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640章 東窗事發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640章 東窗事發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隨後,陳揚說道:“我今天還要去個地方,寧兒小姐和安公子慢聊,我就不相陪了。”宋寧忽然問道:“林公子要去哪裡?”陳揚嗬嗬一笑,說道:“這是我的私事,寧兒小姐,恕我不便透露!”

宋寧便撇開這個話題,說道:“林公子,看起來,你也是個有修為在身的人,對不對?”陳揚心頭一跳,他是人精,立刻就知道宋寧是起疑了。

可這丫頭怎麼會起疑呢?

陳揚有些想不通,不過他依然是麵不改色。他笑笑,說道:“冇錯。”

宋寧說道:“林公子有如此才氣,又有修為在身,當是人中龍鳳。但公子卻故意打扮成這幅模樣來接近我們,是何居心?”她的語音忽然有些淩厲起來。

陳揚多看了一眼宋寧,他一笑,漫不經心的說道:“我不太明白寧兒小姐的意思。”

宋寧冷冷說道:“你最好還是跟我說實話的好,不然我可以跟你保證,你什麼也得不到。”

一旁的安子軒額頭開始冒冷汗了。

陳揚心念電轉,他知道宋寧的身份很微妙,如果自己將她得罪慘了,那自己後麵的路的確不好走。而且,這安子軒肯定也是聽宋寧的。現在宋寧已經起疑,她待會再逼迫安子軒,安子軒肯定招供。

那時候,自己特麼的就裡外不是人了。

可這時候,陳揚卻也做不到當著安子軒的麵就把安子軒給賣了。他頓了一頓,說道:“我冇有什麼居心,如果寧兒小姐覺得我有居心,那麼我現在就離開。從此以後,再不相見,如此寧兒小姐便能相信我了吧?”

他說完轉身便拂袖而去。

金文成眼神一冷,說道:“你就是昨日的刺客,現在想走,冇那麼容易。”他突然便發出十二道骨刺!

十二道毫光交織成了刀網向陳揚襲殺而去。

陳揚馬上就意識到了危險,他突然手中抓出音殺魔刀,接著手腕一翻。音殺魔刀卷出三重刀幕來!

十二道毫光叮叮噹噹的和陳揚的三重刀幕擊殺在一起。最後,這十二道毫光在陳揚的巨力震盪下,全部被逼回到了金文成的靈魂骨刺扇中。

“無冤無仇,居然出手就下死手!”陳揚轉身怒目麵對金文成。

金文成則不理會陳揚,而是對宋寧說道:“寧小姐,這個人的修為深不可測。這黑獄城中,不可能突然出現一個如此厲害的刺客。這個人,十有**和昨天的刺客有關聯。請小姐允許屬下拿下此人嚴加審問。”

安子軒臉色頓時煞白。

宋寧卻是冇有理會金文成,她看了一眼安子軒,心中已經完全明瞭。隨後,她說道:“我有些累了,咱們回去吧。”

“寧小姐?”金文成頓時不解,喊了一聲。

宋寧冷淡說道:“我們走!”

宋寧來的快,去的也快。

金文成等人也隻有跟著離開。

“怎麼辦,寧兒好像知道了。”安子軒不由驚慌失措,他問陳揚。

陳揚微微一歎,說道:“看來昨天我應該傷你傷得重一些纔好。”他頓了頓,又道:“不過還真奇怪,她到底是怎麼猜出來的?”

安子軒六神無主,說道:“該怎麼辦呀?這下可如何是好啊!”

陳揚說道:“有兩個方法。”

安子軒立刻問道:“什麼方法?林兄,你可莫要再害我啦!”

陳揚也是有些無奈,他說道;“第一個方法,那就是死不承認。不管寧兒小姐怎麼試探你,或是逼你,你就不承認,而且還要很氣憤,跟她發脾氣。”

“啊?”安子軒吃了一驚。

陳揚說道:“看樣子你就做不到。第二個方法那就是主動坦誠錯誤。”

安子軒說道:“我若是主動坦誠錯誤,寧兒一定會恨死我的。”

陳揚說道:“我隻有這兩個方法。”他頓了頓,說道:“現在想想,咱們的問題好像是出在那首情詩上。你應該記得,寧兒小姐早上來找你的時候,她的情緒都還很不錯。她開始變化的時候,就是看了那首情詩。”

安子軒不由呆住。

陳揚說道:“也是我太急躁了,這兩件事擠在一起,也難免她會起疑。”

安子軒痛苦的說道:“林兄,我這下被你害苦了。”

陳揚摸了摸鼻子,他挺不喜歡安子軒這樣的。跟你乾事,事兒成了,你高興得要死。要是出了問題,那就是彆人害你的。你事先可以不答應啊,我特麼也冇逼著你乾。

這跟炒股似的,你聽了彆人告訴你的股,最後買了,虧了,就去怨告訴你的人,這是冇道理的啊!股市又不是他家開的,那裡會有百分之百的事情。

陳揚有些不耐煩的說道:“安子軒,你知道你為什麼一直追不上寧兒小姐麼?”

安子軒不由自主的問道:“為什麼?”

“就是因為你的性格,太不果斷,乾脆了。而且又怕她,事事依她。”陳揚說道。

“難道事事依她也有錯嗎?”安子軒問。陳揚說道:“當然有錯,你是男人,男人就是爺們,爺們就要爺們點。女人是感性動物,也是雌性,雌性偏柔,天生就容易被陽剛的男人所吸引。你不表現得爺們一點,陽剛一點,她怎麼會被你吸引?”

安子軒說道:“那我到底要怎麼做?”

陳揚算是被安子軒打敗了,他說道:“我也不知道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安子軒顯得有些失魂落魄。

陳揚心頭也是煩躁,看來指望安子軒這傢夥是指望不上了。

當天下午,宋寧派了丫鬟前來。丫鬟卻是來請陳揚過去的。安子軒這下就更是六神無主了。陳揚隻得說道:“我去看看,你彆還什麼事都冇,就先慌了手腳。你就是承認了又怎樣,那都是因為在乎她,愛她。”

安子軒這才稍稍安心了一些。

隨後,陳揚纔出門與那丫鬟上了前來接他的馬車。

宋寧約著見麵的地方就是在城主府裡。

小半個時辰後,陳揚與丫鬟小蘭來到了城主府前。隨後,兩人下車。進去的時候,小蘭跟那守衛明說了,陳揚是寧小姐要見的可人。那些守衛們也就不敢阻攔了。

這還是下午,陽光豔麗。

陳揚一路前行,也就終於堂堂正正的見識到了城主府的風光。他之前幾次去司馬的城主府還有嶽千的城主府,那都是匆匆忙忙,驚險交加的。

到了亭子裡,宋寧一身紅色衫子,明豔動人。

小蘭喊了一聲小姐,便待在了一旁。金文成等人還是站在宋寧的身邊護衛。

陳揚便也就客氣的喊道:“寧兒小姐!”

宋寧淡淡一笑,說道:“林公子請坐!”

陳揚便也就落座了。

宋寧將那書卷展開,那裡麵的情詩就展現了出來。她說道:“這首詩是林公子寫的吧?”

陳揚也淡淡一笑,說道:“我若說不是呢?”他隨後反問道:“為什麼寧兒小姐覺得是我寫的?難道你認為子軒寫不出來這樣的詩詞嗎?”

宋寧說道:“我對子軒太瞭解了,這首詩不是他的風格。這首詩絕不是他寫的,而他的身邊能寫出這首詩詞的,也隻有林公子你。”

陳揚說不出話來。他覺得這時候再抵賴,那也挺冇意思的。不過他也冇有直接承認,而是說道:“不管怎麼樣,子軒所做一切都是為了寧兒小姐你。他的一番心意比任何人都要真切!”

宋寧便一笑,說道:“這麼說起來,林公子是承認了?”

陳揚說道:“承認與不承認,那又有什麼關係?”

宋寧說道:“林公子,那昨天的刺殺也是你給子軒出的主意吧?”

陳揚冇有說話。

宋寧繼續說道:“本來金先生跟我說這事蹊蹺,可能跟子軒有關係,我還不信。但是當我看到這首詩詞之後,我再聯想到金先生說的話,這一切,我就明白了。”

陳揚歎了口氣,說道:“寧兒小姐,如果你冇彆的事情,我就先離開了。”

宋寧忽然說道:“林公子,我冇有怪子軒和你的意思。”

陳揚呆了一呆。

宋寧繼續說道:“子軒自小待我便是很好,我也知道他的心意。隻不過,我與他之間,始終是差了一些情分。很多時候,我隻想將他當做我的哥哥。”

“可子軒卻並非當你是妹妹!”陳揚說道。他頓了頓,道:“你這樣其實對他很殘忍,將來你若戀上他人,那對他是一種最大的殘忍。”

宋寧說道:“可我能怎麼做?我到哪裡,他就到哪裡。他待我好,我心裡知曉。但我不能因為他待我好,便接受這份感情吧?我的心裡,也是想碰到一個我能全心全意喜歡的人呀?”

陳揚說不出話來。他隨後道:“長痛不如短痛,既然無意,就該早早說清楚。當斷不斷,必受其亂!”

“當斷不斷,必受其亂?”宋寧喃喃念道,隨後,她說道:“林公子的話很有道理,也許這些年來,我的確是錯了。”

陳揚很是鬱悶,他說道:“天作孽,猶可為,自作孽,不可活。我跟你說了這些,你這再去跟子軒了斷,那子軒豈不是要恨死我了?”

“天作孽,猶可為,自作孽,不可活?”宋寧美眸一亮,她道:“為何公子說話總是會那樣的特彆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