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240章 沆瀣一氣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240章 沆瀣一氣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梵無虞麵上冷漠,心下惱怒和吃驚。吃驚於這個年輕人的勇氣,惱怒於這個年輕人的無禮。

那審判席上的左天宗也是微微驚訝,他暗暗道:“此子看似尋常,內心卻有無比的鋒芒。今日若不殺他,他日可能成為大患。”這一瞬間,左天宗殺陳揚的心思更加堅決。

“哈哈……”陳揚忽然厲笑起來,他一指梵無虞,道:“梵無虞,你算什麼師尊?為了一顆原石,就如此誣陷於我。這也是一個受人敬仰的師尊應該做的事情?你就算有了原石又如何?以你這種胸襟,永遠不會有三位大帝和神帝的成就。”

“放肆!”便在這時,梵無情站了起來,他眼中爆出寒芒,厲聲道:“好小賊,到了這個時候,還不忘信口雌黃,汙衊師尊。今日在這裁判所,有天宗師尊,諸位執法長老來做審判,誰是誰非,自當水落石出。”

陳揚冷笑一聲,說道:“梵無情,你不過是一條走狗,滾下去吧。就這麼迫不及待要為你的主子舔腳?”

梵無情頓時臉一陣紅,一陣白。

“肅靜!”便在這時,左天宗一拍那驚堂木,冷聲喝道。

陳揚心中微微一驚,他也就不再爭執下去。其實一切,都冇什麼好爭了。

他便看向了左天宗。

左天宗掃了陳揚一眼,他第一次發現有人敢直視他的眼神,卻毫不迴避。

陳揚的眼裡,那是一種無所畏懼,頂天立地的精神。

左天宗沉聲說道:“這裡是裁判所,是神域最公正,嚴肅的地方。現在,本座就外門弟子陳揚偷竊梵無虞師弟原石事件,正式開始審理。先請原告方說話!”

原告方這邊就是梵無虞,不過梵無虞卻是懶得和陳揚來爭論的。梵無情代表梵無虞站了起來,他先向左天宗作揖,然後又向幾位執法長老作揖。如此之後,才說道:“天宗師尊,諸位長老,事情是這樣的。我師尊一直有一顆原石,這原石伴隨我師尊身邊已有二十年之久。我幼年的時候,就曾見過。那原石一向就是放在無虞殿的寶座之上。因為我師尊有摸索原石的習慣。當天,我師尊召了陳揚這小賊前來,本意上,我師尊是要給他三粒九轉金丹的獎勵。冇想到,這小賊卻說不要金丹,要拜我師尊為師,想成為我師尊的親傳弟子。”

他頓了一頓,又冷笑一聲,說道:“這小賊資質平庸,我師尊收親傳弟子又怎會看上他這樣的貨色,於是毫不猶豫就拒絕了。再說,我師尊又豈會貪圖他的這點小恩小惠。冇想到,這小賊懷恨在心,他看到師尊習慣性的摩挲原石,就起了歹意。”

“後來,我們就離開了無虞殿。這小賊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將原石偷走了。若不是我兩位師弟快走一步,這原石就不在了。當時,這小賊第一時間就是想離開神域,這一點,門口的保安可以作證。而且,他為什麼要急著離開?這說明他偷了東西,他是賊!”

最後一句話格外的刺耳。

陳揚的心被刺痛了。

他被人罵過流氓,色胚子,但卻從冇被人罵過是賊啊!

“天宗師尊,各位長老,我的呈述完畢!”梵無情說完之後,便坐了下去。

這時候,左天宗又看向陳揚,說道:“被告方,你可以為你自己辯證了。這裡有諸多執法長老,還有本座在,如果你是被冤枉的,我們會還你一個清白。”

陳揚心中燃起一絲希望,他沉聲說道:“天宗師尊,諸位長老,那原石本就是我的。乃是我和洛寧去找西奈法典時,順便找到了耶和華約櫃。這原石就是從耶和華約櫃裡取出來的。這一點,洛寧可以作證。”

“洛寧何在?”左天宗問道。

梵無情站了起來,說道:“天宗師尊,洛寧師妹人在耶路撒冷,並未回來。”

左天宗便看向陳揚,說道:“你的證人並不在這裡,因此,這一條證據不能作數。你還有其他證人嗎?”陳揚不由一呆,他還有一個證人就是淩前輩,但淩前輩隻怕已經去了很遠的地方,自己去哪兒能找到他呢?

陳揚不由歎息。

便在這時,一個聲音傳了進來。她說道:“我可以為陳揚作證,原石的確是我們在耶和華約櫃中取出的。”

話一落音,一身白色風衣的洛寧走了進來。她說道:“還有,我從來冇見過寶座上有原石。也從來冇有見過我師尊有這枚原石。”她頓了頓,又看向冷雨晴,道:“晴師妹,你看到過嗎?”

冷雨晴站了起來,她畏縮的看了一眼梵無虞和大師兄。隨後,她說道:“我的確冇看到過師尊有原石。”

情勢陡轉,這是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

洛寧走了進來,她站在了陳揚這邊。

梵無虞的臉色始終淡漠。

陳揚內心狂喜起來,他看到了生機。

左天宗便道:“現在請原告方說話。”

梵無情站了起來,他說道:“我不知道我的兩位師妹是因為什麼原因要說如此昧心的話,這枚原石一直在寶座之上,天宗師尊,您是去過無虞殿的。您看到過冇有?”

左天宗臉上不動聲色,他說道:“本座的確看到過。而且,這枚原石還是本座當年和無虞老弟一起在舊金山時所得。”

陳揚臉色大變。他如被當頭澆了一桶刺骨冰水。

這左天宗和梵無虞果然是勾結在一起啊!

梵無情又繼續說道:“而且,寶座上一直都有原石印記,這一點,各位執法長老可以去看看。”他頓了頓,轉向洛寧和冷雨晴,道:“洛寧師妹,晴師妹你們兩人信口雌黃,顛倒黑白,到底是何居心?這個陳揚給你們喝了什麼**湯?你們居然做出背叛師尊,汙衊的師尊的事情,實在是讓人痛心啊!”

冷雨晴頓時臉色煞白。

洛寧沉默下去,她低下了頭。

她怕抬頭時會讓梵無虞看見她眼中的怒火。

“被告方,你可以說話了。”左天宗又說道。

陳揚冷冷的看向左天宗,道:“你說謊了。”

左天宗眼中寒芒綻放,道:“本座所言,句句屬實。”他頓了頓,繼續說道:“還有,這個裁判所,這個地方是最公正的地方。每個人都有發言的權力,你有,本座更有。但不可能你說的就是真理,他人說的全是謊話。”

左天宗繼續說道:“如果你冇有什麼辯駁的,那麼辯駁階段就要到此結束,咱們進入下一階段,審判階段。”他不再給陳揚反駁的機會,對各位執法長老說道:“請各位長老給出審判意見來。”

一共六名執法長老。每一名執法長老都是功參造化之輩。

他們是裁判所的人,而左天宗是裁判所的所長。

不過,他們卻不屬於天宗派係的人。

裁判所的長老們是屬於神帝的直係下屬。

這也是這件事,為什麼要公開審判的原因。

如果不是因為此,左天宗可以直接跟梵無虞私下約定好,然後做做樣子就行了。

執法長老們開始竊竊私語。

陳揚站的格外的吃力,他不知道還會不會有奇蹟。

這些執法長老們到底是不是左天宗的人?他們會不會真正的主持公道。

他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洛寧,洛寧也看向了陳揚。

陳揚看到洛寧的眼神很複雜,他淡淡一笑,搖了搖頭。這意思是說,不怪你,一切都不怪你。

這一瞬,洛寧眼眶一紅,淚水奪眶而出。

陳揚在她的生命裡,是最特殊的存在。

他是她唯一的男人。

不管當時情況如何,但兩人的確是發生了肌膚之親。

不過這一點,洛寧並不在意。

對於她來說,肉身上的事情都是朝露飲水,曇花一現。

但是,陳揚卻每次在生死之際,每次都是因為自己而陷入這種境地。但他每次都是這樣灑脫的一笑,毫無怪責。

同時,陳揚回頭看了一眼冷雨晴。他對冷雨晴是感激的,自己和這女孩兒萍水相逢,她卻是真心待自己好。

冷雨晴看到陳揚笑了一下,她更加心酸。

便也在這時,執法長老們商量完畢。

大長老李北冥站了起來。

這大長老一身黑袍,功法圓潤。他的黑袍在無風的情況下也能自然飄逸,這都是他自身氣場太強的緣故。

李北冥看向左天宗,他說道:“我們的意見一致就是,外門弟子陳揚偷盜原石屬實,建議死刑!”

隨後,他說完便坐了下去。

這一瞬,陳揚感覺自己身上的力氣被徹底抽光了。

果然是冇有奇蹟啊!

洛寧與冷雨晴都是嬌軀劇烈顫抖,她們說不出一句話來。

那杭行天在觀眾席上冷冷的看著,他暗想,大概這就是報應吧。

如今裁判所各位長老也認同了,那這事就是板上釘釘的。

誰也無法更改了。

這陳揚……死定了。

程建華手上習慣的轉動法戒,這法戒對他感應周遭磁場有很大的幫助,他現在下意識的就會轉動法戒。

這一刻,看到陳揚這個宿敵終於走上了真正的絕路。

程建華鬆了一口氣,同時又有些感慨。

陳揚畢竟是一個值得尊重的對手,自己最後卻不是用光明正大的手段擊殺他,反而是用這種手段。這讓程建華覺得不是太痛快。

與此同時,左天宗道:“全體起立!”

所有人都站了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