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377章 血族盛宴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377章 血族盛宴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做為一個男人!

男人,男人!

男人不是男孩,作為一個男人,還有什麼事情比冇有能力保護自己的親人,愛人更痛苦的事情呢?

那配做一個男人嗎?

那會是將一個男人的自尊,驕傲全部都粉碎的行為啊!

陳揚顯然遭受到了這樣沉痛的打擊。

不過很快,陳揚就將這一份痛苦深深的藏到了內心深處。

這一次,他不會去跟任何人說。

空自痛苦,冇有任何的作用。

唯有化痛苦為力量,迅速的強大起來,這纔是陳揚唯一能夠做到的。

泰山之上,陳亦寒在最熱的泰山頂上跪了一天一夜。

他的身上冇有流一滴汗,他的精神狀態也非常的好。

不過,他的心情並不太好。

首先,他本來以為神帝給他的那道傷疤不過是小意思。很快就可以複原,他的身體,就算是手臂斷掉了,都可以再長出來,更何況一道小傷口。

但很快,陳亦寒就驚恐的發現,這道傷口,不管他怎麼努力運功都無法止住。

他一旦運功,就會有鮮血溢位來。

陳亦寒的心情糟糕到了極點。這個時候,烈日當空。

此處很少有遊客前來,所以很是寂靜。

接著,陳天涯虛空元神凝聚,出現在了陳亦寒的麵前。

“父親!”陳亦寒馬上喊道。

陳天涯臉色冷峻,他說道:“起來吧。”

陳亦寒馬上站了起來,他英俊的臉蛋上,那一道血痕是那樣的觸目驚心和突兀。

陳天涯說道:“你知錯了嗎?”

陳亦寒道:“孩兒知錯了。”

“錯在哪裡?”陳天涯問。

陳亦寒說道:“錯在能力不濟,錯在不該心存僥倖,錯在不該在這個時候招惹神帝!”

陳天涯眼中閃過心痛之色,道:“你……”

“孩兒說錯了嗎?”陳亦寒不解的問。

陳天涯怒道:“你當然錯了,你對司徒靈兒要做的是什麼事情你不知道嗎?”

陳亦寒沉聲說道:“司徒靈兒是陳揚的妻子,孩兒將司徒靈兒收入囊中,一是打擊了陳揚,二是痛快了自己。孩兒不知道何錯之有?您不是一直教我,做人該念頭通達,為所欲為嗎?”

“念頭通達是我教你的,我何曾教過你後麵為所欲為?”陳天涯說道:“你知道你這種行徑像什麼嗎?”他頓了頓,道:“像個畜生,你知道嗎?”

“父親,您這話孩兒可就不認同了。”陳亦寒說道:“您可不是中華大帝,您是魔帝,魔啊!怎麼您也現在正義凜然的來嗬斥孩兒?”

陳天涯說道:“冇錯,老子是魔。老子殺人無數,可老子拍著胸口也敢說,從未做過下三濫的事情。就算是陳揚的母親,那也是老子喝醉了,他母親本身就願意才發生的事情。還有你母親,你母親

心地善良,待人真誠。我們都不像你這般。”

陳亦寒說道:“父親您不願意做的事情。您的底線,原則,等等。這些孩兒都很讚成,也很敬佩。但是這些底線,原則,不是孩兒的。孩兒心中,永遠尊敬父親您。至於其他人,尤其是女人,漂亮的,我都要。我要做的就是暢暢快快,無人拘束。您說孩兒錯了,但孩兒如今修為也到了三重天。孩兒並不是小孩子,並不是心性不定的人。所以,您現在來教化孩兒,對不起,孩兒做不到。孩兒若是聽了您的,以後修為再想寸進。”

陳天涯的眼神複雜起來,麵對陳亦寒所說的,他居然無言以對!

“或許,你纔是真正的魔!”陳天涯喃喃說道。

博爾州,夜幕降臨之後。

一輛加長的黑色奔馳來到了伽藍公寓前麵。

一身黑色燕尾服,紳士無比的華爾萊茵下了車。

華爾萊茵身後還有兩名隨從,他們恭敬的站著。

這時候,陳揚走了出來。

陳揚穿著很隨意的白色休閒襯衫,這樣子他顯得有些不羈。

“走吧!”陳揚說道。

華爾萊茵看陳揚這個樣子,不由呆了一呆,他說道:“陳揚先生,您確定要這樣去參加我們主人的宴會?”

陳揚微微一笑,說道:“難道不行嗎?還是說衣冠不整,謝絕入內?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看我還是不去了。”

華爾萊茵嚇了一跳,連忙說道:“當然不是。”他頓了頓,又好奇的說道:“其餘人呢?”

陳揚淡淡一笑,說道:“他們不會去參加的。”

“這是為什麼?”華爾萊茵說道:“我們主人是非常有誠意的。”

陳揚哈哈一笑,說道:“華爾萊茵先生,咱們都是成年人,就不必那麼天真爛漫了。你家主人為什麼要請我赴宴,大家彼此心裡都清楚。多的話就不說了,走吧!”

陳揚展現出了他的鋒芒。

華爾萊茵立刻就閉嘴了。

冇錯,他心裡自然清楚。

陳揚這群人前來,猛龍過江的架勢很明顯。

黃金血族是容不下陳揚這群人的。

但目前,黃金血族要查清楚之後再下手。另外也首先要明確的清楚陳揚這群人來這裡的意圖。

這就是這個晚宴的目的。

可說到底,這個晚宴是設置在黃金血族的老巢裡的。

那對陳揚這群人是很不利的。陳揚肯去參加,那已經是很給麵子了。難道你丫的還想彆人全部都去,好給你一網打儘嗎?

天下之間冇有這樣的道理嘛!

進入奔馳車後,陳揚坐在了一側的皮椅上。

車裡有香檳,美酒,葡萄等等。

華爾萊茵溫和的向陳揚道:“陳揚先生,您想喝點什麼?”

“就香檳吧。”陳揚淡淡一笑,說道。

華爾萊茵給陳揚倒了一杯香檳。

陳揚接過,輕淺的喝了一口。

華爾萊茵也跟著喝了一口,他忽然說道:“陳揚先生,您剛纔的話有點清楚,但又有點不清楚。您若是明白,那為什麼今晚又要參加我家主人的宴會呢?”

顯然,華爾萊茵是在試探陳揚的口風。

陳揚淡淡一笑,他正欲說話的時候,目光忽然被開車的司機吸引了。

因為開車的司機居然戴了一頂帽子,陳揚看其輪廓,依稀覺得這司機是個年輕的女子。

陳揚很快就收回了目光。他向華爾萊茵說道:“很簡單,我也想跟你家主人聊一聊。”他頓了頓,說道:“你們黃金血族掌控整個博爾州,外人進來想分上一杯羹,那是難上加難。我們華夏有句老話,那就是進門叫人,進廟拜神。我既然來到了博爾州這個地方,自然也要拜會你家主人。你說是嗎?”

華爾萊茵微微一笑,他的眼神中閃過複雜的神色。卻是徹底摸不透陳揚了。

同時,陳揚也注意到開車的司機耳朵動了一下,顯然她在認真的聽自己和華爾萊茵的談話。華爾萊茵淡淡一笑,說道:“這麼說來,陳揚先生是有意在博爾州發展了?”

陳揚說道:“冇錯。這個地方,占據天時地利人和,我不得不來。”

華爾萊茵微微一笑,說道:“那麼看來,陳揚先生是不打算和我們和平相處了?”

陳揚說道:“現在咱們把這些談完了,豈不是跟你家主人都不用見麵了?”

華爾萊茵呆了一呆,隨後說道:“您真幽默。”

不管如何,華爾萊茵這邊對陳揚的虛實更加琢磨不透了。

德克康家族是一個華麗的宮殿。

這座宮殿整體建築是呈現古色,又有些像是歐洲的古堡。

在宮殿外圍是一個綠化很高的公園,裡麵還有湖泊。

這德克康家族也真算是極儘奢華了。

奔馳車開進去公園,首先是一條長長的跑道。

跑道常有三公裡。三公裡之後,纔到了宮殿的前麵。

那宮殿前麵有假山,噴泉,噴泉裡的水花濺落,如晶瑩的玉柱。

宮殿前方是一條厚厚的紅毯。

陳揚與華爾萊茵下車,華爾萊茵說道:“陳揚先生,請跟我來。”

陳揚當下便隨華爾萊茵進入宮殿裡。

大殿上,四周都是光滑如鏡。

牆壁上有不少浮雕,浮雕都是關於吸血鬼起源的故事,比如該隱與上帝等等。

這裡麵有著很濃厚的神秘文化曆史氣息。

陳揚隨著華爾萊茵很快就到了餐廳。

這宮殿裡非常的寬闊,九曲十八彎。

陳揚一路所來,見到了許許多多的黃金血族,他們顯得舒適而愜意,有的在聊天,有的在談情說愛。

他們對陳揚的到來視而不見,這裡就像是一個美妙的伊甸園。

隻有到了餐廳裡,一切都才安靜下來。

餐廳裡的燈光是明黃色的,但還是顯得有些暗淡。

餐桌上有許多食物,但陳揚一眼看去卻是忍不住心裡一驚。

那餐桌上是血淋淋的人心,人肝,還有人的手等等!

而且,還有一個年輕女孩兒的頭顱。

在餐桌的中間,有一個紅酒器皿。

器皿裡麵是滿滿的紅色血液!

陳揚心裡震驚,麵上卻是不動聲色。他還看到那死去的女孩兒是個華人。

這裡的氣氛,以及桌上的恐怖食物,一切的一切都讓人覺得不寒而栗。

陳揚同時在心裡感受到了憤怒,他明白,之所以桌上的人是華人,那是因為自己也是華人。這是黃金血族在對自己示威。

陳揚雖然憤怒,但麵上卻是輕鬆一笑。他看向四周,卻冇見到人影。

華爾萊茵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退下了。

陳揚笑笑,說道:“傳言之中,血族不論是吃人還是吸血,都會做的藝術優雅。今日一見,卻是讓人大失所望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