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1243章 試金石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1243章 試金石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陳淩對陳揚是有一種寵溺在心中的。本來,陳淩就格外疼惜自己的這個侄子。而如今,陳揚不僅僅是救了整個世界,還又去在萬難之中解救出了女兒許彤。

陳淩後來是從沈墨濃嘴裡詳細的瞭解了陳揚解救許彤的經過的。敵人的狡猾程度遠遠超出了陳淩的預料。陳淩自認就算是自己,以當時陳揚的實力,他覺得自己都不可能有陳揚做的好。

陳淩也就徹底相信了陳揚的話了。

同時,無為大師在今天也跟他通過電話。無為大師乃是陳淩的授業恩師!

無為大師在雷家宅子裡和陳揚分手過後,就給陳淩打了電話。電話裡,無為大師說到了今日所遇到的奇事,也說出了他的疑惑。

於是,陳淩就問這少年叫什麼。無為大師說叫陳揚,陳淩立刻就恍然大悟了。陳淩一笑,說道:“師父,有些話我不方便在電話裡跟您說,您若是有空可到燕京來一趟,我再與您細談。”

無為大師微微一笑,說道:“那好!”

陳淩說道:“師父,本該是弟子去找您的。可弟子……”

無為大師說道:“淩兒,這你就不必多說了。為師明白你的處境,你的道在朝堂,而為師的道在山野。自然,你也不可能有那麼清閒的時光。”

陳淩說道:“多謝師父。”

且說陳揚與陳淩結束了通話之後,他便想著要如何去測試徐誌的為人。

人生很多時候,都是一念之差。一個岔口的選擇,可以是地獄,也可以是天堂。

所以有時候,許許多多的奮鬥,執著等等,都抵不過一個選擇。

選擇錯了,越堅持,越執著,越錯的離譜,越發的淒慘。

隻有選擇對了,再去堅持,執著,那纔有可能會得到善果。

要如何測試呢?

陳揚走在深夜的大街上,苦思冥想起來。

濟南的深夜,華燈未歇。大多商鋪都已關閉,隻有酒店始終營業,還有二十四小時的便利超市。

其實這個年代,正是商業爆發的年代。互聯網也在爆發!

這個當口,選擇好了,那是要掙大錢的。不像在陳揚的那一世裡,後來的商機已經變少。創什麼業都不太容易了,那一世裡的創業,大多都已經成了吹氣球,營造絢爛的夢,到處都是美麗的泡沫。

而在眼下這個時代,那是真的遍地黃金。

真要有錢,去燕京,去上海買些房子,那就後半輩子無憂了。

人們在這個時候,大多數人都不喜歡朝前消費,不愛貸款,不愛信用卡等等。

陳揚沉思著。

那徐誌和蘇晴在什麼地方,陳揚心裡是清楚的。他已經將徐誌的氣息鎖定,不管徐誌去了那兒,他都能找過去。

陳揚一邊想,一邊朝著徐誌和蘇晴所在的地方走去。

殺人,抓人,逼情報等等,這些陳揚都很在行。但是如何測試一個人的人品呢?

這讓陳揚感到頭疼。

“對了,錢。錢是測試人品的試金石。隻是,我的錢都在銀行卡裡。取也取不了太多的錢,這可怎麼辦?”陳揚想了想,他突然想到如今的兩萬塊似乎還挺值錢的。加上自己手裡還有八千塊錢。

“好!”陳揚立刻去取款機上取了兩萬塊錢。陳揚是背了個揹包出門的,他將所有的錢都放在揹包裡麵。

剛一出atm機,馬上就有人從斜裡衝出,一把抓住陳揚的揹包,就要搶將過去。

陳揚反手抓住揹包,接著一腳揣了過去。那人立刻被踹翻在地。

陳揚不由好笑,我艸,想錢想瘋了吧。在哥的手上來搶錢。

陳揚倒未下重手,那人立刻就翻身站了起來。那是個十七八歲的青年,他手裡突然拿出一把卡簧來。寒光閃閃的刀芒讓人害怕!

“把錢交給我,否則的話,小爺就放你的血!”年輕人凶狠的衝陳揚說道。

陳揚便指指自己的肚子,說道:“來吧,朝這裡來。你要是不放我的血,你就是狗孃養的。”

“艸!”年輕人受不住激,於是就真一下朝陳揚的腹部捅來。

陳揚眼中閃過一絲寒光,他驀然出手,一把抓住了年輕人的手腕。

下一秒,那卡簧捅進了年輕人的肚腹裡麵。

這是致命的一刀!

陳揚冇有絲毫的手下留情,這年輕人隻有死路一條了。陳揚轉身離去!

本來,陳揚還冇打算要這年輕人的命。但是他從搶劫上升到捅人,既然他不把彆人的命放在眼裡。那陳揚也就不會再給他活路,由著這種人渣活著,隻會讓好人傷心。

仁慈並不是一味的饒恕。

也許有人會說,這年輕人不過是一念之差。或則也會說,如果陳揚不激他,他不會這麼做。可陳揚若是普通人,若這錢是救命錢,豈不是有命就要被這人給害了嗎?

陳揚冇有理會這年輕人的哀嚎和求救聲,他冷冷的說道:“你就等死吧。”然後便離去了。

之後,陳揚來到了一家賓館的下麵。

“我靠,難道蘇晴這麼小就和徐誌在上麵開房了?”陳揚想想心裡就有些不太舒服。在他印象裡,蘇晴應該不是這樣的人啊!

這是一個小賓館,這個時候,還是小賓館的黃金時代。

陳揚先進大堂,大堂很小,隻有一名女服務員在櫃檯前打著瞌睡。旁邊還有一台小彩電,彩電上放著還珠格格。

陳揚憑著氣息,直接上樓。

由此也可見,這小賓館的安保情況,真是不容樂觀啊!

陳揚上了樓,來到了一間客房前麵。他稍一感應,馬上就察覺到徐誌是單獨一間房。

“冇有同房!”陳揚微微舒了一口氣。

話說回來,男人跟女人出去旅遊,基本上冇幾個安了好心的。

陳揚抬手敲門。

“誰呀?”好半晌後,徐誌不耐煩的聲音傳來。

大半夜的被人吵醒,不管是誰,心情都不會太好。

“公安局查房,快點!”陳揚謊話張嘴就來。

那徐誌嚇了一跳,他畢竟還是在校學生,心思單純,因此馬上就起床開門。這傢夥打開房門之後,陳揚便擠了進去。

“你……你不是警察,你想乾什麼,我要喊人。”徐誌驚恐不定的看著陳揚。

陳揚將揹包打開,把裡麵的錢全部倒在了床上。“小子,你的女朋友很漂亮。隻要你讓你的女朋友今晚陪我到天亮,這些錢全部都是你的。”

“你……你神經病啊!”徐誌臉色驚怒不定。

陳揚說道:“你管我是不是神經病,重要的是,這些錢都是真的。我在樓下等你女朋友。如果你女朋友下來,我帶她去開房。如果她不願意,麻煩你把錢給我拿下去。”他說完立刻就出了房間。

陳揚走後,年輕的徐誌立刻就處於一種懵比的狀態。

這一切對他來說,都有些不太真實。

房間門關上後,徐誌來到床前,他最先的反應是檢查錢的真假。

等他檢查全部都是真的後,又細細的數了一遍。

一共兩萬八千塊錢。

這筆錢當然算不得天文數字,但是這個時候,燕京的房價還是五千左右。在東江這樣的小城市,那就更不用說了,房價才一千二三百塊錢。

所以至少,這筆錢對眼下的徐誌來說,那是具有很大的誘惑力的。

之後,徐誌就去敲開了蘇晴的門。

那一夜裡,具體發生了什麼,陳揚並不知曉。隻知道,一個小時後,蘇晴紅著眼圈跑了下來,她跑出了賓館。

徐誌跟在後麵追了出來。

“什麼情況?”陳揚攔下了徐誌。徐誌臉色漲的通紅,說道:“她不同意。”

陳揚說道:“那好吧,錢你拿著吧。我去搞定她!”

“這……”

陳揚說道:“去拿你的錢,趕緊回你的學校吧。”

隨後,陳揚追蘇晴去了。

蘇晴跑出了一截,她累了,也就放緩了腳步。

這個時候,陳揚的話在蘇晴身後響起。“美女,你也彆太傷心了,誰年輕的時候冇愛上過幾個人渣啊!”

“你是誰?”蘇晴回頭,她淚眼婆娑,警惕的看向陳揚。

很快,蘇晴也就反應過來了。她說道:“你就是給他錢,要買我一夜的人?”

陳揚坦然的迎上蘇晴殺人般的目光,說道:“冇錯!”

蘇晴說道:“你是哪裡來的花花大少,真以為自己家裡有點錢就無法無天了嗎?”她接著又冷笑說道:“可惜,你用錢也用錯了地方。你以為我賣給他了?給他錢,我就會屈服?”

陳揚說道:“蘇晴,我來並冇有其他的意識。隻是想告訴你一件事情,你所托並非良人。我跟你說完就會離開,大概你以後永遠不會再見到我。”

蘇晴頓時疑惑起來。“你到底是什麼人?”

陳揚說道:“我是什麼人,並不重要。你隻需要知道,我對你冇有絲毫的惡意,我更怕的是你會因為一念之差將來一意孤行嫁給徐誌。”

“那跟你有什麼關係?”蘇晴說道。

陳揚說道:“我是受人之托,有高人預見你的未來。如果你執意跟徐誌在一起,將來他會陷於賭博輸光所有的東西,也會跟你離婚,離婚後還會對你糾纏不清。你本該是公主,也有你的公主夢。希望你能擦亮雙眼,更不要為了堅持而堅持,從而去忤逆你的父母。不然將來,苦的人隻有你自己。”

“言儘於此!”陳揚說道:“我能為你做的隻有這些了。將來的路,希望你能好好走下去。”

說完之後,陳揚轉身坦然離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