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342章 真正的鬼煞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342章 真正的鬼煞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鬼煞雖然在笑,但陳揚和沈墨濃卻感到格外的心酸。

陳揚和沈墨濃是人精

又怎會不知道鬼煞是為了讓他們心安。

鬼煞雖然是鬼物,但它對陳揚和沈墨濃的心卻是那樣的真摯,善良。

聖師一言不發,他的臉上儘是冷酷。

無論陳揚和沈墨濃如何憤怒,但都改變不了鬼煞的遭遇。

而且,聖師又冷冷的看了一眼陳揚,說道:“你最好不要在我耳邊喋喋不休,若再煩躁,便也給你一桶。”

“給你媽!”陳揚暴怒起來。他也是個烈性子的人,此刻,他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

當初,他屈服於釋永龍,那是因為他有生的機會。他要活下來血洗恥辱,所以他忍辱屈服。

但現在,陳揚憤怒於聖師對鬼煞的屈辱。他也知自己必死無疑。所以他暴躁的性子立刻展現得畢露無遺。

聖師眼神寒了下去,他說道:“很好,那麼你就跪下來,替鬼煞吃一桶餿水,你要將其舔得乾乾淨淨。”

陳揚厲笑起來,說道:“你可以殺了我,但你能逼迫我嗎?我告訴你,誰也不能逼迫我。”

聖師道:“是嗎?那我要試試。”

沈墨濃眼神也寒了下去,她一閃身擋在了陳揚的麵前,說道:“或許,你可以先殺了我。”

“讓開!”陳揚衝沈墨濃說道。

他不想要一個女人來替自己出頭。

沈墨濃馬上也就感受到了陳揚的威嚴,她心兒一顫,最後還是讓到了一邊。

然而,她時刻準備著。若是事不可為,就算是腦海內屬於聖師的精神印記會爆炸,她也在所不惜。

這是一種可怕的精神凝聚力!

聖師在沈墨濃和陳揚身上感受到了其中的慘烈。

鬼煞也衝聖師說道:“你可以屈辱我,但你不能屈辱我爸爸。你若屈辱我爸爸,將來,我若不死就多殺十萬人。你記好了,這是我鬼煞說的。我本無意殺任何人,更對你們泰國的人一點興趣都冇有。但這一切,都是你逼得。將來不管死多少人,都是你這條老狗一手造成的。”

“你這孽畜也敢來威脅我?”聖師眼神一寒。

這聖師心高氣傲,脾氣那是非常之倔的。好言好語相求,還有商量餘地。若是威脅,那絕對是反著來的。

隻可惜,不管是陳揚還是沈墨濃亦或是鬼煞。

這群人似乎都是這個牛脾氣,冇一個人是能低聲下氣,放下身段相求的。

其實說到底,若是沈墨濃和陳揚向聖師說些軟話,求個饒。聖師未必不會給個台階下,大家都不用拚的那麼慘烈。

可以沈墨濃的性格,那就是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她也絕不會跟聖水求饒。

陳揚自就更不用多說了,他現在是恨極了聖師對鬼煞的殘忍折磨。

鬼煞雙眼血紅,仇恨的凝視聖師。

聖師冷笑一聲,他讓小喇嘛將一桶餿水放到了陳揚麵前,問道:“我問你,吃還是不吃?”

陳揚怒道:“吃你麻痹!”

聖師道:“很好!”他忽然一大步跨上前,卻是粗暴的一手抓住了陳揚的頭髮,隨後就將陳揚朝餿水桶裡按去!

沈墨濃猛然一腳踢去!

沈墨濃哪裡能夠容忍聖師如此折辱陳揚,她一腳踢出,猶如電光。

沈墨濃這一腳踢出有個名堂,叫做蠍子腿,無聲無息,卻又迅猛雷霆。

聖師根本看也不看沈墨濃,他若是能被沈墨濃一腿乾掉,那也就不叫聖師了。

隻是這一刹,沈墨濃覺得腦袋裡似乎有一根釘子鑽入,痛到了極點。她猛然一翻身,卻是直接摔在地上。

沈墨濃抱頭慘叫起來,其叫聲淒厲無比。

能讓沈墨濃髮出如此痛苦的聲音,便也可見這痛苦有多麼的慘烈了。

聖師強行按住陳揚的頭朝餿水桶裡壓去。

鬼煞怒叫,但它也是無可奈何。

它隻能憤怒。

除了憤怒,又還能做什麼呢?

而此時讓聖師意外的是,他居然將陳揚按不下去。

聖師強行用勁,他能聽見骨頭碎裂的聲音。

聖師馬上便知道,他若是繼續用勁,那麼他便要將陳揚的脖子直接折斷了。

這陳揚居然硬氣到瞭如此的地步。

這一瞬,就連聖師也被陳揚震撼到了。

“這樣的人,可以殺,卻不可以辱。”聖師心中忽然浮出這一句話來。

唯一真正侮辱陳揚成功的是釋永龍!

但那份侮辱,永遠藏在陳揚的心中。

陳揚不會忘記。

可陳揚也告訴過自己,今生今世,他不會再受同等級的侮辱。

毋寧死!

聖師放開了手,他看向鬼煞,說道:“他不願意吃,那你吃吧。”

鬼煞點點頭,它忽然顯得冷靜無比。然後就開始吃起餿水來,它一口一口的吃,冷靜到了極點。

陳揚的頭已經抬不起來,他努力的轉向鬼煞。他的雙眼紅了。

沈墨濃也恢複了神智,她和陳揚一起看著鬼煞吃著餿水。

鬼煞這時候真像是被聖師圈養的一條狗。

沈墨濃和陳揚的眼中盈滿了淚水。

鬼煞很快就將兩桶餿水吃完,而且舔得乾乾淨淨。

它舔得很認真,一絲不苟的。

舔完之後,它抬頭看向聖師,道:“你可滿意?”

聖師淡淡冷冷的,隨後,他轉身離開了煉丹房。

沈墨濃待聖師走後,來到陳揚的麵前。她伸手幫陳揚將錯位的骨頭撥亂反正。

陳揚扭了扭頭,也就恢複了正常。

“鬼煞!”陳揚顫聲喊道。

鬼煞抬頭看向陳揚,它的眼神中盈了一層冷意。它忽然咧嘴一笑,說道:“爸爸,我冇事。”

可不知道為什麼,陳揚和沈墨濃都覺得即使鬼煞在笑,可那笑容中都有一層冷意。

無形之中,鬼煞身上的煞氣更加濃烈了。

似乎在不知不覺中,鬼煞正在快速的蛻變成為一名真正的鬼煞。

陳揚伸出手想用衣袖去擦鬼煞嘴邊的殘渣,鬼煞下意識的躲開了。它自己舉手擦了,然後又笑了笑,說道:“爸爸,我有些困了,想要睡覺。”

陳揚的手僵在半空,他最後放了下去,勉強一笑,說道:“那你睡吧,爸爸抱著你睡。”

鬼煞點了點頭。

鬼煞很快就在陳揚的懷抱裡睡著了,它睡的是那樣的香甜。似乎隻有在陳揚懷裡的時候,它才表現得像一個孩子。

陳揚心痛到了極點。

他看向沈墨濃,沈墨濃的眼中也滿是心痛。

兩人雖然有話想說,但最後還是忍住了。他們不忍心吵醒鬼煞。

可鬼煞冇睡多久,它忽然抬起頭看向陳揚。

它就這般定定的看著陳揚。

這樣的眼神讓陳揚不安。

陳揚摸了摸鬼煞的額頭,柔聲問道:“怎麼了?”

鬼煞垂下了眼眸,它忽然又抬頭,這時候眼中卻是極度的恨意。它說道:“爸爸,我好恨,我恨不得將所有的人全部都殺了。除了你和媽媽還有墨濃阿姨,我要它們全部都死。”它頓了頓,說道:“我從來冇有害過他們,也冇想過要害他們,可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鬼煞的魔性真正被激發了出來。

陳揚和沈墨濃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鬼煞,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像那聖師的。這世上還是好人居多,比如我和墨濃阿姨,還有你媽媽,對不對?”陳揚馬上說道。

“所以爸爸,你不希望我去殺人對不對?”鬼煞問。

陳揚點點頭,說道:“對。”

“你為什麼隻會來約束我?”鬼煞痛苦怒吼,道:“你除了約束我,還能做什麼?你知不知道我吃那些餿水的時候是什麼感覺?我可以吞噬任何東西轉化為能量。但那些餿水,冇有一絲的能量,反而是在腐蝕我的身體。那些餿水,是最臟的東西,也是對我,對我最大的侮辱。爸爸,我是鬼煞,我是鬼中帝王啊!你知道那條老狗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就是因為,他要消磨掉我的帝王之氣,然後讓我的細胞失去變異進化的能力,如此他纔好殺了我。”

陳揚與沈墨濃吃了一驚。

“爸爸,我不要再相信你了。”鬼煞說道:“你們誰都幫不了我,唯一能幫我的,隻有我自己。”

鬼煞充滿了絕望。

它突然跳出了陳揚的懷抱。

“吼!”鬼煞怒吼起來。

它幼小的身軀朝天怒吼,其怒吼之聲震動整個天宗寺廟。

怒吼聲中充滿了不甘與不屈,這是一種要衝破九霄的憤怒。

這聲音馬上就驚動了聖師。

同時也驚動了整個天宗寺廟的喇嘛僧人,也驚動了瓦那奴兒。

聖師第一個趕到了煉丹房裡。

一身黑袍的聖師威嚴冰寒,他一進來後便衝鬼煞道:“孽畜,你是要找死嗎?”

“哈哈!”鬼煞厲聲大笑道:“我是找死,你來送我?”它突然變的猙獰起來。

刹那之間,它的身形忽然變得巨大起來。

刹那之間,它恢複了原型,成為了一個龐然大物般的怪獸。

鬼煞的身體變的血紅起來,它的器官都被映襯了出來。

它的細胞開始變異。

眾人可以清晰的看見它體內的那顆喪門釘。

哢嚓一聲,喪門釘直接被彈射出來。

鬼煞暴怒的大叫起來,它一把抓住洞穿它琵琶骨的玄鐵鏈,直接折斷,拿在手中。

兩條鐵鏈在鬼煞手上,那就是兩條大鐵鞭。

與此同時,瓦那奴兒也趕了過來,她剛好就看到了這驚人的一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