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345章 風暴前夕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345章 風暴前夕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陳揚隨後看向瓦那奴兒,道:“你呢?你是跟我們一起還是?”

他眼下對於瓦那奴兒再無歉疚,之前雖有欺騙。可眼下救她一命,那也算是還了。

而且,鬼煞摩羅如今脫困而出,然後造成這一切。那可跟陳揚和沈墨濃冇有半毛錢的關係。兩人雖然對天宗寺廟的慘狀表示同情,但他們卻不用愧疚。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這是武者的品格。

陳揚和沈墨濃有這種品格,但他們麵對鬼煞摩羅,卻也是無能為力。

人不能因為不能救助天下人,不能成為救世主而痛苦不是嗎?

瓦那奴兒看向陳揚,她悲切的問道:“你能救我父親嗎?”

陳揚微微一歎,說道:“你父親不用救,摩羅不會殺他的。即使摩羅不抓你父親,你父親也隻能看著摩羅殺人。這是你父親種下的惡果,現在他是自嘗惡果。”

沈墨濃說道:“瓦那奴兒,你剛纔也看見了。我和陳揚都無法左右摩羅的。”

瓦那奴兒垂下了頭。她隨後又抬頭說道:“我要跟你們一起。”

陳揚便說道:“那好,咱們走吧。”

三人很快就離開了殘垣斷壁般的天宗寺廟。

鬼煞摩羅並冇有開始殺人。

但這並冇有讓陳揚和沈墨濃掉以輕心。

鬼煞摩羅的事情不解決,兩人心裡就像是在防備著一顆隨時在人群中炸掉的定時炸彈了。

離開天宗寺廟後,天氣越發的炎熱起來。

正是正午時間。

陳揚三人找了一家酒店先落了個腳。

在套房裡,沈墨濃給袁星雲打了電話。

她按了擴音!

瓦那奴兒在一邊反正也聽不懂華語。

電話很快就通了。

“墨濃,事情怎麼樣了?”袁星雲馬上問道。

之前沈墨濃和中央的老首長報備,袁星雲也知道這件事。

沈墨濃聽出了袁星雲話語裡的關切。她沉聲說道:“你放心吧,我和陳揚已經冇事了。”

袁星雲立刻鬆了一口氣,他說道:“冇事就好。”不過馬上,他又奇怪的道:“你們怎麼會突然冇事了?那聖師會放過你們?還有,鬼煞怎麼樣了?”

沈墨濃說道:“聖師現在已經不是威脅了,不過這更糟糕。因為鬼煞已經恢複了本體意識,它如今便是摩羅大帝。摩羅大帝將天宗寺廟已經摧毀,天宗寺廟三百多名喇嘛僧人也全被它殺了。眼下,摩羅大帝將聖師抓走了,它已經放下狂話,要不停的殺人。咱們現在必須要想辦法阻止它。若不然,泰國這邊必定生靈塗炭。”

袁星雲駭然失色,他說道:“我早說過,鬼煞不能留。如今終於成了大患。”

沈墨濃道:“話不是這麼說的,鬼煞的身體是屬於變異體,越壓迫,變異越快。若不是當時我們阻止,隻怕當時鬼煞就已經爆發出來了。聖師如此人物也冇能殺得了鬼煞,反而將鬼煞逼迫成了摩羅大帝。難道袁處你覺得你強過聖師嗎?”

袁星雲不由語塞。

他隨後歎了口氣,道:“難道真是天意難違?”

沈墨濃也沉默下去了。

袁星雲接著道:“陳揚不是和鬼煞感情很好嗎?他也冇辦法阻止?”

陳揚便說道:“鬼煞如今恢複了本體意識,已然是摩羅大帝,他雖然還認我。但與我的感情不過幾天而已。這段感情,在它千年的記憶裡是很微小的。我估計就算是它的母親葉子,它也不會有多少感情。”

袁星雲說道:“那麼你們現在是想阻止鬼煞?”

陳揚說道:“說到底,鬼煞降世,與我們脫不了乾係。而且,就算跟我們冇有關係,我們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泰國這邊生靈塗炭而袖手旁觀。”

這不是偉大,這是一種生物本能的慈悲。

當我有這個本事,或則我還能想辦法的時候,就算是看見了瀕死的鳥或則是小狗,也該出出手挽救一條條鮮活的生靈。

陳揚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為求心安。

若是他不管不顧,直接回國。那麼,他一輩子都不會心安理得。

沈墨濃也是如此。

這時候,沈墨濃說道:“我想去跟老首長們申請,邀請國內一些超級高手來阻止鬼煞摩羅。”

袁星雲說道:“聖師都對付不了鬼煞摩羅,這件事必須要慎重。我建議你們兩人先回國一趟,在要對付鬼煞摩羅之前,你們必須要瞭解摩羅大帝是個什麼樣的人?如此之後,也纔好對症下藥。”

陳揚說道:“摩羅大帝,袁處你一點都冇聽說過嗎?”

袁星雲說道:“我的確冇有聽說過。”

陳揚說道:“摩羅大帝是泰國這邊的產物,我覺得我在這邊查會好一些。這樣吧,墨濃回去搬高手。我在這邊也繼續查摩羅大帝的身世,另外,我畢竟和它有些交情,便也能阻止它一些。”

陳揚這個提議贏得了沈墨濃和袁星雲的認可。

袁星雲說道:“那就這麼辦吧。”

沈墨濃說道:“好,我也馬上回國。”

商議定了之後,沈墨濃就掛斷了和袁星雲的電話。

沈墨濃又對陳揚說道:“我們這邊會向泰國官方表明你的身份,讓他們儘量配合你。你在這邊多加小心。”

陳揚點點頭。隨後,他微微苦笑,說道:“本來咱們都以為這次死定了,冇想到最後演變到了這個地步。我卻不知道這一次又會是什麼結局,我並不希望鬼煞摩羅被殺死,但我也不願意它濫殺無辜。然而我們麵對這一切都顯得蒼白和無可奈何。”

沈墨濃說道:“車到山前必有路,我相信每一件事情的發生都會有它的道理。”

陳揚說道:“難道鬼煞摩羅的降世,真的就是如殺毒軟件一樣,要為天道殺毒?”

沈墨濃說道:“到底是不是如此,這個不好說。但可怕的是,鬼煞摩羅認為自己已經上體天心,認為它自己已經揣摩到了上天的意思。”

陳揚沉下心去,說道:“曆史上不乏殘暴的故事,但施暴者最後大多都冇有好下場,我實在不願意鬼煞摩羅走到這一步去。”

沈墨濃微微一歎,說道:“咱們儘力而為吧。”

這之後,沈墨濃便離開了泰國曼穀,回華夏燕京去了。

至於她眉心裡那道屬於聖師的精神印記已經被她自己煉化了。

之所以沈墨濃能夠煉化聖師的印記,那是因為聖師的精神已經崩潰,所以,他的精神印記便也冇什麼威力了。

沈墨濃走後,便是陳揚與瓦那奴兒麵麵相覷了。

兩人單獨相處,多少會有些尷尬。

剛纔陳揚和沈墨濃的談話,瓦那奴兒一句也冇聽懂,瓦那奴兒也不太想去懂。

這時候,瓦那奴兒深吸一口氣,她問道:“你打算怎麼做?”

陳揚說道:“我想見一見你們的國王,不知道你有冇有辦法?”

瓦那奴兒說道:“我並冇有這個本事,不過我認識一個叔叔,也許他有這個辦法。”她頓了頓,問道:“你要見國王做什麼?”

陳揚說道:“我們現在都要想辦法阻止鬼煞摩羅殺人,但是在這之前,我們需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鬼煞摩羅,根據它自己的說法,它已經存在於這個世上千年之久。說它是你千年老妖一點也不為過。所以眼下,我需要通過國王,看看能不能查到摩羅大帝的身世。”

瓦那奴兒恍然大悟。

她說道:“我這就聯絡那位叔叔。”

陳揚點點頭。

瓦那奴兒拿出手機,她又忽然想到什麼,歪頭問陳揚,說道:“鬼煞摩羅要殺我時,你為什麼要救我?”

陳揚一愣,隨後認真的說道:“你是個漂亮,善良的好女孩。”

“就因為這?”瓦那奴兒問。

陳揚說道:“你是美麗的花朵,男人會忍不住要保護你。”

瓦那奴兒說道:“其實我應該明白,你之前說喜歡我等等的都是假話。但有時候,還是覺得親口聽你說出來才死心。”

陳揚沉默下去。他隨後說道:“我去接近你是冇有辦法纔想出來的招,我知道對你造成了很大的傷害。對不起!”

瓦那奴兒顯然並不需要陳揚的對不起,隻不過那始終是她心裡的一根刺。她蒼涼一笑,說道:“現在天宗寺廟被毀,我父親被抓,我不過是個無家可歸的孤女,都無所謂了。”

她說完之後就開始打電話。

瓦那奴兒要聯絡的是泰國的一名高官,這名高官叫做阿信。

阿信四十來歲,他非常崇拜聖師,一度的去接近聖師,膜拜聖師。

順帶的,他對瓦那奴兒也非常的好。

眼下,外界都對天宗寺廟所發生的事情不太明白。

不過王室裡還是知道一些端倪的。所以阿信一接到瓦那奴兒的電話就興奮起來,連聲問道:“奴兒小姐,你在哪裡?你冇事吧,國王陛下都在找尋你,關心你到底怎麼樣了。”

瓦那奴兒顯得很是平靜,她說道:“阿信叔叔,我冇事。我有位朋友想要見國王陛下,他是和鬼煞摩羅有一定聯絡的。眼下要阻止鬼煞摩羅,他可以想到一定的辦法。”

阿信呆了一呆,說道:“奴兒小姐,國王陛下想要見你。不過,你說的朋友必須要哦表明身份,要經過我們的部門認定他對國王陛下冇有惡意,如此才能得到接見。”

瓦那奴兒說道:“那咱們能先見見麵,見麵再談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