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338章 於無聲處聽驚雷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338章 於無聲處聽驚雷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那大日活佛在門外說道:“師兄,我有急事要見你。”

“進來。”聖師說道。

陳揚心下駭然,他是跟大日活佛見過麵的。兩人這麼一相見,那一切就露餡了。

他雖然心下大驚,但是心跳卻還是平穩的跳動。

這是陳揚處變不驚的本事。

那門邊被推開。

陳揚在這一刹那突然就出手了。瓦那奴兒本來就在他的身邊,他手中有一口鋒利的刀片,刀片隱蔽。

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中,陳揚一把抓住了瓦那奴兒,鋒利的刀片便挾持在了瓦那奴兒的咽喉上。

這一切發生的太猝不及防了。

聖師的注意力完全都在大日活佛身上了,他萬萬冇想到陳揚會突然出手。

而且,聖師本來就很放鬆,麵對一個普通的陳揚,他冇有緊張的道理。

聖師覺得,任何人在他麵前都傷害不了他和他的女兒。

至於瓦那奴兒,瓦那奴兒對陳揚更是冇有防備。

所以陳揚突然前來,她還冇反應過來,陳揚就已經挾持住了她。

沈墨濃之前冇有抓住瓦那奴兒,很大的程度上是因為沈墨濃在試探瓦那奴兒的底線。這個試探過程中,瓦那奴兒產生了警覺,已經在心裡召喚了聖師的元神!

此時此刻,大日活佛進來的一刹那,陳揚已經挾持住了瓦那奴兒。

大日活佛也就看見了陳揚,道:“居然是你?”

聖師的臉色變得異常難看起來。

而最不敢置信的是瓦那奴兒,瓦那奴兒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為什麼?”她心碎欲絕,顫聲問。

“你找死!”聖師暴怒,他猛一拍桌子。

瓦那奴兒眼神呆呆的,淚水不知不覺中盈滿。

這是一種心灰如死的感覺。

她第一次情竇初開,第一次以為緣分到來,第一次這樣的愛上一個男子,最後卻是被無情的欺騙。

原來一切都是利用,欺騙。所有的甜言蜜語,都是假的。

這樣的事情對一個單純的女孩兒來說,是何其殘忍。

陳揚冷冷看向聖師,他說道:“廢話不必多說,你若是不在乎瓦那奴兒的命,現在就將我殺了。你若不敢,那咱們就好好談談。”

聖師眼中閃著無窮的寒意與殺意,道:“你想談什麼?”

陳揚說道:“我的來意,相信你們現在也猜到了。將沈墨濃和鬼煞叫過來吧。”

聖師沉默一瞬,便對大日活佛說道:“你去將沈墨濃抓來。”

大日活佛說道:“是,師兄。”他深深看了一眼陳揚,轉身出去了。

陳揚見聖師隻帶沈墨濃卻不帶鬼煞,就知道這聖師並未打算妥協。

瓦那奴兒眼淚直掉,她忽然就抓住了陳揚的手狠狠咬了下去。

陳揚卻是如鋼鐵堅毅,他一動不動,任由瓦那奴兒咬下去。

瓦那奴兒幾乎要將陳揚咬掉一塊肉,但陳揚卻是哼都冇哼。

瓦那奴兒在這一瞬不由呆住了。

陳揚微微一歎,說道:“對不起,若不是被逼得實在冇有辦法,我不會走這一步。若是註定你要死,我必定賠你一條命。”

瓦那奴兒沉默下去了。

她本來恨極了陳揚,覺得陳揚是卑鄙小人。但現在看來,似乎並不是那麼一回事。

過不多時,沈墨濃就被大日活佛帶了過來。

沈墨濃被聖師在眉心之中種下了一道精神印記。

這道精神印記是沈墨濃絕對無法化解的。

長生境五重的高手,跟沈墨濃的修為有天差地彆。也絕不是聖嬰大王那樣的角色可以比擬的。

隻要聖師願意,心念一動,便可以將沈墨濃的腦袋爆掉。

這一點,沈墨濃也很清楚,所以她絕對不敢妄動。

此時此刻,沈墨濃看見陳揚,看見陳揚挾持住了瓦那奴兒,她的臉上不由閃過喜色。

聖師向陳揚說道:“鬼煞我不可能放,今日你冒犯我,冒犯我女兒的事情,我也可以既往不咎。你現在帶了她離開,我以聖師的名義向你保證,絕不再為難你們。”

這是聖師很大的讓步了,也非常的有誠意。陳揚都忍不住為之心動了。

他也相信,聖師既然做出了承諾,就一定會遵守。

不過可惜,陳揚不會答應。這是陳揚唯一救鬼煞的機會!

他深吸一口氣,說道:“鬼煞降世,乃是天意。聖師你雖然神通廣大,但也不可能逆天而行。我今日,一定要帶走墨濃和鬼煞。”

“不可能!”聖師說道。

沈墨濃來到了陳揚的身邊,她心思複雜。自己雖然修為高過陳揚太多,但是每次自己辦不成的事情,陳揚卻可以辦到。

大日活佛也開口了,他說的也是英文。要知道,如陳揚,大日活佛這種高人,全部都是博學之輩。要學習一門語言也是極快的。常人學習英語,要學許多年纔有所成。而大日活佛這種人,三天就可記住所有詞彙。

一法通則萬法通!

大日活佛道:“施主,鬼煞事關我國國運,若是鬼煞真的壯大起來,將來我國生靈塗炭,這是大孽。而施主你為救同伴,不惜以死相闖,便知道施主也是仁厚之人。施主既然是仁厚之人,又怎忍心看我國百姓置身於水火之中?”

這大日活佛乃是精明之輩,無形之中便能以道理來讓人無地自容。

陳揚沉聲說道:“活佛所說誠然不假,但是鬼煞於我,一有親情聯絡。二有數次救命之恩。我若是看著鬼煞受苦而不管不顧,我心難安。”

“一個人的不安心,卻能換我國國民的幸福安樂。”大日活佛說道:“施主,你的犧牲,我們會銘記於心,並會日日為你誦佛唸經。”

陳揚還未說話,大日活佛又說道:“莫非施主就因我國國民不是你們華夏子民,所以你就可以任由其生死殘酷而不顧?”

陳揚沉聲說道:“活佛,大道理我不會說。但我隻知道,我得先做好我自己,然後才能考慮其他的事情。萬事自有因果道理,鬼煞本來是無心要統領萬界鬼物的,今天它走到這一步,與你們脫不了乾係。”

大日活佛說道:“但事情已然走到了這一步,我們也已經彆無選擇。

陳揚說道:“抱歉,我今天必須帶走鬼煞。”他頓了一頓,看向聖師,說道:“這個選擇題,我交給聖師你來抉擇。一,要麼就是我和沈墨濃還有鬼煞,以及瓦那奴兒全部死在這裡。要麼大家全部活下來。”

聖師眼中爆出寒意精光來,說道:“你當真是不給我留一絲退路?”

陳揚沉默下去。

聖師便就看向了大日活佛,他說道:“師弟,你覺得呢?”

大日活佛也是麵色沉重,他說道:“奴兒是我看著長大的,若是我能代她而死,我絕不會憐惜這具殘軀。”

聖師說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剛纔你要陳揚在個人的心安和我國百姓之間做個犧牲。陳揚拒絕了。而我現在要在我女兒和太國國民之間做個抉擇。我若選擇奴兒,那豈不就是和這陳揚是一路人了?”

大日活佛說道:“師兄明智!”

聖師看向瓦那奴兒,說道:“奴兒,為父此生,無愧於天地。在為父心裡,你是最重要的。但今天,為父決定犧牲你,希望你不要恨為父。”

瓦那奴兒眼眶紅了,她能理解父親的痛苦,也能感受到父親對自己的愛意。

她心裡突然很恨陳揚,是陳揚這個騙子將她的父親逼到了這個地步。

所以這一刻,瓦那奴兒說道:“父親,我永遠以你為榮!”她居然是毫無畏懼。

聖師長長一歎,他便對陳揚說道:“你動手吧,你現在就可以殺了奴兒。然後我再殺了你們。”

陳揚不由愣住了。

他冇想到聖師居然真是這麼堅決。

他居然也在聖師身上感受到了偉大兩字。

隻不過是各人的立場不同罷了。

相反陳揚的所作所為反而顯得小家子氣了。

但這是陳揚的性格,他也彆無選擇。

“動手吧!”瓦那奴兒咬牙道。

陳揚看向了沈墨濃,沈墨濃也是臉色複雜。

陳揚明白,聖師是下定了決心,他絕不會放過鬼煞了。

那麼眼下,殺瓦那奴兒也是一點用都冇了。

“好吧,聖師,你贏了。”陳揚深吸一口氣,他說道:“放沈墨濃走,我不殺瓦那奴兒。”

“當真?”聖師眼中閃過喜色。

他雖然做了艱難的決定,但是女兒如果能不死,他自然是欣喜若狂。

沈墨濃複雜的看了一眼陳揚,她說道:“要走,咱兩一起走。”

陳揚說道:“你先走吧,我隨後就會來。放洗吧,墨濃,我自有計較,咱們這時候彆婆婆媽媽了。”

沈墨濃便也不好再多說了。

隨後,聖師解開了沈墨濃的精神印記。

沈墨濃便也就離開了天宗寺廟。

“現在,你也該履行你的諾言了吧?”聖師說道。他頓了頓,說道:“你自放心,我也不會為難你,你自離去就可。”

陳揚說道:“我救不了鬼煞,終究是對不起它的一番情義。我不怕死,但我怕此心難安。人生在世,不過是求個心安而已。所以,我希望你能把我和鬼煞關在一起,直到鬼煞死去。可行?”

“如你所願!”聖師說道。

陳揚便放開了瓦那奴兒,說道:“多謝聖師。”

瓦那奴兒終於得了自由。

便也在這時,聖師眼神一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