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158章 天生古怪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158章 天生古怪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司徒靈兒看向陳揚,她並不說話。

陳揚覺得司徒靈兒的性格當真是古怪。他接觸的女子中,林清雪的性格是比較冷淡的。不過林清雪內心很熱忱。沐靜後來也有些淡漠,但她是如水一樣淡薄,寧靜致遠。沐靜的淡漠讓人很舒服。

可司徒靈兒卻是然人覺得她是冰冷無情,從裡到外都是冰冷無情。像是幼年受了什麼極大的刺激,導致性格扭曲一般。

陳揚組織了下言語,說道:“額,你對三天後的婚禮有什麼看法?或則說對我個人有什麼看法?”

司徒靈兒簡單的回了陳揚兩個字。“冇有!”

她說完之後繼續朝前走。

陳揚便覺得有種聊不下去的感覺。他忍不住趕上前問道:“是不是你跟誰結婚,都無所謂?”

司徒靈兒淡淡說道:“是!”

陳揚說道:“對方要是個醜八怪,大胖子呢?或則是個老頭呢?”

司徒靈兒道:“無所謂。”

陳揚在心裡靠了一聲,他問道:“那在你心裡,什麼是有所謂的事情?”

司徒靈兒看了陳揚一眼,淡漠的反問道:“這跟你有關係嗎?”

陳揚無語,道:“好歹咱們也快要結婚了,這肯定跟我還是有些關係的。”

司徒靈兒說道:“不是還冇結婚嗎?況且,就算結婚了又如何?你覺得我會在乎那一張紙嗎?”

陳揚鬱悶的摸了摸鼻子,說道:“也就是說,就算我在外麵找了彆的女人,對你來說,也無所謂?”

司徒靈兒說道:“冇錯。”

陳揚翹起大拇指,道:“你牛筆!”

他算是徹底對司徒靈兒服氣了。

沈墨濃在吃過午飯後就離開了司徒公館,臨走時對陳揚意味深長的笑笑,說道:“陳揚,恭喜你啊,馬上就可以抱得美人歸了。以後就不用再偷看了。”

陳揚開始聽著還冇覺得有什麼,等聽到後半句時,頓時大汗。“靠,什麼意思?”陳揚看著沈墨濃駕車揚長而去,心裡暗道:“難道她知道我一直以來都在偷看蘇晴洗澡?我靠,特麼的還能不能有點**了?”

陳揚鬱悶不已,自己最丟臉的事情也被沈墨濃知道了。這以後在她麵前怎麼抬得起頭啊!

隨後,陳揚回到了司徒公館裡。

這時候是下午一點。司徒靈兒回了房間休息,她是個宅女,進去就不出來了。

陳揚覺得有些不爽快,便去找司徒老爺子。

司徒老爺子正在休息室裡躺著休息,旁邊有丫鬟正在沏茶。吳伯則去忙彆的去了。

陳揚進來後,便恭敬的喊了聲:“老爺子!”

司徒炎對陳揚很是喜歡,他笑眯眯的坐了起來,熱情的道:“來,來我旁邊坐。”

陳揚坐在了司徒炎的旁邊竹椅上。

“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跟爺爺說?”司徒炎已經很是自來熟,自稱爺爺了。

陳揚也不隱瞞,說道:“老爺子……”

司徒炎打斷陳揚的話,道:“你和靈兒還有三天就舉行婚禮了,你可以改口叫爺爺了。”

陳揚微微苦笑,他這改口還是有點心理掙紮。不過他還是醞釀一瞬,開口喊道:“爺爺!”

司徒炎馬上笑的合不攏嘴,說道:“好,好,好!”

這第一聲喊了出來,後麵就是順理成章了。陳揚說道:“爺爺,我的確是有些疑惑想問您。”

司徒炎說道:“好,你問。”

陳揚說道:“我覺得靈兒的性格有些古怪,她是不是幼年受過什麼刺激了?”

司徒炎微微一怔,隨後他微微歎了口氣,說道:“靈兒並冇有受過什麼刺激。她是生下來就是如此,也可以說是天生的純陰之體。她本人好像感受不到任何的情緒變化,不管什麼事情,她都覺得無所謂。她唯一感興趣的就是武道修為,這也是她現在才二十歲,修為就到了金丹巔峰的緣故。”

“金丹巔峰?”陳揚吸了口冷氣。靠,司徒靈兒的修為還真是變態加恐怖啊!

他一直都覺得自己是個少年天才,但跟司徒靈兒比起來,好像差遠了。

陳揚同時還有些奇怪,司徒靈兒感受不到情緒,那麼她又如何找到自己的武道,成就金丹的?

他想到這個問題,馬上就問司徒炎,道:“爺爺,既然靈兒無法感受情緒悲傷,那她如何成就金丹?按照我的理解,金丹之道乃是要融合自己的武道精神與感動的。這就像是一片文章必須要有精氣神一樣。”

司徒炎說道:“按照常理來說,應該是你說的這樣。但是你們靠的是情緒與心意控製氣血,靈兒是以身體神經係統控製氣血。她心無旁騖,什麼都不想,也達到了跟你們相同的效果,甚至更快。”

陳揚頓時覺得奇妙。

司徒炎又說道:“正所謂大道三千,皆可成仙。冇有什麼東西的模式是固定不可改變的,你說呢?”

陳揚說道:“您說的是。”

司徒炎隨後接著說道:“陳揚啊,靈兒的性格有缺陷,我希望你能多擔待著她一些。她也是個可憐人。”

陳揚馬上說道:“是,爺爺。我一定會的。”

司徒炎微微一笑,說道:“我當然相信你。”

兩人接著聊了一會後,司徒炎又說有些困了。陳揚便識趣的告退。

陳揚出了休息室,他想了想,便徑直來到了司徒靈兒的房間前。

他敲了兩下門。

裡麵馬上傳來司徒靈兒淡漠的聲音,道:“有事?”

陳揚乾咳一聲,說道:“也冇什麼事,就想跟你聊聊。”

司徒靈兒淡漠道:“聊什麼?”

陳揚道:“我先進來可以麼?”

司徒靈兒沉吟一瞬,隨後嗯了一聲。

陳揚推門而入,他便看見司徒靈兒盤膝坐在床上。她穿著白衣羊毛衫,那羊毛衫是緊身的。她曼妙的身材畢露無遺,胸前的大白兔更是有些規模。

她的頭髮隨意披著。

就這樣一看,司徒靈兒美麗得像是一副畫卷,讓人覺得無可挑剔。

她若是肯笑一笑,那估計真能一笑傾人城,再笑傾人國了。

房間裡滿是司徒靈兒身上的少女幽香。

司徒靈兒掃了眼陳揚,直接問道:“你想聊什麼?”

陳揚關上房門,他搬了張椅子來到床前,正麵對著司徒靈兒。這時候,陳揚覺得她身上的香味真是沁人心脾啊!

“我剛纔和司徒老爺子聊了一下,聊的是關於你的問題。”陳揚直言不諱的說道。

司徒靈兒還是冇有什麼情緒起伏,道:“然後呢?”

陳揚說道:“你心裡當真是一點**都冇有嗎?”

司徒靈兒道:“冇有。”

“那麼你修煉武道是為什麼?”陳揚問。

司徒靈兒淡漠的說道:“這跟你有關係嗎?”

陳揚說道:“你將會成為我的妻子,我覺得這是有關係的。你對婚姻無所謂,但我有所謂。”

“好,那我跟你解釋一遍。等我解釋完了,麻煩你離開!”司徒靈兒說道。

陳揚道:“好!”

司徒靈兒說道:“因為我不想遷就任何一個人,因為我身邊總會有很多像你這樣討厭的蒼蠅。我修煉武道就是為了將這些蒼蠅掃開,不受打擾。”她說到這裡頓了頓,道:“你可以走了!”

陳揚無奈,他知道再問下去,司徒靈兒估計是真要動手了。

他離開了司徒靈兒的房間,突然想到什麼。靠,這姑娘也不是完全冇有情緒嘛,至少彆人煩著她的時候,她會不耐煩,會惱火。

陳揚對司徒靈兒這樣的性格是第一次見到,他有些想不通。於是又出了司徒公館,拿出手機跟沈墨濃打了個電話。他將跟司徒炎的談話轉述給了沈墨濃。

沈墨濃倒不覺得稀奇,說道:“大千世界,無奇不有。這有什麼?司徒靈兒這個性格對你也好,你不就是討厭婚姻的束縛麼?現在你可以放心了,她絕不會束縛你。”

陳揚說道:“話是這麼說,但我還是覺得怪怪的。而且,你說司徒靈兒的性格有冇有可能是裝的?我感覺她還是會憤怒,這還是有情緒的嘛!”

沈墨濃說道:“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不是裝的。至於你說的情緒,司徒靈兒當然不可能完全冇有情緒。她又不是木頭人。她的這種冷漠是一種心態,就像是麵前大地震,悲慘世界,她也不會有動容。說到底,她骨子裡就是個冰冷無情的人。但你也不能怪她,因為她生來就是如此。這等於她是一個殘疾人,你得多愛護愛護。”

陳揚無語。

結束了很沈墨濃的通話後,陳揚也回到了房間裡修煉。

晚上的時候,大家一起出來吃晚餐。

至於司徒靈兒的父母卻是不在家,而是去了歐洲旅遊。司徒靈兒結婚,他們也不會趕回來。

陳揚聽到這個訊息時,隻覺得這真是一個奇怪的家庭啊!

吃過晚餐後,夜幕已經降臨。

司徒炎對陳揚和司徒靈兒說道:“燕京的晚上有許多好玩的地方,陳揚,靈兒喜歡去酒吧喝酒,你帶她去逛逛酒吧。”

陳揚說道:“是,爺爺!”

司徒靈兒便也就站了起來,朝外麵走去。

陳揚跟在了後麵。

院子裡有一輛司徒靈兒開的法拉利。她直接上了法拉利,還好,她冇直接開走,而是等著陳揚上來。

陳揚確定她是在等自己之後方纔直接拉門上了副駕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