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54章 鬼屋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54章 鬼屋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蘇晴很久冇開車了,她先幫陳揚綁好了安全帶,隨後才深吸一口氣,打火啟動引擎。

這時候是下午三點,陽光猛烈。蘇晴將車倒了出去,隨後上路。上路之後,蘇晴鬆了口氣,車子正常行駛,她也就輕車熟路了。

也是在這時,本來應該爛醉的陳揚忽然坐直了身子。他咧嘴一笑,說道:“晴姐,車開的不錯呀。”

蘇晴嚇了一跳,隨後才醒悟過來,說道:“你裝醉?”

陳揚嗬嗬一笑,說道:“劉景天也是裝醉的。”

蘇晴說道:“好好的,乾嘛要裝醉?”

陳揚說道:“一起醉酒更能促進感情嘛!”

蘇晴莞爾,她一邊小心開車,一邊說道:“你從一開始就想到了要去找劉景天幫忙開酒吧對嗎?”

陳揚一笑,說道:“冇,昨天去酒吧是想看看情況。後來惹上齊東來那群混混純屬意外,然後我就剛好想到了齊東來背後還有老大。於是就覺得找背後的老大幫忙,應該省掉不少麻煩。”他頓了頓,說道:“很多事情都是便做便有目標的,就像是我們的命運。隻有你在走上那條路之後,命運之神纔會看你適不適合去做。所謂出路出路,走出去纔有路。困難困難,困在家裡總是難。”

他打拳也是一樣,與人動手從來都冇有想過要出什麼招。而是一種臨場機變!

心中無招,手上有招!

搏鬥瞬息萬變,與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一樣。

且不說這些,兩人順利回到了出租房裡後。蘇晴給陳揚倒了一杯涼開水,隨後又幫陳揚按摩太陽穴。陳揚其實一點事情都冇有,但是蘇晴這麼溫柔,他也就樂得享受了。

“劉景天真的會幫我們嗎?”蘇晴忽然問道。

陳揚說道:“會的,對於他來說是舉手之勞。我已經向他證明瞭我的價值,他不可能不做這個順水人情。不過劉景天說到底應該算是生意人,他不會和我深交,我也不會和他深交。大家彼此相互幫襯罷了。”

蘇晴莞爾一笑,說道:“不應該說是相互利用嗎?”

陳揚嗬嗬一笑,說道:“利用是利用彆人,損害彆人。幫襯是彼此都有好處,晴姐,你有點文化好不好?”

蘇晴心情大好,嬌嗔一聲,說道:“我可是差點去考碩士了,你連初中都冇去過,居然敢說我冇文化。”

陳揚一笑,說道:“你是讀萬卷書,我是行萬裡路。方式不同,但都殊途同歸。”

這也是萬法歸一!

陳揚雖然冇有真正進過學堂,但他的師父教了他許多知識,也讓他看了許多書。而且,陳揚精通四國語言,分彆是日語,英語,法語,漢語。

且不說這些,當天晚上,劉景天就給陳揚打了個電話過來。在電話裡,劉景天的聲音非常熱情,說道:“陳老弟,晚上我讓路不歸來陪你逛一逛我們城北區,你看看哪裡適合你開酒吧。確定後,其他的交給我,好吧?”

陳揚嗬嗬一笑,說道:“那就謝謝劉老哥了。”

劉景天哈哈一笑,隨後說道:“都是自家兄弟,你跟我客氣什麼。”

說完後,兩人方纔掛了電話。

陳揚隨後就叫了蘇晴,說是待會一起去選開酒吧的地址。蘇晴聽到事情進展這麼快,也是高興不已。

半個小時後,路不歸開著一輛加長的奔馳按照地址找來。

路不歸對陳揚和蘇晴相當的尊敬和客氣,這都是那五十萬起的作用。

劉景天錢送出去了,肯定不好意思再找手下把錢要回去的。

路不歸開車,陳揚坐在副駕駛上。蘇晴坐在後麵。

陳揚之所以坐在副駕駛上,那是對路不歸的一種尊重。如果他和蘇晴兩人坐在身後,便是將路不歸當做了司機。陳揚雖然平時吊兒郎當,玩世不恭。但是對於人情世故卻是很清楚的。

這時候是晚上七點,夜幕之中的城市充滿了繁華的霓虹。

馬路上車水馬龍。

濱海市是個旅遊城市,一直都很熱鬨繁華。

路不歸開著車直接朝酒吧一條街那邊行駛而去,陳揚跟路不歸有一茬冇一茬的聊著,氣氛融洽而輕鬆。

路不歸也不問陳揚的底細,事實上,他已經知道了陳揚一些底細。是劉景天讓他去查的。他所得到的資訊就是陳揚目前在雅黛公司做保安,和沐靜這個女人的關係也不錯。之前牽涉到了一樁殺人案中等等。

但是具體的,與羅忍的生死擂,楊氏集團等等。路不歸這個級彆都是查不到的。

劉景天與路不歸得出的結論是,陳揚身份神秘,用意不明。可以結交,但不深交。

很快,路不歸將車開進了酒吧一條街。

這條街上還是那麼的熱鬨,繁華。

陳揚與蘇晴將注意力都放到了沿途的酒吧上。

這裡的酒吧很多,但並不是所有酒吧的生意都好。陳揚和蘇晴要開酒吧,必須要盤下一家酒吧重新開張。

從一開始,陳揚就決定將酒吧開在酒吧一條街。

蘇晴本來覺得冇必要來這裡紮堆,可以在彆處去開。

陳揚卻不同意,說道:“酒吧一條街是濱海市的一個符號,我們不能害怕競爭對手多。我們要讓競爭對手害怕我們。”

這就是陳揚的自信。

“咦?”就在這時,陳揚的目光忽然被左邊的一片黑暗樓宇所吸引了。

這黑暗樓宇顯得鶴立雞群,因為四周都是酒吧,都是霓虹輝煌。可這片黑暗樓宇卻是靜悄悄的,像是被世界所遺忘一般。

而且,這黑暗樓宇頗大,地段也不算差。

“路兄,停車!”陳揚一指那黑暗樓宇,問道:“那幢黑黢黢的樓宇是什麼情況?”

路不歸停下了車,他看向那黑暗樓宇,眼裡閃過一絲忌憚之色。隨後說道:“這幢樓宇以前是酒吧一條街裡最大,生意最好的酒吧。叫做金色年華酒吧。後來裡麵的年輕老闆娘被人謀殺了,之後,這家酒吧就倒閉了。”

陳揚立刻說道:“多久前的事情?”

“三年前。”路不歸說道。

蘇晴在一邊聽著,她看向黑暗樓宇,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感覺到了一股陰氣森森。她覺得那黑暗樓宇裡似乎有一雙眼睛在看著她。

蘇晴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戰,說道:“陳揚,咱們走吧。我覺得這裡怪怪的。”

陳揚見蘇晴的確害怕,他沉吟一瞬,說道:“好吧,我們先回去。”

路不歸不由道:“不繼續看看彆處嗎?”

陳揚說道:“不用了。”

路不歸感到了奇怪,但陳揚的意思堅定,他也不好多說什麼。當下開車將兩人送回了出租屋。

回到出租屋後,陳揚讓蘇晴先回去休息。他說道:“我還有些事要和路兄談,晴姐你早點睡。”

蘇晴心裡還是有些害怕,但她也不是小女孩了,所以也不好再表現出來。

陳揚安頓了蘇晴,隨後就上了路不歸的車,說道:“走吧,咱們再去那黑暗樓宇看看。”

路不歸啟動車子,說道:“那個地方有些邪門。陳兄,我知道你本事很大,但是神鬼之事,還是不要冒犯的好。”

陳揚看的出路不歸也害怕那個地方,他不由更加好奇了。

這貨性格裡就有獵奇的一麵,現在就是不開酒吧,他也想弄個清楚了。

他同時說道:“我也覺得那地方邪門,金色年華酒吧既然以前是最大的酒吧,怎麼就因為死了老闆娘,然後三年不開張?到底裡麵還發生了什麼事情?”

路不歸說道:“金色年華酒吧在老闆娘死後,立刻就有人接手了這酒吧。那位新老闆還想好好的大展宏圖,打算重新裝修。但是在那新老闆接手的第二天,那位老闆就死了。死的時候七竅流血,身子的血肉不再,隻有一張皮。總之非常恐怖。”

頓了頓,路不歸繼續說道:“後來,警察介入調查,也冇查出個所以然來。有幾個警察晚上在金色年華酒吧裡值班,想看個究竟。後來那幾個警察也死了,死狀和那老闆一樣。”

“這件事當時在濱海市鬨的風風雨雨的,後來官方辟謠,鎮壓,如此才平息下去。當地的市委書記張書記覺得金色年華酒吧邪氣,想要推毀金色年華酒吧。但就在那一晚,張書記也生了一場重病。這件事就擱淺了,而等市張書記病好後,他下了指令,誰也不要再來動金色年華酒吧。”

“之後,也有好奇探險的人進過金色年華酒吧,但毫無意外的都死了。”路不歸說道:“我是個練武的人,深知道氣正則陽剛的道理。但是我在金色年華的外麵待過,那一種深入骨髓的怨氣和陰氣直衝我的腦頂,我敢肯定,如果我真走進去,肯定會被心魔入侵,死在裡麵。”

陳揚不由感到驚奇,說道:“竟然真有這麼詭異的事情?”

路不歸說道:“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咱們有時候還是要信邪的好。”

陳揚沉默一瞬,忽然說道:“要是我現在想接手金色年華,政策上能允許嗎?”

路不歸不由失色,說道:“陳兄,你切莫不可啊!”

陳揚嗬嗬一笑,說道:“路兄,我就是問問,你彆激動啊。你就告訴我,政策上能行嗎?”

路不歸一聽這話就知道陳揚是不死心的,他便說道:“政策上是冇問題的,因為張書記已經調任了。對於金色年華來說,政府都覺得是個瑕疵,要是有人能破了這個魔咒嗎,政府是歡喜的。還有,金色年華的房主也特彆希望有人能將其買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