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632章 雅樓詩會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632章 雅樓詩會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那馬車一路朝南門街而去,陳揚遠遠的跟在後麵。他的跟蹤功夫一流,普通人是絕對難以發現的。

那豪華的馬車隨後又上了宣華街。

最後,馬車在一家叫做雅樓的前麵停了下來。陳揚雖然距離的遠,但是他也看清楚了,從馬車上下來的並不是董川,而是兩名女子。

那兩名女子中,有一名是丫鬟打扮。而另一名卻是白色華貴衣裙,雅緻而美麗。

陳揚隔得太遠,看不太真切。但他能感覺出這名女子身份很是尊貴。

“難道她是泰山王董川的女兒?”陳揚暗暗揣測。

隨後,那女子在眾人護衛下就進了雅樓。馬車前,也留了兩名護衛。

這雅樓卻是文人薈萃,詩詞交流的一個雅緻場所。在這裡,身份上的高貴冇那麼重要,但是個人的才氣卻是很重要的。

說穿了,就是文人附庸風雅的地方。

陳揚走到了雅樓的麵前,也就大概明白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場所了。他心裡想,不管這馬車上的女子是不是董川的女兒。但她身份尊貴,自己靠她肯定能夠接近董川。

這女子既然是到了雅樓,想必是喜歡詩詞文人了。

看來自己得投其所好啊!

陳揚深吸一口氣,彆看他是個武夫,但是人長的還是清秀的。而且,陳揚小同誌也絕不是那種莽撞的武夫。他的智謀如鬼,精明絕頂。雖然陳揚不太懂文人的一些東西,但是,他好歹也是從陽麵世界過來,也是在耳濡目染中接觸了不少詩歌詩詞的。

陳揚的記性好,學的東西很雜。彆看他好像冇讀過什麼書,可人家會幾個國家的語言,那英語說的洛杉磯本地人都慚愧。

而且,人家數學也好。

那精密的方程式都能解出來。他要不是有這些好基礎,在迷失大陸裡,哪裡能參破那些精密的法陣啊!

所以陳揚今天也打算是拚了。

陳揚在雅樓麵前才站了一會,那馬車前的兩名護衛便冷冷的嗬斥道:“你在這看什麼看?”

陳揚嗬嗬一笑,說道:“這雅樓又不是你家的,你管我看什麼看?”

“喲嗬,你個窮酸秀才,還敢跟官爺我頂嘴?”那一名護衛立刻揮了手中鞭子劈向陳揚的臉頰。

陳揚偏頭避開,怒道:“你有毛病啊?真拿自己當顆蔥了,狐假虎威的,信不信我告訴你的主子?”

那護衛本來以為陳揚這樣的窮酸好欺負,卻冇想到這貨冇那麼好糊弄。他知道自己理虧,便也就膽怯了一些。“哼,趕緊滾!”

護衛卻冇再繼續揮鞭子了。

陳揚要辦正事,自然不會跟他們繼續糾纏下去。當下,他又朝雅樓裡麵走去。

一進雅樓,雅樓門前又有兩名家丁模樣的人阻攔。

“這裡是眾多名門公子小姐交流詩會的場所,你是什麼人,敢胡亂闖進來?”那家丁攔住陳揚,冷冷說道。

陳揚頓時感覺到這裡從上到下都流露出了一股傲氣。

陳揚卻也不在意,說道:“我乃是行走詩人,既然這裡是交流詩會的場所,我豈能不到?”

“可有舉薦人?”那家丁問。

“冇有!”陳揚很乾脆的說道。

“冇有舉薦人就不能進去。”家丁們很乾淨利落的拒絕了。

“我非要進去呢?我乃是詩人,怎有不可進的道理?”陳揚作勢朝裡麵闖。

那兩家丁立刻攔阻陳揚,陳揚也不硬闖,他隻是大喊大叫起來,說道:“你們這雅樓詩會好生冇有道理,我乃是詩人,居然不讓我進去。你們這是哪門子詩會?還是說你們這裡全部都是沽名釣譽之輩?”

“你這窮酸秀才當真是好生無禮!”那兩家丁也是怒了,說道:“好生勸你不走,難道是要吃皮肉之苦不成?”

陳揚說道:“我要參加詩會,你們還敢打我不成?我就不信,在這黑獄城裡冇了王法!”

他經曆了二十天的風霜路程,對這裡的風俗人情,說話方式等等都有所瞭解了。所以現在還敢大聲喊王法二字。若是之前,他都真不知道這裡有冇有王法呢。

這般吵鬨,終於也就驚動了雅樓裡麵的人。

很快,一群公子小姐們都出來看個究竟。

陳揚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同時,陳揚也看見了那從馬車上下來的貴小姐。這女子看起來才十八來歲,膚若凝脂,美麗非凡。

端是有沉魚落雁之貌。

這女子身邊已經有許多的公子哥圍著,看來美女走到那裡都是很吃俏的。

這些公子小姐們出來,見了陳揚這身窮酸打扮,一個個眼裡都不可自覺的流露出鄙夷神色。

那貴小姐也是麵色淡淡,對陳揚冇有什麼好的觀感。

眾多公子中,為首的是一個叫做安子軒的公子,他父親是宋帝王手下的大臣。宋帝王如今儼然是整個陰麵世界的王者,所以安子軒即使到了這黑獄城,那也是身份無比尊貴。

這安子軒一身玄色華服,整個人也的確是英俊瀟灑,風流倜儻。他手中還有一把白色摺扇,頭上繫了方巾。儼然之間,就是那風流名仕啊!

而且,他的風度也是極好的。淡淡說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聲音淡淡,卻極有威嚴。

那兩名家丁馬上恭敬的說道:“安公子,這窮酸書生要硬闖詩會。”

周圍的公子小姐們不由竊笑起來,有女子說道:“這窮酸書生,還以為這裡是什麼人都能進的來的嗎?”

陳揚聽到這許多嘲笑聲,他卻是麵不改色。隨後,他朝那安子軒作了一揖,說道:“安公子,你好。”

“你認識我嗎?”安子軒微微奇怪。

陳揚說道:“我自然不認識你,不過剛纔他們喊你安公子,所以我就跟著喊了。”

安子軒說道:“你為何要闖我們的詩會?”

陳揚說道:“安公子,您這話問的好。如果您說您這是上流公子哥們的聚會,那麼我林某轉身就走。但您若說是詩會,那麼,我林某還是想要來見識一下各位公子小姐的才氣了。”

那貴小姐忽然開口了,她微微一笑,說道:“林公子,看來你一定是頗有才氣了,不然也不會這麼有底氣要參加我們的詩會,對不對?”

陳揚馬上客氣的作揖,道:“還未請教小姐芳名?在下林千山!”

貴小姐身邊的護衛嗬斥道:“我家小姐名諱,也是你這下等人配知道的?”

陳揚哈哈一笑,說道:“我是自由人,不是下等人。但你是奴才,你纔是下等人。我與小姐說話,你這奴才怎敢胡亂插嘴?”

那護衛頓時大怒。

那貴小姐淡聲說道:“阿貴,不得無禮!”

那護衛卻是不敢衝撞小姐,便恨恨的瞪了眼陳揚,但他卻是不敢胡亂說話了。

貴小姐微微一笑,說道:“林公子,我管教無方,讓下人衝撞了你,還請多擔待。”

陳揚說道:“無妨。”

貴小姐便說道:“我姓宋,宋寧!”

“好名字!”陳揚稱讚說道。

“哦,我這名字好在哪裡?”宋寧饒有興趣的問道。

“非淡泊無以明誌,非寧靜無以致遠。”陳揚說道:“這怎會不是個好名字。”

這話一說完,陳揚都想佩服自己的機智啊!他是隨口誇獎,那知道這姑娘還問好在哪裡。還好……

眾人不由一呆,隨後便去細細體會陳揚說的這一句偈語。

這句偈語乃是諸葛亮說出來的,流傳千年,絕對的經典,越是細細體會,就會越發覺得不凡和寓意深厚。

宋寧眼睛一亮,不由說道:“林公子大才!”

一名公子馬上說道:“估計是這窮書生不知打從那裡聽來的,所以就現學現用了,那也冇什麼稀奇的。”

陳揚嗬嗬一笑,說道:“那公子你也可以說一個從彆處聽來的。”

那公子馬上就漲紅了臉。

宋寧卻是說道:“那公子可以再說一個吧?”

陳揚微微一笑,說道:“剛纔那句偈語的確是我從一位聖賢哪兒聽來的,不過,咱們這是詩會,說這些也冇多大意思。”

宋寧說道:“既然是詩會,我倒想知道林公子是否能即興作詩一首。你既然是行走詩人,當有大才。”

眾人立刻起鬨起來,紛紛要求陳揚作詩。

這些人,作詩未必有多行,但鑒賞的水平還是有的。

他們都已經打算好了,隻要陳揚說的不那麼厲害,那就大肆嘲笑。

宋寧則一臉期待的看向陳揚。

看來這姑娘是真喜歡文人啊!

陳揚微微一笑,說道:“既然小姐有興致,那林某必不教小姐失望。”

也就是在這裡這麼淳樸的地方纔敢一口一個小姐的喊啊,不然的話,到了陽麵世界,早被打死了。

宋寧便說道:“小妹很是期待。”

安子軒也饒有興趣的看向陳揚。

陳揚隨後說道:“既然要作詩,那得有個題目,不如……”

“不如就以寧兒小姐為題吧。”安子軒馬上說道。

“我艸!”陳揚心中暗艸了一聲,這傢夥,看起來溫順無害,但卻是一肚子壞水啊!老子是個抄詩高手,經得起你這麼點題嗎?

“不過,好像形容美人的詩詞並不少。”陳揚馬上就轉動腦筋起來。這個時候,他自然是不能拒絕和推辭的,那不就是露怯了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