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239章 我自橫刀向天笑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239章 我自橫刀向天笑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雞鳴狗盜的東西!

程建華這句話刺痛了陳揚的心。陳揚做人做事,一向俯首無愧於天地。但這次卻被按上了這樣的罪名。更要命的是,他無力反抗,反駁。

隨後,那兩名冰冷的執法人員上前來押了陳揚。

陳揚便就任由著他們押送進了監獄。

裁判所的監獄是建在地下。

神域的監獄和冰封懲罰是一體的。不過冰封懲罰更加殘酷,那是暗無天日的小黑屋。而監獄相對就寬闊一些。

不過同樣也是暗無天日。

進入地下監獄的時候,陳揚在執法隊員的押送下,走過了長長的地下階梯。那階梯兩邊的下水管道已經生鏽,空氣裡瀰漫著說不出的黴味兒。

而且,進入之後,大門就關閉了。大門關閉後,這樓階一路朝下,彷彿是通往地獄一般。

樓階裡有雪白刺眼的燈光,這燈光就像是納粹審訊犯人時的燈光。

一股冰寒的刺骨之意瀰漫而來。

一共有兩百階梯。下了階梯之後,便是大約兩千平米的監獄。

每一間監獄都是獨立。

中間的走廊四通八達,地麵陰暗潮濕!

陳揚一下來,就聽見了無數老鼠在爬動的聲音。

這監獄的環境,還真是惡劣啊!

神域的外麵如天堂,但監獄卻如地獄。

陳揚被帶到了一劍監獄前麵,那執法人員打開了門。門開的時候,撲鼻的黴味兒傳了來。

他看向裡麵,便見這監獄隻有十平米,裡麵隻有一張床,一個馬桶,除此以外,彆無他物。

同時,在陳揚準備進去的時候,兩名執法人員對陳揚進行了搜身。

他身上的三粒九轉金丹,手機等都被無情搜走。

最後還有一道程式,執法人員在陳揚的身上打了一針。

這之後,鐵門關閉。

陳揚便與外界正式隔絕。

很快,外麵傳來執法人員越走越遠的聲音。

陳揚心頭說不出的沮喪,絕望。他冇想到居然有這樣一場大的災厄等著自己。

而且,無法超脫。

同時,陳揚感覺到身體越來越軟,力氣正在漸漸失去。

他不由吃驚,本來,他以為自己是百毒不侵了。冇想到這藥物這麼厲害,還是讓自己失去了力量。

力量的流逝讓陳揚更加絕望了。

他轉頭看向後麵的鐵床,那床上鏽跡斑斑,中間就一張木板。

陳揚也不嫌棄,轉身就躺了上去。

因為他感到身體裡的力量流逝的太快了,這藥物太厲害了。

陳揚覺得站著太累了,必須躺著才舒服一些。

陳揚躺下去之後,閉上了眼睛。

這監獄裡,燈光都冇有。

鐵門關上後,這屋子裡無論白天還是晚上,都是暗無天日的。

陳揚不禁開始想,這一次自己會有什麼下場?是被判處死刑,還是終生囚禁?

若是要終生囚禁,還不如死了算了。

應該不會是終生囚禁。因為隻要自己活著一天,那都會是梵無虞和左天宗這邊的一個汙點。左天宗這邊肯定是得了好處,纔會配合梵無虞得。

說不定自己得三粒九轉金丹就是被繳去孝敬了左天宗。

九轉金丹這樣的好東西,那就是左天宗也要在乎的。

陳揚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又重重的吐出一口濁氣。

這一瞬,他心裡是灰心的。

一個人的運氣總有用光的時候。

可自己是一個無能的人嗎?為什麼每次都要依靠運氣?

若是當初,直接將嶽蘭亭在擂台上斬殺了。如此一來,嶽大鵬也不會有這麼多的怨氣,或許就根本冇有後麵的事情。

至於與那楊淩的恩怨,倒是無法避免。

不過與楊淩之間,終究還是化解的差不多了。如今也就是一個杭行天,根本不足為懼。

但是,自己落到眼下這個地步。卻是因為對程建華的一念之仁。

自己之前就直接不顧誓言將程建華殺了。那麼,梵無虞也不會肯定自己有原石,說不定這場災難就冇有了。

若是有機會逃過此劫,將來行事一定要思前想後,心思縝密,將可能的危險儘可能掐死在萌芽狀態。

陳揚想到這裡,忽然自嘲一笑。

還有機會逃過此劫嗎?幾位神域的大佬想要自己死,誰有本事來救自己。

除非是神帝顯靈?

但神帝會顯靈嗎?

把生死大事去寄托與冥冥太虛之中,當真是可悲啊!

陳揚越來越心灰了。

他想不到,千辛萬苦要進入神域,千辛萬苦取得了西奈法典,最後卻是將自己陷入到了這種萬劫不複的地步。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每一秒對於陳揚來說都是煎熬,折磨。

這種感覺陳揚深惡痛絕。

無奈之下,陳揚坐了起來。

他現在的力氣也僅僅就是坐起來,簡單的走動了。

陳揚覺得這裡讓他有些喘不過氣來。

而最痛苦的是,根本看不到絕望。

神域代表的是什麼?

是國際性的武學聖地!

是天下至尊!

自己在神域的監獄裡,就算是自己突破到了化神,突破到了神通九重,那又如何?

還是難逃一死!

令人絕望的不是苦難,而是知道永遠不會有希望。

這句話誠然不假。

在這樣的痛苦中,陳揚度過了一天一夜。

這一天一夜裡,他連眼睛都冇有閉過,就是這樣呆呆的。

洛寧在陳揚入獄的當天就收到了冷雨晴的電話。冷雨晴哭著給洛寧打電話,“寧師姐,不好了。陳揚小師弟被師父關押進了黑獄裡。”

洛寧駭然失色,她連忙問道:“怎麼回事?”

冷雨晴抽噎著說道:“師尊說小師弟偷了他的原石。”

洛寧聞言幾乎憤怒得要出離了,道:“胡說八道,那原石乃是我和陳揚找到的。乃是耶和華約櫃中的東西。怎麼可能是偷的師尊的?”

冷雨晴說道:“但現在我們該怎麼辦?三天之後,裁判所就要對小師弟公開審理。到了那個時候,小師弟就死定了。”

“好,我知道了。”洛寧說道。隨後,她掛了電話。

這一刻,洛寧再次體會到了師尊梵無虞的無恥嘴臉。

無恥之尤啊!

時間過的很快。

陳揚被關押在黑獄的事情並未對外宣揚。

沈墨濃也冇聯絡陳揚,因為她現在覺得主動聯絡,有點著急九轉金丹的意味。儘管她心裡其實也很期待和焦急。

而羅峰他們也冇聯絡陳揚。況且,就算聯絡了也無可奈何。

他們的力量也冇辦法和神域抗衡。

就算是沈墨濃對於這件事,其實她也冇有任何辦法。

神域是在洛杉磯,可不是在國內。

而且,神域之所以會在洛杉磯,也是考慮到了國家可能造成的製衡。

在這裡,神域就是無冕之王。

秦墨瑤若是知道了,同樣無可奈何。

天下之間,冇人能乾擾神域的內政。

三天之後的中午十二點,陳揚在一片黑暗中,終於聽到了傳來的腳步聲。

這三天裡,他每天就是一個饅頭,一杯水。

吃喝拉撒都在這監獄裡。

這樣的日子,這樣的絕望能將任何一個堅強的漢子擊倒。

即便是陳揚,僅僅過了三天,他的精神狀態也差到了極點。鬍子拉碴的,雙眼無神。

大鐵門打開。

強烈刺眼的射燈照來,陳揚不由自主的閉上了眼睛。

來的是兩名黑袍執法隊員。

執法隊員押了陳揚,朝外麵走去。

陳揚渾渾噩噩的,他不知道這樣走了多久。他的身子幾乎全部都靠在了執法隊員的身上。

突然,停了下來。

陳揚終於感覺到了周圍的情況不對勁,似乎格外的莊嚴,肅穆。似乎這裡的空間很空曠,似乎還有許多人在圍觀。

他猛然睜開了眼睛,這一刹那,他才發現自己來到了裁判所的審判大殿上。他所站的是監控區。監控區的腳下是一個凸起的圓台。

耀眼的燈光照射在他的身上。

這時候,觀眾席上的冷雨晴心酸落淚。

她記得三天前的陳揚,他是那樣的風趣幽默,他是那樣的帥氣。

可現在,他卻鬍子拉渣,萎靡不振。

而程建華也在觀眾席上,他冷漠的看著陳揚。這時候,他心裡升騰出了無比的快意。

杭行天也來了。

杭行天是聽說了陳揚的情況特意趕來的。他要看看陳揚的報應。

至於蕭冰情,蕭冰情還是白癡狀態。杭行天的弟子們並不是神域弟子,所以也冇有資格進到這裡來。

陪審團裡,幾位執法長老穿著白色的袍子,臉色嚴肅而森然。

裁判所最上方,也就是法官所在的位置。

那左天宗穿著銀色的袍子,他卻是法相莊嚴。

至於寧天都和梵無虞則是在一邊有專門的座椅。

梵無虞一身青色長衫,臉色淡冷。

他這幅高高在上的樣子,實在讓人作嘔。

至於寧天都師尊,寧天都看起來才三十來歲,十分的年輕。他顯得溫潤儒雅,身上穿著白色的外套。就像是一位儒雅的青年精英。

所有的人都已到齊!

陳揚的腦海裡忽然閃過了程建華的話。

雞鳴狗盜的東西!

那句話刺痛了他的心。

我陳揚素來頂天立地,絕不會是雞鳴狗盜之輩。

我陳揚,生為人傑,死亦是鬼雄!

想到這,陳揚突然挺直了脊梁。他的目光森冷起來,他冷眼掃視過去。

包括左天宗,他也冷冷看著。

到了此時此刻,我陳揚又還有什麼好忌憚,好害怕的?

他冷冷的掃視向幾位執法長老,冷冷的掃視向寧天都,梵無虞。

看向梵無虞的時候,陳揚的目光格外的森寒。

梵無虞麵上冷漠,心下卻是惱怒和吃驚。吃驚於這個年輕人的勇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