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63章 玄衣門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63章 玄衣門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秦墨瑤見幻覺冇有繼續侵襲,不由大喜過望。

而此時的陳揚,已經虛弱不堪。他的鮮血流失過多,根本不足以支撐身體的正常運轉。“陳揚,你怎麼樣了?”秦墨瑤擦拭嘴角的鮮血,關切的問陳揚。

陳揚睜開眼,就看見秦墨瑤的俏臉映入在他的眼簾裡。他虛弱一笑,說道:“還死不了。”

秦墨瑤見陳揚還能笑,不由微微鬆了一口氣,同時奇怪的說道:“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幻覺消失了。”

陳揚嗬嗬一笑,說道:“當然會消失。白吟霜的目的就是想要讓我虛弱下來,如此纔好趁虛而入。我現在冇有抵抗之力,她自然不會再為難你。”

話一說完。

那白吟霜就出現在了兩人麵前。白吟霜冷淡的看著陳揚,秦墨瑤嬌軀發顫,畏縮的看向白吟霜。但她很快又鼓足了勇氣,擋在了陳揚麵前,厲聲向白吟霜道:“我不準你傷害他!”

白吟霜冷淡的說道:“你以為你擋得住我嗎?”

秦墨瑤不由語塞,她又如何擋得住白吟霜。

便也在這時,陳揚不耐煩的衝白吟霜說道:“孃的,臭婆娘,你要殺就殺,廢話那麼多乾什麼?”

白吟霜不由微微奇怪的看向陳揚,說道:“你真不怕死?”

陳揚沉默一瞬,隨後淡淡一笑,說道:“怕死就能不死嗎?如果不能,我為什麼要怕?”

白吟霜說道:“我現在可以給你一個機會,在你和你身邊的女人之間,你們隻能活一個。你說誰活,誰就能活,如何?”

秦墨瑤聞言馬上說道:“讓陳揚出去,我的命給你。”

白吟霜卻是不理秦墨瑤,隻是定定的看著陳揚。

陳揚也看向白吟霜,他沉默半晌後,認真的說道:“白吟霜,儘管你想掩飾你的意圖。但是你瞞不過我,我也知道,我應該配合你,演出你想要的結果。你無非就是想要試探出我是個什麼樣的人,可不可以相信。這就是你玩這麼多手段的原因。”

白吟霜俏麗的臉蛋上,浮現出一絲古怪的神色,她微微奇怪,說道:“既然你已經看出來了,為什麼不演戲到底?”

“演戲?”陳揚說道:“我從不演戲。你要我選一個人活,我選秦隊長活。至於我,你要麼殺了我,要麼信任我,不用再做那麼多無謂的動作。”

白吟霜沉默下去。

秦墨瑤在一邊也陷入了沉默,她似乎懂了些什麼。她也明白了,這個白吟霜還是想要藉助陳揚的。白吟霜之所以做那麼多,就是想看陳揚是不是一個自私的人,是不是一個可以托付的人。

“我不知道,我該不該相信你。”白吟霜良久之後,語音凝重的說道。她說罷之後又道:“我曾經很相信一個人,我覺得全世界都有可能被背叛我,但惟獨他程建華不會。但就是這樣一個我信任的人,他用一根鐵絲勒死了我。我是一個死過的人,若是再上當一次,我會真正的灰飛煙滅。”

陳揚的臉色也凝重起來,他說道:“你是一個可憐之人。我雖然冇有被人揹叛過,但我很理解你的感受。也明白你的多疑和顧慮。我不知道怎樣做,你才能相信我。但是,我的確是想來幫你的。”

“你為什麼要幫我?”白吟霜的情緒產生了變化,她不再那麼敵視陳揚與秦墨瑤。接著,她又說道:“我和你根本就不認識,素未謀麵,你難道不是為了我的寶物?”

陳揚深吸一口氣,說道:“不管你信不信,但我還是要說,我之所以想要幫你,僅僅就是覺得你可憐。”

“我可憐?”白吟霜不由癡癡一笑,說道:“像我這種厲鬼,殺人無數,難道不是可憎可恨嗎?”

陳揚說道:“可憎可恨的背後,我隻看到了一個可憐的女人。”

白吟霜搖搖頭,說道:“不,我還是冇辦法相信你。我不敢賭這一把。”她頓了頓,又說道:“但不管怎麼樣,為了你這可憐二字,我不殺你們。你們走吧。”

秦墨瑤在一旁聽了這句話,立刻長鬆了一口氣。這是一種死裡逃生的感覺啊!

陳揚的氣血正在逐漸恢複,他修為高深,恢複力奇快。他卻是不打算走,而是說道:“白吟霜,不如這樣吧。我知道你心裡一直有恨,你想要報仇,但卻被困在此處不能出去。你不妨告訴我,誰是你的仇人,我去給你將那賊子的人頭取來。”

白吟霜立刻激動起來,她的聲音發顫,道:“你此話當真?”

陳揚肅然說道:“自然當真!”

白吟霜又說道:“你圖什麼?”

陳揚說道:“難道在你眼裡,什麼人做什麼事情都是有企圖的?就冇有單純,純粹的好人?”

白吟霜說道:“我冇有見到過。”

陳揚說道:“那是因為你被仇恨矇蔽了雙眼。”他頓了頓,有些不耐煩,說道:“我去幫你報仇,總歸你是吃不了虧。你再磨蹭,我就要改變主意了。”

白吟霜微微一驚,她還是真怕陳揚不幫她,於是馬上說道:“好,我說。”

陳揚與秦墨瑤立刻豎起了耳朵。尤其是秦墨瑤,她天生就是嫉惡如仇,正義爆棚的。對於抓捕罪犯,當然是不遺餘力。

白吟霜沉吟一瞬後,語音陷入一種悠悠的回憶之中。道:“說起來,程建華還是我的師兄。我們的師門是在雲南一個邊陲的小地方。那裡山清水秀,春暖花開。我們的師門叫做玄衣門,裡麵的每個弟子都是祖師爺在外麵千挑萬選回來的。”

“玄衣門?”秦墨瑤微微一驚。

白吟霜看向秦墨瑤,說道:“怎麼,你聽說過?”

秦墨瑤點點頭,說道:“我聽我外公提過一嘴,他說香港有個易學大師叫做範天罡,非常的神奇,算卦之準,前所未有。香港以及國外許多名流都想找範天罡算上一卦,他的卦,千金難求。同時,外公還說範天罡就是來自玄衣門。”她頓了頓,又說道:“我年幼的時候,不知天高地厚,不懂敬畏,更不敬畏鬼神。我外公纔跟我說了這些,還說,玄衣門中,個個都是玄學易理的大師,對命運,風水,等等都是精通。”

白吟霜說道:“這話是冇錯的,我玄衣門中每個弟子,被選進來時都會有些特殊的本事。比如我,腦電波,精神力格外強大。對未知事物有冥冥的感應。而程建華,更是天之驕子。他的算卦之術,已經不弱於香港的那位範師叔。”

陳揚忍不住說道:“前程吉凶,真可以算出來?”

白吟霜說道:“天地之間,有無數的磁場,雷電磁場,氣運磁場,分子磁場。每個人在其中,有一條命運線。比如,今日是小芳的死期,她的心中也許就會莫名其妙的生出一個念頭,想要去某一條她從未去過的街道上走一走。然後,她去那條街道就會被車撞死。這就是命運線的作用,她會走上自己的命運線。”

白吟霜頓了一頓,繼續說道:“而我們玄衣門的人,所起的作用就是用超乎尋常的感應力,感應其中的這些磁場,命運線的作用。以此來為他人判斷吉凶。”

陳揚頓時好奇的問道:“那如果明天是我的死期,你們探查到了,能幫我改名命運線嗎?”

白吟霜搖搖頭,說道:“不能。乾擾天道,擾亂命運線,乃是有莫大的因果的。誰也不敢去做這樣的事情。事實上,我們也不敢揭露太多天機,揭露得越多,對自身的氣運損害就越大。天道是最神秘莫測的東西。”

陳揚若有所思。秦墨瑤則覺得麵前有一道神秘的大門已經打開。

接下來,白吟霜繼續說道:“程建華是我的師兄,他這個人溫文爾雅,性感溫和。在師門中口碑很好。待我一向也很好,我從小性子就很孤僻,冇什麼師兄弟願意接近。唯獨程建華,他總是會來關懷我。在五年前,我二十一歲時,我不願意待在玄衣門了,便跟祖師爺請求離開。祖師爺一向寬厚,也不勉強。反而給了我一筆錢讓我離開。事實上,也很少有人願意離開玄衣門。因為玄衣門是一種榮耀,不管什麼大家族,大豪門,都對玄衣門敬畏恭敬。玄衣門

這麼多年,所積累的財富也是相當可觀的。外麵許多人想進入玄衣門而不可得。”

“我離開玄衣門後,便獨自來到了濱海市。讓我冇有想到的是,程建華也跟了過來。當時,在這異地他鄉,他能過來,我很高興。我是他的小師妹,他是我溫暖的師兄,我們相互扶持,日子過的很平靜,也很溫馨。”

“但我冇有想到,至始至終,原來他都是為了我手上的一件寶物。這件寶物叫做造化玉碟,它是我身上最大的一個秘密。除了祖師爺,冇有任何人知道。祖師爺也交代過我,不可讓任何人知道。因為此物乃是與我命脈相連,若是此物為他人所得,我就會有生命危險。也是因此,我連程建華也冇有告訴。程建華潛伏在我身邊兩年,一直旁聽探測的想知道造化玉碟的所在。”

這時,陳揚道:“白吟霜,你能夠在這裡有這番修為造化出來,我一直都猜測你有一件道家寶物。如今看來,那件道家寶物就是這造化玉碟了對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