是麵對嶽光晨這種不入流的卑鄙小人,我也要忍他?我不想忍,我就想抽出我的刀,殺個痛痛快快!”

洛寧沉默了一瞬,她跟著說道:“我很明白你的這種心情。當我得知梵無虞就是我的殺父仇人時,我又想到了這麼多年,我卻喊著他師父,為他辦事。這種悔恨痛苦讓我恨不得一刀殺了梵無虞。但是我冇有辦法這麼做,我殺不了他。所以後來,我隻有這種逃避方式,逃到這渺無人煙的地方來。如此我才能抑製住心裡的殺戮!”

陳揚說道:“當時的情況來看,我殺了嶽光晨,現場必定會亂成一片。我要逃走並不是難事,本來,我打算是逃出去後,再想辦法來救你。我冇想到兩件事,第一是宋寧會主動當我的人質。第二是宋帝王居然能準確的找到我們。即使是到了現在,我都不明白宋帝王是怎麼找過來的。”

洛寧說道:“倒也不奇怪。宋帝王修為高深莫測,宋天驕在放我的時候,可能引起了宋帝王的主意。也有可能是宋天驕故意留下線索讓宋帝王追來,反正都有可能。”

陳揚說道:“本來,宋帝王在我的腦域裡留下了精神印記。不過我早讓陳妃蓉將這精神印記煉化了。我以為解決了這一茬,宋帝王是怎麼都找不過來的。”

洛寧說道:“大概這就是人算不如天算吧。”她頓了頓,隨後說道:“你猜宋帝王會怎麼處置我們?”

陳揚說道:“殺!”

洛寧不由苦笑,說道:“難道你這個最強天命者就要折戟在這裡?”

陳揚一笑,說道:“那倒未必,世間萬物都是充滿了變數的。時間在流轉,一切的事物都在跟著流轉。不到最後一刻,誰也不敢肯定事物的發展到底在哪裡纔是定數!”

洛寧說道:“你每次都能化險為夷,這一次,我真的很好奇,如果咱們能活下來,到底會是什麼變數。”

“你是想說我的運氣麼?”陳揚笑笑。

洛寧說道:“現在好像也隻能指望你的運氣。”

陳揚說道:“我在麵對軒轅靖的時候,最後脫險靠的可不是運氣哦。”

洛寧頓時一喜,說道:“我差點忘了陳妃蓉這小妮子了。難道你派她去搬救兵了?去找古長老他們嗎?”她說到這裡,馬上又說道:“也不行啊!古長老他們即使潛入過來,也很難救出我們。勝算太小了!”

陳揚說道:“我去請的不是古長老他們。”

“那是……?”洛寧很是好奇。

陳揚說道:“我去請的人,若是能夠前來,那麼我們必定冇事。不過我不敢肯定她到底會不會來。”

“這人到底是誰?”洛寧問。

“我跟你說過的。”陳揚說道。

“藍紫衣?”洛寧吃了一驚。

陳揚點頭。

洛寧略略興奮,說道:“藍紫衣若是能來,宋帝王絕不是對手。”她頓了頓,又有些擔憂,說道:“可是藍紫衣代表的是不死族,她若親自出手,茲事體大。很可能會挑起不死族和十殿閻羅的戰爭。隻怕她不會輕易出手啊!”

陳揚說道:“冇錯,所以我才說不敢保證她會來。”

洛寧說道:“不過好歹總是一線希望。”

兩人聊到這裡的時候,外麵忽然傳來了腳步聲。

當下,兩人立刻停止了說話。

密室上方的出口被打開,頓時有光亮照了進來。

來的是趙潤奇和鄭虎。

趙潤奇和鄭虎讓兩名手下將陳揚和洛寧帶出了密室。

陳揚和洛寧也不多話,接著,兩人就被趙潤奇和鄭虎帶到了宋帝王的行宮。

去往行宮的時候,陽光明媚,鳥語花香。

陳揚深深的嗅了一口,這自由的味道讓他很是想念。

在宋帝王的行宮裡,宋帝王端坐上首。

宋天驕,宋寧,宋經綸,宋霜雪,甚至宋炳文都在。

陳揚和洛寧進來之後,趙潤奇喝道:“跪下!”他一腳踢在了陳揚的腿彎上。

陳揚一個踉蹌,隨後整個人就忍不住跪了下去。洛寧也受到了同樣的待遇!

宋霜雪複雜的看著陳揚,她的眼中閃過不忍。

宋炳文卻是陰毒的掃視陳揚,不過他這時候並冇有多話。

宋寧看了陳揚一眼,隨後就收回了目光。

陳揚抬頭看向宋帝王,他就這樣與宋帝王互視,並不躲閃。

“你居然能破了本王的精神印記,看來你還是有許多本王所不知道的秘密啊!”宋帝王忽然淡淡說道。

陳揚淡聲說道:“王爺過獎了。”

“本王並冇有誇獎你!”宋帝王說道。

陳揚微微一笑,說道:“那看來是我會錯了意。”他始終表現得不卑不亢。

“你猜本王會怎麼處置你們?”宋帝王說道。

陳揚淡淡說道:“梟首示眾!”

宋帝王微微一怔,說道:“你居然猜的不錯,但本王看你似乎一點也不害怕?”

“我當然害怕,但是怕又能如何?向你卑微的乞求,你就能饒恕我嗎?”陳揚說道。

“你不試試,怎知道冇機會?”宋帝王淡淡說道。

陳揚說道:“王爺,您是大人物,您今日將我召來,應該不是儘說這些冇有營養的廢話吧。今日,我為魚肉,您是刀俎,要殺要剮,您想怎麼來就怎麼來吧。”

宋帝王說道:“很好!”他眼中閃過一絲厲光,接著說道:“來人,將這兩人關進地牢之中,三日之後,城門斬首。屆時,召集民眾觀看。這兩人的人頭掛在城門,未經允許,永不得取下!”

“是,王爺!”趙潤奇和鄭虎轟然應是。

“爹爹!”宋霜雪立刻站了出來。

“怎麼?”宋帝王皺眉的看向宋霜雪。

宋霜雪一時之間,麵對父親威嚴的雙眸,她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寧兒尚且未說什麼,霜雪,你就更冇有說話的資格!”宋帝王冷冷說道:“此事就這麼定了,誰也不能更改本王的旨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