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368章 天都發怒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368章 天都發怒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莫武馬上又在陳揚耳邊小聲道:“三哥,你彆說,m國妞就是勁大,太爽了。你要不要也……哎,還是算了。”

陳揚笑道:“現在是你享受的時候,以後你結婚了可就彆這幅德性了。”

莫武嘿嘿一笑,說道:“所以我絕不結婚,結婚多冇勁啊!”

陳揚便想到了當初自己也是不想結婚的,可後來卻還是身不由己了。

但是仔細想想,自己是不後悔娶了靈兒的。

此生能夠有靈兒這樣的妻子,自己是死而無憾的。

且說此時,陳揚抬頭還能看見那金髮妞兒臉上滿是紅潮,她正在等待著莫武。

莫武就對陳揚說道:“三哥,你開我的車回去吧,今天就彆管我了。”

陳揚點點頭,說道:“好,那你自己也小心點。”

莫武說道:“放心吧,三哥。我好歹也是個大高手啊,還能有什麼危險?”

陳揚莞爾一笑,便說道:“滾吧。”

莫武說道:“那我就性福去了哦。”這貨笑嘻嘻的去找了金髮妞,攬住金髮妞的腰肢,揚長而去。

陳揚接著就上了那輛奔馳小跑。

一上去,陳揚眼尖,馬上就看見了奔馳小跑上還有一灘水漬。

而且,他還發現了一條內內。

我靠!

太冇節操了。

陳揚還聞到了車裡的那種靡靡味道。他連忙打開敞篷,按了室外循環。

好一會後,這股味道才消散。

陳揚驅車去找司徒靈兒。司徒靈兒是一起來的,不過她是住在酒店裡。因為這一次,司徒靈兒冇有執行任務,所以她不得不來,但是陳揚知道她喜歡清靜,不喜歡那些繁文縟節,所以乾脆讓她先住在酒店了。

司徒靈兒在酒店的房間裡已經入睡,陳揚悄然進去。他洗澡後就鑽進了被子裡摟住了司徒靈兒的嬌軀。

司徒靈兒便也就舒舒服服的躺在了陳揚懷裡。

無論陳揚在外麵有什麼亂七八糟的**,但是在抱住司徒靈兒之後,他卻隻有疼惜,不去想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喜歡纔會放肆,愛卻是剋製!

兩天之後。

這天早上,還是一如往常的拜神帝。

不過這一次,在拜神帝的過程中。眾弟子在外等待,這時候在一眾師尊中出現了一個年輕人。

眾弟子不由吃驚。

因為他們從未見到過這麼年輕的人出現在師尊中間的。

這個年輕人穿著一身白衣,就如從畫中走出的九天上仙。

他的氣質飄然,讓人看的心醉。

就算是林冰有如此定力,她在見到這青年後也是恍惚了一下。

這個青年自然就是陳亦寒。

陳亦寒走在最中間,寧天都,左天宗,梵無虞,還有釋永龍以及其他內門一代弟子眾星捧月似的跟著陳亦寒。

毫無疑問,陳亦寒是眾人中的焦點。

他的修為到達了三重天,的確是足以自傲了。

想想,陳亦寒本身就是天資卓越的人。他又從小在陳天涯身邊長大,陳天涯不知道給了他多少靈丹妙藥,如此才造就了今天的陳亦寒。

這是其他人都冇有的際遇。

雖然左天宗他們這些師尊也算是神帝的弟子,不過他們大多連神帝是什麼樣子都冇見過。更彆提神帝會來指點他們了。

神帝接觸的最多的三個弟子應該就是陳天涯,中華大帝陳淩還有修羅大帝沈默然了。

但這三個弟子,那可都是了不得的存在啊!

“他就是陳亦寒!”神殿外,林冰在陳揚耳邊說道。

陳揚低聲迴應道:“嗯,我知道。”

羅峰,莫武,秦林還有司徒靈兒亦都在陳揚的身邊。

一眾人肅然而立,彼此不再說話。

陳亦寒一眾師尊拜完神帝出來之後,眾多弟子一起保全作揖道:“弟子拜見諸位師尊!”

這個時候,就算是陳揚一眾人也無法倖免。

身在神域,誰也冇辦法承擔對師尊不敬的罪名。

陳亦寒走在前麵。

這個時候的他是那樣的年少輕狂,是那樣的讓人仰望。

他像是天上最閃亮的星,而其他人都是配角。

偏偏,陳亦寒卻在陳揚的麵前停了下來。

眾人也都看向了陳揚,這時候,陳揚立刻就成為了焦點。

“亦寒,怎麼了?”左天宗在一旁不解的問陳亦寒。

陳亦寒淡淡一笑,說道:“左師兄,你有所不知,陳揚乃是我的大哥呢。”

左天宗,梵無虞都是吃了一驚。包括釋永龍也是微微失色。

陳亦寒接著冷笑一聲,對還在抱拳作揖的陳揚說道:“我說過,你會在意我的看法的。”

他也不過多糾纏,隨後轉身就走。

陳亦寒走後,陳揚與其他人一直起了身子。他的心態已經被煉得堅如磐石了,絕不會因此而被打倒。

剛纔陳亦寒的意思他哪裡會看不出來。

陳亦寒就是要讓所有人看看,我陳亦寒和你陳揚是兩兄弟。但我這個弟弟卻是天上的星辰,而你這個哥哥不過是一堆爛泥。

拜完神帝後,便開始在崇文大殿內為陳亦寒舉行晉升大典。

這一次,所有的弟子,隻要在神域之內的弟子都要參加。

包括麗絲這樣的外勤人員也要來。

這一次,弟子們是冇有香檳鮮花的。隻有台上這些師尊們纔有。

陳亦寒在台上,在眾多師尊的眾星捧月下傲然而立。

左天宗正式授予陳亦寒一枚玄金令。

左天宗道:“亦寒,自今日起,你就是神域的師尊,也是神帝第一代內門弟子。今後神域弟子,都要尊你敬你,若有不敬者,你可立殺無赦。”他頓了頓,說道:“另外,天都師弟的禹王鼎一直少人幫忙管理。以後,禹王鼎就由你來管理,天都師弟在旁輔助你就好。”他頓了頓,又看向寧天都,道:“天都師弟,亦寒是神帝師尊親自欽點的,你該不會有意見吧?”

陳揚一眾人駭然失色,這左天宗是公然要奪天都師父的權啊!

寧天都看了一眼左天宗,又看了一眼陳亦寒。陳亦寒臉色淡淡,冇有任何的表情。

寧天都冷笑一聲,說道:“天宗師兄,我怎麼覺得你裁判所似乎更忙。你怎麼不把裁判所讓給亦寒師弟?”

左天宗冷冷一笑,說道:“我也想,可惜亦寒不喜歡裁判所,他更喜歡你的禹王鼎部門。”

寧天都說道:“不好意思,禹王鼎乃是神帝師尊欽點我來管理。你們想要入主禹王鼎隻有兩條路,第一條路,殺了我。第二條路,神帝師尊親自下令。除此之外,外人絕對彆想踏進禹王鼎附近半步。”

寧天都可不是任人揉捏的軟柿子,他這下是動了真火。

左天宗微微一怔,他的眼中閃過一種饒有深意的笑容。不過很快就消失不見!

陳揚在台下卻是捕捉到了,他馬上明白了左天宗的意思。

左天宗就是要寧天都公然得罪陳亦寒。如此一來,寧天都和陳亦寒也就有仇了。

那麼,陳亦寒就會堅定不移的站在左天宗這邊。

這左天宗,真是滿腹心計。

隻可惜,左天宗卻大概忘了重要的一點。那就是陳亦寒絕對不是傻子。

陳亦寒微微一笑,說道:“天都師兄不要動怒,你不願意,那就算了。”

左天宗便說道:“那好吧,亦寒,我先給你撥一個亦寒殿作為你的府邸。至於你的職務,咱們慢慢來商量,一定商量到你能滿意為止。”

陳亦寒說道:“謝謝師兄。”他頓了頓,又拿起玄金令,說道:“這玄金令在手,便真能命令所有弟子嗎?”

左天宗說道:“當然!”

陳揚心頭不由一沉,他馬上就猜出陳亦寒要搞鬼了。

陳亦寒便說道:“今天我很高興,也很感謝諸位師兄的厚愛。現在咱們杯中無酒,我是否能找個弟子上來倒酒?”

左天宗說道:“當然!”

陳亦寒立刻就衝陳揚這邊說道:“我親愛的哥哥,可否麻煩你來給我們倒酒?”

這傢夥是要公開羞辱陳揚了。

陳揚這時候還真不好拒絕,他正要說話。寧天都先說道:“亦寒師弟,在場有許多外勤人員,他們專門負責這些雜物。你不找他們卻來找我的弟子來倒酒,你是存心要羞辱我你寧天都嗎?”

陳亦寒微微一呆,他的眼中爆出不可琢磨的寒光來。

寧天都反正是死豬不怕開水燙了。反正自己和這陳亦寒就是不可調和,那還有什麼好多說的。

陳亦寒冇有說話,便在這時,麗絲走上了台,她尊敬的作揖,然後說道:“我是麗絲,很高興為各位領導服務!”她說完便拿起香檳倒了起來。

陳亦寒看向寧天都,他微微一笑,說道:“天都師兄,您真可愛,我記住您了。”

寧天都冷笑一聲,說道:“我出生的時候,你爹都還在玩泥巴。你居然敢說我可愛,你也真夠幼稚了。”

這是徹底的撕破臉皮了。

反正寧天都和陳亦寒都是平輩,寧天都就是罵了。陳亦寒也不敢來殺寧天都。

陳亦寒若真要殺寧天都,他絕對有這個本事。可他若殺了,那麼他在神域就待不下去了。

而且神帝肯定發怒,神帝發怒,就是自己的父親都難以承受,更何況是自己。

台下,陳揚一眾人心中不由大呼痛快!

陳亦寒冷哼一聲,卻是轉身就拂袖而去了。

不得不說,陳亦寒雖然修為高深莫測。但是城府和閱曆跟陳揚與寧天都來比,那真是差遠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