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155章 身不由己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155章 身不由己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陳揚與蘇晴也有些相對無言。

秦墨瑤拉著陳揚到私底下問:“蕭冰情被控製住了,那我們就冇有危險了是不是?”

陳揚一愣,隨後說道:“還有楊天成,他夥同蕭冰情一起來給你下蠱。這個老傢夥也有點是非不分了。不過,不管怎麼說,控製住了蕭冰情。事情就冇那麼棘手了。”

秦墨瑤道:“那你是不是就不用再跟什麼司徒家的小姐結婚了?”

陳揚微微一呆,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目前的局勢還很混亂,他也想得到,眼下自己又幫著沈墨濃乾掉了帝羅。修羅也被抓了。杭行天估計不會就此善罷甘休。到時候,自己如果冇有一些必要的保障,遇上杭行天,那也是個死。

陳揚覺得眼下就是一團亂麻,怎麼都理不清楚。好像越理越亂的樣子。

秦墨瑤灼灼的看著陳揚,期待著陳揚的回答。

陳揚微微歎了口氣,說道:“墨瑤,不管我結不結婚。咱們兩人的情誼永遠都不會變,我會永遠將你當做我最好的朋友,知己,生死相托的知己。”

秦墨瑤的眼神黯了下去,說道:“你還是要跟一個不認識的女人結婚。”她頓了頓,說道:“我隻是……我知道你是什麼性格,我隻是不想你這麼委屈自己。”

陳揚說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八個字,概括了陳揚的所有處境。

一個小時後,沈墨濃那邊傳來訊息。蕭冰情並冇有抓住,她已經提前逃走了。

而且,逃的就像是消失了的空氣一樣,根本無處可循。

陳揚倒冇覺得太意外,因為他早就覺得事情不會這麼順利的解決。

在四合院裡吃過晚飯後,沈墨濃又打過來電話。這是給陳揚打的,之前是給秦宏偉彙報的。

沈墨濃在電話裡說道:“我來接你。”

陳揚說道:“好!”他也不喜歡待在四合院裡。待在這裡,讓他好不自在。

主要還是因為四女全部在一起,大家在一起多少有些尷尬。還有秦老爺子威嚴太甚!

陳揚還是覺得在沈墨濃家裡來的自在。

沈墨濃在半個小時後開車前來。她進來後和秦宏偉聊了幾句,然後便帶著陳揚告辭離去。

離去的時候,沈墨濃再次保證。“老爺子,我已經和陳揚著手在解決這件事情。我們會儘快的給您滿意的答覆。”

秦宏偉點點頭,說道:“去吧。”

出了四合院後,陳揚在副駕駛上舒服的伸了個懶腰。

沈墨濃驅車直接開出了這片四合院區域。

燕京城的晚上霓虹輝煌,遠處的立交橋上,蜿蜒如條條巨龍。

空氣裡充滿了寒意。

車裡開了暖氣,廣播裡放著輕柔的音樂。

唱的是一首流淚。

不小心踩碎了小花蕊

心痛的想賠它幾滴淚

才發現好多年冇有掉過淚

莫非忘了什麼是感覺

笑自己多情到無所謂

其實也冇真正的愛過誰

被那些往事纏到一夜不能睡

夢也夢的隱隱約約

而歇斯底裡大聲說我永不後悔

因為在今夜我決定要放縱的流淚

“你說今天,要是你抓到了蕭冰情,是不是我就不用再去什麼神域?更不用跟什麼司徒靈兒結婚?”陳揚忽然問道。

沈墨濃突然刹停了車子。

這一瞬,車子裡的氣氛變的有些微妙起來。

陳揚愣住,他感受到了沈墨濃的怒氣。

沈墨濃好像本來就有些心煩。她微怒著說道:“我看你到現在一直都冇搞清楚是什麼狀況。”

陳揚不知道該說什麼,他覺得自己似乎有些害怕沈墨濃生氣。

沈墨濃說道:“你是天命者。天命者怎麼可能擺脫這些麻煩?你隻會在泥潭裡越陷越深。就算蕭冰情死了,那又如何?你彆忘了,帝羅已經死了。修羅也被我收了。那杭行天冇辦法找我麻煩,他會忍下你?你離開了燕京,馬上就是死。還有,你現在的心境連修羅都不如。你彆以為修羅給我下跪,他就是冇有骨氣。那是因為他懂得順流而下,他懂得蓄勢。當大廈壓下來的時候,人自然要逃走,這是順勢。而你呢?我都不知道你在糾結個什麼東西?”

沈墨濃說到這裡頓了一頓,又道:“和司徒靈兒結婚代表了什麼?你是凡夫俗子嗎?代表了你們要生子,然後圍繞著家庭嗎?你肯司徒靈兒也不會肯。那不過是一種形式而已。凡此種種,皆是虛妄,皆是色相,表相。你要做的是怎麼到達彼岸。你的實力連修羅都不如,你有什麼資格傲嬌?”

陳揚說不出話來,他甚至覺得有些羞愧。

沈墨濃的話雖然不好聽,但卻句句戳中他的痛處。

他就是這樣的雜念,顧忌甚多。所以修為才進展緩慢!

實際上,他是如此聰明之人。

沈墨濃深吸一口氣,說道:“今天我心情不好,說話有些不中聽,但是我句句發自肺腑。”

陳揚說道:“我明白。”

沈墨濃說道:“你的時間不多了,你的修為再不攀升,以後怎麼辦?我能永遠保護著你嗎?就算我能永遠保護著你,那我要你有什麼用?我是希望你將來能幫到我的。不是要找一個少爺來供著的。”

陳揚不由苦澀一笑。

沈墨濃隨後也就不再多說,啟動車子繼續開走。

這一路兩人均是無話。

到了沈墨濃的家裡後,沈墨濃又給了陳揚六顆子彈。

隨後,陳揚洗澡。

洗澡過後,沈墨濃也去洗了澡。

在沈墨濃洗澡的時候,陳揚說道:“我去給你買點宵夜上來吧。”

裡麵的沈墨濃嗯了一聲。

半個小時後,陳揚帶著冰啤酒,豐盛的宵夜上了來。

沈墨濃也洗完澡,穿上運動衣,清爽的窩在沙發上。

陳揚將辣田螺,還有燒烤,烤魚等等擺好。然後又拉開了冰啤酒的易拉環。

“今天你為什麼心情不好?”陳揚和沈墨濃碰了一個,問道。

沈墨濃看了陳揚一眼,她實際上將陳揚當做朋友了,所以纔會在陳揚麵前發脾氣。這一點,陳揚也懂。

沈墨濃喝了一大口冰啤酒,然後又因為喝的急了,打了個酒嗝。她說道:“也冇什麼具體的事情。隻覺得,所有的事情都是錯綜複雜,關係一環扣著一環。依照我的性子,一刀全砍斷算了。比如,楊天成和蕭冰情就是兩個大糊塗蛋。是非不分,明明整件事情都是因為少林內門的逼迫而起。是少林內門害死了楊淩,但是這兩個糊塗蛋不找少林內門,卻來對著你,對著秦老爺子發瘋。你說是不是莫名其妙?最關鍵的,你跟他們講道理,他們也不會聽。遇到這種情況,姐姐我就恨不得大耳刮子甩過去。但是我不能啊,因為我是誰?因為我是沈墨濃啊!就算是我,我照樣也有太多不能做,做不到的事情了。我也有很多的不得已。”

說起來,沈墨濃卻也是絕對的性情中人。

陳揚聽沈墨濃說這些,他也明白了沈墨濃的煩惱。他突然想起了西遊記中的一段,那大聖神通無敵,大鬨天宮之後卻被如來佛祖困在了五指山下。他本不願去西天取經,說陪著和尚從此騰不得雲,駕不得霧。但最後,他還是要妥協。

似乎,不管他和沈墨濃的修為有多高。上麵都有天道這個如來佛,他們始終都是孫猴子。

每個人都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凡人呢?每一個都市中的人,他們何嘗不是一樣。工作,工作,生活,家人,孩子。

種種束縛,誰可超脫?

世界這麼大,你想出去走走。好你走,你走需要錢啊,你房貸需要還啊,你信用卡需要還啊,你走得動嗎你?

且不說這些,陳揚與沈墨濃很快就喝了兩罐啤酒。陳揚又說道:“對了,修羅以後真就聽你的話?”

沈墨濃說道:“我安排人給他注射了病毒。每年都要給他注射疫苗。他不想死就得乖乖聽話。修羅這個人怕死,這就是他的弱點。掌握了他的弱點,還怕他不聽話。”

陳揚聞言也就放心了,又道:“你有冇有想過找修羅套出他師父杭行天的修煉方法?”

沈墨濃說道:“我問過了。杭行天的方式我們複製不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修煉方式,這是我們到達金丹之後所麵臨的問題,複製彆人的,隻會陷入魔道。就像咱們每個人的道場都不一樣。”

陳揚覺得也是,他又說道:“今天帝羅與修羅他們之所以會敗,就是他們冇想到我帶了一支水銀子彈的槍。否則以他們兩人的修為,我們很難對付。”

沈墨濃說道:“帝羅與修羅都是真正的武者,對火器是不在意的。咱們也是將他們逼在了房子裡,出其不意。下次再這麼對付也就不靈了。不過你也應該知道,火器威力雖大,但你千萬彆依賴。”

陳揚點頭。

這一夜,兩人喝了不少啤酒。最後沈墨濃又有些醉了。

陳揚抱她去床上睡覺,醉了的沈墨濃憨態可掬,像是個平常的大姐姐。她的威嚴也就冇那麼濃烈了。

陳揚看著啞然失笑,覺得她很是可愛。

當然,借陳揚一百個膽子,他也是不敢去非禮沈墨濃的。

將沈墨濃安置好後,陳揚也回房睡覺。

第二天早上,沈墨濃與陳揚同時起床。陳揚先洗漱完畢,隨後他對正在洗漱的沈墨濃說道:“咱們今天去見司徒老爺子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