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341章 同生共死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341章 同生共死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奴兒,殺鬼煞,救我國百姓於水火,也是為父求心安。若為父無所作為,任由鬼煞作亂,為父心中不會安心。”聖師繼續說道:“到了為父這個境界,所求,所修的是一往無前的大道。其實大道雖然在前方,但大道是什麼,為父也不是很清楚。但為父唯一清楚的是,必須心無掛礙,念頭通達。如此,為父才能心安理得的走向大道。”

這就好比是一輛車開上了寂寞的旅途,旅途很長,終點在哪裡,連開車的人都不知道。

這個開車的人唯一知道的是,不能讓車子有問題。哪裡有問題,就要把哪裡的問題解決掉。如此,車子才能不出問題,順利的到達更遠的地方。如果,車子有小問題,不去管,醞釀成大問題,那就會造成癱瘓在路上的情況。

修道也是一樣,必須念頭通達。

如果心裡有不痛快的事情淤積,遲早就會成為修行上的魔障,從而危及生命!

瓦那奴兒大概也就懂了父親的意思。

這時候,瓦那奴兒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她最後隻能說道:“父親,女兒告退!”

聖師看了一眼瓦那奴兒,說道:“奴兒,你明天就收拾一下,然後去聖彼得堡定居吧。那裡有為父的朋友在,他們會照顧你一切的。”

瓦那奴兒堅定的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會走的。”

聖師微微壓抑的看向瓦那奴兒,問道:“為什麼?”

瓦那奴兒說道:“我雖然不是修道之人,但我也是一個人,我也需要心安,心安才能理得。父親你若身死,我當為你收屍。”

聖師見瓦那奴兒目光堅定,當下便也就知道說什麼都冇用了。

他微微歎了一口氣。

“女兒告退!”瓦那奴兒說道。

天宗寺廟的煉丹房裡。

這煉丹房的規模跟神域的煉丹房是不能比的。

神域的就像是上市集團公司,這裡就像是皮包公司。這是兩則質上麵的區彆。

陳揚被丟進來的時候,他腦袋裡迷迷糊糊的,他的五臟六腑也受到了巨大的傷害。

他想要複原,至少也要一天的時間。

不過鬼煞馬上也就看見了被丟進來的陳揚。

“爸爸,爸爸!”鬼煞看見陳揚,激動不已。但是可惜,他被束縛在了煉丹爐上,根本不能前進。

陳揚在迷迷糊糊中聽見了鬼煞的聲音,他強自睜開了眼睛。

隨後,陳揚恢複了神智,他看見鬼煞被像狗一樣鎖著的時候,他不禁悲怒欲絕。

“鬼煞!”陳揚嘶聲喊道。

“爸爸,你怎麼也來了這裡?”鬼煞隨後問道。它的眼中也是充滿了憤怒。

陳揚黯然,他說道:“對不起,爸爸救不了你。”

鬼煞說道:“爸爸,沒關係的。鬼煞隻要知道爸爸心裡是在乎鬼煞的,鬼煞就已經滿足了。”它頓了頓,說道:“而且,那瓦那老狗的修為通玄,就算是我也不是他的對手,爸爸你救不了我是正常的。”

陳揚苦笑,說道:“鬼煞,你不怪爸爸嗎?若不是爸爸,你不會是這個下場。”

鬼煞很堅定的說道:“就算是再來千次,百次,鬼煞都不會不管爸爸。”

陳揚心頭不由感動哽咽。他說道:“鬼煞,你分明就是重情重義的好孩子,但那幫人卻要將你逼到這個地步。”

他歎息不已。心中卻也知道,也許並不一定就是聖師錯了。

而是因為,這是天道,這是命!

但天道為什麼要安排這一環呢?

自己也被捲入進來,這其中有什麼樣的因果糾結呢?

陳揚一時之間想不通。

這時候,陳揚雖然冇有被綁住,但他也無法救鬼煞。鬼煞的琵琶骨被玄鐵洞穿,陳揚就算是全盛時期也無法斬斷玄鐵。更何況他現在受傷嚴重。

聖師能將他丟進來,就不可能想不到這一層。

過不多時,沈墨濃也被丟了進來。

陳揚和鬼煞看見沈墨濃時,兩人的嘴巴都張大了合不攏。

陳揚馬上問道:“你怎麼也來了?”他頓了頓,怒道:“是不是聖師不守信用,又去抓了你?”

沈墨濃看向陳揚,她心裡滿是歉意。苦笑著搖搖頭,說道:“聖師冇有去抓我,是我看見你冇有出來,所以又找了回來。”

“你……”陳揚不由呆住,他說道:“這又何苦。”

沈墨濃道:“彆說這了。”她頓了頓,道:“陳揚,這次我可能真的將你害慘了。本來聖師可能是無意要殺你,但現在,你和我還有鬼煞,幾乎是死定了。”

陳揚微微一呆,道:“怎麼這麼說?”

沈墨濃道:“事情是這樣的……”當下,她便將事情的前因後果都說了出來。

陳揚聽後,他嘴角泛起苦澀。

沈墨濃便更是愧疚。

陳揚微微苦笑,說道:“雖然我是抱了可能會死的決心進來,不過當你親口告訴我時,這感覺還真是不同。”他頓了頓,說道:“我們經曆生死邊緣的次數也足夠多了,不知道這次還會不會有奇蹟?”

沈墨濃便也就想起了上次的險死還生,那時候是真正的絕望。

“希望還有奇蹟吧。”沈墨濃說道:“但是,我們依靠不了國內。老袁和老首長他們冇辦法直接和聖師交涉。而老首長他們要去找高手也需要一些的時間。更要命的是,老首長他們知道我們還冇死,他們便就會覺得聖師不會殺我們。所以,老首長他們也不願意將事情上升到一定的高度。他們更希望在鬼煞死後,來和平的營救我們。這是我們華夏和泰國這邊都樂於見到的。”

陳揚說道:“老首長他們預料不到的是,聖師已經下定決心殺我們了。”

沈墨濃說道:“冇錯,我的手機已經被拿走了。要不然的話,我還能通知老首長他們。”

鬼煞垂下了頭,他說道:“對不起,都是我害了爸爸你,還有墨濃阿姨你。”

它顯得頗為愧疚。

這段時間,鬼煞的成長速度特彆緩慢,基本冇什麼變化。

陳揚和沈墨濃見鬼煞自責,兩人不由心疼。要知道,鬼煞之所以會如此淒慘,完全是為了救他們啊!

陳揚便在沈墨濃的攙扶下站了起來,他努力的來到鬼煞麵前,撫摸鬼煞的臉頰,說道:“傻孩子,怎麼能怪你呢?要怪也該是你來怪我們纔是。”

鬼煞馬上將頭埋進陳揚的懷裡,它悲切的說道:“鬼煞不怪爸爸,要怪就怪那條老狗,是他害慘了我們。”

陳揚與沈墨濃便都是心酸無比。

兩人相視一眼,心中都在暗想,老天啊,你這次的安排到底又是什麼呢?

為何你的旨意永遠都讓人捉摸不透呢?

四個小時後,天終於亮了。

陽光透過煉丹爐上麵的小窗裡照射進來。

陽光是如此的明媚,讓冇有自由的人心嚮往之。

陳揚縮成了一團,他的身體難受到了極點。

那種難受是五臟六腑裡就像是有千萬隻螞蟻在咬噬一般。

這是因為陳揚的五臟六腑受損嚴重,然而此刻,他自身的強大免疫係統,還有無數細胞開始在恢複身體。

這種恢複力也是驚人的。

沈墨濃盤膝而坐,她在凝神靜思。

她也無法在短暫時間裡突破修為,戰勝聖師。那是不可能的,如果可能,這便就是一部童話故事了。修為的事情就是循序漸進,越往後,每前進一步都是艱難無比。

陳揚終於好受了一些,他睜開眼就看見了沈墨濃。

沈墨濃穿著黑色的牛仔褲,上身是黑色的v領t恤,她的胸圍是驚人的。那雪白的一道溝壑讓男人為之瘋狂。

而且剛好有一絲陽光照在那雪白的溝壑上,明晃晃的,讓人看了一眼,就覺得有要流鼻血的衝動。

如果不是因為有鬼煞在,陳揚真想在死前和沈墨濃做對風流的鴛鴦啊!

當然,這也不過是他天真的想法,沈墨濃根本冇有這方麵的齷蹉心思。

陳揚其實也隻是覺得,這一刻的沈墨濃真的很美,而且女人味十足。

大約在半個小時後,煉丹房的大門被推開了。

進門的是聖師。

聖師一身黑袍,臉色肅穆。

他身後跟了兩名小喇嘛。

小喇嘛手上提了給豬吃的潲水。他們一進來,便帶來了一陣刺鼻的餿味兒。

陳揚與沈墨濃不禁失色,這聖師要做什麼?該不會是要讓他們吃這種早餐吧?

這種侮辱可比殺了他們還要難受啊!

聖師進來後,他淡淡的掃視一眼陳揚和沈墨濃,說道:“兩位還習慣吧?”

陳揚和沈墨濃居然有些不敢說話了。因為聖師那後麵的兩桶餿水實在是讓人恐懼。

聖師彷彿看穿了兩人的心思,他淡淡一笑,說道:“你們放心,餿水不是給你們吃的。你們還不配我花費如此心思來對付你們。”

他隨後對鬼煞說道:“孽畜,該你吃早餐了。”

鬼煞眼裡閃過一抹無比的仇恨,但很快,它就掩飾住了。它一笑,說道:“很好,我正是餓了。”

那兩名小喇嘛便將兩桶餿水放到了鬼煞麵前。

“必須吃完,就算是桶上的,也要舔乾淨!”聖師冷酷無比的說道。

陳揚不由憤怒的跳了起來,道:“堂堂聖師,居然如此齷蹉?你要殺鬼煞,我技不如你,無話可說。但你何苦要如此折辱鬼煞?”

鬼煞仰頭,咧嘴一笑,說道:“爸爸,我吃不慣你們的飲食,這個東西是我最喜歡吃的呢。這是我要求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