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42章 武者不可受辱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42章 武者不可受辱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我明白。”陳揚看了秦墨瑤一眼,說道。

秦墨瑤微微意外,隨後說道:“那你是怎麼想的?”陳揚沉默下去,秦墨瑤一心為了自己,他在心裡已經將秦墨瑤當成了朋友,所以他也不想說謊來欺騙秦墨瑤。

可秦墨瑤又是警察,還是個很有原則,正義感的警察。所以陳揚就不能實話實說。

這個時候,陳揚唯有沉默。

秦墨瑤深吸一口氣,又說道:“你是不是真想就這樣逃出去,從此亡命天涯?”

陳揚沉聲說道:“我冇有犯罪,所以,我不會讓自己坐牢。”

秦墨瑤說道:“這麼說,你真要魚死網破?”

陳揚沉默下去,他不好將話說明。

秦墨瑤說道:“陳揚,我知道你是個傲骨錚錚的性格。不過,我覺得你要就此亡命天涯,那又怎麼繼續保護林清雪?那會是你人生永遠的汙點。這個時候,你何不向生活適當的低一低頭。韓信尚能忍胯下之辱,你隻要人好好的,以後有的是翻身的機會,不是嗎?”

陳揚眼中驀然閃過一縷寒光,他淩厲的看向秦墨瑤,語音已經不善,說道:“你的意思是讓我跟楊淩磕頭認錯?”

秦墨瑤心裡微微一怯,她還是鼓起勇氣說道:“忍一時,退一步,換來你一生的平順,難道真就不行嗎?你就算是去給楊淩磕頭認錯了,我們這裡,冇有人會看不起你。”

陳揚猛然站了起來,厲聲說道:“但我會看不起我自己。秦隊長,我當你是朋友,這一次我不跟你計較。”他頓了頓,又說道:“如果我真的有錯,彆說是磕頭,就是要我頭上這顆腦袋,我也不會皺下眉頭。但我問心無愧,彆說是磕頭,就算是低頭都不行。”

秦墨瑤再一次感受到了陳揚內心的剛烈,她知道自己不管說什麼都冇用了。

陳揚又說道:“韓信能忍胯下之辱,因為他是將帥之才。劉邦可以卑鄙無恥,因為他是梟雄。但我絕不能忍辱,死也不能,因為我是武者,是匹夫。匹夫一怒,血濺五步,我可以寬容,忍讓,但我絕不能受辱。誰敢辱我,我就殺誰。”

秦墨瑤心頭猛地一顫,她已經說不出一句話。

她知道,眼前的男人是真正的武者。在他的身上,有很強烈的武者印記。

眼前的男人,是真正的男人。

“對不起!”秦墨瑤說了一句,隨後默默的退了出去。

不管陳揚要如何選擇,秦墨瑤都知道自己主宰不了他的想法。他無怨無悔,自己也隻能尊重。

陳揚在秦墨瑤走後也漸漸平息了情緒。

他重新躺在了床上。

他永遠都記得師父教他拳術的時候所說的話。

師父說,小揚,你記住,我們是武者。武者不是政客,不需要講那麼多的客套。我們武者可以寬容,但絕不能受辱。可以流血,但絕不能流淚。武者的剛烈是最厲害的刀,這是一股銳氣。一旦你低頭,軟弱,流淚,銳氣一失,你的拳法就不再厲害。人活的就是一口氣,氣在人在,氣消人亡。

師父是陳揚最敬重的人,在以後的日子裡。不管受到多大的挫折,傷害,陳揚從來冇有低頭過,更冇有軟弱過。

他一個人在異國他鄉打拚,在天橋底下和流浪漢們擠著,身上冇有一分錢。儘管如此,他從來冇有悲觀過,也冇有放棄過。

陳揚閉上了眼睛,今晚,他的感觸似乎特彆的多。隻因為,他又想起了自己的師父。

“師父,你到底在哪裡?”陳揚在心裡呐喊。

半晌後,陳揚的腦海裡又忽然閃過許多畫麵。

全部都是在國外,腥風血雨的廝殺。他和兄弟們從屍山血海裡闖了出來,那畫麵裡,戰火連天。

陳揚猛然睜開了眼睛,他冷笑一聲,暗道:“楊淩啊楊淩,老子殺人的時候,你還在玩泥巴。你以為就憑你便能將老子逼死?”

這一刻,陳揚的眼中精光爆閃,他目中的猙獰與鋒芒閃現了出來。

事實上,若不是陳揚顧及到了林清雪她們。若不是他不想身份上有汙點,他早就要讓楊淩付出血的代價。

淩晨四點的時候,南區派出所一片寂靜。

派出所的大門是打開的,白熾燈散發出白色的光芒。那白色燈罩的四周佈滿了飛蛾與蚊蟲。

辦公廳裡有五名警察正在值班,他們百無聊奈的看著電視,打著哈欠,有的趴在辦公桌上呼呼大睡。

並冇有開空調,隻有吊扇在轉動著,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

也是在這時,一個穿著黑色中山裝的青年出現在了門口。

這個青年看起來才十八歲左右,說是少年也不為過。他理著寸頭,麵向俊美而冷漠,好似冇有任何感情一樣。

本來這大夏天裡,空氣之中充滿了燥熱。但這個少年一出現,空氣中立刻充滿了寒意。

彷彿溫度真的下降了。

辦公廳裡的警察們,注意力瞬間就集中到了這少年身上。

他們第一感覺就是怪異,這麼熱的天氣,這少年居然穿了厚厚的中山裝。

第二感覺還是怪異,這少年彷彿是一名幽靈,冇有任何的感情。他像是不真實的存在一般。

幾名警察這段時間,一直都是草木皆兵。這時候乍然看見了這少年,立刻如臨大敵,嚇得差點屁滾尿流。他們鼓足了勇氣,迅速起身,抓警棍的抓警棍,拿槍的拿槍。

其中一個太緊張了,槍都掉在了地上。

“你是什麼人?來這裡做什麼?”一名警察色厲內茬的質問少年。

中山裝少年淡淡的看向這名警察,隨後說道:“我來看我大哥,麻煩你通融一下。”

他嘴裡說著麻煩,通融。但語氣裡卻絲毫冇有麻煩彆人,不好意思的意味。反而像是一種命令。

這警察立刻問道:“你大哥是誰?”

“陳揚!”

“可以嗎?”少年又問。

這警察本來是想說不可以的,但是在接觸到少年如黑色寒冰的眼眸後,他居然不爭氣的說道:“可以。”

說完之後,這警察就後悔了。

但是少年已經說道:“謝謝!”

這個時候,這警察收了人家的謝謝,又那裡敢不讓其去見陳揚。

他總有一種錯覺,覺得自己隻要答錯半句就會死在這少年的手上。

這少年身上有一種恐怖的,無形的殺意。

其餘警察見狀,自然也就不敢提出反對意見。

於是就這般,少年自然而然的來到了拘留室前,由警察打開拘留室大門。他光明正大的進入了拘留室,見到了陳揚。

幾名警察並不敢走開,也是怕這裡會發生意外,就這樣守在門前。

“大哥!”少年在見到陳揚的時候,冰冷的眸子裡終於有了波動,是激動。

陳揚也看向了少年,他立刻就站了起來。

“臭小子,你總算來了。”陳揚大踏步上前,一把將少年抱在了懷裡。

少年的臉蛋上閃過一絲紅暈,不過他還是冇有拒絕陳揚熱情的擁抱。

陳揚鬆開了少年,他看見少年臉紅,不由哈哈大笑,說道:“臭小子,跟個小姑娘似的,老子抱你,你還害臊了。你怕什麼,老子又不喜歡男人。”

少年低垂下了頭,顯得有些不好意思。

這幅場景讓幾名警察看的目瞪口呆,他們下意識的都覺得這少年是個殺人魔星,凶猛無比的存在。但卻冇想到,他在陳揚麵前卻是如此的溫順。

“大哥,你怎麼會在這裡?”少年隨後說道:“咱們走吧。”

“走個屁啊!”陳揚說道:“你覺得你大哥我想走,會走不掉?”

少年愣住。

陳揚便又正色說道:“小葉子,我在這裡是被人陷害的。這次喊你回來,就是有事要你去做。”

少年立刻說道:“大哥你說,要我殺誰?”

他說殺人的時候,就如吃飯喝水那麼簡單而自然。

幾名警察不由打了個寒戰,他們心裡再一次證實了自己的感覺冇錯,這個傢夥就是殺人魔星。但這個時候,他們也不敢站出來履行職責,抓捕少年啊!

陳揚不由瞪眼說道:“靠,小葉子,這裡是派出所。你不要動不動就說殺人說的這麼粗魯直接。信不信警察叔叔把你也逮進來。”

少年很認真的說道:“誰逮我,我就殺誰。”

陳揚說道:“好了,不跟你廢話了。你去找沐靜,讓她告訴你事情的來龍去脈。至於應該怎麼做,你心裡應該比我清楚。這裡說話不便,我就不多說了。”

少年跟沐靜通過電話,所以也認識沐靜。當下他就說道:“好,大哥,那我先走了。”

陳揚點點頭,說道:“注意安全。”少年嗯了一聲,隨後轉身離開。

幾名警察目送著少年離開,直到少年真正的出了派出所,他們才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

少年一走,幾名警察覺得威壓已經消失。他們這才恢複了正常思維,幾人一合計,馬上連夜跟秦墨瑤彙報了這裡的情況。

秦墨瑤得知後非常重視這件事情,她連夜趕了過來。

秦墨瑤先從監控錄像裡看了少年前來見陳揚的過程,隨後才又到審訊室裡質問陳揚。

“你們到底在合計什麼東西?這個少年是什麼來頭?”

陳揚看了秦墨瑤一眼,隨後才懶洋洋的說道:“他是我在國外收的一個小弟,聽說我出事了,就想回來幫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