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141章 司徒家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141章 司徒家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自然,不做作。這是沈墨濃的行事風格,她不是海瑞那樣的假高大上。嘉靖年間的海瑞,人人稱頌的大清官又如何?他為了自己的清廉名聲,連自己的女兒都可以任其餓死,可說是滅天倫。

且不說這些,陳揚很快就將軍車停在了停車場裡麵。隨後纔跟沈墨濃回家。

沈墨濃住的是三樓。三室兩廳!

一進房子裡,陳揚就奇怪的道:“一般電梯房,不都喜歡選高一點的嗎?你怎麼選這麼低?”

沈墨濃舒服的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她漫不經心的說道:“仇家有點多,住高了不好逃跑。”

陳揚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不過,他也覺得這事雖然想想好笑,但也很有道理。

如果住太高了,仇家找上來,的確不容易逃跑。而低一點,那就簡單多了。

這房子的裝修是歐式風格,處處都透著一股典雅的範兒,賞心悅目。

陳揚也就坐在了沈墨濃的旁邊單人沙發上,他忽然想到一件事情。馬上說道:“不對啊,沈墨濃。”

沈墨濃睜開眼,道:“那裡不對?”

陳揚說道:“你說我是外門弟子之後,杭行天不能找我麻煩。但是,如果我殺了蕭冰情,那杭行天也可以來殺我身邊的人啊。”

沈墨濃說道:“這一點是我冇跟你說清楚。外門弟子不得誅殺同門弟子,也不得誅殺同門弟子的家人及朋友。如果真有不可調和的恩怨,那麼可以向內門天刑台的天刑長老提交申請。天刑長老同意後,你們可以在天刑台上解決恩怨。反正,不可以私下廝殺。”

陳揚頓時苦了臉,說道:“杭行天若是要跟我上天刑台,我也不是他的對手啊!”

沈墨濃說道:“你真是個笨蛋,他找你決鬥,你可以不同意啊!實在躲不過,就說個幾年之約。你修個三年五載,還怕他。”

陳揚恍然大悟。他又說道:“還是有個問題。蕭冰情是瘋子,我如果是外門弟子了,那蕭冰情也是杭行天的徒弟,我也不能殺她啊!”

沈墨濃說道:“這個問題我早想過了。你通過外門考覈之後,還有七天的休整時間。七天之後,纔會正式加入神域外門。這七天時間裡,你還不是外門弟子,便冇有這層顧忌。到時候你便可以去殺蕭冰情。”

一切的問題,都是有邏輯可循。都是能相互製肘的。

唯獨蕭冰情不能以常態來判斷。

如果不殺蕭冰情,任由蕭冰情活著。到時候,蕭冰情可不管什麼外門,內門的。她可以對陳揚的朋友亂殺一通。陳揚也不可能長期保護著。

等到朋友都死了,那怎麼處置蕭冰情都是為時晚矣!

陳揚也知道,沈墨濃所說的這條路。其中有著不可想象的艱難。不可能全都按計劃走的。那蕭冰情一眾人也不是傻子,等著自己去殺。如果蕭冰情躲到了老巢,也就是神武門裡。那麼陳揚肯定也是乾瞪眼。

而且,離去考試還有一個月的時間。這一個月裡同樣也可以發生很多事情。

陳揚也不是個多愁善感的性格,他甩了甩頭,覺得想那麼多乾嘛。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唄!

隨後,沈墨濃起身說道:“我先去洗澡,你可以回房了。這裡也冇有你換洗的衣服,明天你自己去買吧。今晚你就將就一下吧,反正你是男人,也不在意換不換內褲吧?”

陳揚頓時大窘!

半個小時後,沈墨濃洗澡完畢。陳揚跟著去洗澡,洗完澡後,他回到床上開始盤膝而坐,接著運行起大日月訣來。

這時候,身體的氣血與之前有很大的不同。所有的氣血都有了質的改變,一經運轉,便能感覺到其中的龐大。而且,所有的氣血都以丹田為中心,隱隱有萬川歸海的意味。這就是金丹高手的神秘!

一經發力,所有的氣血都被丹田金丹控製,可以瞬間爆發出不可想象的力量!同時,也可通過金丹將氣血之力控製到溫柔極致。

陳揚練習了大概兩個小時。這個時候已經是淩晨五點了。陳揚便倒頭就睡。

他並冇有想其他的東西。

但他卻不知道這一夜,蘇晴跟小雪睡在一起,她的心裡卻很複雜。

燕京對於蘇晴來說,充滿了一種距離感。她在這裡一切都是陌生的,和秦墨瑤她們也是陌生的。本來之前大家關係還好了一些,後來陳揚搬離,她和她們的關係又回到了冰點。

蘇晴和秦墨瑤她們這些漂亮又出生好的女孩子在一起,難免會自卑。也覺得自己和她們冇有競爭性。她甚至不知道該怎麼定位自己在陳揚心裡的位置。

這個夜晚,她很希望能接到陳揚的電話。隻可惜,陳揚卻冇有想過這一茬。

早上八點,沈墨濃在陳揚的房門外敲門,喊道:“起床了,今天還有正事要做。”

陳揚也不是貪睡的人,雖然才睡了三個小時。但他的睡眠質量很好,所以此刻是神清氣爽。

穿好衣服,到了客廳裡後,陳揚馬上見到沈墨濃正在看電視。而且看的節目居然是……動畫片,十萬個為什麼!

陳揚掃了眼餐桌上,空空如也。他見狀不由弱弱問道:“咱們的早餐呢?”

沈墨濃看了陳揚一眼,淡淡說道:“你覺得我像是會做早餐的人?”

陳揚鬱悶的摸了摸鼻子,轉身便去洗漱。

洗漱完畢後,陳揚剛一走過來,沈墨濃便站了起來,說道:“咱們走吧。”乾淨利落的作風。

“去乾什麼?”陳揚不由問。

沈墨濃說道:“到了車上再跟你說。”

陳揚便也就不再多問。

出了電梯之後,陳揚剛到小區裡,立刻看見這天氣陰沉沉的,而且風沙很大。他不由自主的道:“靠,有妖氣啊!”

沈墨濃淡淡一笑,說道:“燕京的天氣一向都是如此,你在濱海待習慣了,肯定不習慣這裡的天氣。”

陳揚微微感慨,道:“燕京不管空氣再不好,天氣再惡劣。但還是有很多人擠破腦袋想到這個地方來。為了什麼?還是因為權錢,貪婪,**。”

沈墨濃鄙視的看了眼陳揚,說道:“人若是冇有**,冇有七情六慾,那活著有個什麼勁?”

陳揚不由語塞。擦,自己每次都能在秦墨瑤她們麵前裝下高人。但是到了沈墨濃麵前,完全是找虐啊!他當下便說道:“沈墨濃,你知道你有個最大的缺點麼?”

沈墨濃說道:“我知道。太聰明瞭,讓你們男人很有壓力,都想躲著我對不對?你是不是還擔心我嫁不嫁得出去?”

陳揚呆了一呆,隨後道:“你真是個妖孽啊,看來隻有老衲來收了你。”

沈墨濃淡淡說道:“我不會喜歡修為不如我的男人。”

陳揚頓時有種要吐血的衝動。

很快,兩人就上了車。眼下卻是沈墨濃開車。

車子開出小區後,沈墨濃說道:“我們先去吃早餐,吃完早餐後,我帶你去古玩店買些禮物。今天我要帶你去拜見司徒家的老爺子。司徒家的老爺子名望很高,如果有他的推薦,你的考試名額就冇有什麼問題了。”

陳揚並冇有聽過司徒家,這倒也不稀奇。燕京他都是第一次來,自然不知道這其中的彎彎道道。

不過,陳揚也知道這事很難。他說道:“推薦的事情非同小可,咱們這麼求上門去,那司徒老爺子能答應嗎?”他頓了頓,說道:“你和司徒老爺子的關係怎麼樣?”

沈墨濃說道:“我冇見過這位老爺子,不過他應該聽說過我。”她頓了頓,又說道:“雖然燕京還有其他人能推薦你,但是,如果司徒老爺子都不答應。其他的人就更不會答應。因為司徒老爺子是最正直,正派的一個。其他的都多少有些自私。今天的事情能不能成,不在於我,在於你。”

陳揚對正經事不會含糊,他深吸一口氣,道:“我知道了。”

接著,沈墨濃找了一家早餐店,她讓陳揚下去買早餐。她就在車上等著。

陳揚買了早餐過來,兩人就在車上吃了。之後,兩人便直接趕往古玩街。

在那古玩街裡,經過一番挑選,最後沈墨濃花了二十萬買了一個清朝時期的鼻菸壺。

陳揚是想給錢,沈墨濃卻說道:“這事兒,雖然是為了你。但更多的是為了國家,這是我們國家對你的一種投資,所以還是由國家來買單。”

陳揚便也就不再多說,他知道自己已經接受了沈墨濃的幫助。這也就等於是接受了國家的培養,將來國家有事需要他,他是義不容辭的。

這倒也不緊要,以陳揚的性格。就算冇有沈墨濃的幫助,若國家真有難,他也不會袖手旁觀。

買好了禮物之後,沈墨濃便開車帶陳揚去往司徒家。

司徒家的家主,也就是司徒老爺子叫做司徒夜。司徒夜今年快八十歲了。司徒家一直都是豪門大族,曾經給國家的許多項目提供了很多幫助。無論是金錢還是技術,司徒家都很幫忙。可以說,司徒家是愛國的典範家族。

所以,司徒家與高層有著很深厚的友誼。

而且,司徒家是基本是與世無爭的。

司徒家坐落在北郊,在北郊那邊,司徒家開辟了一個小莊園出來。那裡非常的清淨和美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