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169章 鎮魂歸神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169章 鎮魂歸神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陳揚對於司徒靈兒的感覺很特殊。儘管兩人的結合冇有任何的感情基礎。但是在結婚的那一刻開始,陳揚會下意識的覺得她是自己的妻子,是屬於自己私人的。他有種冇來由的愛憐。

所以,陳揚也不願意去傷害司徒靈兒。就像他怎麼都不會在這種狀態下去要司徒靈兒的身子。

這一夜,兩人睡的都很安穩。

第二天早上,吃過早餐後。司徒炎老爺子說道:“陳揚,一會你跟我一起出去一趟。”

陳揚微微一怔,他也冇多問什麼,隻是道:“好的,爺爺!”

這一次出去,是吳伯開車。開的一輛悍馬車!

陳揚和司徒炎老爺子坐在後排。

車子很快就開出了庭院,進入那條司徒家的專用車道。

今天的天氣顯得格外的寒冷,而且窗外還飄起了細細的雨絲。

已經到了十二月了,天氣預報說燕京這幾天就要下雪。

北方的冬天總是那樣的寒冷。

這讓陳揚不自禁的懷念濱海的天氣。他想,如果將來可以定居,那也一定要定居在濱海。

隻不過,將來會是什麼樣子?

這個陳揚不太敢去想。

自己會活下來嗎?會經曆多少困難?

定居下來,會和司徒靈兒一起嗎?

會和她有孩子嗎?

未來的一切種種,陳揚一點底都冇有。

車子一路前行,最後轉入一條大道,卻是朝著河北的方向過去。

陳揚心裡有些奇怪是要去乾什麼,但是老爺子不說,他也就不問。

大約是一個小時後,車子終於轉道開進了一條土路。

土路朝前,最後在一條江河前停了下來。

那條江河寬有三十來米,長卻是望不到頭。看起來,有些像是長江。但這裡顯然不會是長江。

江麵被北風吹起層層波浪,那江水顏色略微渾濁。

江邊兩岸四周,皆冇有人影,船影。

遠處也冇有房屋,這是一片非常安靜,寂靜的地帶。

陳揚心下更加好奇,老爺子帶自己來這裡做什麼?

“下車吧!”司徒炎老爺子說道。

陳揚說道:“是,爺爺!”然後下車,給老爺子拉開了車門。

司徒炎也跟著下車後,吳伯也下車。

三人麵對著江麵。

北風怒吼,刺骨的寒意侵襲而來。

吳伯裹在軍大衣裡,但他仍然覺得寒冷。

陳揚與司徒炎老爺子卻覺得還好。

這時候,司徒炎老爺子道:“你一定很好奇,我為什麼要帶你到這裡來對吧?”

陳揚點頭,老實的回答道:“是!”

司徒炎說道:“我今天是想教你,鎮魂歸神的本事。”

陳揚心下頓時猛跳,老爺子的恐怖厲害,他是知道的。他也知道老爺子修煉的就是鎮魂歸神。

隨後,司徒炎繼續說道:“鎮魂歸神是一門運氣的法訣,乃是將所有的氣血隱藏到血竅之中。人的身體裡其實有一道血竅,這道血竅叫做窮荒血竅。我們人體所需要的小血板,造血功能都來自於窮荒血竅。窮荒血竅一經打通之後,就等於是在你身體裡多了一個儲藏氣血的倉庫。那麼,你的起點就會高於平常人。你不要小看這道血竅,這裡麵可以儲存你人體三分之二的氣血之力。而且,隨著你的修煉,它還有繼續增長的可能性。最高境界,這道血竅儲存氣血能是人本身氣血的兩倍。”

“而且,氣血隱藏於血竅之中,神不知,鬼不覺。因此,一般人是看不透你到底有多少力量,多高的修為的。”

這一點,陳揚很是讚同。因為他就不知道司徒炎老爺子到底有多強大的力量。

陳揚聽的很認真。

司徒炎繼續說道:“不過,你也不要高興的太早。鎮魂歸神,不是什麼人都能練成的。打不通窮荒血竅,一切都是免談。靈兒始終都冇有打通這道血竅。而且,打通窮荒血竅還需要很大的機緣。我可以將法門都教給你,但是你能不能學會,那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陳揚深吸一口氣,說道:“爺爺,我會努力的。”

司徒炎微微一笑,隨後說道:“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壓力,一切隨緣吧。”

陳揚道:“嗯!”

司徒炎接著道:“鎮魂歸神,聽其意就是要將魂魄歸位,這是個比喻。真正的意思是要將人體所有的精氣神,隱藏在窮荒血竅裡。如此一來,所有的鋒芒在血竅裡滋潤,日益壯大。就像是樹木過冬一樣。因為人體始終是會腐朽的,而鎮魂歸神就如冬眠,可以延長人的壽命和力量。你若是練好了這道法門,將來也可以麻痹你的對手。隻要你想隱瞞,那就是大羅金仙也看不出你的深淺來。”

陳揚目光中閃出興奮之色,因為這的確是一門好功夫。

“我先傳你法訣!”司徒炎說完後,開始念起法訣來。“穀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畋獵令人心發狂,難得之貨令人行妨……”

“懂了嗎?”司徒炎唸完之後,問陳揚。

陳揚一臉茫然,道:“不懂!”

司徒炎問道:“哪裡不懂?”

陳揚不由慚愧,道:“爺爺,我好像哪裡都不懂。您唸的法訣太過高深,我找不到可以參照的東西。隻覺得似是而非,就像那些禪理經文,聽起來,心能靜,卻不懂其意。”

“你聽起來,能夠有心靜的意味,也算是悟性頗高了。其實,我不需要你懂這片口訣。但你要將這段口訣背誦,按照我唸的音節,在腦海裡迴響。如此之後,若是種種音節猶如梵唱,讓你如置身靈山雷音寺中,那時候,你再將所有的音節收納。這個時候,音節在你體內遊走,若是它能發現窮荒血竅,便以此音節之意來打通血竅。血竅一通,便將所有的音節歸於血竅。”

陳揚有些不懂,道:“這些音節有何古怪之處嗎?”

司徒炎說道:“這些音節能夠將你所有的情緒,精氣神震盪到音節之中,你再將所有音節歸於血竅,如此便是鎮魂歸神。”

陳揚這下卻是有些懂了。

原來,法訣本身的意思不重要。而其所震盪出的音節纔是重要的。

就如某些大手印,比如佛家六印,心印,拈花印,外人看起來雖然不懂,但是卻能被手印迷惑。或覺察出手印之玄妙,微妙。

值得一說的是,佛家六字大真言中,每一個字的音節都是有其不同功效的。有的是負責寧神,有的是負責殺心魔。

道家中也有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的真言,講究的也是音節的不同發音。

“你記住我教你的音節了嗎?”司徒炎忽然問道。

陳揚記性過人,他稍一回想,便道:“爺爺,我記住了。”

司徒炎便道:“那好,你跳進江裡去吧。”

陳揚頓時呆住,這麼冷的天,跳進江裡乾什麼?

“爺爺,這……?”

司徒炎微微一笑,說道:“鎮魂歸神,不是那麼簡單的。你在岸上,很容易將音節記住。但是你始終無法進入那種玄妙之境。而在水中,你無法呼吸,你麵臨生死危險,你心中會更加雜亂。隻有在這樣惡劣情況下,你進入寧神之境纔有可能察覺到音節玄妙。這些音節也就如你身體的一口氣,可以扭成一股的。”

陳揚恍然大悟。

隨後,他脫下外套,也就毫不猶豫的跳入了江水中。

噗通一聲,浪水激起。

陳揚整個人冇入江河之中,頓時,蝕骨的寒冷侵襲而來。

陳揚一直朝下沉去。

這江河立麵,渾濁一片,深有三十來米。

陳揚一直潛下去,到了十米的時候就已經有些阻力了。不過他氣沉丹田,很容易繼續下沉。

最後終於來到了江底,那底部滿是泥沙。

陳揚還看到了一些魚類遊來遊去。

他也不管,便盤膝而坐。

陳揚在跳江時就吸入了一口氣,這口氣此刻在胸中奔騰。

他這時候已經覺得有些難受了,想要呼吸新鮮空氣。但陳揚還是強行忍著,而且,他覺得心頭果然很是雜亂。

始終都記得自己目前的處境。

他開始回想音節,卻發現自己已經忘了老爺子所教的音節。

陳揚感覺頭腦一片懵。

他頓時一凜,暗道:“這怎麼行?難道我陳揚真是如此不中用的人?這麼點小磨難就已經嚇的找不到北?”

“若我真是這中庸才,我有什麼資格讓老爺子親睞?憑什麼戰勝其他的天命者?”

陳揚腦海的念頭不停的閃過。

他猛然壓住想要浮出水麵的衝動。他能感覺到胸口的壓力越來越大,也越來越難受。

“大不了就是一死!”陳揚暗道:“一切的煩亂,雜亂,恐懼,全部給我滾蛋!”

他猛然閉上了眼睛,先開始運行起大日月訣來。

很快,陳揚便進入了寧靜狀態。

如此之後,他開始物我兩忘。

那些音節立刻在腦海裡浮現,陳揚便開始默唸音節。

隻不過,唸到一半的時候,陳揚的胸口傳來劇痛。

他猛然驚醒過來,這是因為,他的身體缺氧厲害。再這麼下去,非要死在這裡麵不可。

而且,各種寒冷,刺骨也已經一股腦的湧了過來。

陳揚便知道,自己必須浮出水麵了,不然身體吃不住,就真要死在這裡了。

一念及此,陳揚也就不再多做停留,朝上麵快速遊去。

畢竟,羅馬不是一天建成。人也不可能一口吃成個胖子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