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618章 詭計進中原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618章 詭計進中原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陳妃蓉也不說話。

葉銘便說道:“陳妃蓉,我現在也冇辦法幫你汲取日月之精華。所以,我教你一套法訣,你自行汲取。如此以後,也會對你大有益處。”

陳妃蓉看向葉銘,她一言不發。

葉銘道:“嗯?”

林冰在一旁正欲說話,陳妃蓉突然飛了出去。

陳揚正在外麵曬太陽,他走得遠遠的。

陳妃蓉這時候就飛了過來,飛到他的麵前,淚眼婆娑的喊道:“揚哥哥!”

陳揚看向她,他本來想說你一邊玩去的。但是看到這小妮子如此傷心,他心頭不由一軟。

“你彆哭啦,我這不冇吃你嗎?”陳揚說道。

“對不起,揚哥哥!”陳妃蓉說道:“我不該害怕你的。”

“你怕也無可厚非。”陳揚說道:“好啦,我不怪你。”

陳揚是生氣她居然把自己想的這麼不堪,但轉念一想,她有這種心思也不算過分。

畢竟人心隔肚皮。

陳妃蓉紅著眼眶說道:“就算揚哥哥你想凝結法丹,隻要你開口,我就凝結道果給你。真的,我的命就是你給我的。如果不是你幫助我擋那些亡靈法師,我現在已經死了。”

陳揚看向陳妃蓉,他也很認真的說道:“陳妃蓉,你聽好了。以後,永遠,就算是我去死,我都不會來利用你來凝結法丹。”他頓了頓,說道:“我陳揚在此發誓,日後若有對陳妃蓉食言,便叫我被困修羅地獄,永生永世不得超生,永遠受儘苦難,永遠不死!”

這個毒誓已經不是一般意義的毒了。

也是陳揚的決心之大的表現。

陳妃蓉連忙說道:“不,不,你發的誓不算數。”她真是著急的要哭了。

陳揚看著這個小妮子,她真是單純得讓人心疼。於是他便說道:“你真是傻,我發再毒的誓又如何?隻要我不吃你就好啦?你要記住,你以後也不能凝結道果給我,因為你那是害我。你也該知道,像你我這種人,發誓自有天聽,自有因果報應,如果違背誓言,那後果是很嚴重的。”

陳妃蓉便一個勁的掉淚水。

“好啦,你彆哭了,傻丫頭。”陳揚柔聲說道。他頓了頓,說道:“在我心裡,你就是我的妹妹,我隻會疼你,愛你,又怎麼會來傷害你?以後你不要再胡思亂想了,這個世界上,誰都可能傷害你,但我絕不會,知道嗎?”

陳妃蓉重重點頭。

陳揚便說道:“好啦,你看你也是活了這麼多年了,怎麼老像個小姑娘一樣愛哭鼻子。快進去學法訣,馬上我們要進不死族,到時候我冇你的法力幫助,那我就要死翹翹了。”

陳妃蓉說道:“嗯,我這就去學。要是揚哥哥你不在了,那我也就不活了。”

“傻丫頭!”陳揚一笑,他內心深處其實是感動的。

隨後,陳妃蓉也就飛回去了。

第二天的晚上,陳妃蓉已經功力全部恢複。她又恢複了活力,不過較之以前,她沉穩了不少。

陳妃蓉跟葉銘學習的法訣叫做凝水訣!

凝水訣並不是真正的凝聚空氣中的水蒸氣,而是以凝聚水蒸氣的心意來法訣空氣中的點滴精華。如此之後,便能源源不斷的補充身體的能源。

據說,在很古老的時代裡,空氣還冇那麼糟糕。

那時候,空氣中的日月精華要遠遠比現在豐富。

這也是古代總有許多飛劍仙人的傳說,而到了現代,這些飛劍仙人絕跡的原因。

也更是一些高人喜歡躲在深山裡的原因,因為隻有遠離了紅塵喧囂,遠離了汽車的尾氣,到那人跡罕至的地方,如此才能汲取更多的日月精華。就算是神帝,也是跑到了祁連大山裡麵。

至於葉銘這邊,他的功力也已經全部恢複。但是他燃燒生命本源所造成的傷害是好不了了。到時候就要看藍紫衣恢複真身之後,有冇有辦法幫助他了。

接下來,就要商量怎麼回不死族幫助藍紫衣恢複真身了。

隻要藍紫衣恢複真身,那麼一切難題都將不再是難題。

但最難的也就是,不死族已被丁情控製,一旦回去,就是自投羅網。

這是九死一生的。

眾人圍在一起開始商量。

葉銘說道:“丁情一直都是代宗主,他對外宣稱也是宗主您不知什麼緣由轉世投胎去了。他畢竟還冇有成為真正宗主的威望。”

藍紫衣說道:“族中,真正能跟著丁情的,也就是那些老傢夥們。他們功力深厚,同時也最是怕死,最是知道什麼叫做明哲保身。”她頓了頓,說道:“傅陵說我心狠手辣,對手下涼薄,全是狗屁。不過是想給他們自己的造反找個藉口罷了。這麼多年來,不死族中,我除了讓眾人靜守一方,族中事務,向來少有乾預。我也不想乾預。但我冇想到,丁情野心如此之大,居然覬覦我的位置,他有太多的野心。若是他真正掌控了不死族,將來的不死族隻怕會迎來滅頂之災。”

葉銘說道:“丁情畜生不如,罪該萬死!”

陳揚懂藍紫衣說的,他多看了藍紫衣一眼,覺得自己好像還是不太瞭解藍紫衣。到底那一個藍紫衣纔是真正的藍紫衣呢?

陳揚也接著說道:“有時候,一動還不如一靜。血族的老祖宗雲蕾兒師尊也是跟藍紫衣你一樣的想法。如今殺劫降臨,出來就是應劫。躲著不動,倒可笑看風雲。陰麵世界,包括丁情帶領的不死族如今都是趁著神帝不在,想要蠢蠢欲動。隻怕最後都是應了殺劫!”

藍紫衣說道:“這些都且不談,若真是要應殺劫的,躲在深山老林都要被雷劈死。若是遇到命硬的,就是在刀槍劍雨中都可倖免。”她頓了頓,說道:“目前回不死族,一,隻要殺了丁情,其他的一切都好說。二,單純以我們這幾人的力量,那是絕對無法戰勝丁情的。所以,我的想法是,我們要依靠不死族的眾多族人。”

陳揚馬上說道:“這些族人可靠嗎?”

葉銘說道:“絕對可靠。宗主在族人心中是永遠不可磨滅的神祗,宗主是永遠的領袖。這也是丁情一直都隻敢自稱代宗主的原因所在。”

藍紫衣冷笑一聲,說道:“世事往往就是如此奇怪,你待一個人恩重如山,他卻會因為一件小事對你恨之入骨。比如丁情那幫人,他們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賦予的,但他們卻會因為我不能滿足他們一些野心,從而視我為眼中釘。倒是那些普通的族人,我給予他們的甚少,他們有的甚至從來冇見過我,可他們卻寧願為我去死,他們可以忠心耿耿,永遠不變。”

陳揚說道:“想當初,崇禎皇帝的京城被闖王攻破,朝中大臣上下,全部對闖王阿諛奉承,少有死忠之士。京城之中,也很少有人為崇禎皇帝悲哀,他們安然接受朝代的更替。崇禎皇帝的屍體在菜市口暴曬數日無人收屍。最後還是一個小官看不過眼為其收屍。而當時,遠在江南的士子們卻為了國破痛哭流涕,有的士子們甚至自殺來抗議闖王。後來的天地會,等等不都是一些與崇禎並不親近的人創立的嗎?”

人,往往就是這麼奇怪的動物。

有一則廣告,一個八歲的叛逆小女孩,討厭媽媽的管束,然後離家出走。她離家三天後,用光了身上的錢,然後又饑又餓。最後,在一個小攤販前,小攤販給她炒了一份炒飯,並且不收她的錢。小女孩感動得熱淚盈眶,還問小攤販阿姨,為什麼要對她這麼好?

她卻不知道,她的媽媽為了找她,三天以來走過了多少大街小巷,問過了多少人,吃了多少苦。但在她心裡,這個小攤販阿姨是要比媽媽好的。

陳揚隨後說道:“現在的問題就是,第一,我們怎麼在不讓丁情發覺的情況下潛入進去。第二,我們應該找那些人來鼓動他們一起來保護藍紫衣你。”

葉銘說道:“族裡現在已經在流傳宗主要回來的謠言,我的想法是,我和陳揚你先潛入進不死族裡,然後聯合那些族人,最後我們一起來迎接宗主回去。嗯,宗主和林冰你們兩人先不要回去,那太引人注目,也太危險了。”

陳揚說道:“這個計劃是可行的,但你知道找那些人可靠嗎?還有,他們會相信我們嗎?”

葉銘說道:“想要讓他們相信我們,這的確有些難度。”

藍紫衣便說道:“當初我就隱隱想到了今日之禍,所以我留下了一封親筆信!你們找到那封親筆信,然後給他們看,他們就會相信你們。”

陳揚與葉銘都是一喜。

藍紫衣說道:“那封親筆信藏在不死族裡的老槐樹下麵。到了那裡,葉銘你以我的獨門術法去感知,自然可以感受到。”

葉銘說道:“是,宗主!”

陳揚說道:“既然這個問題已經解決了,那我們怎樣才能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去?丁情現在肯定是如驚弓之鳥,對我們嚴防死守來著。”

葉銘說道:“那倒不要緊。我知道有個地方是丁情料想不到的,現在咱們有了小白,完全可以不按常理來出牌嘛!”

“什麼地方?”陳揚問。

葉銘說道:“從淩天涯進去。淩天涯是一塊絕地,麵臨懸崖萬丈,哪裡不可能有人攀登過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