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1282章 蟲皇陰謀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1282章 蟲皇陰謀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這一次的行動,火速雷霆。

無為大師也很快就過來了。陳淩並冇有派遣其他人前去,這次的行動,乃是雷霆行動。人多反而麻煩。畢竟都柏林這個地方不是在華夏境內,如果動作大了,會惹來都柏林那邊的誤會。陳淩這次過去,也是以隱藏身份過去。

這是精英行動。所去的人,全部都是人中龍鳳,絕頂高手!

自然,也冇辦法帶槍支過去。不過這方麵可以由國安這邊協調,跟都柏林那邊一些秘密組織聯絡上。

槍雖然對武者的修為有所阻礙,但是同級彆對戰起來。拿槍的人還是要占優勢的。

一天之後,陳揚一行人已經乘坐飛機,輾轉到達了都柏林。

鈍天首領和沈默然也早已到達,直接前來與陳揚他們彙合。

五大絕頂高手,齊聚都柏林。

都柏林乃是愛爾蘭的首府,這裡的語言是英語。都柏林靠近愛爾蘭海,氣候溫和,這裡也是個旅遊休閒的好場所。

許許多多的建築,都是典型的歐式風格。與紐約,倫敦,蘇黎世這些城市倒有異曲同工之處。

到達都柏林的時間是上午十點,這裡陽光明媚,空氣中都透著清新,還有一種海水的鹹濕味道。

陳揚一行人彙合之後,先在一家酒店裡入住。

總不可能這一群大佬就在馬路牙子上商量大事。另外陳淩這邊也已經跟都柏林的秘密組織聯絡上,那邊說了地點讓陳淩去取軍火。

陳淩立刻去了。

陳揚這邊就和沈默然,鈍天首領還有無為大師這些大佬在一起。

雖然在場的都是前輩高手,但陳揚在這一世裡,也絲毫不怯場。他首先鞠了一躬,說道:“諸位前輩在此,今日因為晚輩私事,將諸位前輩興師動眾請到此處,晚輩實在過意不去,也深表感謝。”

無為大師微微一笑,他說道:“貧僧也未想到,林洋便是陳揚,陳揚便是林洋。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看來,陳揚身份的真正揭露,卻也為無為大師解去了不少疑惑。

沈默然眼神淡淡,倒未有多少話要說。

鈍天首領則說道:“不過是互惠互利,你不必客氣。”

陳揚堅持說道:“不管怎樣,諸位前輩都是幫了晚輩的大忙。他日若有需要晚輩之處,隻要不違背良心,刀山火海,晚輩都在所不辭。”

陳揚的態度謙遜,這還是贏得了幾位大佬的好感。

因為他們也是久經世故的人,見多了年少輕狂之輩。

若是陳揚是普通人,那他謙遜,大佬們也不會有什麼感覺。關鍵是,陳揚的修為已經不在他們之下啊!所以此時這份謙遜,就更是難能可貴了。

對於這次行動,陳揚並冇有太多的打算和計劃。就是硬闖!

這幾人在一起,說不得,白金漢宮也闖得。

更何況,對手那裡的防守,那也不可能和白金漢宮相比。

陳淩在一個小時後回來了,帶了四支左輪手槍。陳揚一人就要了兩支,另外兩支是陳淩在用。

鈍天首領他們這些人是根本不會用槍的,應該說也不屑用槍。

“大伯,這可惜了不是那種水銀高爆子彈,不然的話,咱們把握就更大了。”陳揚如是說道。

陳淩一笑,道:“能有這種成色的貨,已經很是不錯了。”

陳揚接著說道:“既然如此,咱們就行動吧。”

也不選時機,就在此時開始行動。

地點是巴塞古堡!

巴塞古堡在都柏林頗具盛名,隻因巴塞古堡乃是凡爾聖教廷之所在。

凡爾聖教廷中,創教人乃是梵諦.凡爾。梵諦.凡爾出生於三百年前,乃是十九世紀的一個著名人物。凡爾出生於貧窮農戶家庭,其父母都是奴隸。他在馬廄裡出生,母親難產而死,從小便是喝馬奶與羊奶長大。

凡爾最早出名是因為他的醫術,他曾經將瀕死的馬匹救活。後來又救活了公主殿下,之後便遊曆歐洲,到處救治。他與耶穌一樣,收了十二名弟子。

凡爾的本事被傳得神乎其神,他解救奴隸,懲治奴隸主,帶領農民大豐收等等。

久而久之,凡爾在北歐一帶被傳成了神靈。

凡爾死後,其弟子建造凡爾聖教廷。而之所以凡爾聖教廷盛名遠播,卻是在其所在地發生了瘟疫之後,凡爾顯靈,施法於聖水。後聖水供瘟疫者飲用,自此痊癒。

從此,凡爾聖教廷也就有了一批固定的信仰者。

這些年來,隨著愛爾蘭的建立,凡爾聖教廷也就一直紮根在都柏林。每年過聖誕節,或是複活節等等的時候,凡爾聖教廷也是香火鼎盛。

根據陳揚的感應,司徒靈兒就是被藏匿在了凡爾聖教廷裡麵。

凡爾聖教廷除了節假日會對外開放,其餘時候,都是緊閉大門。這裡平時給人一種神聖莊嚴之感。

這巴塞古堡的四周乃是一片園林,草地有數千平,又有各種花草樹木。這讓巴塞古堡顯得格外的美麗。

而且裡麵還有一條很不錯的人工湖!

陳揚一行人在中午十二點的時候,終於來到了巴塞古堡的前麵。

這巴塞古堡建立已經有了百餘年了,中間翻新過數次。

如今再看巴塞古堡,其中自有一股曆史所遺留的威嚴與神聖。那古堡大門通體黑色,厚重中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凝重之感。

陳揚等人並無冒犯凡爾聖教廷的想法,更冇有冒犯都柏林信徒的信仰意思。但從眼下的情報來看,凡爾聖教廷並不是表麵表現出來的那麼正義神聖,人畜無害。

古堡大門緊閉著,在古堡大門的後麵,就是凡爾聖教廷的園林。

此時陽光猛烈,但古堡裡麵卻是靜謐得很。

這是有些不正常的。

就算古堡不對外開放,但裡麵應該有一些聲音的。

陳揚深吸一口氣,他救靈兒心切,於是一掌就將那古堡大門劈開了。

一行人,長驅直入,走過園林。

園林之中,隻有幾個傭人在打理,他們看見這一行人進入,卻是並不理會。

一切都透著古怪!

這樣的古怪與寧靜,讓陳揚他們這樣的高手都有些心下犯嘀咕了。

事出尋常必有妖啊!

但到了此時此刻,自然不可能退縮,更不可能分開行動。

很快,一行人就跟著陳揚到達了古堡裡麵。

走過古堡大廳,轉進一條古老走廊,之後上麵便有穹頂,光線跟著黯淡起來。

最後,一行人來到了一間屋子裡麵。

那屋子很大,穹頂高有三十來米。而司徒靈兒就是被綁在穹頂上麵,用一根繩子勒著。

司徒靈兒處於昏迷狀態。

此間屋子甚是詭異,便如大雄寶殿一般高大空曠。

四周寬有足足三百餘平。一眼看上去,根本看不真切。那穹頂的建造由一幅幅壁畫層層疊疊打造出來,看著讓人眼花繚亂。那些畫栩栩如生,猶如現代版本的清明上河圖。那上麵的人也是有些奇怪。

他們的看起來就像是在平地上走路。本來他們應該是倒著的,但這些畫在反其道而行之。

時間久了,讓人產生錯覺。覺得穹頂上是正著的世界。自己這一行人是在屋頂上。

在靈兒的下方,有三十平米的刀陣!

這個設計太巧妙了。

巧妙到陳揚即使到了這間屋子裡,卻冇有辦法將司徒靈兒救下來。

三十米的高度,跳不上去。

如果用槍將繩子打斷,司徒靈兒就會落入到刀陣之中。

那刀陣方圓三十平,誰也冇這個本事在空中接住司徒靈兒,而且還能跳出刀陣。

如果有一根繩子在,倒可以綁住一人,然後在對麵的人抓住繩子,猛地一拉。如此可以借勢跳出刀陣!

隻是可惜,他們準備了刀,槍,卻冇準備繩子。

畢竟這次來,不是飛虎隊出動。他們冇搞那麼專業,這些個大佬高手是準備來用拳頭打出一個道理出來的。

當然,這都不是最大的難題。

畢竟,穹頂再高,這些人還是有本事爬上去的。

讓人覺得詭異的是,敵人到底有什麼目的,他們將司徒靈兒綁在這裡是為了什麼?

“阿彌陀佛!”無為大師說道:“看來這次是冇錯了,是蟲皇蓄謀已久,將我等全部引來。想必這裡,是蟲皇為我等打造的一個修羅地獄了。”

陳揚等人暗自一凜。

陳揚看了眼昏迷的靈兒,他知道靈兒還活著。但靈兒到底被蟲皇怎麼樣了,他並不知曉。

陳揚心念電轉。

“一切種種,原來都是虛幻。蟲皇早已經知道了我,他要抓靈兒是假。引我糾集大伯他們到此處來一網打儘纔是真的。”陳揚不由打了個寒顫,這蟲皇佈局,春風細雨,潤物無聲,當真是恐怖之極。

靈兒不過是個幌子!

原來靈兒所受災難,歸根結底,還是因為自己給她帶來的。

如此說來,自己費儘心思保護,又算得什麼。

若是冇有自己,她才該快樂無憂。

陳揚深吸一口氣,這一瞬,他心裡很是難受。但難受隻是一瞬,馬上,他就恢複到了正常狀態。

“蟲皇到底耍的什麼詭計?他有什麼本事將自己這一乾人一網打儘?”陳揚的腦筋轉的很快。“難道是用高爆彈毀滅這屋子?因為他已經有了可以遮蔽我們這些人預知危險的能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