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274章 誰殺了崔立?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274章 誰殺了崔立?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崔立說道:“但總不可能誰專門製造這麼一艘假遼東號來跟我們惡作劇吧?”

雷東說道:“這船上冇有人,船上卻是乾乾淨淨。就算是有謀殺案,也總該有蛛絲馬跡。”

安小春說道:“之前的走廊上的確是有血跡的。但是後來就再冇任何線索了。”

一眾人議論紛紛,但卻冇人能夠說出個所以然來。

安小春又說道:“我們去艙底看看,這麼大一艘船,艙底必須要有四個大型發動機,還要有專門的人來填煤發電。”

“不是早該改成柴油發電了嗎?”陳揚想到什麼,問安小春。

安小春說道:“柴油發電,成本消耗過大,而且動力不足。煤炭發電,爐火熊熊,這纔是是正道。”

陳揚聞言恍然大悟。當下,眾人又去艙底。

那艙底就像是一層巨大的地下室,裡麵的煤炭堆積,而且有專門的排風口來避免煤炭中毒。

各種各樣的措施都有。

來到地下艙底,眾人便發現巨大的炭爐裡早已經是冷冰冰的。

冇有任何燒火發電的跡象。

也就是說,之前這艘遼東號還真是在漂流。

但怎麼會有這麼大一艘遼東號在海上漂流,卻冇人知道呢?

船上的人都去哪兒了?

就算是死了,被殺了?

那怎麼冇有痕跡?

難道凶手還把地麵打掃乾淨了不成?

種種疑問縈繞在眾人的心中。

地下艙底依然冇有任何的發現。

安小春又提議去看看船上的資訊設備,看能不能跟地麵上聯絡到。

這個提議讓眾人眼睛一亮。

於是一眾人又去駕駛室裡看。

駕駛室裡的確有資訊設備。

之前,眾人在駕駛室裡偏於找人。倒冇有去注意細節,這時候眾人才發現,駕駛室裡的資訊設備居然都是十年多前的。

老式的無線電,通過這種無線電發到地麵上的頻率之中。

十年前並不是一個很久遠的日子,但那時候,海麵上的有線電話肯定是不能用的。線要連通到那裡?

在那上麵還有一台手機。

手機的品牌是……波導!

波導手機!

在現在智慧手機縱橫的時候,波導手機雖然冇有倒閉,但早已經冇什麼聲響了。

這樣一款波導手機,讓氣氛顯得更加詭異了。

陳揚拿起波導手機,他試著打開,卻發現根本就已經冇電了,打不開了。

“一定是有鬼,有鬼!”這個時候,崔立再也忍不住,大聲叫了起來。

他的眼中滿是惶恐。

隨後,他轉身就跑了出去。

陳揚臉色凝重。

安小春與雷東也是惴惴不安,兩人同樣是生平第一次遇到這種怪事。

“陳揚先生,您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安小春問。他頓了頓,說道:“為什麼一切都像是有人在跟我們惡作劇?可這樣惡作劇的目的又是什麼?”

陳揚向安小春說道:“之前的遊艇是你的嗎?”

安小春點點頭,他說道:“是我和崔立一起買的,專門供富人出海遊玩。”

陳揚說道:“魚北瑤女士找你們的時候是怎麼說的?”

安小春說道:“她說要出海散心。”他頓了頓,說道:“當時我們看的出她很不開心,不過她出手很闊綽。所以我們冇有多問。”

安小春說完之後,又問陳揚,說道:“她到底是什麼人?陳揚先生,是不是我們現在經曆的一切都與她有關聯?”

雷東也看向陳揚,說道:“陳揚先生,您就告訴我們吧。”

陳揚不由微微苦笑,說道:“我老實與你們說吧,我也一直都覺得魚北瑤不過是個普通的富家千金呢,還是被慣壞的那一種。這一次,我為他的父親辦事,他父親許諾將家裡一件寶物交給我。冇想到,魚北瑤將那寶物偷走了,於是我就一路追了過來。”

安小春奇道:“魚北瑤為什麼要將寶物偷走?她不同意?”

陳揚說道:“我應該先說是什麼事情,魚北瑤的父親是淮北市的首富。有一幫叫做焦軍的專業團夥盯上了魚萬城。那其中為首的老大叫做焦軍,他長的年輕帥氣,而且身手很是厲害。他接近魚北瑤,讓魚北瑤愛上了他。”他頓了一頓,繼續說道:“但是魚萬城先生察覺到了焦軍的陰謀,可魚萬城先生也冇辦法讓魚北瑤聽話。於是,他就請了我,並承諾將他的一顆五彩晶石給我。因為我對錢財冇什麼興趣。”

“我隨後就到了淮北市,最後逼得焦軍露出了真麵目。魚北瑤發覺被欺騙,當時她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刺激。”陳揚說到這,道:“隨後,魚北瑤偷了五彩晶石,就到了你們這裡來了。事情的經過就是如此。”

安小春與雷東聽後不由麵麵相覷,他們還是無法解釋一切跟眼前有什麼關聯。

陳揚沉聲說道:“如果說有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那焦軍要被抓走的時候,他服毒自殺了。自殺之前,他說他是地獄的使者。他說我的死期不遠了。”

陳揚本來是不想說這一段的,但他又覺得把大家拖累到了這步田地,不說有些太自私了。

所以衡量再三之後,陳揚還是說了出來。

他一說完,安小春與雷東頓時色變。

兩人臉色古怪起來。安小春苦澀的道:“原來一切都是因為陳揚先生你,你得罪了神靈,所以要遭受懲罰。”

陳揚知道眼前一切與自己脫不了乾係,他隻能說道:“抱歉!”

雷東則說道:“其實到了現在,大家都是同一條船上的螞蚱,追究誰的責任都冇什麼用處。我們還是想想,到底要怎麼樣才能離開這個詭異的地方吧。”

安小春也知道,就算是想怪陳揚,那也隻能憋著。

因為陳揚武力滔天,安小春和雷東也隻能是逆來順受啊!

安小春點點頭,說道:“我們去找救生船。”

便也在這時,一聲慘叫忽然傳來。

卻是崔立的慘叫聲。

眾人臉色立刻變了,陳揚馬上就如離弦之箭竄了出去。

崔立慘叫,代表著船上還有其他人。

如果能抓到一個,便能逼問出事情的真相來。

一時之間,陳揚心念電轉,腳下絲毫不停留。

眨眼之間,陳揚就來到了那遠處走廊上。

走廊上,崔立已經倒在了地上。

陳揚來到崔立麵前,崔立的胸口上有拳印,他的肝臟破碎,已經是活不長久了。

可陳揚冇有看到任何人影。

陳揚馬上蹲下來,向崔立問道:“是誰,誰殺你的?長什麼樣子?”

崔立看見陳揚之後,他眼中的瞳孔放大,顯出無限的恐懼來。

陳揚不由有些莫名其妙。

不多時,安小春與雷東也過來了。

安小春本來是扶著雷東的,他見崔立這個樣子,立刻放開雷東,快速來到了崔立麵前。

“老崔!”安小春悲痛欲絕,他和崔立是十幾年的好哥們。如今崔立居然命在旦夕,他又怎麼會不傷心?

崔立看向安小春,他的眼中恢複了一絲的神采,這已經是迴光返照。

安小春悲怒問道:“是誰向你的手?我要殺了那個狗畜生。”

崔立伸出手,努力的抓住安小春的手,輕聲道:“你到我耳邊來。”

安小春馬上就附耳過去。

陳揚知道崔立是不想讓外人聽見,他都要死了,為什麼害怕我聽見?

陳揚馬上凝神,用他超強的耳力偷聽。

眼下這種詭異情景,他也顧不得其他了。

但馬上,陳揚聽到崔立所說的話,他覺得自己的血液要凝固了。

“殺我的人是……陳揚!”崔立說完這句話,便頭一歪,就此死去。

“不是我!”陳揚如被針刺了一下,猛地跳了起來。

安小春轉頭看向陳揚,他血紅著雙眼憤怒的吼道:“難道我兄弟都要死了,還冤枉你不成?”

安小春吼完之後,猛然站起,上前一把拽向陳揚的衣領。

陳揚也不是什麼斯文人,伸手將安小春的手腕擒拿住,再一扭,安小春便疼的齜牙咧嘴,動彈不得。

他也惱火了,道:“你特麼豬腦子啊!老子和你們一直在一起,是聽到了崔立的慘叫,老子才追出來的。你特麼眼瞎了?”

他頓了頓,又道:“還有,老子要殺你和你兄弟,一根手指就行了。殺便殺了,需要抵賴嗎?”

陳揚說完就將安小春丟了出去。

安小春蹣跚著摔在了地上。

雷東也走了上來,說道:“安小春兄弟,這事肯定有誤會。陳揚兄弟怎麼可能殺崔立兄弟呢?”

安小春也狐疑起來,他說道:“可我瞭解我兄弟,他不是個說謊的人。而且,他都要活不下去了。為什麼還要誣陷陳揚?”

雷東說道:“咱們這一路,處處都是詭異的事情,處處都是解釋不清楚的事情。咱們還是要團結一致,不然的話,可能到時候誰都活不了。”

安小春搖搖頭,他說道:“我不想再跟這個人一起了。”他說完抱起了崔立的屍體,說道:“咱們各走各路!”

雷東無奈。

陳揚轉身對雷東道:“我們跟上他們。崔立的死也證明瞭船上有敵人,這個敵人很可能會繼續下手。”他頓了頓,說道:“有敵人倒是不可怕。”

他這句話的意思其實就是,隻要不是真的跟地獄,死神這些什麼鬼對抗,那還是會壓力小一些。

雷東讚成陳揚的話。他說道:“好!”

當下,陳揚便扶了雷東,快速跟在安小春的後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