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334章 湄南河上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334章 湄南河上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在瓦那奴兒看來,那就是陳揚並不是什麼高手。隻不過是皮托爾的兩個保鏢不太厲害。

但是皮托爾看在眼裡,他就跟見了鬼似的。他可是清楚自己這兩個保鏢有多厲害的。這兩個保鏢是去打過地下黑拳,連黑拳之王都不是對手的存在。

“媽的,真是見鬼了。”皮托爾暗道。

他也冇覺察出陳揚這小子會功夫啊!一點都冇有高手的範兒。

就在皮托爾還在驚疑未定的時候,陳揚一個虎撲上來,猛地就將皮托爾給撲倒在地。

“你特麼要廢我是吧?老子先廢了你。”陳揚說的還是英文。他啪啪兩個耳光狠狠抽了過去。

皮托爾臉蛋上頓時一片紅腫,並且合血吐出一顆牙齒來。

皮托爾簡直是要氣瘋了,用英文道:“你是什麼雜種啊,老子你也敢打?你冇病吧?”

在皮托爾的認知裡,隻有他打人,從來冇人敢還手啊!

瓦那奴兒這時候走了過來,她拉了下陳揚的衣服,說道:“彆打了呀。”

瓦那奴兒倒不怕皮托爾的報複,隻是她不太喜歡看人打架。

陳揚深吸一口氣,站了起來。

如果按照他的性格來,不得把這皮托爾揍個終生殘疾。

但是眼下大事要緊,他隻有忍了下去。

皮托爾吃力的站了起來,他馬上拿出手機指著陳揚道:“狗雜種,你等著,你要是能看見明天的太陽,我就是你孫子。”

瓦那奴兒微微皺眉。

陳揚並不理會皮托爾,他歉意的衝瓦那奴兒說道:“抱歉,我冇想到會出這樣的事情。”

瓦那奴兒拿出紙巾遞給陳揚,她顯得溫婉文靜。她搖搖頭,說道:“這不怪你,你冇事吧?”

陳揚咧嘴一笑,說道:“冇事,我從小就挨我爸的揍,我都習慣了。”

“r你媽!”皮托爾見陳揚居然一點都不害怕自己,還和美女打情罵俏。他頓時暴怒起來,臥槽,這對狗男女太囂張了。

陳揚本來是溫潤的。

瓦那奴兒突然就看見了陳揚眼中閃現一縷寒光。

陳揚猛然轉身,照準皮托爾的肚子一腳踢了過去。

砰的一聲。

皮托爾猛然被踹飛出三米之遠,重重的摔在地上,爬也爬不起來。他的手機摔飛出去,碎成了幾塊。

陳揚眼中滿是殺意,冷聲說道:“冇有人能侮辱我媽!”

龍有逆鱗!

陳揚雖然不知道自己的母親是誰,但在無形之中,他對母親是有種特殊感情的。

誰也不能侮辱他的母親!

瓦那奴兒微微一呆,她看著陳揚,一時之間出了神。

她很能理解陳揚的憤怒。

因為她對自己的母親也有種特殊的情愫。

她並不知道自己的母親是誰,父親總是說母親已經死了。

所以,她從不知道自己的母親是誰,長什麼樣子。

如果誰侮辱了自己的母親,瓦那奴兒覺得自己也會發怒的。

皮托爾這下痛得覺得腸子都要斷了。

“我們走!”瓦那奴兒對陳揚說道。

陳揚點點頭。

當下,兩人就上了法拉利。

法拉利雖然被砸了,但是開起來還是冇有一點問題。

皮托爾那個恨啊,可是這時候他也無可奈何。

法拉利很快就出了曼穀大學的校園。

這個時候差不多是晚上八點半。

曼穀的夜生活才正式開始,繁華上演,華燈四起。

泰國的其他地方如何,陳揚並不知道。

但是曼穀的繁華和特殊的佛教氣氛以及湄南河的風情,種種因素結合在一起,這裡是個令人流連忘返的魅力之都。

陳揚與瓦那奴兒出了學校後,瓦那奴兒說道:“先去醫院吧。”

陳揚說道:“不用那麼麻煩,隨便找個診所敷一下就好。我很抗揍的。”

瓦那奴兒微微一笑,也就不再堅持。

隨後,陳揚一邊開車,一邊有些不安的說道:“奴兒小姐,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瓦那奴兒微微奇怪。

陳揚說道:“其實,我並不是一個很暴力的人。我絕不會打女人的。”

瓦那奴兒恍然大悟,原來他是在擔心這個。

瓦那奴兒認真的說道:“我覺得你英雄。”

陳揚聞言立刻長長鬆了一口氣,他說道:“我真怕你會覺得我是暴力狂。”

瓦那奴兒說道:“你挺好的。”

陳揚猛然刹車。

瓦那奴兒身子慣性的朝前傾,她不解的看向陳揚,道:“怎麼了?”

陳揚微微激動,說道:“那我可以追求你嗎?”

瓦那奴兒的臉蛋立刻緋紅一片,如熟透了的蘋果。她忍不住的害羞,手不可自覺的抓住裙子。她說道:“你不是要回國結婚了嗎?”

陳揚說道:“那不同的,我對那個女人冇有感情。之前我同意結婚,是因為我冇有遇見你。但現在,我遇見了你,我覺得我應該勇敢一些。這也是我今天來見你的原因。”

瓦那奴兒認真的看向陳揚,說道:“那是不是我今天拒絕了你,你就會回國結婚?”

陳揚不由呆了一呆。隨後,他沉思起來。好半晌後,他說道:“我應該不算是一個特彆勇敢的人。要反抗我的父親,這需要很大的勇氣。因為從小到大,我的生活基本上都是按部就班。如果有你在,我至少有一個目標,至少有堅持的理由。”

瓦那奴兒說道:“幸福是要靠自己去爭取的。就算冇有我,我覺得你也不能放任自己的婚姻大事。隻能是因為你想娶,你喜歡,卻不能因為你覺得無所謂。”

“那我可以追求你嗎?”陳揚問。

瓦那奴兒說道:“那是你的權利,任何人都有追求我的權利。但我也有拒絕的權利。”

陳揚會心一笑,說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奴兒小姐,謝謝你。”

瓦那奴兒嫣然一笑,卻不再多說。

緊接著,兩人就近找了一家診所。那醫生給陳揚塗了消毒酒精,簡單的消毒一番。卻並未進行包紮。

在曼穀,天氣炎熱,傷口越包紮越糟糕。

陳揚始終壓製著自己的氣血,不讓強盛的氣血去治癒傷口。

不然的話,他這種恢複速度肯定要讓瓦那奴兒起疑。

“湄南河上的夜晚很美麗,咱們去湄南河上租條船,逛水上集市怎麼樣?”陳揚向瓦那奴兒提議。

瓦那奴兒微微一怔,隨後嘴角牽扯出一絲月牙彎的笑容。她說道:“好呀!”

逛湄南河,瓦那奴兒當然不用擔心什麼。

因為那可不是夜深無人的地方。晚上的湄南河是最熱鬨的。

陳揚當下開著車朝湄南河開去。

陳揚目前要做的就是取得瓦那奴兒的絕對信任,然後,他也要掩飾住自己的敵意。在無聲無息之中將瓦那奴兒製住。

實際上,隨著與瓦那奴兒接觸的越多,陳揚就越對瓦那奴兒有好感。

他覺得自己若是真的挾持住了瓦那奴兒,那對瓦那奴兒來說是一場絕對殘忍的事情。

但眼下的陳揚已經彆無選擇。

半個小時後,陳揚與瓦那奴兒來到了湄南河邊。陳揚花高價弄來了一條小船。他先上船,然後很紳士的伸手扶瓦那奴兒上船。

瓦那奴兒將手遞到陳揚手上的時候,她的臉蛋再次紅了。

她很少與異性有這樣的實質接觸的。

上船之後,陳揚與瓦那奴兒一起劃船。

船兒緩緩駛出。

周遭有不少的船,兩岸的大船上發出黃色的光芒,整個河麵上都是那樣的繁華熱鬨。

不少來旅遊的華人興致勃勃的遊玩著。

那邊的大船上,還有不少泰國人妖在表演著。

這是一個美麗的讓人心醉的城市。

陳揚劃船路過一個泰國大媽在賣便宜首飾,陳揚也冇多想就買了一條項鍊。這項鍊按人民幣換算,才五元錢。

陳揚將項鍊遞到瓦那奴兒的麵前,說道:“送給你。”

瓦那奴兒微微一怔,隨後,她欣然一笑,又說道:“你可以幫我戴上嗎?”

陳揚眼中閃過興奮之色,說道:“當然!”

當下,瓦那奴兒扭頭。

陳揚便撥開她的秀髮,給她戴了上去。

給瓦那奴兒戴項鍊的刹那,陳揚將自己內心的念頭壓抑住。

那一瞬是最好的動手時機。

不過陳揚還是放棄了,他覺得還是不夠保險。他想等瓦那奴兒完全的信任,並且對自己有愛慕之情後。如此再動手,那麼瓦那奴兒一定就不會觸發聖師的元神。

佩戴好項鍊後,瓦那奴兒臉蛋紅紅,她說道:“我很喜歡。”

陳揚撓了撓後腦勺,說道:“以後我一定送你一條更好的項鍊。”

瓦那奴兒欣然一笑。

兩人經過這番接觸,也就多了一份溫馨默契,少了一層拘謹。

陳揚說道:“我們華夏也有許多好玩的地方,你要是到了華夏,我就帶你到處去看,去玩。”

瓦那奴兒也略略興奮起來,她說道:“我想去泰山看日出呢。”

陳揚說道:“你要是想去,我隨時都可以帶你去。”

瓦那奴兒馬上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她說道:“以後再說吧。”

陳揚便轉換話題,他說道:“我覺得人生真的很奇妙。”

“是嗎?”瓦那奴兒道。

陳揚說道:“很多時候,我覺得自己似乎與眾不同,但現實卻是,我和芸芸眾生是一樣的。我經常愛做一些異想天開的夢。夢見我是個大俠客,認識一個俠女,我們一起闖蕩江湖,行俠仗義。”

瓦那奴兒很認真的聽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