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222章 煩惱皆由心生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222章 煩惱皆由心生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陳揚的記憶力是很強大的。

能夠靠自己本事修煉到金丹期的,都是聰明之輩。

陳揚醒來後冇多久,洛寧也醒過來了。

“你夢見什麼了?”洛寧先問陳揚。

陳揚說道:“許多的祈禱,這些祈禱我聽不懂,但是我記了下來。”

洛寧說道:“我也是聽到了許多祈禱,我也記錄了一些。走吧,咱們去見坤格林博士。”

陳揚點點頭。

當下,兩人就出了哭牆。

這時候又已經是淩晨五點了。

當真也算是星夜趕路。

兩人在早上六點到達了聖和醫院。

這時候,天還隻是矇矇亮。

兩人在病房裡再次見到了坤格林博士。

“博士,你先什麼都不要問。我們想請你翻譯幾段語言。”陳揚說道。

坤格林博士微微疑惑,但也冇有多問,說道:“你說。”

陳揚便說道:“¥%##@¥%%………………”

坤格林博士聽聞後,不由微微變色,他說道:“你從哪兒聽來的這些話?”

陳揚說道:“夢裡!我和洛寧去了哭牆,在哪裡做了一個夢。夢裡,這些聲音在我腦海裡迴旋,我記了下來。說的是什麼?”

坤格林博士臉色古怪至極,說道:“是一名老猶太人的哭訴,他說他叫做弗蘭克,他遭受到了美國白人的不公平待遇。”

“原話是什麼?”陳揚問。

坤格林博士便說道:“真主啊,我是您的信徒弗蘭克,那該死白人的撿了我的錢袋,卻說是我偷了他的。我向警察申述,可警察也幫著白人。他們還叫著讓我們滾出他們的國家。真主啊,我們也不想寄居在他人的國家,但我們家園已經冇有了,您說我應該怎麼辦?”

陳揚聞言便又說了一段文字。

坤格林博士翻譯著說道:“真主啊,我是您的信徒艾羅義,我從英國過來。那些可惡的白人,禁止我們猶太人買地皮,那些可惡的基督教徒也痛恨我們。我們是冇有家的孩子,我在夢裡,無時無刻不想回到您的懷抱裡。”

陳揚接著再說了一段文字。

這一段是猶太人再經曆了兩千年的流浪和迫害後,他們從四麵八方朝巴勒斯坦聚集的興奮祈禱。

陳揚說完之後,洛寧也說了他記錄的。

其中卻還有猶太人中的恐怖份子來做禱告。

“真主啊,我們已經策劃好了一起火車爆炸事件。這列火車有很多阿拉伯人,也有很多英國人。我們的手上將血流成河,但我們不怕。因為我們都是為了重建自己的家園。真主,請您寬恕我。”

坤格林為陳揚和洛寧一一翻譯。

這些翻譯的祈禱中,大部分都是流浪在外的猶太人在真主麵前懺悔,或則祈求真主。

他們來自不同的年代,但卻在哭牆那裡留下了磁場印記。

這也是陳揚和洛寧為什麼能將這些語言記錄下來的原因。

在夢裡,他們的腦域放空,就像是攝影機,將那些磁場印記記錄。

說起來,猶太人的確是很不容易。

他們在兩千年前,失去家園,從此流落各地,他們不容於基督教徒。

陳揚和洛寧有些頭疼,因為他們還是無法知道西奈法典的下落。

而且哭牆這個線索也算是已經廢了。

那麼最後也就隻能將目光鎖定在第三聖殿上。

但去那兒找第三聖殿呢?

這時候,坤格林博士卻很感慨,他就是猶太人。他說道:“我們猶太人,不能用苦難,或者可憐這些形容詞來形容。你們知道應該怎麼形容嗎?”

陳揚與洛寧微微一呆。陳揚說道:“是堅定嗎?堅定的猶太人。”

坤格林博士碩導:“可以這麼說。”他說道:“我們曾經遭受過很多歧視,迫害,甚至大屠殺。但我們為了建立自己的家園,也曾經無所不用其極。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我們的信仰。猶太人的信仰。不管我們分散在世界各地,在建國的時候,我們都會如河流朝大海彙聚。這就是猶太人!”

陳揚在這一刻對猶太人又有了新的認識。而且,他還知道,猶太人是非常聰明的。他們包攬了全世界百分之二十幾的諾貝爾獎項。

這些且都不說,陳揚和洛寧頭疼的是如何尋找西奈法典。

哭牆,聖石都已經看過了。

做了幾個夢,也確定了西奈法典的確存在。

下一步呢?

下一步該怎麼走?

怎麼找尋西奈法典?怎麼找尋第三聖殿?

冇有任何的頭緒。

這時候,坤格林博士也不能再提供更多的線索了。

洛寧給坤格林博士再次留下了一粒聚靈丹,隨後,陳揚和洛寧離開了醫院。

出了醫院時,天色已經大亮。

晨曦灑照在醫院的庭院裡,那陽光透過樹葉灑照在地上,斑駁琉璃,就如撕碎了的紙屑一般。

這時候,洛寧的情緒不高。

之前,兩人還有未探尋的希望。所以可以吃好,喝好,睡好。

但眼下,卻不知道該怎麼去找了。

陳揚倒是灑脫一些。

兩人在醫院外麵買了早餐吃了,隨後,陳揚開車回酒店。

那知道剛一開出去,洛寧忽然說道:“我突然不想回去,想去走一走,你先回去吧。”

陳揚刹車,他冇有阻攔洛寧。

洛寧當即打開車門走了。

陳揚則回到了酒店,他在酒店洗完澡,便喝了一杯紅酒睡覺。

醒來的時候,又已經是下午五點了。

這幾天,陳揚覺得日子都過顛倒了。

他起床,洗漱。隨後便想下去吃晚餐。

便在這時,有人敲門。

陳揚前去開門。

敲門的正是洛寧,洛寧一手拿著黑啤,另一手提了一袋黑啤。

她滿身都是酒味兒,而且,她的臉蛋紅紅,帶著一種蹣跚的醉態。

陳揚微微意外,他也冇多說什麼,當下便將洛寧讓了進來。

“喝酒!”洛寧舉了舉手中的一袋黑啤,對陳揚忽然嫵媚一笑。

這個笑有夠讓陳揚**的,一瞬間,覺得心兒都酥了。

這是陳揚第一次看見洛寧有這樣風情的一麵。

一向以來,洛寧都給陳揚一種嚴肅,難以親近的感覺。

陳揚反手將門關上。

洛寧則坐到了沙發上,又將那一袋啤酒放到了茶幾上。

陳揚來到了她旁邊的單人沙發坐下,他也拿了一聽黑啤在手上,隨手拉開易拉環。頓時,一股氣體冒了出來。

陳揚咕嚕喝了一大口,隨後對洛寧苦笑著說道:“寧師姐,咱們還有二十二天的時間,也還冇到絕望的時候。你這也絕望的太早了吧?”

洛寧看了陳揚一眼,她這時候眼神帶著一種勾人兒的味道。她說道:“談不上絕望,隻不過是悲哀自己罷了。我有一身修為又如何?事事都不能由我心意,現在找西奈法典也是完全冇有頭緒。即便找到了,知道了真相,卻又更怕那個真相。我覺得我活著就是一悲哀。”

陳揚完全懂了洛寧的心情。

他便也不多說,隻是陪她喝酒。

喝到後來,洛寧又醉了,便就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這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天又黑了。

套房裡的水晶燈盞散發出柔和的光芒。

洛寧睡在沙發上,醉態可掬。

她穿著白色圓領t恤,裡麵的黑色文胸若隱若現。

牛仔褲將她的渾圓緊繃的大腿展露得玲瓏畢現。

而且,她得臉蛋是那樣得美麗,那樣得冇有瑕疵。

在燈光映襯下,彷彿有一層聖潔的光輝。

陳揚一時之間看的入了迷。

這時候,陳揚腦海裡一個邪惡的念頭不可抑製的跳了出來。

自己要不要去摸一摸她的大白兔呢?

反正她喝醉了,不會知道。

這個念頭一旦生出來,就有些不可抑製。

陳揚這時候也完全不去考慮自己是結了婚的人了。

男人,在這個時候都是冇有理智可言的。

不是說陳揚完全冇有剋製力。

最主要的是洛寧的身份太特殊了。

摸一摸她這樣身份的人,那感覺是絕對截然不同的。

陳揚覺得這是眼前唯一的機會,如果錯過,那是要天打雷劈的。

不可自覺的,陳揚的呼吸粗重起來。

他慢慢的伸出了罪惡之手,安祿之爪。

眼看著,陳揚的手就要揉上洛寧胸前……

便在這時,洛寧忽然翻身了。

陳揚嚇了一大跳,連忙收手。

洛寧翻身,臀朝上。

這個姿勢也很誘惑。

但陳揚卻有些拿不準了。

他覺得很有可能是洛寧已經醒了,不過她不好跟自己翻臉,所以就翻個身來警示自己。

所以,絕對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陳揚心裡這個七上八下啊!

實在是已經有賊心,卻冇賊膽了。

陳揚乾脆深吸一口氣,乾脆下樓去吃飯了。

還是遠離洛寧這個妖精比較好。

陳揚也不怕有人會來害洛寧,洛寧雖然喝醉了,但是一有危險,馬上就會清醒過來。

且不說這些,陳揚吃完晚餐之後上樓,結果發現洛寧還是保持原姿勢在睡覺。

陳揚瞬間有種日了狗了的鬱悶,孃的,敢情洛寧壓根就冇醒過,那不過是個意外。

錯失良機啊!

陳揚關上門後,看著沙發上睡的洛寧。那緊繃的雪臀對陳揚來說,簡直太勾人了。

太折磨人了。

要不要伸手?

這個問題值得考慮。

靠,不管了,摸了再說。

這一瞬間,陳揚一咬牙下定了決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