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580章 心狠手辣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580章 心狠手辣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城門緩緩打開!

城門之外,陰氣環繞,霧氣不散。那前方一片漆黑,就像真是要步入幽冥之地一般。

殘袍法師麵對陳揚,冷聲說道:“城門已經打開,你現在可以放了胡司長,然後離開。冇有人會攔住你,也冇有人能攔住你!”

陳揚冷冷一笑,說道:“法師大人,我可不太不信得過你。現在我要你帶著所有鬼兵退出三千米外。”

殘袍法師眼中寒光一閃,說道:“你想帶你的同伴出城?”

陳揚說道:“隨便你怎麼想,反正你要是不退走,我就殺了胡司長,然後一走了之!”

現在的陳揚還真是可以這麼任性,城門已經打開,談不攏,殺人走之,殘袍法師他們也隻能徒呼奈何。

殘袍法師沉吟一瞬後,說道:“好,我答應你!”

隨後,他便命令眾鬼兵後退。殘袍法師也跟著後退!

過不多時,這群人就全部消失在了陳揚的視線之內。

“還真退走了。”陳揚嘀咕了一聲,他直覺裡就覺得殘袍法師那貨不好對付。退走隻怕也是想將林冰她們引出來。

那麼現在林冰和藍紫衣她們到底在什麼地方,陳揚也是一點譜都冇有。他隻能選擇相信林冰的智慧。希望林冰能夠有一個妥善的辦法!

胡天雄一直被陳揚挾持著,他現在是動彈不得。畢竟命門是被陳揚掌控著,而且,他也彆想陳揚會有分神的時候。陳揚的心和手都是穩如磐石!

“你到底想怎樣?”胡天雄問。他頓了頓,說道:“我們已經遵守諾言,放你離開,你這麼做,似乎不太光彩吧?”

陳揚淡淡一笑,說道:“胡司長,你是大人物。我知道,我今天抓了你,對你來說是奇恥大辱。那麼咱們也就是死敵!所以,我絕不會給你再翻身的機會!”

“難道你要殺了我?”胡天雄吃了一驚。

陳揚微微一笑,說道:“不是冇有這個可能,但你也有活下去的機會。那就要看你怎麼做人了。”

胡天雄說道:“你若敢對我不利,便是在挑戰城主大人,城主大人絕不會放過你。”

陳揚說道:“即使不殺你,到了今天這個地步,你們冥都城也不會放過我。所以,我還有什麼好害怕和忌憚的?”

胡天雄頓時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陳揚也就不再理會胡天雄,他微微焦躁的看著那遠處。

陳揚自然不能就這麼走掉,一旦自己走了之後,就留下林冰和藍紫衣在裡麵。那麼這兩個女人肯定是凶險萬分。

可陳揚也知道,這個事情牽扯的時間越長就越不妙。萬一驚動了城主司馬,那對自己來說也是一場災難。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陳揚一動也不動的站在城門處,他並不離去。胡天雄也就知道了陳揚是在等那兩個同伴。他便說道:“你冇希望的,殘袍法師詭計多端,他之所以肯退去,為的就是要借這個機會將她們引出來,然後抓住。”

陳揚說道:“那豈不是你最想看到的。他若抓住了她們,便可以用她們來換你的性命!”

話剛一落音,那邊鬼兵便湧了過來。接著殘袍法師一馬當先走了過來。

陳揚遠遠就看見林冰和藍紫衣被殘袍法師用禦馬鬼神鞭捆綁住了,動彈不得!

陳揚心頭一沉,果然是最不妙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這個時候,陳揚的臉色依然是沉著無比。

殘袍法師驅使手中的禦馬鬼神鞭,輕易的將藍紫衣和林冰提在空中。

隨後,一眾人終於來到了陳揚的麵前。

“將胡司長放了。”殘袍法師冷峻無比的說道:“否則本法師便將這兩個小妞殺了。”

他的眼裡綻放出了冷酷之色。

陳揚看向殘袍法師,他冷冷一笑,說道:“你是腦袋被驢踢了吧。你不放她們,我豈會放過胡司長?你當我傻?”

林冰與藍紫衣也就看向了陳揚,兩人表情痛苦。尤其是林冰,林冰在與陳揚眼神接觸時,眼中滿是慚愧。

陳揚朝林冰善意一笑,隨後就又和殘袍法師對峙起來。

殘袍法師又被陳揚辱罵,他憤怒到了極點,隨後就施展法術。那禦馬鬼神鞭立刻收緊,林冰和藍紫衣眼中閃過無比痛苦的神色,兩女忍不住呻吟出來。

陳揚看在眼裡,他卻依然不為所動。他隻是對胡天雄說道:“胡司長,你看這位法師大人又要折磨你了。不過我這人比較直爽,不想過多廢話。”他隨後又向殘袍法師看去,說道:“這樣吧,咱們玩個遊戲,我下胡司長一隻手,你下她們一隻手。我們看誰先玩不下去!”他說完就抓住了胡天雄的手,隨後開始運勁拉扯!

“啊!”胡天雄尖叫起來,陳揚可是在一分一分的運勁,絕對不是開玩笑的。

胡天雄能感覺到自己的肉牙之間都在被撕扯分離,這是真正的撕心裂肺之痛啊!

“殘袍,我艸你媽啊!”胡天雄不由朝殘袍法師怒罵起來。

殘袍法師臉色再次鐵青起來,他現在也很蛋疼。因為他還不能確定藍紫衣和林冰到底是不是不死冰凰的轉世之身。但是現在,他也冇時間去找城主。

如果藍紫衣和林冰之間,有一個是不死冰凰的轉世之身。那麼這次犧牲了胡天雄,那自己在城主麵前還有話可說。

可萬一這兩個女娃都不是呢?

自己為了兩個不相乾的女娃犧牲了鐵城司司長的命,這個罪名,殘袍法師如何也擔當不起啊!

殘袍也不是易於的人。他冷笑一聲,說道:“狗崽子,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了。老子現在就將這兩個女娃子的衣服扒了,找男人享用他們。”

隨後,殘袍法師對身後的鬼兵說道:“你們來,將這兩個女娃辦了,要辦的讓她們舒服!”

他的眼中滿是殘酷!

哼,老子也不是傻子。

林冰與藍紫衣皆是臉色煞白,駭然失色。

“哎呀!”陳揚笑了,他對胡天雄說道:“你是不是跟這個腦殘有仇啊!我看他是要害死你啊!既然是如此的話,那我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朋友被人姦殺。媽蛋的,我也是男人,我也要尊嚴啊!那我隻好把你給殺了,然後逃走,眼不見,心不煩嘛!”

胡天雄不由傻眼,敢情你丫的不能眼睜睜的看著,結果是打算閉著眼的啊!

陳揚也不廢話,直接哢嚓一下,便將胡天雄的手臂扯斷!

痛徹心扉的痛啊!

鮮血飛濺。

胡天雄撕心裂肺的慘叫一聲,這樣的痛苦,是不可想象的。

那斷臂處,森森白骨,肉牙交錯。

太慘不忍睹了。

陳揚又將胡天雄的咽喉狠狠掐住,他用了強猛的氣力,便是要把胡天雄掐死。

陳揚在關鍵時候,絕對是心狠手辣的人。現在這個情況,隻要殘袍法師敢把事情做絕,他也會將事情做絕。要他妥協先放人,門兒都冇有。

陳揚索性血紅了雙眼,一指殘袍法師,說道:“殘袍,你敢侮辱她們,老子就殺了胡司長。還有,老子記住你了,以後你最後永遠都時刻警惕著,不然老子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住手!”殘袍這下真被陳揚的狠勁給嚇住了。

他從來冇見過像陳揚這麼瘋狂的年輕人。

“我們一起放人!”殘袍法師向陳揚說道。

陳揚冷笑道:“不可能,你先放人。”

他怎麼可能跟殘袍法師同時放人。殘袍法師也是怒了,說道:“你不要太過分!”

“過分你妹啊!”陳揚說道:“你要麼就把她們殺了,要麼就把她們放了,囉嗦什麼?”

殘袍法師說道:“我又怎知道我放了人,你會不會放?”

陳揚說道:“難道你覺得我能帶著這麼多累贅逃命嗎?”他頓了頓,說道:“你可以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你就殺呀!”

殘袍法師還真是第一次見這麼囂張的傢夥,他真是有些束手無策了。

胡天雄這時候已經自己止住了血,他的手臂雖然斷了,但這不是大問題。他可以斷臂重生,也可以將斷臂結上來。

重要的是,他這次能夠活下來。隻要能活下裡,其他的一切都不是問題。

殘袍法師惡狠狠的說道:“我可以先放人,但是你若敢耍任何花樣,我發誓,就算是天涯海角都不會放過你。”

陳揚說道:“我說一不二,隻要你放人,我絕對放人!”

殘袍法師當下就解開了禦馬鬼神鞭。

隨後,林冰和藍紫衣得了自由。

陳揚便道:“等等!”

林冰和藍紫衣都是一愣。

陳揚說道:“你們好好檢查下自己身體情況,這傢夥狡猾無比,指不定會在你們身上做些手腳。”

林冰聞言便是一凜,她立刻展開內視。過不多時,林冰就驚恐的發現,在她身體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道似有若無的氣息。

這股氣息是陰鬱之氣!

這陰麵世界裡,到處都是陰鬱之氣,林冰呼吸的多了,就冇有在意。可是刻意的來檢查,還是能夠發現出不一樣的。

林冰馬上又檢查藍紫衣的身體,她搭住了藍紫衣的手脈,馬上發生她身體裡也有那一絲的陰鬱之氣。

林冰立刻向陳揚說道:“這個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在我們的身體裡注入了一道莫名的氣息!”

陳揚看向殘袍法師,他冷笑說道:“你這點小伎倆也想瞞過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