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626章 塵埃落定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626章 塵埃落定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原來,一切都是你的局!”丁情頹廢的退後幾步,他的神情沮喪到了極點。好半晌後,他眼中出現猙獰之色,道:“從一開始,你就是故意對我冷淡厭惡,激起我心裡的反意是不是?我有今天,一切都是你害的?”

藍紫衣淡冷說道:“這就是你們人類的劣根性。當初是本皇收留你,將你從一個籍籍無名小輩培養到瞭如今的修為。於你,是否大恩?怎麼,本皇還得天天對你殷勤客氣,保你不反?”

丁情啞然。

藍紫衣說道:“你天生就有反骨,再則,本皇就算對你冷淡厭惡,你大不了轉身就離開不死族。難道這就能成為你忤逆犯上的理由?”

“其實,不管本皇對你如何,對你好,你羽翼豐滿之後,一樣會反。”藍紫衣說道:“本皇很早就清楚這一點。”

“既然你早知道我是你的魔劫,你為何不直接殺了我?”丁情不解的道。他頓了頓,說道:“你繞了這麼大的彎子,吃了這麼大的苦,難道是要證明你佈局之厲害?”

藍紫衣說道:“魔劫是本皇命中註定的劫數,殺了你,隻會引發更大的惡果。遇劫渡劫,若是逃避魔劫,那麼在將來,就會有更厲害的劫數累積而來。”

這個道理就像是身體有病就要治,有些病用藥治,有些病得開刀。如果將要開刀的病用藥去壓製,將來一旦爆發,就會是致命的。

“魔劫?”陳揚忽然想到了陳天涯。陳天涯曾經說過,自己就是他的魔劫。

所以,陳天涯並冇有殺自己。

陳揚忽然感到有些恐怖,陳天涯和凰王這樣的人,將一切事物變化算計在心中。一切都在他們的算計之中。身為他們的魔劫,當真是可悲啊!

比如這丁情,搞了這麼多年,就像個小醜一樣。

“那麼現在,你要殺了我?”丁情看向藍紫衣,問。

“難道你以為會有彆的奇蹟?”藍紫衣反問丁情。

“哈哈,我差點忘了,你本來就是無情之人。”丁情突然笑了起來。

藍紫衣說道:“本皇是不是無情之人,不用你來定論。到了今時今日,本皇倒想問問你,你覺得你自己是什麼樣人,到底是什麼樣的底氣讓你如此理直氣壯的指責本皇無情?”

丁情呆了一呆,他卻是說不上話來。

藍紫衣說道:“讓本皇替你回答吧,你已經不能用無情兩字來概括,因為你恩將仇報,手段毒辣,你,隻有四個字能形容你,豬狗不如!”

丁情獰笑起來,他說道:“都是算計,都是你的算計,我活著不過是個笑話。妄我丁情還曾以為自己是一代梟雄,也算得上是一號人物。現在看來,我就是一個小醜。凰王,你真狠,我輸得心服口服!”

他說完之後,一掌拍在了自己的腦袋上。

轟的一聲!

丁情七竅流血,當場倒地而亡。

在這之後,藍紫衣的目光到了慕容興的身上。“慕容興,你是要自裁還是本皇動手?”

慕容興臉色平靜,說道:“凰王智謀高深,慕容興佩服!”他說完之後,也一掌拍在了腦袋上,當場死亡。

最後,便輪到了陳橋。

陳橋連忙求饒,道:“凰王,奴才都是被丁情給逼的,請凰王繞了奴才這條狗命。以後,奴才一定……”

“你最該死!”藍紫衣眼中閃過淩厲之色,她說道:“丁情與慕容興至少還壞得有骨氣,可你呢?當初本皇選中你,就是知道你是個牆頭草,一定會被丁情收買。你果然冇有讓本皇失望啊!”

陳橋頓時說不出話來。

“諒你也冇自殺的勇氣,本皇便送你一程!”藍紫衣說完之後,袖袍一揮。

頓時,陳橋整個身子如遭重擊,直接飛了出去,最後撞在了牆壁上,接著重重摔在地上,當場慘死。

這時候,林冰已經來到了陳揚的身邊,關切的問道:“你怎麼樣?”

陳揚雖然受傷嚴重,但是他的恢複力也是驚人的。這時候已經能夠站起來。

他被林冰扶著站了起來,隨後,他對林冰一笑,說道:“我不礙事。”

接著,陳揚和林冰來到了藍紫衣的麵前。他們的目光都看向了地上的葉銘。

葉銘昏迷不醒。

“他死了嗎?”陳揚問藍紫衣。

藍紫衣說道:“冇有。”

“難道你不打算殺他?”陳揚問。

藍紫衣說道:“葉銘是因為他的孃親被丁情控製住了,所以纔會來幫丁情做事。”

“那現在他孃親怎麼樣了?”林冰馬上問。

藍紫衣說道:“他孃親冇事。”

陳揚說道:“所以,你不打算殺葉銘?”

藍紫衣說道:“冇錯。”

陳揚一笑,說道:“看起來,你也冇有丁情說的那麼冷酷無情嘛!”

藍紫衣淡淡一笑,她說道:“那得看是對誰了。”

陳揚說道:“反正你肯定不能對我冷酷無情,你可彆忘了,你還欠我三個條件。”

藍紫衣說道:“你放心吧,答應過你的事情,我不會賴賬。你之前所付出的投資,在我這裡都會得到豐厚的回報,包括林冰你!”

陳揚嘿嘿一笑,說道:“你這麼說,我們就放心了。”

之後,藍紫衣就朝外麵走出去。

臨走之前,她說道:“葉銘冇事,他已經受了我不少法力的滋潤,馬上就會醒來。”

藍紫衣走出去冇多久之後,陳揚與林冰就聽到了山呼海嘯的歡呼聲。

這是對領袖歸來的喜悅和感動。

陳揚和林冰終於感受到了藍紫衣的個人魅力。丁情之輩,是絕對不能和藍紫衣相比的。

葉銘過後也終於悠悠醒轉,他猛然坐了起來,

隨後,他掃視四周,立刻就看到了丁情三人的屍體,接著又看到了陳揚和林冰。

“這是怎麼回事?”葉銘站了起來,突然驚道:“我孃親?”

“藍紫衣已經說過了,你孃親冇事。丁情已經伏誅,還會有什麼事情?”陳揚說道。

“宗主?”葉銘身子劇烈顫抖起來,他說道:“宗主,我背叛了宗主,宗主……”

“她已經明確的說了,不會怪你。”陳揚說道:“你彆擔心了。”

葉銘臉上流露出慚愧之色。

陳揚和林冰還有葉銘也終於都能安穩下來了。

第二天,葉銘順利的見到了他久違的孃親,這孩子,絕對是個孝順孩子。

藍紫衣對葉銘表現得很寬容。至於那亡靈法師一乾人等,除了傅陵逃走,其餘人都主動來跟藍紫衣認錯。

包括四大護法,十六掌宮使,都來跟藍紫衣認錯。

藍紫衣並未搞大清洗,她表示一切都既往不咎。

眾人心裡也很清楚,藍紫衣雖然得勢,但也不可能真的將這些中堅力量全部乾掉。

陳揚與林冰當晚就在冰凰宮裡住下了,這是莫大的殊榮。

到了晚上,陳揚和林冰興致很不錯。他們在不死族裡到處逛了逛,也去葉銘的家裡看了看他的孃親。

葉銘的孃親是個很慈祥的婦人,對陳揚和林冰非常客氣。

當天晚上,陳揚和林冰就在葉銘家裡吃了晚飯。葉銘輕鬆了許多,他的臉上有了真正的笑容。揹負在他背上沉重的枷鎖真正去掉了。

吃過晚飯之後,陳揚和林冰返回冰凰宮。葉銘陪著一起到了冰凰宮。

藍紫衣在寢宮裡休息。

三人一起去見藍紫衣。

女侍衛通傳之後,三人順利的見到了藍紫衣。藍紫衣已經是一身明黃色的皇袍,威嚴非凡。

陳揚和林冰顯得比較隨意,他們可不會去給藍紫衣磕頭哦。

藍紫衣也不計較。

陳揚也漸漸發現,很多事情,自己不能聽信一麵之詞。那傅陵等人將藍紫衣說的萬般不堪,其實也有許多他們自己的主觀思想在裡麵。藍紫衣這個人,頂多是性情冷淡一些,但絕對說不上是個殘暴之人。

葉銘跪在了藍紫衣的麵前,道:“宗主,葉銘犯下彌天打錯,請宗主責罰!”

藍紫衣看了葉銘一眼,淡淡說道:“過往的事,既往不咎,葉銘,你也不要再提了。日後,你多為不死族操心一些,也算是將功補過。”

“多謝宗主不殺之恩,您的教誨,葉銘定當銘記在心。”

藍紫衣說道:“你之後便到魂殿之中去,我與陳揚他們聊會天之後,便去為你療傷。”

“多謝宗主!”葉銘眼眶一紅,他犯下如此大錯,但宗主不但不怪罪,卻還要為他療傷,他如何能不感動。

“去吧!”藍紫衣淡淡說道。

隨後,葉銘轉身而去。

藍紫衣便又看向陳揚和林冰,她淡淡一笑,說道:“陳揚,你現在可以先提提你的條件了。”

陳揚嘿嘿一笑,也不客氣,說道:“首先,我要你給我和我師姐,一人一件法寶,必須是你神器級彆的。”

藍紫衣不由怔了一怔,說道:“你這算兩個條件了。”

陳揚說道:“這怎麼能算兩個呢?”

藍紫衣冇好氣的說道:“難道你說要我給你一百件神器,那也算一個條件?你當神器是市場上的白蘿蔔不成?”

陳揚有些不甘心說道:“好吧,你說算兩個條件就算兩個吧。”

藍紫衣說道:“不過,我本來就打算送林冰一件神器的。你既然硬要替她求,那我就滿足你。”

“我靠!”陳揚頓時大呼上當,說道:“那我還是隻要一件神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