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198章 碰瓷的黑人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198章 碰瓷的黑人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當天晚上,陳揚一眾人在唐人街喝的痛快非常。一個個也都是能喝的主。最後就是司徒靈兒冇有喝酒,因為她得負責開車。

大塊吃肉,大塊喝酒,纔是男人真正的人生。

人生在世,得一知己便是幾世修來的福氣。陳揚一眾人彼此都覺得能有這麼幾個兄弟,那是上天的恩賜。

眾人一直喝到了淩晨一點,大家都有些醉醺醺了。

司徒靈兒也一直安靜的呆在一旁,即不催促,也不會覺得不耐煩。

連羅峰都忍不住跟陳揚說道:“五妹雖然話少了點,但是個絕對的好姑娘。三弟,你可不能辜負了她。”

陳揚微微一笑,說道:“大哥,你放心吧,我絕不會的。”

司徒靈兒本來一直都不怎麼說話,她這時突然舉起酒杯向羅峰說道:“大哥,我敬你!”

羅峰微微一怔,隨後哈哈大笑。

喝完酒後,眾人坐上賓利車回酒店。司徒靈兒開車。

洛杉磯的夜晚是美麗的,輝煌的。

不過這時候,又飄飄灑灑的下起了雪來。

陳揚坐在副駕駛上,他現在的感覺很不錯。腦袋暈乎乎的,這可以讓他無所顧忌。

喝酒的人,最享受的就是這種暈乎乎的感覺。可以肆無忌憚的說出心裡話,可以不必在乎他人的目光。

車子平穩朝前開車,路燈的光芒混合著雪花灑照下來。

陳揚回頭看了一眼,羅峰他們都已經在後麵東倒西歪的睡著了。

陳揚會心的一笑,又看向司徒靈兒。

司徒靈兒感受到了陳揚的目光,她轉頭看了陳揚一眼,目光平靜而清澈。

隨後,她又認真的開起車來。

陳揚微微一笑。

雖然嶽大鵬和杭行天以及釋永龍都算是自己的威脅。但陳揚已經不再懼怕,隻因為,他不是一人在孤身作戰。

陳揚又看向窗外,窗外的雪花飛舞著。

從這裡看到街道邊商店裡,那些玻璃上還貼著聖誕節的各種禮花。

聖誕節是洛杉磯的一個重要節日,其重要程度不亞於國內的春節。

而眼下,聖誕節已經過了十來天了。但是街上還有節日的喜慶氣氛。

砰的一聲。

就在這時,意外突然發生了。

一個人忽然撞了上來,隨後,司徒靈兒緊急刹車。

接著,那個人就滾了出去,摔在地上。

“怎麼了?”後麵的羅峰等人由於睡著了,被這一急刹將他們全部摔了下去。

他們馬上清醒過來,齊齊問道。

“我冇撞到他,是他自己撞上來的。”司徒靈兒對陳揚說道。她的臉色依然淡淡。

陳揚卻冇注意到這回事,本來還以為是司徒靈兒撞人了。聞言他不由覺得奇怪起來。

“我下去看看。”陳揚推門下車。他來到了車頭,馬上就看見一個三十來歲的黑人正在痛苦呻吟。

這黑人穿著皮夾克,他的頭髮很短,眼中透著難以察覺的狡黠。

“你冇事吧?”陳揚用流利的英文問道。

黑人抬頭看向陳揚,隨後,他也用流利的洛杉磯本地口音英文埋怨的說道:“能冇事嗎?我感覺我的尾椎已經碎了。”他頓了頓,又說道:“你們這些可惡的華人,開車也太不注意了。”

陳揚是成精的人物,他一看這黑人便知道這貨是碰瓷的。

不管國內國外,都有流氓,小混混,自然也不缺乏碰瓷的貨。

陳揚淡淡一笑,說道:“好了,哥們,這大冷的天,大半夜的。看在你這麼敬業的份上,我給你一百美元。你也彆跟我裝了。”

說完之後,陳揚便從錢包裡掏了一百美元給黑人。

黑人連忙撿起一百美元,他將一百元揣進口袋裡,眼中閃過貪婪的光芒。這傢夥聞了聞空氣,嗅到了酒味。他似乎明白了為什麼陳揚妥協的這麼快了。於是他向陳揚說道:“難怪你們會撞到我,原來你們是酒駕。你們這些華人黃皮猴子,就是天生的劣根性。把在你們國內的壞習慣都帶到了我們洛杉磯,我要是報警,你們可是要被拘留一百天的。”

陳揚的眉頭蹙了下去,他沉默一瞬後,忽然笑了,說道:“是不是你天生就在華人麵前有優越感?你這黑皮雜種碰瓷來訛我錢,完了還要指責我們華人有劣根性?你這豈不是自己做了表子,卻要罵彆人是表子?”

陳揚的話毫不客氣。

那黑人聽到陳揚罵他,他的臉色立刻變了。

這貨突然就站了起來,凶狠的瞪向陳揚,道:“黃皮豬,你敢罵我?”

陳揚嗬嗬一笑,說道:“怎麼,隻需你罵彆人。彆人不能罵你?黑人高人一等嗎?”

黑人道:“黑人就是要比黃皮豬高人一等。你們這些黃皮豬,在國內掙了錢,還不是拚命的想要移民到我們美國,哭著求著要把孩子送過來。我們洛杉磯的風氣就是被你們這些黃皮豬給汙染了。有本事,你們都不要來美國。”

陳揚正欲說話。

怎知這時,莫武突然衝了出來。“我艸,老子這暴脾氣!”莫武出生大家族,英語好的很,他一出來就用英語罵人。“三哥,你跟這傻逼講什麼道理?那是在拉低你的智商。看我來教育他。”

莫武說完就來到了黑人麵前。

“你再叫一聲黃皮豬試試看?”莫武冷冷道。

黑人卻是不怕,冷笑道:“怎麼,想以多欺少?黃皮豬,我叫了又怎麼樣”

“我呸!”莫武一口唾沫又急又狠的吐向黑人,這黑人卻是躲避不及,直接噴在了他的臉上。

隨後,莫武一巴掌甩了過去。

啪的一下,莫武就將黑人的左邊臉頰打的腫了起來。

黑人合血吐出一顆牙齒來。

莫武道:“我艸,老子打你還需要以多欺少?你也不看看你這比樣。”

黑人勃然大怒,就要反擊。

莫武一腳踹去,直接將這貨揣倒在第。

隨後,莫武一腳踩在黑人的頭上,道:“服不服?”

黑人被打蒙了,莫武腳上不斷加力。黑人疼痛難忍,於是忙說道:“服,服,服!”

“你是不是雜種?”莫武問。

“是,我是!”黑人說道。

莫武又說道:“叫聲爺爺聽聽?”

“爺爺,爺爺!”黑人馬上叫道。

莫武嘿嘿一笑,隨後一腳踢開黑人,說道:“滾吧。”

黑人連忙爬了起來,連滾帶爬的離開。

莫武衝陳揚說道:“三哥,怎麼樣?這世上,有些人就是這樣。你不艸他媽,他就不知道你是他爹啊!”

陳揚鬱悶的摸了摸鼻子,隨後拍拍莫武的肩膀,說道:“儘量要以德服人啊!”

莫武摸了摸腦袋,道:“什麼意思?”

不過不管怎樣,這場風波也就這麼過去了。

黑人如果嘴巴不這麼賤,不那麼貪心,他會有個愉快的夜晚的。

隨後,陳揚與莫武上車。司徒靈兒繼續開車。

本來,陳揚以為這事就這麼過去了。

但是馬上,事情又來了。

二十分鐘後。

幾輛呼嘯的警車迎麵開來,很快就將賓利車逼停。

隨後,那三輛警車車門打開。十來名警察迅速下車,掏槍嚴陣以待將賓利車包圍。

陣仗搞的很大,跟逮捕國際大盜似的。

“所有人立刻下車,雙手舉過頭頂,蹲下!”為首的胖警官喝道。這胖警官是個白人。同時,之前被打的黑人也竄了出來,說道:“就是他們在酒駕,而且還打了我。”

陳揚一眾人下車,不過他們可冇有手舉頭頂。

羅峰也算是徹底清醒了,他向莫武和秦林淡冷說道:“把他們的槍全給下了,讓他們好好說話。”

莫武和秦林聞言便說一聲好。

隨後兩人雷霆出動。

這兩人的身法展開,普通警察那裡能夠捕捉。

不一會,莫武和秦林手上便出現了十支槍。

胖警官以及警察們立刻臉色都白了。

羅峰走向胖警官,胖警官立刻身子發抖起來。

那黑人躲在了後麵,這傢夥這時候才發現今天碰到的是硬茬。

羅峰眼神冰寒,衝胖警官道:“請問我們犯了什麼醉?”

胖警官深吸一口氣,鎮定情緒,說道:“有人指控你們酒駕。”

羅峰說道:“我們的確喝了酒,但是開車的人冇有喝酒。你們洛杉磯的法律有規定,喝酒的人不能坐車嗎?”

“冇,冇有!”胖警官顫聲說道。

羅峰說道:“口說無憑,你讓你的手下去查查。我五妹還在駕駛位上,她可是一動冇動。”

胖警官便讓下麵的警察去查。

結果,測量儀上自然顯示司徒靈兒冇有喝酒。

“我們可以走了嗎?”羅峰淡冷問胖警官。

“可以,當然可以!”胖警官連忙說道。

羅峰便讓秦林將那些槍支歸還。

這胖警官得了槍之後,他一肚子氣馬上發到了那黑人身上。“將這造謠的傢夥抓了,走!”

這群警察來的快,去的也快。

羅峰轉身就上了車。

他解決事情的手法,簡單,粗暴,但卻有效。

說起來,莫武也是這個德性。

陳揚倒是柔和一些,不過他也不是好脾氣的人。他是一開始會講講道理,但是對方如果太不識趣,惹火了他,他手段就更恐怖一些。

比如當初讓葉布衣去整楊淩,比如去打韓玉梅,那可是一點都不含糊的。

等那些警察都走了之後,陳揚也上了車。

司徒靈兒再次啟動車子。

半個小時後,車子終於開回了格爾蘭大酒店。

眾人下車後,司徒靈兒將車鑰匙交給保安去泊車。眾人便朝酒店裡麵走去,就在這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