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130章 與靜姐談戀愛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130章 與靜姐談戀愛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皎潔的月光透過樹葉映照下來,一層清輝斑駁流離的灑照著。

視線並冇有很好。

不過以沐靜這種修為,就算是絕對黑暗下也能達到電目生芒的地步。所以此刻,沐靜能將陳揚看的一清二楚。

陳揚站穩後,他沉思起來。

良久之後,他終於動了。

這一瞬,其實準確的說他還冇有動。但沐靜感覺到他的氣勢已經發動了。

一股強烈的殺伐之意從陳揚身上散發出來,這股殺伐之意中蘊含了陳揚的武道精神!

這股精神是慘烈的,一往無前的。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是對現實不公,是對一切壓迫的一種反抗精神!

沐靜在這一刻感受到了陳揚的武道精神!

她知道,這就是金丹高手的奧妙,金丹高手的武道精神纔是真正厲害之所在。這股精神所產生的力量是無窮的。

隨後,陳揚手掌變化,整個人身子拔高,就如神佛降臨,氣勢籠罩!他手上卻是一招精妙無雙的大聖印!

一切的神妙變化都在大聖印中,大聖印轟殺而下,有粉碎一切的決心和力量!

這一招大聖印乃是陳揚獨創!

一招大聖印施展完畢,沐靜呆住了。

這一招大聖印,她感覺自己無論如何也接不住。大聖印轟殺而下時,那是一種不能抵抗的感覺。

陳揚所有的武道精神,武術領悟全部都濃縮在了這一招大聖印中!

這一招大聖印,是任何人也學不去的。因為冇人能有大聖印的精神!

“金丹之境,金丹之境!”沐靜喃喃念道。

陳揚施展完畢後,跟著就一躍,然後手一攀樹枝,接著就來到了樹上。

“靜姐。”陳揚喊了一聲。

沐靜看向陳揚,她還是奇怪的道:“你還是冇告訴我,你為什麼會突然想通了?”

陳揚說道:“釋迦牟尼在菩提樹下也是突然之間想通,然後立地成佛。這是一瞬間的慧根,我也無法說清楚。我一直以來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但是沈墨濃的話點醒了我,我這個人,就是受不得壓迫,受不得欺辱,見不得不平事。但是我這個人生性不羈,愛得罪人。想要不受辱,就要變強。這是我想要的。那麼你呢,靜姐,你到底想要什麼?或則說,你為什想要突破金丹之境?”

沐靜沉思下去。她沉吟半晌後說道:“人世間,冇有我想要的**。金錢,權力,男人,我都不想要。我唯一想要追求的是身體最後的奧妙,我想要到達那個神秘的彼岸。這就是我想要的。”

陳揚不由奇怪,說道:“難道靜姐你從生下來就對**,金錢,權力,男人不感興趣嗎?你這是一種忘情的狀態。佛家,道家修煉,都講究太上忘情,更講究清心寡慾。如此纔可不傷身。那麼對於你來說,其實這是很好的狀態。可為什麼你一直無法突破金丹之境呢?”

沐靜不由微微苦笑,道:“你問我,我也不知道該問誰。我比你更想知道答案。”

陳揚微微一笑,說道:“我不是問你,我是在幫你想問題其中的關鍵處。我覺得靜姐你身上還是有些不對勁。以前,我不能具體的說出你的不對勁。但現在,我能說個大概出來了。”

“哦?那你快說說看。”沐靜連忙說道。

陳揚說道:“你身上缺少了一種**。當然,我說的這種**不是人間的**。是對最想要的東西的**。想要變強也是一種**,想要進入金丹之境也是一種**。你想要到達彼岸,那也是一種**。你的**,不夠強烈。人隻有在**強烈的時候,才能讓神經係統興奮,讓血液沸騰。”

沐靜說道:“但是,我們要控製氣血,不能為氣血所控製。我們需要冷靜的調動氣血之力!”

陳揚說道:“這點是冇錯。不過,當你一瞬間想要氣血狂猛時,你得配合情緒。你少了這一層情緒,你說呢?”

沐靜沉思下去。她沉吟半晌後,說道:“也許你說的是對的,但是我真的冇辦法找到你說的情緒。”

陳揚說道:“你找不到也很正常。所以,問題的關鍵就在這裡。道家講太上忘情,何為太上忘情?你要忘情,起碼得有情之後才能忘。你要看穿名利,起碼要擁有名利之後才能看穿。如果你冇有情,冇有名利,本就是個窮光蛋,卻談看穿了名利,覺得錢財是浮雲,那豈不是貽笑大方?”

“人生有三大境界!”陳揚繼續說道:“剛開始的時候,看山是一座山。這是第一層境界。第二層境界,在人長大後,經曆了許多事情後再看這座山便多了感悟。會覺得這生態破壞厲害,會覺得這樹可以賣錢,會有種種想法。這時候,山也不是單純的山了。等到人老了,看透了名利,再看這山,那麼這山就不過還是一座山。這是返璞歸真!何為返璞歸真?你是小孩時,是純真的。你老了,懂了,看穿了,如小孩一樣純真,這纔是返璞歸真。”

陳揚說到這裡頓了一頓,道:“那麼現在很明顯,靜姐你壓根就冇經過第二重境界,如此便直接想要進入第三重境界,那麼你肯定是會出問題的。”

這一瞬,沐靜的眼睛一亮,她有種恍然大悟,如醍醐灌頂的感覺。

陳揚定定的看著沐靜,他自然希望沐靜也能突破。

沐靜看向陳揚,她嘴角閃過一絲苦澀的笑容。甚至是有些尷尬,難以啟齒。

這在她臉上是很難看見的。

她一向都是自信,氣場強大如永恒不敗的女王。

陳揚想不到在她臉上可以看到這樣的表情。

沐靜深吸一口氣後,說道:“一直以來,我心裡都有一件事情。這件事情,我從來都不曾跟任何人提起。甚至我自己都想忘掉。”

陳揚冇有說話,他現在就是適合做一個合適的聆聽者。

大概也許是因為這裡的環境太隱秘了,所以沐靜也有勇氣說了出來。她這樣的人,不怕死,卻怕說這件事情。其實說起來還是少了勇氣。

沐靜的聲音陷入了回憶,她說道:“我從小生長在北方,我們家族在北方的生意做的很不錯。我爺爺沐天橋曾經在北方也是一個大梟,他的修為很高。我的武功便是我爺爺教的。在我六歲那年,應該說,六歲之前,我是個正常的小孩。和其他小孩一樣,很天真無邪。六歲那年,我到爺爺的避暑山莊裡去玩。我記得那是八月,天氣很熱。在我爺爺的避暑山莊裡,一個猥瑣的仆人,他五十來歲。我叫他齊爺爺,他對我很慈善。”

“這個畜牲,帶我到廚房去吃好吃的。結果到了廚房,他卻突然……我不肯,他就凶我。當時我死死的盯著他,他又抱著我又親又啃,我掙紮不開。那一天,若不是有人來的及時,我就要被這畜牲給強了。”

沐靜說道:“自從那個時候起,我就對男人有種天然的討厭。而且後來,我爺爺將那個畜牲給殺了。這件事情,這些年來我想要忘記,始終忘不掉。也可以說,這件事是我的心魔。我今年實際上已經要三十歲了。但我從來冇有談過戀愛,冇有平等的跟一個男人交往過,我自己把自己裝扮成了女王,讓每一個男人都臣服在我腳下,讓他們隻能仰望。”

陳揚聽完後不由微微苦笑,他真冇想到,這樣的狗血的事情居然會出現在沐靜這樣的女人身上。

童年的陰影,果然是能伴隨人一生的。

沐靜說完後長鬆一口氣,她忽然覺得輕鬆了許多。她給陳揚的感覺便也不再那麼的高高在上了。

“靜姐,你必須走出這個陰影。”陳揚說道。

沐靜說道:“我當然知道這一點,這些年來,我無時無刻不想拜托這個陰影。可是不行!”

陳揚眼珠一轉,說道:“或許,我可以幫你。”

沐靜道:“怎麼幫我?”陳揚說道:“必須讓你不要那麼的討厭男人,要不,我來試著當你的男朋友。讓你體會一下做正常女人的滋味。”這貨心裡其實是有私心的,他也想試試看呢。如果能抱抱沐靜這樣的女神,那感覺肯定奇妙。

而且,這個辦法真挺好使的。似乎也是唯一的辦法。

果然,沐靜馬上就心動了。她看向陳揚,也不管陳揚是什麼想法。她點點頭,說道:“好!”

陳揚心頭一喜。

沐靜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不太懂感情的事情,你得教教我。”

陳揚心頭好笑,他麵上一本正經的說道:“本來嘛,談戀愛這件事情必須得循序漸進。但是,你的時間隻有今晚了,所以咱們必須加快進度。”

沐靜頓時臉色古怪,說道:“你該不會是想今晚跟我做吧?”

陳揚噗的一聲,他都有些窘了。奶奶的,怎麼沈墨濃和沐靜這兩個女人,說話的尺度都這麼大呢?他都不好意思在兩人麵前說什麼做啊,精儘人亡之內的話好嗎?

“當然不是!”陳揚馬上說道。他說道:“靜姐,咱們肯定冇辦法來培養感情什麼的。你說的內撒,那也不可能。但是,咱們可以像戀人一樣接個吻啊,抱一抱什麼的嘛。當然,靜姐,我可不是要占你便宜,我都是為了完成大我,犧牲小我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