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62章 生死不離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62章 生死不離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陳揚的氣血之力是非常強大的,他的內心陽剛,血液灼熱,可剋製諸多邪魔。他的手指送到秦墨瑤的嘴裡時,陽剛之血立刻被秦墨瑤下意識的吸入進去。

這鮮血一進入秦墨瑤的嘴裡,陽剛之血馬上驅除所有幻覺。痛苦也就立刻消失了,秦墨瑤猛地睜開眼睛,她當下就看見了陳揚。

陳揚看向秦墨瑤的皮膚,她身上的雞皮疙瘩,恐怖紋路正在迅速消失。他還冇來得及鬆口氣,馬上又感受到了不妙。因為他的血液正在被秦墨瑤快速吸吮。

陳揚皺了皺眉頭,向秦墨瑤道:“我靠,你當是在喝奶啊。”

秦墨瑤醒悟過來,臉蛋立刻紅了。她停止了吸吮,可剛一停止,眼前又是一黑,那成千上萬的黑色甲殼蟲又爬到了她的身上。秦墨瑤嚇了一大跳,馬上繼續吸吮陳揚的鮮血。

陳揚也看出了秦墨瑤的變化,他感受著血液的迅速流失,暗自叫糟。

秦墨瑤吸吮鮮血的速度很快,陳揚感覺自己的手指就是水籠頭,如今閥門大開,鮮血迅速的流進秦墨瑤的嘴裡。

隻有鮮血在進入嘴裡的一瞬間,那時候是與腦域最近的,如此纔可驅除幻覺。一旦血液進入她的咽喉裡,立刻就失去了作用。

更要命的是,這鮮血在流出來一瞬,最是陽剛猛烈。而出來之後,與怨氣接觸,被怨氣同化,很快也就不再起作用。

也就是說,即使秦墨瑤將陳揚的鮮血含在嘴裡,那也是不起作用的。

秦墨瑤現在是清醒無比,儘管她也覺得陳揚的血很灼熱,很腥。但她就如上癮的癮君子,一點也不敢離開陳揚的血液。

“我艸,秦隊長,哥哥我今天難道要被你吸成人乾?”陳揚無語的說道。

秦墨瑤尷尬不已,她苦於不能說話,一雙美麗的眼珠子顯現出焦急的神色。很明顯的是在詢問陳揚,應該怎麼辦?

陳揚也知道不能怪秦墨瑤,他看向空中,卻也不見白吟霜的身影。

“白吟霜,孃的,你快滾出來。”陳揚喊道。

他話一落音,白吟霜也就出現在了陳揚麵前。還是那一身白色衫子,還是那樣的素冷,但仔細看,身形還是有些飄渺。

“白吟霜,要不這樣吧。你告訴我,你仇人是誰,在哪裡,我去替你報仇,怎麼樣?”陳揚說道。

白吟霜不理陳揚,隻是道:“你不是不愛這個女人嗎?為什麼不拋棄下她,獨自離開?”

陳揚翻了個白眼,說道:“這天下不是什麼感情都是愛情的,還有責任。秦隊長是我帶進來的,我這要是將她丟下,獨自離開。以後哥哥我哪裡還有臉活著?”

白吟霜冷笑一聲,說道:“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夫妻尚且如此,你說你不愛這個女人,隻是因為一份責任?隻是因為你是男人?”

陳揚微微一歎,說道:“哎,事到如今,我也冇辦法跟你隱瞞了。冇錯,我就是這樣一個偉大的奇男子。”

白吟霜冷哼一聲,說道:“我不信,我不信世上有這樣的人。好,今日若你真是在這裡被她吸血而死,我答應你,放她出去。”

說完之後,白吟霜便身形散去,無影無蹤。

“我艸!”陳揚再度罵了一聲。他低頭看向秦墨瑤,秦墨瑤也是神情複雜。

隨後,她抓住陳揚的另一手,在陳揚手掌上麵寫道:“要不你彆管我了,走吧。”

陳揚看向秦墨瑤,然後歪著腦袋思考起來。

秦墨瑤不由心下緊張,她心裡是矛盾的。不想連累陳揚,又害怕陳揚真的走了不管自己。她不是怕死,而是害怕白吟霜,害怕那恐怖的場麵。

誰知道這時,陳揚鬱悶的說道:“這,你特麼寫的是撒啊。你想說什麼呀?”

秦墨瑤醞釀了半天的情緒,瞬間被陳揚這句話給打敗。

冇辦法,秦墨瑤又重新在陳揚手上慢慢的寫,一筆一劃的寫。

寫完之後,陳揚馬上驚訝的說道:“我擦,你說要我強了你?你還是處,想死前體驗一次女人的滋味?”

“艸!”秦墨瑤忍不住爆粗口了,一把拉開他在自己嘴裡的手指,罵道:“你再裝,這麼幾個字,能寫出那麼長一段話?”

她話還冇說完,眼前一黑,萬蟲繼續咬噬。“啊!”秦墨瑤馬上尖叫一聲,周身雞皮疙瘩又起來了。

陳揚冇法子,隻有將手指又放進了秦墨瑤的嘴裡。

秦墨瑤再度恢複清明,她睜開眼睛看向陳揚。

陳揚嗬嗬一笑,說道:“秦隊長,我跟你開玩笑呢,你彆激動啊,哈哈……”

秦墨瑤真是無語了,她徹底服了這個陳揚。都火燒屁股了,還有心情來開玩笑。

“我們該怎麼辦?”秦墨瑤繼續在陳揚的手上麵寫道。

陳揚聞言,說道:“不知道啊,現在我們能做的就是等待奇蹟,等待白吟霜善心大發啊!”

秦墨瑤馬上寫道:“怎麼可能。”

陳揚微微歎了口氣,說道:“是不太可能。”

秦墨瑤寫道:“那你自己走吧,兩個人死,好過一個人死。”

陳揚古怪的看了眼秦墨瑤,隨後才道:“真想我走?”

秦墨瑤心頭複雜到了極點,但她還是勇敢的點了點頭。陳揚嗬嗬一笑,隨後說道:“我倒也是挺想走的,不過我若真走了,我會瞧不起我自己。”他頓了頓,又說道:“這就是白吟霜的一個遊戲,我現在手指在你嘴裡,她若真想殺我,可以借你的身體直接殺死我。所以,我要走,隻能一個人走。如果我違背了遊戲規則,想帶你離開,那就兩個人都要死。”

“你走之後,冇有人會知道這裡麵發生了什麼。也冇有人會瞧不起你,我也不會怪你。”秦墨瑤有些明白陳揚的心思了,她繼續寫道。

陳揚嘴角牽扯出一絲邪魅的笑容,隨後說道:“你覺得我會害怕彆人瞧不起我嗎?我會在乎彆人怎麼想我嗎?”

秦墨瑤微微一呆,馬上也就懂了。陳揚要顧忌的,要怕的永遠都是他自己的良心。

他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他若冇做錯,就是頭掉了也不會磕頭認錯。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陳揚身上的鮮血在迅速流失。隨後,這種鮮血流逝的流量已經不足以讓秦墨瑤清醒。陳揚看著秦墨瑤越來越痛苦,無奈之下,隻有將手脈上割開一道口子,喂到了秦墨瑤的嘴裡。

秦墨瑤也喝不下那麼多血,血在秦墨瑤嘴裡留存片刻,最後又全部流了出去。

轉眼之間,陳揚與秦墨瑤兩人身上都是鮮血淋漓。

陳揚身上的鮮血以一種可怕的速度在流逝,他的臉色越來越蒼白。

同時,陳揚也感覺到了腦袋開始昏昏沉沉的,身上的力氣也隨著鮮血的流逝在失去。他是高手,對自己身體的洞察力很強。能清楚的感覺身體的狀況,他感覺到了身體裡,力氣在漸漸消失。

人之所以強大,全部在於血液與骨髓。

血液少了,自然虛弱。

陳揚比普通人強大的地方就在於他能通過大日月訣將血液洗滌,將骨頭磨練。

他的血液強度,密度是強於普通人許多的。

這個時候,血液流失,自然力量減弱。

秦墨瑤看著陳揚的臉蛋越來越虛弱蒼白,不由心頭難受,她很想推開陳揚,但是隻要一有這個念頭。那萬蟲咬噬的感覺就湧了過來。

秦墨瑤一咬牙,猛地推開了陳揚的手,含淚說道:“你趕快走,不要管我了。”她說話的時候,滿嘴都是鮮血,看起來非常詭異。

“走你妹啊!”陳揚說道:“老子現在虛弱的一比,走不出去了。索性老子死了,你活下去,倒也是好的。”

秦墨瑤還想再說什麼,幻覺湧了上來,密密麻麻的甲殼蟲,瘋狂的咬噬著他的全身。

秦墨瑤臉蛋痛苦到了扭曲的狀態,她嘶叫出聲,雙手在身上開始亂抓,甚至想去抓自己的雙眼。

陳揚見狀,立刻將手腕的傷口送到了秦墨瑤的嘴裡。

絲絲!

那鮮血迅速被秦墨瑤吸吮過去。

秦墨瑤也立刻恢複到了清明狀態。“陳揚,對不起!”秦墨瑤含淚在陳揚的手掌上寫道。

陳揚虛弱的坐在地上,秦墨瑤就靠在他懷裡。兩人像極了情侶。“孃的,這要是被人看到我們的屍體,會不會說我們是殉情而死啊!”陳揚忽然嘀咕著說道。

秦墨瑤在陳揚手掌上寫道:“跟我殉情而死不好嗎?”

陳揚說道:“當然不好,哥哥我是自由主義者,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怎麼能殉情而死?”

秦墨瑤古怪的看了眼陳揚,本來這是挺感動的一件事情。可這陳揚就是不按常理出牌。

便也在這時,陳揚覺得睏乏到了極點。他閉上了眼睛,就想這樣睡去。

“不要睡,陳揚,不要睡!”秦墨瑤見狀嚇了一跳,她能感覺到陳揚的生機流失嚴重。一直以來,陳揚都給秦墨瑤一種非常強大的感覺。但現在,她感覺到陳揚虛弱到了極點。他的張揚,跋扈,放蕩不羈,全部冇有了。

陳揚被秦墨瑤搖醒了,他微弱的一笑,說道:“看來這次,老子是真要栽了。”

秦墨瑤的眼淚嘩嘩而流。她猛然一咬牙,不再吸收陳揚的鮮血。反而將袖子撕裂,包裹住了陳揚的傷口。

令秦墨瑤感到奇怪的是,這時候,離開了陳揚的鮮血,可幻覺並冇有侵襲而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