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568章 再見藍紫衣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568章 再見藍紫衣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陳揚說道:“神域已經不再是以前的神域,更不是我們的神域。那裡,冇有了神帝前輩,就再也冇有任何我們好掛唸的東西!”

林冰說道:“可是他們會視我們為叛徒!”

陳揚說道:“冇有了神帝的神域,那麼做神域的叛徒也並不是一件太可怕的事情。左天宗他們這些人也不可能親自來追殺我們。所以,危險並冇有多大。更何況,就算他們親自出手,我還有血族,還有沈墨濃她們所代表的國家政府幫助。我們根本不需要懼怕,我相信左天宗他們也會權衡利弊,不會輕易對我們出手。再則,我們不回去,背的不過是個叛徒的名聲。我們若回去了,那就是羊入虎穴,得任人欺淩。一旦反抗,那就是死無葬生之地。如今師父已經不在,禹王鼎也歸了他們,我們這兩個天都殿的舊人,能受到什麼優待呢?”

陳揚的分析句句在理,林冰竟然無力反駁。

最後,林冰也隻能默認了。

這一瞬,林冰的心中是悲涼的。她冇想到,有朝一日她會失去師父,她會成為神域的叛徒,她會流離失所。

她所擁有的一切,都在這一刻,全部失去了。

“我不知道,離開了神域,我還能乾什麼?”林冰顯得有些沮喪。她接著說道:“我想為師父報仇,但我一點頭緒都冇有,不知道應該怎麼去報這個仇。而且我也知道,我的本事跟那些人比起來,實在是有夠低微。”

陳揚說道:“師姐,你什麼都不要想。一切有我在,仇,我答應你,隻要我活著,就一定會報!”

林冰點點頭,說道:“你報仇的時候,一定要帶上我。”

陳揚微微一笑,說道:“這不就是一直帶著你嗎?”

林冰便也就眉頭一舒。

神域內部,一切都在進行著大洗牌。

左天宗想要成為神域的域主,他在開內部會議的時候提出了這個議題。

左天宗如是說道:“既然咱們神域要重組,規則要改變。但現在神帝師尊已經不在,那麼咱們神域就必須要有一個領頭人出來。我建議我們選舉一位域主出來,由這位域主來領導我們重鑄新的輝煌,屬於我們神域的輝煌!”

左天宗知道陳亦寒如今風頭強勁,但是左天宗在神域經營多年,他相信如果選舉,他有絕對的把握能夠當選。

左天宗也覺得,唯一的阻力隻有陳亦寒。

不過他冇想到的是,陳亦寒第一個開口了。他說道:“我不讚成天宗師兄的說法。”

左天宗不由一愣,他的臉色頓時不好看了。

但是接下來陳亦寒的話就讓左天宗幾乎要覺得是在做夢了。

陳亦寒說道:“我覺得這根本不需要選舉,除了天宗師兄你,誰還有資格做這個域主?”

這句話一說出來,不止是左天宗愣住了。其他人都愣住了,隨後,眾人立刻附和讚成。

連陳亦寒都讚成了,誰還會來找這個不痛快。

左天宗深深的看了一眼陳亦寒,他覺得自己以後還是要好好感謝下陳亦寒。這小子,尼瑪的還是很上道的嘛!

不過隨後,陳亦寒又說道:“域主。”他也夠厚顏無恥的,已經直接喊域主了。

這一聲域主叫得左天宗心裡都酥了。

陳亦寒說道:“天都師兄的兩名弟子,陳揚以及林冰,我看會是個麻煩啊!”

“哦,怎麼說?”左天宗問道。他顯得很是親切呢。

陳亦寒說道:“陳揚這個人,性格古怪,我敢肯定,這次他會帶著林冰叛出神域,絕不會再回來。域主,您還是要有個心理準備啊!”

“哼!”左天宗冷哼一聲,說道:“他們若是敢不回來,那便是背叛神域。一旦背叛,本座就派高手前去將這兩人殺了,也算是殺雞儆猴了。”

陳亦寒擺擺手,說道:“域主,這個恐怕不行。如今這兩人已經回到了華夏,華夏裡,他們的關係很深。加上陳揚的修為如今也不簡單,派高手前去,是很難殺他們的。”

左天宗看向陳亦寒,道:“亦寒師弟,那麼你覺得呢?”他也算是明白了,陳亦寒每次拋出難題的時候,必定有瞭解決之法。

陳亦寒便說道:“如今咱們神域正是百廢待興,不適合樹諸多強敵。尤其是陳揚,這個人是天命者,氣運非常之強,很難殺死。還有,陳揚乃是血族的血皇,一旦殺了他,又會惹來血族的報仇。”他頓了頓,說道:“所以,我建議域主您不如先發一份聲明,將陳揚與林冰逐出神域,永不錄用。這樣一來,將來也不會有人來說這個閒話,咱們也少了許多的尷尬。若是等過了十天,他們不回來,您再說逐出他們,那就未免顯得有些底氣不足了。”

左天宗說道:“你說的有道理!”他覺得陳亦寒真是太為他著想了。

他這域主剛剛上任,如果這時候就出了兩個叛徒,而且還抓不回來,那對他這個域主的麵子打擊也太大了。

陳揚與林冰在出了淮北市火車站的時候,他收到了麗絲打來的電話。

兩人已經被神域逐出。

陳揚知道後,朝林冰會心一笑,說道:“看來左天宗他們也不糊塗,知道這個節骨眼上若是執著於和我們兩人糾纏,那是得不償失。所以他們乾脆先將我們兩人逐出神域了。”

林冰微微鬆了口氣,但她心中還是有些失落。被逐出……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雖然一直想要離開一個公司,但一旦真正離開的時候,還是會覺得有些不是滋味。

此時的淮北市豔陽高照!

這時候正是下午四點。

火車站裡,人並冇有那麼多。畢竟淮北不算是經濟重鎮,這種日子又不是什麼假日,所以火車站的人並不多。

陳揚與林冰一起出了火車站。

接著,便有一個六十來歲的老者,穿著白色的白大褂走了過來。

“可是陳揚先生,林冰小姐?”那老者滿臉的溝壑,抬頭問道。

陳揚點點頭,說道:“我們就是。”

老者說道:“我叫福伯,是我家小姐讓我來接兩位的。”

他說完便轉身為陳揚和林冰拉開了車門。

車是一輛雷克薩斯的suv。

陳揚和林冰上車。

福伯關好後車門之後,便返身上了駕駛室,接著啟動車子,開車出去。

途中,陳揚向福伯寒暄,道:“藍小姐現在還好吧?”

“不是太好!”福伯沉默一瞬後說道:“但我也說不太清楚,陳先生去看了便知道了。”

陳揚點點頭,他也就不再多問了。

之前見藍紫煙是半年前,一晃就是半年過去了。

這半年內,陳揚的變化卻是可以用滄海桑田來形容了。

林冰一直不太明白,她在來的路上就問陳揚,道:“我們為什麼要來這裡?”

陳揚的回答很簡單。“現在還冇有明確和有效的辦法為師父報仇,所以,咱們就先走一步,看一步。也許會在無形之中找到一個契機呢?”他頓了頓,又說道:“藍紫衣的情況你是知道的,很古怪。也許我們在她的身上,能得到一些機緣呢?”

林冰一想也是,現在的確冇有什麼有效可行的辦法為師父報仇。那就先陪著陳揚來一趟吧。

一個小時後,福伯開車帶著陳揚和林冰來到了淮北市靠東北麵的湖邊。

湖邊是一個小彆墅,這裡的風景很好,那湖麵波光粼粼的,反射的熱光照得人眼睛都睜不開

而湖邊也還有不少美麗的楊柳樹,楊柳都垂到了湖麵裡。

藍紫衣就在小彆墅的前麵院子裡坐著,那院子裡撐了大的太陽傘。

太陽傘的底下是一張圓茶幾,還有四個桌椅。

此時此刻,藍紫衣就在那桌前的椅子上坐著。

她顯得有些詭異。

為什麼說她詭異呢?因為淮北市的氣溫還是很高的,這三伏天還是屬於最後一波,也最是凶猛。普通人穿著單衣薄裳都嫌熱,可藍紫衣卻是穿著羽絨服在曬太陽。

陳揚與林冰眼中都是閃過詫異之色。

福伯帶著陳揚和林冰來到了藍紫衣的麵前,他輕聲喊道:“小姐,貴客已經到了。”

藍紫衣這才睜開眼,她剛纔已經睡著了。

藍紫衣睜開眼就看見了陳揚和林冰,她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說道:“我身體有些不太舒服,你們兩位請坐!”

陳揚和林冰並不著急落座。陳揚首先看向藍紫衣,他發現藍紫衣的臉色蒼白,眉毛上凝結了冰霜渣子。

“你這是怎麼回事?”陳揚奇怪的問道。

藍紫衣苦笑,說道:“從一個月前開始,我的身體就越來越冷了。”

陳揚說道:“我可以給你把把脈嗎?”

藍紫衣說道:“當然可以!”她說完便伸出了手。

陳揚當下就去把住藍紫衣的手脈。

把住的那一瞬間,一股寒冰之意跟電芒似的從陳揚的指間鑽入進去。

陳揚頓時感到無比的刺痛,他情不自禁的啊了一聲,然後也立刻收手了。

“怎麼了?”林冰奇怪的問道。

陳揚不由苦笑,說道:“你試試就知道了。”

林冰當下也就來給藍紫衣把脈。

她的反應自然也跟陳揚如出一轍,很快就啊了一聲,並收回了手。

“太古怪了。”林冰失色說道:“我之前是有聽陳揚說過,冇想到藍小姐你的情況居然嚴重到了這個地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