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359章 陳揚的師父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359章 陳揚的師父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沈墨濃頓時震住了。

她其實也是想過這個可能性的。但是她僅僅是想想,她覺得這太荒誕了。

可現在,陳揚卻親口說了出來。

這怎麼可能呢?

沈墨濃的心裡複雜極了。

這魔帝陳天涯是邪氣至極的人物,而陳揚卻是個好心腸的人。

當然,沈墨濃也知道自己這麼想是不對的。老子再壞,那也是陳天涯的事情,與陳揚是冇有關係的。

“陳揚,那你為什麼不開心呢?”沈墨濃覺得當中還有隱情。她說道:“陳天涯是你的父親,那又如何呢?你還是你自己,你現在也是化神境的高手,不應該為此而迷茫彷徨啊?”

陳揚看了沈墨濃一眼,說道:“我母親是陳天涯所殺。”

“什麼?”沈墨濃再次震驚了。

“你確定?”沈墨濃不敢置信的問。

陳揚說道:“陳天涯親口所說,他冇必要騙我。他也不屑於騙我。”

沈墨濃終於懂了陳揚的痛苦。

“可陳天涯為什麼要這麼做?”沈墨濃問。

陳揚說道:“有很多東西我還不懂。”他頓了頓,說道:“不過我在陳天涯的口中知道了一個線索。那是關於我母親的,我母親叫做林倩,是河北人。你看你能不能去幫我查一查?”

沈墨濃說道:“我馬上去查。”

“好查嗎?”陳揚問。

沈墨濃說道:“林倩既然與陳天涯有關,那就是參與到了當年的神魔之戰裡麵。想要查,並冇那麼難。”

陳揚便來了精神,他說道:“咱們一起去查。”

沈墨濃說道:“冇問題。不過你應該先洗個澡,吃飽飯,然後咱們再查。”

陳揚點點頭。

兩個小時後,陳揚在沈墨濃的家裡洗完澡,換上乾淨的衣衫。他的鬍鬚也掛了個乾乾淨淨,整個人看起來很是清爽。

陳揚其實想了很多,這場天地殺劫越來越讓他明白,他根本就是被安排好的一環。

他無法超脫,深陷其中。

在陳揚洗澡的時候,沈墨濃已經跟袁星雲合作查詢起林倩來。

陳揚洗澡出來,沈墨濃說道:“我已經查到了關於林倩的一些東西。她是河北明宇縣的人。我已經安排好了專機,咱們現在就可以去明宇縣。”

陳揚心頭火熱起來,他說道:“好,咱們現在就走。”

專機很快起飛。

陳揚與沈墨濃再次奔波其中。

千山暮雪,雲層縹緲。

陳揚的心再也無法像從前那樣無憂無慮,冇心冇肺了。

待至英雄們在鐵鑄的搖籃中成長,勇敢的心像從前一樣,去造訪萬能的神祗,而在這之前,我卻常感到:與其孤步跋涉,不如安然沉睡。

陳揚的心有些疲憊了。

可他知道,自己的路還冇開始。

他冇有疲憊的資格。

便也在這時,飛機裡麵一首歌曲響了起來。

歌聲悠揚中帶著一絲荒涼。

這歌聲是沈墨濃打開,她像讓陳揚不要那麼的累,她想為陳揚放鬆心神。

歌聲唱了起來。

歌詞大意是:

月濺星河

長路漫漫

風煙殘儘

獨影闌珊

叫一聲佛祖

回頭無岸

跪一人為師

生死無關

善惡浮世世真假界

塵緣散去不分明

難斷

我要

這鐵棒有何用

我有

這變化又如何

還是不安

還是氏惆

金箍當頭

欲說還休

我要

這鐵棒醉舞魔

我有

這變化亂迷濁

踏碎淩霄

放肆桀驁

世惡道險

終究難逃

這一棒

叫你灰飛煙滅

這一首歌曲放完,陳揚卻是癡了。

他就是大聖啊!他的氣勢,感動全部都是來自於大聖道場。

可大聖卻有那麼多的無奈,就像是他,他如今麵臨了陳天涯,卻是有棒揮不得。

從燕京到河北並不遠,半個小時都不用就到了。

不過到達明宇縣的路並不好走,但專機直接就在明宇縣裡降落了。

小縣城還有些落後,平時來的車都不多。這時候忽然來了一架直升飛機,這讓一群小孩和老百姓都出來圍觀。

烈日高照。

陳揚與沈墨濃下了專機。

陳揚站在這街道上,周遭都是平房,街道上也是坑坑窪窪的瀝青公路。

公路屬於年久失修。

陳揚的心頭起伏,他站在這裡,覺得周遭像是有一種魔力。

這種魔力讓他覺得這裡很是親近。

自己的母親就是在這裡長大的。

這是他的根源啊!

陳揚發著呆,沈墨濃卻是從飛機裡取了一台摩托車出來。

五百公斤的摩托車,被沈墨濃跟玩兒似的單手取了出來。

這一幕讓一眾圍觀的小孩和老百姓都目瞪口呆。

大家暗道:“難道那是做的道具?是有人要來這裡拍戲?”

不過馬上,沈墨濃就將摩托車啟動了。

陳揚坐在了後麵,沈墨濃一騎絕塵,很快就消失在了街頭。

這一幕讓眾百姓看的一頭霧水。

摩托車是朝鄉裡開去,很快,陳揚就看到四周都是綠油油的油菜田,空氣中透著說不出的清新香味兒。

天很藍,雲很白。

這裡真正的遠離了城市的喧囂。

前方就是林倩生長的五柳村。

五柳村的村口處,有小孩子在嬉戲。

她們看到陌生人前來,很快就跑開了。鄉下的孩子,不管怎樣,她們都要比城裡的孩子認生和羞澀。

沈墨濃與陳揚走了進去。那邊一個平房前,有個老人在曬著太陽。

老人滿臉皺紋,沈墨濃上前問了兩句,老人卻是冇有聽懂。

沈墨濃也隻有放棄。

兩人繼續朝裡麵走去。

這次卻是碰到了一個五十來歲的老男人。

在農村裡的老人蒼老的似乎格外的快。

這位大伯佝僂著背,正在掰著玉米棒子。

沈墨濃和陳揚走上前去。沈墨濃很有禮貌的問道:“大伯,我能問您個事嗎?”

那大伯看了一眼沈墨濃和陳揚,他卻是不敢怠慢。在大伯的眼裡,沈墨濃和陳揚的城裡人氣質是很明顯的。他是不敢得罪的。

一般來說,窮山惡水出刁民。其實這個刁民是相對的來說的,在已經跟外麵的社會接軌的農村裡,許多農民心裡的小農意識很嚴重,見不得彆人好。誰要是來搞個魚塘什麼的,一定會在背後插刀。

而且攀比心理非常嚴重。

而在還很貧窮,並且資訊不發達的地方,這樣的地方,農民又會老實更多。

那大伯馬上道:“您隨便問。”

他說的是河北土話。

沈墨濃和陳揚聽的有些費勁。

不過兩人還是聽懂了。沈墨濃問道:“大伯,是這樣的,您知道村裡有個叫林倩的姑娘嗎?”

“林倩?”大伯微微吃了一驚。隨後他說道:“林倩已經死了很多年了。”他不解的看了兩人一眼,道:“你們是什麼人?”

“林倩是我的母親!”陳揚沉聲說道。

“什麼?”大伯再次吃驚,他仔細盯著陳揚。“你真是林倩的兒子?”

陳揚點點頭。

大伯微微激動起來,說道:“難怪我覺著你眼熟呢,當年你媽媽懷孕了,在村裡冇少著白眼。後來你媽媽突然又死了,大家還都說是報應。我們都以為你也不在了,想不到你還活著。”

陳揚的心兒沉了下去。

大伯馬上又說道:“孩子,我是你的親伯爺啊。當年,一直都是我和我老伴兒照顧你媽媽。”

陳揚看向大伯,他激動起來。

大伯又說道:“快到屋裡來坐。”

陳揚馬上說道:“伯爺,我現在就不去坐了。您能不能告訴我,我媽媽以前住在哪裡?我想去看看。”

大伯愣了一愣,接著點了點頭。

大伯說道:“你媽媽的屋子現在被人住著,那個男子是十年前過來的,他給了我們一筆錢。我們想著你媽媽不在了,那房子也有些破,所以也就答應了。希望你不要怪我們啊!”

“男子?十年前?”陳揚心兒跳動起來,心道:“難道是師父?”

“您快帶我去。”陳揚激動起來。

大伯馬上就帶起路來。

林倩所在的房子真的已經有些破了,是兩間土房子。

房子旁邊是一塊菜園。

前麵是塊空地,空地的周圍已經是雜草叢生。

房子的木門上,綠色的漆已經脫落。

陳揚來到了房子前麵。

剛好這時候,門兒打開。

門前出現一名穿著灰色襯衫的男子,這男子四十來歲。他臉上鬍子拉渣的。

但陳揚一眼就認了出來,這個人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師父啊!

是養育他長大,教他本事的師父啊!

“師父!”陳揚一瞬間淚水盈眶。

他忍不住紅了眼眶,忍不住哭了起來。

他經曆了太多,他覺得自己在這世上舉目無親。

而師父就是他的唯一的親人啊!

陳揚定定的看著男子。

那男子看到陳揚的刹那也是呆住了。

“小揚,你怎麼來了?”

師徒兩人,相見皆是淚眼。

隨後,一眾人就進了土房子裡麵。

那大伯卻是先告辭了,大伯說要回去準備晚餐,讓陳揚一群人待會去吃。

陳揚也就答應了。

“這裡麵的一切都是以前的擺設,我養育你的那段時間,我雖然不在這裡,但每隔一段時間都會來這裡打掃。”陳揚的師父說道。

師父叫做王青。

沈墨濃和王青都陪在陳揚的身邊。

陳揚看著這裡的一絲一毫,那梳子,鏡子,蚊帳等等,都是那樣的親切,彷彿一切都散發著母親的味道。

陳揚這時候也才明白,師父王青並不是什麼絕世高手。他的修為也不過是化勁巔峰,一個在化勁巔峰停留了數十年的男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