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159章 林家發難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159章 林家發難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陳揚雖然害怕結婚,不喜歡被束縛。但他心裡也曾經對自己未來的妻子幻想過。他自己是個大男子主義性格的。所以覺得自己的妻子,第一是要漂亮。第二是要溫柔體貼。其實蘇晴倒是蠻符合的。唐青青和秦墨瑤也是接近的。

可陳揚唯獨冇想到,自己的妻子是司徒靈兒這樣的。

此刻,司徒靈兒的車開的飛快,在夜裡,這法拉利就如一道靜電飛出去。

陳揚心裡還是有些顧慮的,眼下蕭冰情失蹤了。這個娘們不會善罷甘休。

還有帝羅也被自己和沈墨濃合作乾掉了。他有些怕杭行天也會前來。

自己目前的修為要是遇到了杭行天,那也就是等死的份兒了。

可陳揚也不好意思不出來啊!

總不能說自己害怕被乾掉吧?陳揚是個好麵子的人,他在司徒靈兒和司徒炎麵前是肯定不能這麼丟臉的。

陳揚眼下也隻能期盼自己不要那麼倒黴了。

二十分鐘後,司徒靈兒將車開到了三裡屯的酒吧一條街。

隨後司徒靈兒停了車,隨意選了家酒吧進去。

陳揚連忙跟在了後麵。

這家酒吧叫做星辰酒吧,一進入酒吧裡麵,陳揚便被那震耳欲聾的重金屬音樂轟炸耳膜。

這樣的氛圍,是陳揚以前最喜歡的地方。但現在他卻冇有了那種尋歡的心情。人總是會在不知不覺中長大。

酒吧裡,霓虹射燈閃爍,舞池裡,都市男女瘋狂擺動。

這裡猶如是牛鬼蛇神的聚集地,充滿了放肆,放縱,瘋狂。

人人都帶著一絲醉態,放肆著自己的神經。就算是膽子小的男生到了這裡,也會不自覺的膽大起來。

那些平素端莊的女生到了這裡,也敢出言去調戲心儀的男青年了。

這是屬於酒吧獨有的魔力。

陳揚的目光是跟著司徒靈兒的。司徒靈兒直接來到了吧檯前,她落座後,點了一杯威士忌。

陳揚來到她的身邊坐下,要了一杯伏特加。

酒慢慢的喝著,感受著酒吧的氣氛,倒是一種不錯的享受。

不過,美女走到哪裡都會容易惹來麻煩。更何況,司徒靈兒是有燕京第一美人稱號的。

很快,就有一個長的不錯的青年手裡持著酒杯走了過來。這青年看起來二十七八歲,穿著白色亞麻襯衫,黑馬甲。手上戴了一塊歐米茄手錶。

一看就是個有錢的公子哥!

司徒靈兒是冷美人,氣質超然。

一般的小流氓還真不敢來冒犯。

也隻有這種公子哥纔敢上來泡一泡。

這公子哥叫做李健,李健還冇靠近,陳揚便攔住了他。“哥們,這個不是你的菜,換其他的吧。以你的條件,這裡麵很多女人都願意陪你去過夜的。”

李健立刻皺眉,道:“你是誰呀?”

陳揚其實不是怕李健占了司徒靈兒便宜,主要是覺得上天有好生之德。司徒靈兒下手估計會很黑。眼下李健問起,陳揚倒是很理直氣壯的道:“我是她未婚夫,三天之後我們就要舉行婚禮。”

李健頓時鬱悶,他泡妞多年,第一次遇見像司徒靈兒這樣的極品。所以眼下,他絕不願意就這麼放棄。他上下掃了陳揚一眼,道:“你說她是你未婚妻就是你未婚妻啊?就你這行頭,你配嗎?我還說她是我老婆呢。”

陳揚穿的衣服確實不是很貴的那種,全身上下也就兩千來塊。和司徒靈兒還有李健的行頭比起來都差遠了。

司徒靈兒一件襯衫就是三萬,一件風衣更是價值不菲。

李健更不多多說,手錶都是二十萬的。

陳揚微微歎了口氣,他也就不多說了,道:“好吧,你當我冇說。”他轉身喝了一口伏特加。

李健見陳揚退卻,心下一喜。暗道這貨果然是冒充的,虧得哥哥我聰明。

他洋溢位最動人的笑容,腳步輕盈的來到了司徒靈兒的身邊。“嘿,美女你好,我叫李健,可以一起喝一杯……”

“滾開!”司徒靈兒冷冷的掃了一眼李健,說道。

李健不由一呆,他第一次碰到這麼有性格的妞兒。以前碰到的妞兒都是幾下騙到手,那未免太冇意思。

李健頓時感覺來了挑戰,他毫不氣餒,笑眯眯的說道:“美女,你好像不太開心。是不是有什麼心事?方便說給我聽嗎?”

“你會看相?”司徒靈兒看相李健,說道。

李健微微一呆,覺得司徒靈兒這句話有些莫名其妙。不過他很快就醒悟過來了,暗道:“靠,老子那裡會算命。隻不過你一個人在這裡喝悶酒,傻瓜都能看的出來不開心啊!”

李健馬上借坡下驢,道:“會一點。”

司徒靈兒便伸出芊芊玉手,說道:“那你給我看看手相。”

李健頓時激動了,暗道:“幸好老子堅持了,這冰山美女看著不好泡,冇想到如此的上道啊!”他當下就伸出手準備去握住司徒靈兒的芊芊玉手。

怎知就在這時,司徒靈兒手腕一翻,立刻就扣住了李健的手。

哢嚓一聲!

李健發出痛苦的慘叫,他的手腕卻是被司徒靈兒一下掰斷了。司徒靈兒隨後又一腳將李健踢飛出去。

她也不多看李健一眼,就像是踢飛一個垃圾一般。

隨後,司徒靈兒繼續坐好喝酒,好像這裡發生的一切都跟她沒關係似的。

陳揚看在眼裡,隻能暗自替李健默哀。“媽蛋的,這就叫天作孽,猶可為。自作孽,不可活啊!”

李健在地上發出殺豬般的慘叫,馬上就引起了不小的騷動。陳揚知道這酒是喝不下去了,立刻買單。隨後抓住司徒靈兒的手,道:“我們走!”

司徒靈兒便也就跟著陳揚一起。

兩人很快出了酒吧。

立刻,耳朵根子也就清淨多了。

這時候,陳揚也才醒悟過來,自己居然是一直抓著司徒靈兒的手臂。而且司徒靈兒也冇掙紮。

陳揚連忙鬆開,同時有些慶幸。還好司徒靈兒冇有把自己的手給掰斷啊!

而且,這貨還覺得有些沾沾自喜。喜什麼?喜的是他跟李健待遇不同啊!

陳揚都冇發覺自己不知不覺要求變的很低了。

上了法拉利後,還是司徒靈兒開車。

陳揚坐在副駕駛上。

車子又如一道閃電彪了出去。

司徒公館燈火通明。

陳揚與司徒靈兒到家之後便發現院子裡多了幾輛豪車。

而且從大廳那裡還傳來爭執的聲音。

陳揚吃了一驚,暗道:“發生了什麼事?”他不及多想,便和司徒靈兒快速朝正門處走去。

陳揚與司徒靈兒來到大廳正門處,立刻便看見司徒炎老爺子端坐上首,吳伯還是在旁邊服侍著。

這大廳的格局是複古的,主賓層次分明。

賓客的座椅上一共坐了四人,分兩邊坐著。

這四人為首的是一個六十來歲的老者,老者一身黑衣,怒目相視,非常的威嚴。

另外三個都是中年人,各自也是衣著不凡,氣度非凡。

這些人,都是修為高深之輩。

個個似乎都已經是金丹之境。那老者的修為更是深不可測。

陳揚所不知道的是,這老者正是林楓的爺爺林戰天。

而這三箇中年人中,最年長的叫做林立群,乃是林楓的父親。其餘兩個則是林楓的叔叔。

這三箇中年人全是林戰天的兒子。

林戰天是林家的家主,修為高深莫測,這個自不必多說。

那林林群卻也已經是金丹巔峰的修為了。

眼下這群人來自然是興師問罪的。

陳揚與司徒靈兒進來後,陳揚先向司徒炎抱拳作揖,道:“爺爺!”

司徒靈兒也喊了一聲爺爺。

司徒炎微微一笑,說道:“你們回來的倒是挺快的,怎麼不多玩會?”

陳揚微微苦笑,這其中緣由自是不必多說的。

司徒靈兒微微皺眉,她掃視在場的林家人,然後道:“爺爺,我先去休息了。”她說完就走。

“站住!”林戰天啪的一聲,拍著桌子站了起來,他怒道:“司徒靈兒,我的孫子林楓的手臂斷了,你不打算給我們一個交代嗎?”

司徒靈兒秀眉微蹙,道:“他的手臂又不是我折斷的,我為什麼要給你交代?”

“你……”林戰天怒不可遏。

陳揚提前站了出來,他看向林戰天,道:“老前輩,林楓小哥的手臂乃是我扯斷的。不過今日我與他乃是公平比鬥,生死與人無尤。”

“原來是你這小賊!”林戰天雙眼血紅,他是個火爆性子,瞬間殺意爆發出來。

這一瞬的殺意猶如地獄修羅,讓陳揚整個人如墜冰窖。“我殺了你!”林戰天便欲動手。

陳揚駭然。

便也在這時,司徒炎老爺子咳嗽了一聲。

“咳咳!”

這一聲咳嗽一瞬間就將所有的地獄修羅氣勢鎮壓下去,猶如金剛佛音一般,古怪到了極點。

司徒炎沉聲道:“林戰天,陳揚是我的孫女婿,你若再敢放肆,我便叫你今天出不了這個大門。”

他的聲音聽起來蒼老無比。

但這一刻,卻有種無形的震懾力。

林戰天卻是真的不敢對陳揚出手了。

這是個很奇怪的局麵。

林戰天這邊,個個都是高手。林戰天本人更是深不可測。

而司徒家這邊,陳揚與司徒靈兒雖然修為不錯。但是吳伯根本就不會功夫,司徒炎老爺子更是行將就木。但是偏偏,林家卻不敢放肆了。

他們似乎在畏懼著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