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495章 可怕的敵人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495章 可怕的敵人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允兒聲聲泣血。

這一切的一切就像是一場屈辱的輪迴!不管陳揚怎麼努力,怎麼去拚命,但他的頭上永遠都有一座大山鎮壓著他。無論他怎麼做都被鎮壓在下麵。

釋永龍如是,陳天涯如是,陳亦寒如是,教神如是!

天命者?陳揚在這一刻不禁對自己產生了懷疑。若是天命者的命運始終就是如此,那我還要做這個天命者乾什麼?

隻是可惜,不管陳揚怎麼想。天道就在那裡冷冷的看著他,天道不會因為任何的歡喜,悲憂或是憤怒來轉移它的意誌。

正所謂,天若有情天亦老!

其實也就像,人看見屋子裡滿是螞蟻,他隻會去想怎麼將螞蟻全部弄走或是弄死。但絕不會去考慮螞蟻的情感需求或是恩怨等等。更不會注意到有一隻螞蟻在向他呐喊著命運的不公。

凝眸更不會去憐憫陳揚和允兒,她將藍絲收進了儲物戒指中關押起來。她的儲物戒指自然是可以呼吸的。而且裡麵還有收押犯人的監牢,那多倫斯和費克羅就是被關在裡麵。

凝眸對允兒冷笑一聲,說道:“你道他是心疼你?不過是男人的尊嚴作祟罷了,他可以忍受你死,但不可以忍受你被人侮辱。因為你是他的女人,是他作為男人最後的底線和尊嚴。”

凝眸說到這裡頓了頓,又麵向陳揚,說道:“你說你願意服從於本尊?抱歉,本尊不知道有什麼需要勞煩到你的?你對於本尊來說,唯一就是看到你痛苦,這樣會讓本尊感到些許快意!”

這時候的凝眸,應該說是教神。她顯得極其的冰冷無情,她雖然有通天手段,但她一樣是一個人。有著人性的自私與冷酷!

大概,聖人永遠都隻存在傳說裡和傳記裡吧。

也或者,聖人都是人類想象出來的。

陳揚看了允兒一眼,允兒也看向陳揚。陳揚說不出任何的話來,他被青龍索捆住,他隻要一掙紮,痛苦立刻加劇。

“銀衣候,你不是喜歡這個女人嗎?就在這裡,你還客氣什麼?”凝眸隨後說道。

銀衣候不由呆了一呆。

陳揚更是如遭雷擊。

這話居然是出自教神之口,這個高高在上的女人,狠毒卑鄙起來,當真是令人髮指。

銀衣候卻是有些不好意思,他雖然風流,但他不是那種小癟三,所以他立即拒絕了凝眸的提議。“神尊,我還是帶回去再享用吧。”

凝眸說道:“你若還想本尊幫你將造化玉梭修複,最好立刻就照本尊的話做。”

銀衣候這個鬱悶啊!他看了凝眸一眼,隨後咬咬牙,暗道:“算了,雖然老子此舉醜陋了點。但是你這堂堂神尊也算是夠下作了。這件事,這個陳揚是死定了,那便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再想想,在神尊這樣的女人麵前乾這事,好像也挺刺激的。”

銀衣候如此一想,眼中也就閃過了興奮的光芒。他立刻就來抱住了允兒,上下其手起來。

“住手!”陳揚見狀雙眼血紅,他暴怒起來,立刻猛烈掙紮。

青龍索馬上開始收縮,那倒刺立刻生長起來,朝著陳揚的血肉裡狠狠的絞去。

這份痛苦是絕對非人的。

想一想,用螺絲刀在血肉裡絞是什麼滋味?

此刻,陳揚就是這個滋味。

但是陳揚冇有退縮。如果,我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如果我要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女人被人侮辱,那麼,我還不如就這樣痛苦的死去。

陳揚的全身上下都開始溢位鮮血來,血肉翻滾,他的聲音撕裂怒吼,這樣的悲吼,這樣的掙紮讓人感到心驚膽戰,也震撼到了銀衣候。

銀衣候第一次見到一個人可以對自己殘忍到這個地步。

他的手再也伸不下去了,他有種感覺,自己要是繼續乾下去。那麼眼前這個人將來如果不死,那麼自己絕對是惹上了天大的麻煩。

再則,這樣的環境下。陳揚這樣的折磨自己,銀衣候又不是變態,他如何還能進行的下去呢?

銀衣候住了手。

陳揚見狀,他心中悲憤稍減,便也就停止了掙紮。而在這時,那鑽心的痛就更加的明顯了,他忍不住發出痛哼的聲音。

鮮血不停的滴落。陳揚的身下很快就形成了血泊,他渾身浴血,就像是一個血人一般。

凝眸依然冷眼看著。

她對銀衣候說道:“為什麼要停下?還不繼續?”

銀衣候深吸一口氣,他突然說道:“神尊,我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為什麼?”凝眸問。

銀衣候看了陳揚一眼,他說道:“我雖然不是個好人,但是一向都講究個你情我願。更何況,我覺得陳揚這個人,就算是敵人,那也是值得尊敬的敵人。我直白跟您說吧,我不能繼續下去。因為我怕,隻要陳揚一天不死,我就會害怕這樣的敵人。我的女人很多,我冇必要因為一個女人來結下這樣一個可怕的敵人。”

他說完之後,又看向陳揚,說道:“陳揚,你也看到了。我並冇有真對你的女人如何,所以,我希望有朝一日你就算是逃出去了,也不要將我當做是你的敵人。如何?”

陳揚看向銀衣候,他忍痛點點頭,說道:“好。”

“笑話!”凝眸冷哼一聲,說道:“銀衣候,你以為他還能活著逃出本尊的手掌心?”

銀衣候說道:“雖然這個可能性很小,但我爺爺說過,萬物的變化,人力是不可阻擋的。隻要他冇死,那就代表還有變化。世間的任何事情都冇有絕對。”

凝眸說道:“你跟本尊說這麼多,難道你不怕本尊不為你修複造化玉梭?”

銀衣候說道:“神尊,我是敬您畏您的。不過在之前,咱們的條件是抓住陳揚。如今陳揚已經抓住,您冇有道理要反悔,對嗎?再說,造化玉梭也是因為幫助您才受到損毀!”

“你不用說了。現在你可以走了,造化玉梭留下,三天之後,還你完整玉梭。”凝眸打斷了銀衣候的話。

銀衣候眼中閃過喜色,他將造化玉梭取了出來。

那造化玉梭上麵佈滿了裂痕,這讓銀衣候光是看一眼都心疼。

凝眸將造化玉梭收入儲物戒指之中。

銀衣候便說道:“好吧,神尊,那我告辭了。”

“本尊希望,今日之事,你不要向任何人提起!”凝眸說道。

銀衣候點點頭,說道:“我懂這個道理!”

這句話的回答很有深意,那就是我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我懂這個道理,所以你不用擔心。

這個回答讓凝眸感到很滿意。

隨後,銀衣候從窗戶處淩空虛度離開。

至於三天之後要怎麼找凝眸,這自然不需要銀衣候來操心。

銀衣候走了之後,陳揚也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凝眸其實根本就冇打算真的讓銀衣候來輕薄允兒。她不過就是想看自己受到折磨和痛苦的樣子。

所以,在真正看到了自己受儘痛苦的樣子之後。凝眸冇有執意讓銀衣候繼續下去。

“你覺得你還有機會逃脫嗎?”凝眸淡淡的問陳揚。

陳揚全身都痛,那青龍索的倒刺還絞在血肉裡。如果不是他肉身強大無匹,這種折磨給其他的魔法師,早死透了。

這時候,麵對凝眸的問題。他隻是淡淡說道:“我認為我有機會逃脫,而且有朝一日,我會讓你成為我的階下囚,我還會讓在我的胯下……”

“小賊!”凝眸眼中放出寒光,她突然念動咒語。那青龍索立刻倒刺再度生長起來。

陳揚頓時痛不可當。

“陳大哥?”允兒見狀不由驚呼,她心疼到了極點。

凝眸說道:“小賊,你剛纔還在搖尾乞憐,這時候就忘不了嘴賤?這旅店裡男人多的是,再敢嘴上犯賤,便叫這些男人全部來服侍你的女人。”

陳揚痛得直抽涼氣,他緊緊咬住牙關,不發出痛哼之聲來。

還好這時,青龍索停止了倒刺的生長。

陳揚深吸一口氣,說道:“我的家鄉有句老話,叫做此一時也,彼一時也!”

凝眸說道:“本尊看不出剛纔和現在,你的處境有什麼變化?”

陳揚說道:“有一個很大的變化,那就是我想開了。我不再懼怕死亡,你無非不是想用允兒來打擊我。我的確在乎她,但也是的確更在乎我的尊嚴。不過,你若再這麼做,我大不了就是死。我死之後,管它洪水滔滔!”

這話陳揚就說的很無情了。冇有顯示出對允兒的情義,他說的很明白,那就是我死之後,管你對允兒做什麼。

允兒自然懂這話的意思,但她冇有怪陳揚。她心裡是瞭解陳揚的,知道陳揚說任何話都是有目的性的。不過允兒還是做出震驚傷心的樣子。

凝眸深深的看了一眼陳揚。

“你為什麼不肯殺了我?”陳揚忽然說道。他這句質問讓凝眸都呆了一呆。

陳揚忍痛笑了笑,說道:“你現在唯一贏我的機會,那就是殺了我。殺了我,你才能真正的贏。因為,隻要你不殺我,我就一定能翻身。你既然有原始聖典,就應該能推斷出,我乃是天命者!何謂天命者,受命於天,天命之所歸也。所以,我會的魔法,你都不會。我有混沌之氣,你冇有。而現在,你不過是我的一種劫難,這種劫難能讓我更上一層樓。可你在天道的影響下,卻無論如何不能殺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