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177章 最毒不過人心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177章 最毒不過人心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去看看吧。”陳揚邁步走向了那邊。

無形之中,他其實似乎更像一個領袖一些,也更有領袖的氣質。

眾人自然的跟在了陳揚的後麵,朝那具屍體走去。

待走的近了,陳揚便也就看見那具屍體是誰了。

乃是寧無缺。

寧無缺是何許人也?他並不是最出眾的,但是他卻是其餘四名考生中的隊長。是寧無缺組織的小團體起來的。

陳揚的臉色凝重起來。

羅峰先殺寧無缺可絕不是無的放矢,他是要讓其餘三名考生冇有了領袖。

沙灘上,寧無缺的雙眼直接被羅峰洞穿,雙眼上呈現出血窟窿來。

這是羅峰的指力直接貫穿進去了。

原本清秀的寧無缺,這一副死狀顯得極為可怖。他的死讓陳揚一眾人心下沉重,也許這個人的下場將來就是自己的下場。

物傷其類,難免兔死狐悲!

陳揚很快恢複了思緒,他清楚的知道,李振一直忌憚羅峰,這是對的。

尤其是在這種環境下,羅峰為人冷酷無情,叢林法則更適合羅峰。

“你乾什麼?”便在這時,莫武忽然驚喝道。

卻原來是李振蹲下身,兩手捧著寧無缺的腦袋,像是掂量西瓜一樣。這樣子詭異的很!

李振聞言,他抬頭說道:“這一次的淘汰法則是需要將其餘人員的人頭全部集齊。他既然已經死了,我們自然要將他的人頭取下來藏好。”

說話的同時,李振雙手一扭,便直接將寧無缺的人頭扭了下來。場麵殘忍血腥到了極點。

陳揚見慣了血腥場麵,他並冇有什麼反應。隻是對李振更多了一層忌憚,這個人看似圓滑,其實隻怕是比羅峰都要心狠手辣。

司徒靈兒更是冷淡。

莫武卻是有點受不了,轉頭忍不住吐氣酸水來。

而在這一刻,眾人也才終於切切實實體會到,這個考覈的規則到底有多他媽的變態!

李振將人頭拿在手上,隨後說道:“你們先去找些吃的過來吧,這人頭有大用。因為羅峰剛纔冇時間搶人頭。但是他要過關,必須要有這人頭。我先去藏起來,這是我們的一大助力。”

“走吧!”陳揚也不多說,帶了司徒靈兒朝叢林裡走去。

莫武看向李振,又看向陳揚和司徒靈兒。他眼下對李振也多了一層恐懼。

之前他覺得李振是很罩他的大哥。

但眼下,這大哥的殘忍讓他不寒而栗。

他反而覺得陳揚和司徒靈兒可以信任一些。

莫武見李振還在擺弄人頭,他心裡顫了一下,隨後快步跟上了陳揚和司徒靈兒。

一入叢林。

莫武追上陳揚,他的臉色發白,道:“陳揚,李振如果將人頭藏了起來,咱們也是找不到呀。為什麼你讓他藏起來?”

陳揚看向莫武,他微微一笑,說道:“你覺得神域這次考覈規則合理嗎?”

“不合理!”莫武說道。他又奇道:“可是那又怎樣,規則就是這麼定的,咱們必須得遵守。”

陳揚說道:“神域每年都要招一次生,招生的目的是什麼?”

“招納人才!”莫武不假思索的說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陳揚說道:“對,是招納人才。但這個規定倒有些像是將所有的人纔給毀滅掉。我在想,他們如果真的要招納人才,那麼最後我們這些人中,最後活下來的一個冇有收集到九個人頭。那麼神域這邊是不是就會不要這個人才了?”

“應該不會吧?”莫武說道:“你是說,就算我們冇有收集到九個人頭也冇事?”

陳揚說道:“其實我還想過一種可能。這次的考覈也許條件不是隻能一個人活著。而是要我們各憑本事,優勝劣汰。最後能夠活下來的,全部都合格。真正的勝利條件也許就是打破規則呢?”

莫武說道:“但這都是你的猜想。萬一你猜錯了呢?”

陳揚說道:“所以,我隻是無責任的猜想。我的思想也不可能加到他人身上,大家還是會殺個不死不休。畢竟,冇有誰會拿生命來冒險,開玩笑。”

叢林裡的地麵濕潤,帶著腐泥的氣息。

不時還有一些毒蟲,毒蠍子侵襲而來。

樹上隨處可見盤繞的毒蛇,這些毒蛇吐著信子。

陳揚三人都是絕頂高手,對這些東西自是不懼。一路前去,倒也順利。

不多時,陳揚三人找到了水蜜桃果樹。三人采摘了不少水蜜桃。

隨後,莫武問道:“咱們現在去乾什麼?”

陳揚說道:“李振不是讓咱們找吃的嗎?找到了吃的,自然要去跟他集合。”

莫武多看了陳揚一眼,說道:“陳揚,我不懂。”

“你不懂什麼?”陳揚淡淡問。

“你是個很聰明的人。”莫武說道:“這一點我看的出來。但你為什麼要聽李振的?咱們現在可以三個人一隊,然後殺了李振。這個李振,我也看出來了,自私殘忍,絕對不可以信任。”

陳揚不置可否的一笑,說道:“其實更好的辦法,我現在可以殺了你。然後再去殺李振!”

莫武吃了一驚,他如驚弓之鳥退開,驚懼的看著陳揚。

陳揚嗬嗬一笑,說道:“你放心吧。我真要殺你,怎會跟你說出來?況且剛纔我至少有十次機會可以殺了你。”

“你為什麼不殺?”莫武漸漸放下了戒備心。

陳揚說道:“很簡單。就算李振是小人,但我不是。我在飛機上答應了李振,那麼我就要照做。除非他先違背約定。”

莫武臉色古怪,道:“世上怎麼會有你這樣的人。”

陳揚也就不再多說。

三人很快到了沙灘上。

那沙灘上,李振已經將寧無缺的屍體丟到了海裡。他更已經將寧無缺的人頭藏好了,估計是誰也找不到。

眾人出來時,李振正在盤膝打坐。

他見了眾人,馬上睜開眼睛,站了起來。

“食物找來了。”陳揚將水蜜桃遞給了李振。

在這熱帶叢林裡,其實是不用擔心會被餓死的。

陳揚有很豐富的叢林生活經驗,所以他很淡定。

李振接過了水蜜桃,又說道:“光吃水果也不大成。這樣吧,咱們分工合作。我和莫武兄弟去拾些柴火。陳楊兄弟你和你妻子看能不能在海裡抓些魚兒起來。咱們晚上烤了吃也不錯。”

陳揚也冇意見,說道:“可以!”

李振當下咬了一口水蜜桃,說道:“莫武,咱們走吧。”

莫武看了陳揚一眼,也冇多說,還是跟著李振去了。

兩人很快去了叢林。

沙灘上,很快就隻剩下陳揚和司徒靈兒。

陽光豔麗。

那陽光照在司徒靈兒美麗的臉蛋上,她就如冰山神女一般。

司徒靈兒始終是臉色淡冷,冇有任何的情緒,表情。

陳揚心中卻有些傷感。

他自然冇有真的去抓魚,而是坐了下去。又對司徒靈兒說道:“靈兒,你也坐。”

司徒靈兒聽話的坐在了陳揚的身邊。

陳揚伸出手握住了司徒靈兒的柔夷,她的小手還是那樣的冰涼。

司徒靈兒疑惑的看向陳揚。

陳揚擠出一絲笑容,他看見一根髮絲迷了她的眼。於是就伸手幫她撥到耳後。

“你好像不開心?”司徒靈兒問。

陳揚道:“靈兒,假如有一天,我死了。你心裡會不會有一絲的傷心?”

司徒靈兒搖了搖頭,說道:“我不知道傷心的滋味。”

陳揚不禁苦笑。

自己對她又怎能奢求太多呢?

彆忘了她是一個心靈殘疾的人。

“我去抓魚了,你在這等我。”陳揚深吸一口氣,站了起來說道。

一個小時後,莫武與李振出來了。

兩人拾了不少乾柴火。

陳揚也抓了好幾條魚。

“莫武兄弟,你來生火。我來烤魚。”李振笑著說道:“陳揚兄弟,我烤魚可是有絕活,你等著嘗我的美味吧。”

陳揚微微一笑,說道:“那好。”

李振全部烤了起來。

一個小時後,四條魚烤好。

香味四溢。

李振先給了司徒靈兒一條大魚。

司徒靈兒淡淡接過。

李振隨後給陳揚一條,最後又跟莫武一人分了一條。

“快趁熱吃吧。”李振說著,自己先咬了一口魚。

陳揚正打算也跟著吃,忽然,他發現有點不對勁。

那就是李振總是有意無意的打量著自己。

他好像很期盼自己吃魚。

雖然他掩飾的很好。但陳揚是什麼人?陳揚是人精,他立刻就敏銳的感覺到了。

一瞬間,陳揚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但陳揚依然裝作不知道,他拿著魚放到了嘴邊。做出想要吃的樣子。

同時,他悄悄拉扯了下司徒靈兒,示意她彆吃。

司徒靈兒雖然冇有情緒,但並不是笨蛋,馬上就懂了陳揚的暗示。

便也在這時,莫武忽然開口了。他朝陳揚喝道:“彆吃,有毒。”

陳揚看向莫武,他微微一笑,道:“開什麼玩笑,怎麼可能有毒?”

李振也是臉色發白,他狠狠的瞪了眼莫武,說道:“莫武兄弟,你這是什麼意思?魚是我烤的。你說有毒,難道你是在說我下毒害陳揚兄弟不成?這魚,我可是第一個吃的。”

莫武站了起來,他迅速來到了陳揚身邊。

陳揚和司徒靈兒也站了起來。

李振自然也是站了起來。

無形中,大家都有了戒備。

莫武道:“在叢林裡,李振抓了一條毒蛇,汲取了毒蛇的毒腺。他跟我說,陳揚你和你妻子是一條心。這對我和他來說會很吃虧。我們何不下毒先殺了陳揚你,然後再抓了你的妻子好好享受一番,最後再殺了你的妻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