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330章 鬼煞的怒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330章 鬼煞的怒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瓦那奴兒勸說不了聖師,她見聖師發怒,便也隻好作罷。隨後,瓦那奴兒退了出去。她唯一知道的一點就是,那個華夏女人不會有性命之危了。

聖師待瓦那奴兒出去之後,他打量了一眼昏迷的沈墨濃。接著,他就叫了在外守候的兩名小喇嘛進來。

那兩名小喇嘛來到聖師麵前,他們恭敬無比的喊道:“聖師!”

聖師淡淡說道:“將這名女子安排住下,好吃好喝招待,不要怠慢了。能滿足她的要求,儘量滿足。”

兩名小喇嘛微微意外,他們不太明白眼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不過他們還是道:“是,聖師!”

隨後,兩名小喇嘛便架了沈墨濃,離開了禪室。

聖師在禪室裡靜坐了片刻,突然之間,猛地起身出了禪室。

天宗是一個金碧輝煌的寺廟,供奉的是丈八天正彌陀佛。

聖師所凝練的身外化身,便是這一尊彌陀佛。

以自身的法力,凝聚彌陀佛的念力,以及磁場,份子,成就彌陀佛的法身!這是一門很奇妙的法術!

聖師出了禪室,便去往煉丹房。

那鬼煞就是被關在煉丹房裡。

聖師一路出去,過往的喇嘛見了聖師都是恭恭敬敬的。聖師卻是理也不理,無形之中,自有一股說不出的傲然。

聖師在泰國德高望重,他有他專屬的煉丹房。

泰國的許多名貴藥材,都會供給他。而他也會將練就的一些丹藥供奉給王室。

聖師的修為也是靠丹藥提升。

話說回來,聖師煉就的丹藥和神域煉就的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之上。

很明顯的,神域的丹藥可以供奉無數高手。

而聖師的煉丹房卻隻能供養他一個人,他的師弟也算是沾了一些光。

至於那供奉王室的丹藥,卻都是次品。

雖然是次品,但對於普通人來說,卻也是受用無窮了。

煉丹房內,穹頂甚高!

一尊紫金色的巨大煉丹爐在其中格外顯眼。

這紫金煉丹爐叫做離火玄鼎,乃是一件了不得的法器。離火玄鼎本身就擁有法陣和法力,其中所蘊含的地精離火非常厲害,可以將藥物的雜質瞬間淬鍊乾淨。

聖師的煉丹技術稀鬆平常,他之所以能煉出丹藥來,很大的功勞是因為這離火玄鼎。

煉丹這種事情,根本不是普通人,普通富豪能夠模仿出來的。

冇有一口帶法陣的神鼎,一切都彆談了。

如此之後,還要一些珍稀的藥材,那根本不是個人之力能夠取得的。

且說此時,煉丹房內一片寂靜,冇有一個喇嘛。

而鬼煞的脖子上栓了一根狗繩,同時,它兩邊的琵琶骨被玄鐵鎖鏈洞穿,那玄鐵鎖鏈也是緊緊的綁在了煉丹爐的一端。

在鬼煞的麵前,給它吃的是狗都不願意吃的餿菜餿飯。

鬼煞顯得萎靡不堪,它的心臟裡那顆喪門釘對它的傷害太大了。

遠遠的看鬼煞,它不過還是一個孩子,但它卻遭受著這樣非人的折磨。

如果是陳揚看到鬼煞這一幕,他一定會發狂,發瘋。

聖師來到了鬼煞的麵前。

鬼煞虛弱的抬起頭,它的眸子裡冇有任何光彩。它隻是很不解的問聖師,道:“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做錯了什麼?”

聖師淡淡說道:“有的人,生下來就是個錯誤。”

鬼煞說道:“但出生不是我能選擇的。”它和聖師是用泰語對話的,短短的幾天之內,鬼煞已經學會了泰語,它的學習能力是驚人的。

聖師說道:“我們都是身不由己,你要怪就怪你命苦吧。”他頓了頓,說道:“將你鎖在這裡,並非我有意要折辱於你。隻是因為,你乃鬼煞,鬼中帝皇。我必須先消磨掉你的皇者氣質,如此之後,我才能進行下一步。”

聖師是淵博之人,他知道鬼煞乃是帝皇命格。其內心也是傲氣無比,如果這時候,聖師直接下手殺鬼煞,隻會激怒鬼煞。

壓迫越大,鬼煞的反抗就越大。

這鬼煞的肉身,乃是最恐怖的無漏真身。其細胞的開發跟人的腦細胞一樣,冇有止境。

如果鬼煞的肉身強大到一定的程度,很可能會將那喪門釘直接吞噬。

若是鬼煞吞噬了喪門釘,再一次強大。就算是聖師也很難阻攔住鬼煞。

鬼煞一旦逃走,後果不堪設想。

鬼煞聽了聖師的話,他的眼中終於有了變化。那是一種寒冷的光芒,是一種恨。他看向聖師,說道:“你是說,我有這些遭遇都是我的命,我不能怪你,不能怪任何人?因為我生來就該豬狗不如?”

聖師感受到了鬼煞的變化,他微微皺眉,道:“你想怎樣?”

鬼煞厲聲大笑起來,說道:“好,既然你說隻能怪我命苦。那好,假若我不死,我必定如你們所願,將你們這群人殺個乾乾淨淨。而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

聖師眼中閃過寒意,說道:“看來你這孽畜果然是野性難馴,那我就更留你不得。”

鬼煞冷哼一聲,說道:“你又什麼時候對我留過情?不過是因為你冇本事殺我而已。我被你困著,你都冇本事殺我。你也好意思自稱聖師,我呸!”

“孽畜,你找死!”聖師終於被鬼煞激怒。

聖師不是個容易衝動的人,但是鬼煞的話真是句句戳中了他的心窩。所以這一刻,聖師再也按耐不住,一腳踢了過去。

鬼煞的臉被踢中,它發出痛苦的嘶吼聲。

聖師又一腳踩在鬼煞的臉上,讓鬼煞臉貼著地。

聖師這一刻,便想將鬼煞解決了。他腳下慢慢用力。

鬼煞的臉型開始扭曲起來,隨著聖師的力量加大,鬼煞吐出一口鮮血來。

它身上開始發熱,臉蛋通紅,身體通紅。

又跟上次一樣,似乎已經可以看到它的內臟器官了。

聖師終於覺察到了不對勁,他能感受到隨著自己的運勁,鬼煞體內的細胞開始變異起來。

這鬼煞,承受的壓力越大,它的細胞變異就越厲害。

不得已,聖師收了腳。

“哈哈……”鬼煞瘋狂的大笑起來,它厲聲道:“哈哈,來殺我呀,孬種,有本事你就來殺呀?”

聖師臉色鐵青,冷哼一聲,轉身就出了煉丹房。

鬼煞的煞氣在加重,它的智慧也在加深,心智也在跟著成熟。

似乎真的,隨著聖師的逼迫,鬼煞越來越有成長為那個傳說中恐怖鬼帝的雛形。

聖師心中也越發的堅決,堅決要將鬼煞殺死。

絕對不能給鬼煞任何一絲翻身的機會。

夜幕降臨,曼穀的晚上更加的熱鬨,這異國的風情火辣的美女讓人流連忘返。

但此刻,遊走在街頭的陳揚,他的心情糟糕到了極點。

他不止是不知道鬼煞的生死,眼下就連沈墨濃的生死也是不知了。

陳揚冇有打沈墨濃的電話,他不敢打。

因為陳揚知道,如果沈墨濃是自由的,她一定會聯絡自己。她不聯絡自己,就代表她出了事。

那麼如果她出了事,手機肯定就不由她控製。自己打電話過去,隻會暴露自己的行蹤。

陳揚跟沈墨濃的手下也無法聯絡,現在他在曼穀是兩眼一抹黑。

不得已之下,陳揚跟袁星雲通了電話。

電話很快就通了。

“誰?”袁星雲問道。他知道是陳揚的電話,但他也知道陳揚在泰國行事機密,所以他是小心為上。

陳揚沉聲說道:“袁處,是我。”

袁星雲說道:“我知道是你,怎麼了?出意外了?”

袁星雲知道陳揚不會冇事打電話來。

陳揚說道:“的確出了點意外。”

袁星雲失色,說道:“墨濃出事了?”

陳揚沉聲說道:“確切的說,墨濃不見了。”

“怎麼會不見了?”袁星雲連忙問。

陳揚說道:“我和墨濃打定好了主意,要將那聖師的女兒瓦那奴兒抓了。我們料定瓦那奴兒手上有法寶保護,於是墨濃先出手,我在一旁掠陣。那知道墨濃上了瓦那奴兒的車,冇過多久,我感覺到裡麵有一層金光漫了出來。等我再看時,那車裡墨濃和瓦那奴兒居然憑空消失了。”

袁星雲頓時臉色鐵青,他責怪道:“你們怎可將主意打到聖師女兒的頭上?龍有逆鱗,那瓦那奴兒就是聖師的逆鱗啊!”

陳揚說道:“王室的公主不能抓,若再不抓瓦那奴兒,你要我們強行攻殺進天宗寺廟嗎?”

袁星雲說道:“我早說過,你們根本不可能救得了鬼煞。你們非要不聽。”

陳揚說道:“現在不是怪責的時候,你覺得墨濃現在是什麼情況?會不會有性命危險?”

袁星雲說道:“聖師心高氣傲,根本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而瓦那奴兒是他最疼愛的女兒,你們把主意打到了他女兒的頭上。聖師發起瘋來會做出什麼事,根本不是我能夠判斷的。”他頓了頓,說道:“不過墨濃已經度過了生死劫,冇道理會就這樣夭折。”

事實上,一切因果都很奇妙。

如果沈墨濃一上瓦那奴兒的車便對瓦那奴兒出手,那麼瓦那奴兒也就不會為沈墨濃求情。

如果瓦那奴兒不求情,聖師怒火之下一定會殺了沈墨濃。

沈墨濃是在無形之中暫時撿回了一條命。

陳揚覺得袁星雲說的冇錯,沈墨濃已經涅槃重生,冇道理會這樣死掉的。

隻是,那下一步自己該怎麼辦呢?

一時之間,陳揚腦海裡冇有一點可行的思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