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53章 結交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53章 結交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形意如捉蝦,八卦如推磨,太極如摸魚!

形意有崩勁,一崩之下深入骨髓,疼痛難忍。而八卦掌便是推磨勁,勁力如螺旋,無堅不摧。這朱天雷的八卦掌凶猛至極,這一掌大摔碑手更是深得八卦真髓。

陳揚隻覺勁風撲麵,那大摔碑手已經到了胸前。

這一掌若真是打中,陳揚的肺葉立刻就要被震碎,當場吐血而死。

便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陳揚突然後退半步,接著點出天玄指勁!

這天玄指勁立刻就如一道利劍直刺朱天雷的摔碑手。以點破麵,陳揚的化解堪稱精妙。朱天雷見狀不由吃了一驚,他立刻化掌為擒拿手,手臂如靈蛇起伏,突然就擒拿向了陳揚的手腕。

陳揚見他擒拿手抓了過來,卻是立刻化指勁為拿手的滾雷拳印,踏前一步,猛然轟殺而去。陳揚這幾下變化,虛虛實實,變化如鬼神莫測。朱天雷駭然失色,因為陳揚的滾雷拳印裡蘊含了一股崩勁,加上衝刺速度太快。就如火車來臨時,震動的鐵軌。他根本攝拿不住,他如果執意擒拿,立刻就會被滾雷拳印轟殺。

朱天雷不得不退,他急速收手,閃電後退。

就在這時,陳揚施展出了羚羊掛角的玄妙身法。人如疾電朝前一竄,接著一掌印在了朱天雷的胸膛上。

砰的一聲,朱天雷整個人飛了出去,最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若不是陳揚手下留情,這下朱天雷就已經死了。

劉景天,路不歸還有齊東來這一批人全部都看呆了。他們知道陳揚猛,卻冇想到陳揚猛到了這個地步。

朱天雷是超級猛人,生撕虎豹,勇猛無雙。可眾人隻看見他剛衝向陳揚,接著就飛了出去。一個照麵便被打飛出去,這一幕對於劉景天眾人來說,是極其震撼的。

“好功夫!”路不歸猛然站了起來,接著就朝陳揚出手了。

路不歸雖然驚詫陳揚的厲害,但他畢竟是高手,所以並不會被這個場麵欺騙到。搏鬥隻在瞬息之間,陳揚一瞬間將朱天雷打飛,並不代表陳揚就比朱天雷厲害無數倍。

路不歸的功夫是在朱天雷之上的,所以他現在還是有信心出手的。

路不歸是形意拳高手,人如猛虎下山,一撲再一剪,這是凶猛的虎形拳。

一瞬間,路不歸真如一頭花斑大虎,氣勢淩厲而凶猛。

勁風滾滾!

陳揚麵對路不歸的雙拳剪殺,感覺到路不歸的雙拳就如巨大的剪子,瞬間就要將他剪成兩截。

事實上,路不歸的雙爪含了絕猛的鑽勁,又蘊含了分筋錯骨的手法。一旦剪中陳揚,立刻就要陳揚身首異處。

這個時候,陳揚也不多想,直接以羚羊掛角的身法躲避。人如在山間奔騰的山羊,突然貼著路不歸的爪風竄了出去。

陳揚的羚羊掛角施展了無數次,但冇有人能捕捉到羚羊掛角的變化。陳揚迅速來到了路不歸的身後,不待路不歸回身,他突然一腳迅猛蹬了過去。

砰的一聲,陳揚這一腳實實在在的蹬在了路不歸的屁股上。路不歸整個人立刻摔飛出去,摔了個狗吃屎,狼狽不已。

兩大猛將,全部在陳揚手上撐不過一個照麵。

如果說朱天雷被打敗還可能是陳揚的僥倖。但路不歸也落了這個下場,劉景天這一刻對陳揚不由心驚膽戰。

如今看來,齊東來栽在陳揚手上當真是一點都不冤了。

解決了兩大高手後,陳揚朝劉景天一抱拳,說道:“劉老哥,我知道你這一百萬不好拿。你看我這兩手功夫還行吧?”

劉景天站了起來,他是個極有城府的人。嗬嗬一笑,說道:“陳老弟的功夫真是俊啊,佩服,佩服。我這兩個兄弟不懂禮數,擅自動手,是我管教不嚴,還望陳老弟海涵。”

陳揚也嗬嗬一笑,道:“好說,好說!”

朱天雷與路不歸站了起來,兩人羞愧的站到了劉景天的身後。

這時候,劉景天拿出了一張金卡,擱到茶幾上,後又推到了陳揚的麵前。說道:“這是一百萬,密碼是六個8,陳老弟收好。”

陳揚微微一笑,說道:“那就多謝劉老哥了。”

劉景天淡淡一笑。

陳揚忽然又說道:“不過我出手冇輕冇重,傷了劉老哥的兩位兄弟。這錢就給兩位兄弟去養傷吧。”他說完又將那金卡推給了劉景天。

這一幕,立刻讓劉景天眾人愣住了,就連蘇晴也愣住了。大家完全搞不懂陳揚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陳揚淡淡一笑,說道:“出門在外,靠的就是朋友。兩位兄弟,咱們是不打不相識,你們不會不接受我這點心意吧?”

朱天雷與路不歸也是莫名其妙,完全看不懂這場故事了。

倒是劉景天沉穩,說道:“天雷,不歸,既然是陳老弟的心意,你們就不要拒絕了。”

一百萬並不是小數目。朱天雷與路不歸也要為之心動的,再則兩人心裡清楚,自己根本就冇受傷。

不過眼下,劉景天發話了,兩人便收下了金卡。

“還不謝謝陳老弟?”劉景天又說道。

朱天雷與路不歸馬上抱拳說道:“多謝陳兄!”

陳揚嗬嗬一笑,說道:“客氣了,兩位兄弟。咱們也算是不打不相識。”

劉景天說道:“既然誤會大家都解開了,陳老弟,那咱們就邊喝邊聊吧。”

陳揚微微一笑,說道:“恭敬不如從命。”

他初進來,囂張狂妄。可卻在占儘優勢後客客氣氣,這就是陳揚的手段。

如果他剛進來客客氣氣,那麼冇人會在意他。覺得他是冇有手段。

而在施展本事後客氣,大家就會敬畏。

隨後,劉景天又對齊東來等人說道:“你們還不退下去?”

齊東來三人如逢大赦,立刻退了出去。

待這三人走後,酒菜也就上來了。

陳揚與蘇晴和劉景天三人入座。

劉景天舉杯說道:“陳老弟,來,我敬你一杯。我在濱海市多年,像你這樣優秀的年輕人還是第一次見。”

陳揚一笑,說道:“劉老哥客氣了,以後大家就是好朋友。有什麼需要用得著我陳揚的,你隻管開口。”

劉景天嗬嗬一笑,說道:“老弟是爽快人啊!”他心裡也是一動,像陳揚這樣的厲害人物,結交,打好關係自然是冇壞處的。不過他心裡也是小心翼翼的,想著陳揚到底是有什麼事情需要自己幫忙。

劉景天是聰明人,已經看出陳揚是有意來結交的。

此時此刻,兩人都是在試探階段。雖然如此,兩人表麵上都是說的天花亂墜,好像前世就是兄弟似的。

蘇晴在一邊也插不上話。

不過馬上,劉景天就向陳揚問蘇晴,說道:“這位一定是弟妹了吧?”

陳揚也不敢跟人正兒八經介紹,說蘇晴是自己的女人。他乾咳一聲,說道:“這是我晴姐。”

劉景天微微一怔,有些迷糊。他也不深究,非常有涵養的衝蘇晴伸手說道:“你好,鄙人劉景天。”

蘇晴也伸手,說道:“蘇晴!”

兩人一握即分。

很快,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陳揚也就直話直說了,道:“劉老哥啊,我知道你心裡一定也很疑惑。我找你到底是乾什麼對吧?”

劉景天見陳揚直話直說了,也就不藏著掖著,說道:“我的確有些奇怪。”

陳揚便說道:“我知道酒吧一條街是劉老哥你的管轄範圍。我冇彆的,就想在這酒吧一條街裡開家酒吧。到時候,還希望劉老哥你幫襯著點。”

劉景天聞言不由恍然大悟,同時也鬆了口氣。這個要求並不會強人所難,他很願意賣個順水人情。於是立刻說道:“陳老弟啊,你放心。隻要你開酒吧,遇到任何困難,做哥哥的一定幫忙。你是要人脈,要人才,還是要店麵,哥哥都給你兜著。哥哥不是跟你吹牛啊,你說彆的,哥哥可能不一定幫得上忙。但是要在這裡開酒吧,你找哥哥我,那是找對了人。”

陳揚立刻就說道:“那我就和我晴姐先謝謝劉老哥你了。這樣吧,我酒吧開業,本來是一共六股,現在改成七股,劉老哥你算一份。”

劉景天擺擺手,說道:“陳老弟你太客氣了,我跟你說,完全不需要。這點小忙當哥哥的是應該幫忙的。你再多說就是看不起哥哥了。”

陳揚便也就知道劉景天是真心不在意。於是也就不再多說了。也很正常,劉景天這種身份,那裡看得起陳揚一家酒吧的股份。

此時此刻,蘇晴也終於懂了陳揚行事的含義。她隱隱約約明白了這劉景天的身份,她心裡頭不由狂喜。因為她知道有了劉景天的幫忙,自己的酒吧就已經成功了一大半。

這一刻,蘇晴對陳揚的崇拜已經到達了非常高的一個高度了。

隨後,陳揚和劉景天相談甚歡。兩人也就不聊酒吧的事情,隻管談喝酒和風月。

酒宴過後,劉景天和陳揚都醉了。

兩人醉醺醺的喊著還要喝,最後還是蘇晴扶了陳揚。朱天雷他們扶了劉景天,如此纔算將他們分彆送上了車。

那路不歸對陳揚很有好感,因為他才賺了五十萬。能不感謝陳揚麼?他主動來到蘇晴麵前,問道:“蘇小姐,需要幫忙送陳兄弟回家嗎?”

蘇晴溫婉一笑,說道:“不用了,我能搞定。”

路不歸便說道:“那路上小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